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梁山伯与祝英台》 ...

  •   可是没想到,在返回卧房的途中被暗箭偷袭,或许是祝家姐妹的身形有些相像,黑暗之中也分不清谁是谁,偷袭者想着随便一个射中也好,使至箭直冲英台而去,而霜霜在夜晚的视力并不是很好,她反应过来时,暗箭已经逼近,她只能堪堪推开英台,自己却留了伤。
      
      “嘶~”利箭划破了祝英霜的手背,娇嫩的肌肤如何相挡,顷刻鲜血直流,疼得她忍不住出声。
      
      “!霜霜!你受伤了,”祝英台连忙从袖口拿出给银心备着的白布条替祝英霜包裹,并捡起箭,她微微颤抖的双手表现出害怕,“有人想杀我们。”
      
      “或许只是我,夜太黑,他分不清你和我究竟是谁,”祝英霜接过箭细看,她知道这是谁的,“你先回去吧,我去找他问个清楚!”
      
      “你去问谁?你要我如何放心你!”
      
      “整个尼山书院谁有弓箭?就算不是他射的,这箭也是他的!我找他有什么不对?好了,小事儿,你回去歇着吧。”
      
      祝英台追不上疾速离开的祝英霜,只好回去先和梁山伯商量对策。
      
      于此同时,马文才发现了偷偷进他卧室的王蓝田,那鬼鬼祟祟的模样引起了他的注意,但王蓝田却解释说,他就是来看看自己有没有要吩咐的事情。
      
      “马公子,如果没有要吩咐的事情,我就先回房了。”王蓝田见马文才没有要理自己的意思,也不再多待,转身就跑走了。
      
      马文才疑惑归疑惑,也没有多问,直到祝英霜气势汹汹的拿着一只箭,从门外冲了进来。
      
      “好你个马文才!这箭是你射的么?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敢不敢正大光明的来,从背后暗箭偷袭是闹哪样?”
      
      见到祝英霜手里的箭和手背上的白绷带,马文才迅速去看自己放在床上的弓箭,联想起方才王蓝田的异样,心中已是了然,也不做解释。
      
      “是我做的又如何?好!那我们就正大光明的来!”
      
      “行!来就来,怕你不成!明天就开始!”祝英霜将箭丢在马文才的脚边,走去里屋准备洗漱睡觉,不忘吩咐,“是个男人就别夜里睡觉搞偷袭!不然我拍扁你的头!”
      
      马文才在祝英霜身后不雅的翻了白眼:夜里搞偷袭的,不知道谁。
      
      “臭马文才,小人!就会使阴招,拍死你!”
      
      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祝英霜睡在梦里也在和马文才掐架,嘴里无意识的念叨。
      好死不死的是她所咒骂的对象就躺她身边,一字不漏的把话听到耳朵里了。马文才自诩不是什么好人,但被人这么‘直面正怼’的还是第一次,简直想一脚将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蹬下床去。
      
      “哼,罢了,明天要你好看。”
      
      ————————分割线————————
      
      “什么?巨伯你说,阿霜在蹴鞠场和马文才打赌?!”
      
      梁山伯和祝英台商量了一晚上都没想到什么应对的良策,他本想瞒着祝英台,去找马文才协商,由他代替祝英霜,好让小贤弟不必再被针对,却没想到还没行动,祝英霜就撸起袖子自己上了。
      
      “山伯,我们快去看看,我以为霜霜就是和马文才理论罢了!她怎么如此莽撞!”
      
      祝英台心急如焚,也顾不上拉梁山伯,央着银心就往蹴鞠场跑去,她虽知道自家妹子脾气暴躁,手段也有,可她从不认为霜霜可以完全抵御马文才的暗箭,毕竟他人多势众,个人能力也有,她实在是怕霜霜吃亏!
      
      “祝英霜!你要是怕的话,就趁早认输,跪下来磕头认错,我们文才兄是不会与你计较的。”狗仗人势的王蓝田,有马文才做后盾,自信心空前独后的爆棚,觉得能够碾压祝英霜了。
      
      “是啊!祝英霜,你这细皮嫩肉的模样,一会儿破相了,可别怪我们文才兄下手重了。”秦京生也在一旁附和。
      
      “马文才,要开始便开始,我俩的对决,你能不能管好你家的狗,乱吠得惹人嫌。”祝英霜本来正好好做着热身操,扭动手脚腕部,听着那些鬼吼鬼叫,心中厌烦。
      
      “你!!好你个祝英霜!文才兄别和他客气!”
      
      马文才也甚是嫌弃这两个聒噪家伙,但也不开口约束:“祝英霜,如果你能接得了我五球,我答应,不再找你麻烦!但只要我进一球,从此,不光是你,就连你哥哥祝英台,好友梁山伯和荀巨伯都将生活在地狱之中,现在开始,第一球!”
      
      语毕脚落,球迅速朝霜霜飞来,或许是因为这是第一球,探虚实的,劲道没有霜霜想的重,于是她很轻松的接住了球,随即以一记侧踢,将球踢了出去,目标便是王蓝田的脑袋,她可是看准发力的,狠准快,让王蓝田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球的印子就‘烙‘在他整张脸上,鼻血‘噗’的喷射出来,直接让他昏厥过去。
      
      这时,梁山伯、祝英台和荀巨伯也赶到了,他们原是很担心祝英霜的,却没想到先倒下的竟是王蓝田,一时看傻了眼,站在场外没有下一步动作。
      
      而祝英霜见目标击中得意万分,笑声不断,小手拍拍的给自己鼓掌,还贱嗖嗖的向马文才行了一礼:“多谢马公子相助~”
      
      “第二球!”
      
      马文才没去理会躺在地上鼻血直流的王蓝田,他现在对祝英霜相当感兴趣,因为方才那球虽是试探,但也包涵他的内力,普通人只能硬接,更别谈还击了,没想到祝英霜却做到了,看来这家伙也是那么不学无术。
      
      秦京生看到王蓝田的惨状,心头直发虚,他根本不敢去看祝英霜的眼睛,转身就想溜,可祝英霜就像是一直盯着他一样,第二球不偏不倚的,正中他的屁股,让他摔了个狗吃屎,大牙都快给崩掉了。
      
      “好!!”
      
      祝英霜应对马文才的击球,早就引起了众人的围观,或许先前都抱着看好戏的想法,但现在大部分人都被她的高超球技所折服,因为他们都和马文才踢过球,自然清楚马文才踢出的球有多难接,祝英霜那游刃有余的模样,看来是可以和马文才旗鼓相当的。
      
      最后一球以祝英霜的倒钩凌空踢结束,在场的,不论是那边的,都在为她喝彩。
      
      “阿霜!不愧是你!”荀巨伯最先走到祝英霜身边,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赢。”
      
      “哦~那你还叫来了我哥和梁大哥?”
      
      “这不是~这不是,嗯......”突然被点破的荀巨伯,有点尴尬的挠挠后脑勺。
      
      “好了,不逗你了,”祝英霜打断了祝英台给自己拍身上杂草的动作,走到马文才面前站定,“球,我都接下了,话,你可要算数。”
      
      “是啊!马文才,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梁山伯上前为祝英霜说话。
      
      “对!没错,我和阿霜共同进退!”荀巨伯用力牵住了祝英霜的手。
      
      “嘶~巨伯你轻点,我这手还带伤呢,你捏这么重,是想我下半辈子赖你家吃饭么?”祝英霜受伤的手被荀巨伯抓了个正着,本就没好透,这样一下,定是隐隐作痛。
      
      “阿霜,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舍,什么时候受的伤?刚刚没看到你有受伤迹象啊。”
      
      祝英霜看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马文才,继而对荀巨伯说道:“没事儿,我昨儿不小心擦伤的,没关系,小伤,反正一会儿没课,我让我家金元宝陪我去医舍换药就是,走吧~宝宝。”
      
      “小姐,你刚刚为什么对荀公子说谎?明明就是......”
      
      “行了,现在仔细想想,昨晚那暗箭还真不一定是马文才干的,虽然箭是他的,可今日与他踢球,他那力气和准度,怎么都和昨晚那人大相径庭,不是他。至于真凶,估计就是王蓝田,他刚才看到我手背上的伤时,眼里尽是高兴和一点淡淡的失望,估计是觉得伤太轻了。”
      
      “可恶,真不知道我们得罪他什么了,非要和我们过不去。”金梦怒气上头,恨不得去撕了那挑事儿的王蓝田。
      
      “这世间总是有这么多无缘无故的恨与怨,或许他王蓝田就是嫉妒我模样比他俊俏、学识比他好,武功比他高,唉,我也不想的,奈何实力不允许啊,我也深深地嫉妒着我自己。”
      
      金梦一听自家小姐这皮话,火气直接给笑没了,就问这世上还有比她更自恋的吗?
      
      医舍内,金梦在给祝英霜换药,见四下无人开口道:“小姐,我刚听小慧姑娘说,她和王兰上山采药,许久才会回,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说着将人拉到屏风之后,对其展示一个装满水的浴桶,上面还飘着些花瓣。
      
      “哇!爱你!我的好宝宝,我感觉不泡泡澡,人要臭了,还有这束胸带再不解开,我胸都要凹进去了。”祝英霜兴奋的亲了金梦一口,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始脱衣服,坐进浴桶的一瞬间,幸福的闭上了眼,“啊~什么黄金美玉、靓仔帅哥,都比不得这桶热水来的让我欢喜,爽!”
      
      “小姐,你就在这儿泡着,我去看门。”
      
      “好嘞好嘞!啧啧啧,舒服~”
      
      然而这幸福的泡澡时间纵使短暂的,祝英霜差点被撞破,原是王兰采草药时扭到了脚,被王慧扶着赶回来,可两姑娘都没勇气对自己、姐姐下手,导致扭伤情况加重。
      
      “这样下去不行的,王兰姐,小慧,我看要不让我试试?我医术其实不错的,尤其是治疗跌打方面,因为我从小就皮,经常摔跤受伤,我八哥就教过我怎么治愈扭伤脱臼。”
      
      王兰一开始有些犹豫,虽说之前和英霜谈论医学,看得出她理论知识掌握极深,但毕竟没碰到她实际操作过,总有点心里打鼓,不过最后还是在王慧的劝说下同意了,祝英霜见此也不多拖延,用最快速度医好了她的脚。
      
      “唉?真的不痛了,阿霜你的推拿功夫不错啊!”
      
      “那是,我和你说,我这些本事都是我八哥教我的,他可厉害了,文武双全,长得也是一表人才。”
      
      “是么?”小慧心一动,询问到,“那和你英台哥哥相比呢?”
      
      “??和英台?哇,那当然是更好了,我英台哥哥也就文比较厉害,我八哥才是祝家最棒的,我最崇拜的就是他了。”
      
      而在一旁默默听着的王兰,虽脸上不显,但内心却认为如今尼山最有意思的人儿,英霜绝对可以独占鳌头,她很喜欢这样活泼好动古灵精怪的弟弟。
      
      从表面上来说,日子回到了正轨,可祝英霜还是没有坐回她最初的位置,她同秦京生换了座后,便一直和荀巨伯同桌。
      
      今日的课程是‘棋’,学子与谢道韫下,相比马文才的过于狠辣无情、不顾兵卒,梁山伯则太谨慎,缺少冲飞激进,从下棋便可看出二人骨子里的性情是截然不同的。
      
      “还有人想上来请益么?”
      
      “我!”祝英霜将手举得高高的,她随八哥学习下棋时间也不短,可他总让着自己,如今她得看看自己的棋艺究竟如何。
      
      “好,请。”谢道韫对祝英霜的印象很好,她很是欣赏这位少年郎,也想了解他更深层次。
      
      一盘棋下得足足有近一个时辰,最终以祝英霜棋差一招,输给了谢道韫一颗棋子。
      
      “不错,英霜你进退有度,该进攻不犹豫,该防守不拖沓,一兵一卒用的皆为巧妙,遇事不慌,做事不急,心性颇佳,以你的年岁做到这般,着实不易,只是还要改掉偶尔显露的懒散心思,才能更上一层楼。”
      
      被谢道韫点出不足,祝英霜罕见的有些羞意,抓了抓自己额头,对她施礼:“多谢先生指教。”
      
      梁山伯上前拍了拍祝英霜的肩膀:“阿霜,谢先生对你的评价是最高的,看来她非常看好你。”
      
      “那我肯定不能让她失望不是?下节课是剑道和射箭,这可是我的强项,输了可就丢脸了。”
      
      “哈哈,这倒是,”祝英台走过来,笑着说,“咱们上虞小霸王可不能丢了份。”
      
      “哦?”听到祝英台的话,马文才停下脚步,望向祝英霜,“上虞小霸王?”
      
      看那马文才一脸不信的表情,祝英霜哼唧一声答道:“自然,上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拭目以待。”
      
      谢道韫的剑术和弓箭术也是不遑多让,首先是剑术,众学子在她手下就没过处十招,别说一点剑术细胞都没得梁山伯,就是武术造诣不浅的马文才也没能赢过她,这不马上就轮到了祝英霜。
      
      “英霜,我听许多学子说,你的剑术很是高超,可以将我比下去?”谢道韫话是这么说,可眼中的欣喜却是难掩。
      
      “额,请谢先生赐教!”
      
      一场比试下来,谢道韫深深地感觉到祝英霜武艺颇深,剑术高超,比自己要高出一倍不止,并且他实战经验丰富(打架打的),招式挥洒的行如流水,不花俏强实用,气劲、格挡皆为上乘。
      
      “先生,承让了!”
      
      “不,你谦虚了,在剑术方面,你才是先生。”谢道韫笑着说。
      
      第二场是弓箭,马文才对这项算是极为精通的,一箭就射中了靶子的中心点,谢道韫为了赢得马文才的尊重,也拉弓射箭,一箭贯穿了他刚才所射之箭。
      
      王蓝田看了一眼在旁看戏的祝英霜,心中不爽,虽然害怕他的武力,但‘落井下石’的事他不会少做,立马开口。
      
      “刚刚祝英霜剑术能赢了先生,不知道射箭怎么样?是不是也一样那么厉害。”
      
      “我发现有的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可惜多了张嘴。”
      
      祝英霜不屑一笑,对谢道韫点了点头,接着拿过荀巨伯递给自己的弓,不带一丝犹豫的,从箭筒里拿过三支箭,瞄准拉弓,利箭势如破竹,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全部正中靶心,其中一只更是在马文才与谢道韫的那两支箭上。
      
      安静了半秒后,掌声如潮,学子们对祝英霜更是佩服,毕竟连马文才都没赢过的谢先生,被他轻易打败了,可不就是尼山第一人!再也没人敢说祝英霜是绣花枕头稻草包,白面小公子了,这彪悍的武力值,他们不敢惹,甘拜下风。
      
      至于马文才则是在他自己也没发觉的情况下,慢慢改变了对祝英霜的敌意,从内心深处认可了他的本事。
      
      谢道韫也为祝英霜鼓掌,她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无论是性情,还是学识,或论武功,这孩子都不落下风,是个可造之材。
      
      第二天谢道韫带领众学子郊野演武,霜霜本以为就是个玩骑马打仗游戏的好机会,却不曾想王蓝田那个人渣,欲趁此机会置她于死地,期间万分挑衅的想将她单独拉出人群。
      
      霜霜原不想理会与他,可祝英台却被招惹上,怕英台出事的她,只好突出重围前去救人,后方的梁山伯和荀巨伯也发现了,刚想上前,秦京生等人从旁拦截,一时之间难以挣脱。
      
      “小心!”
      
      祝英台的马被突然冒出的绳索惊吓,眼看就要坠于马下,霜霜怕来不及接住失衡的英台,便迅速跳下自己的马匹,上手去接。好在她眼疾手快,武功了得,抱着跌落的英台在地上滚了两圈,没受什么伤。
      
      “此地不宜久留,敌暗我明,先撤。”
      
      祝英霜倒不是怕了王蓝田,只是周围全是高高的芦苇地,一旦踏入其中,很难辨别方向,王蓝田敢把人引入其中,便是做好了充分的应对措施,若只有她一人到也好说,可目前还加个祝英台,自己的姐姐,怎么会不清楚,一向是娇养惯的,受了伤十天半个月都得带痛。
      
      霜霜将自己的马迁过来,让英台先上(她的马受了惊吓跑不见了),可等她想上马之际,一道冷箭射了过来,霜霜虽险险避开,马儿却被蹭到了皮肤,痛处使得它带着英台向前奔跑起来。
      
      “英台抓好缰绳不要松手,先去和梁大哥他们汇合!”祝英霜知道这箭必定是王蓝田射的,他不想让她就此离开。
      
      “王蓝田!有种你就出来,藏头露尾的,你是只老鼠不成!”
      
      然而只敢使阴招的王蓝田哪里肯出来,他可不会傻到正面敌对祝英霜,拿起弓箭就要再射一箭。忽然霜霜的身旁窜出一个人,是马文才,他用之前对战练习的木剑打掉了冷箭。
      
      “是你?”对于马文才的出现,霜霜报以怀疑态度,毕竟先前敌对的那么厉害,怎么突然做起好人了,“不用你帮忙,谁知道是不是你指示的,跑出来当好人。”
      
      “那这次你可就错了,还真不是我。”
      
      白日不比晚上,虽然对祝英霜的视力没有影响,可那芦苇却是碍眼的很,刚刚那两箭已经让她的精神高度集中,耳力更是发挥到极致。
      
      “嗖”的破空声,从侧前方传来,目标竟不是自己,而是马文才,祝英霜心底疑惑,手下动作却不停留,一巴掌推开马文才,让那箭落空。
      
      马文才忽被一推,差点跌倒,但他没有出言责怪,因为他也看到了那箭,皱了皱眉,看向祝英霜:“你没事吧?”
      
      “无事,只不过这箭是冲你来的,看来这事儿是和你没关系!”
      
      “可恶!”马文才提脚想去追,却被霜霜喊住。
      
      “别追了,方才你问我的时候,周遭就没有声音了,应当是看你没事,先跑了,回去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