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黑子哲也的举动看似胡来,自外人角度观摩,会发现他的行动极具合理性,挑不出刺来。
      
      或许还有点卖惨的嫌疑。
      
      少年选择了一所去年新建成的私立学校,算上今年新生,总共才两届而已。学校设施齐全,教学楼与器械堪称全新,足够气派,师资力量也不错。当然最主要的是距离公司足够近,横穿三条街区即可抵达。
      
      只可惜,离原本的家稍微有点距离。
      
      名为诚凛的学校尚且没有过于出名的社团,放眼全国籍籍无名,吸引不了专门冲着某项特长而来的新生。但这所学校给黑子哲也留有十分深刻的印象,如若他没放弃篮球,诚凛或许会成为第一选择。
      
      毕竟这所学校的篮球部,才是他向往的团队协作模式,与分崩离析的奇迹的世代形成鲜明对比。
      
      诚凛能够在诸多备选方案中脱颖而出,不得不称道一句巧合。
      
      他不打算加入篮球部,准确来说任何社团都没有参与的意向。准备放学后第一时间前往打工场所,解决完繁琐的兼职工作后,回到附近某处地理位置极好的高级公寓住所,如此循环往复。
      
      对于曾经熟悉的人,黑子哲也自有一套说词,可以妥善自过往中抽身,只需搬出家中突逢变故的事实,一切难题便迎刃而解。
      
      比起无忧无虑的打篮球,如今的黑子哲也失去名为家庭的庇护所,需要靠兼职谋生,就连高中也是勉勉强强坚持,不一定能念到最后。
      
      简直惨绝人寰。
      
      任何人听到这套说辞,哪怕内心抱有再多不解也无从发泄,没有立场指责什么。
      
      毕竟良心的谴责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
      
      在东京定居唯一不方便的地方,大概是住所设施并不如横滨那边精心装潢过的完善。
      
      处理完家中事务,不打算牵扯到周边邻居的黑子哲也紧锁家中大门,只把这当作存放记忆的尘封之地,未再踏入一步。
      
      他不想大肆举办葬礼,更不想被邻里们露骨的怜悯洗礼,索性搬到公司附近某套遗忘已久的公寓内,耐心等待即将迎来的忙碌。
      
      少年眼神微暗,蓝色发丝粘腻在额角,汗水沿着面庞弧度蜿蜒而下,又被搭在肩头的毛巾吸附,呼吸略显急促。看不出牌子的运动蓝牙耳机套在右耳,外壳看不到常见的指示灯,黑漆漆一片,难以分辨是否有在正常运作。
      
      他将跑步机速度调慢些许,维持在适合快步走的程度,熟练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好让剧烈跳动的心脏恢复平缓。
      
      少年颔首示意,与来到面前的健身房老板打着招呼,继续减慢跑步机的速度。
      
      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时日,半放假状态的黑子哲也不急着完成首领安排的工作,几次兼职后,将从本部带来的监视器布置完毕,又进入无事可做的状态。
      
      奈何他当年嫌麻烦,公寓买下时便将装修全权转包,完全没有考虑健身房的安排,屋内多是些华而不实的设计,角落还摆有乍眼的红珊瑚装饰,除了好看和占地方以外,没有其他用处。
      
      于是没多久,相田景虎家的健身房,迎来一位年纪不大的客人。
      
      这位退役许久的前国家队球员有着非凡的经验与眼力,单单看一眼肌肉分布,便能分析出这人身体机能上的特长与不足之处,从而制定最合适的训练表。
      
      正是因为这种能力,这家健身房在同行中拥有不错的名气,深受专业人士青睐,也吸引不少一时冲动的新人来访,不过鉴于人们普遍存在的惰性,后果往往不尽人意。
      
      有着诸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最后索性不再踏入健身房一步的新人衬托,严格按照自己制定计划训练的黑子哲也脱颖而出,意外入了相田景虎的眼。
      
      不同于同龄男生普遍的毛躁与热血,黑子哲也给这位前国家队球员的第一印象,是与之外表极不相称的沉着冷静。萦绕在他周身的气场如流水清泉般透彻,却在反射阳光水流的遮掩背后,藏有一枚同样透明闪闪发光的巨大钻石,仔细探查,会发现这颗钻石已被打磨完毕。
      
      简而言之,挖到宝了。
      
      许是产生点惜才心思,详细观察几天这个存在感不高的少年后,相田景虎才与黑子哲也有了初步接触,意外发现他是个十分适合交谈的对象。
      
      像是在职场摸爬滚打多年之人,情商不低,交际谈吐无不令人舒心,很容易博得好感。
      
      完全没有差辈分的感觉。
      
      “相田先生。”
      
      “哟,今天也来训练了,这种强度没问题吗?”
      
      “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黑子哲也活动了一番酸涩的小腿,面不改色回答说。
      
      与他曾经很欣赏的某位擅长用枪的红发杀手不同,黑子哲也主要点满的天赋点是潜伏。薄弱的存在感,配合上令人防不胜防的异能力,往往在目标人物毫未察觉的瞬间一刀毙命。
      
      他确实不擅长正面对敌,但那只是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不代表体术真能差到哪去。
      
      机械还得定期保养上油,再好的身手也需要练习维持。左右闲着也是闲着,公寓内施展不开,黑子哲也索性来健身房做些基础体力练习,尝试缓慢将自己拉低平均值的续航能力提高一点点。
      
      虽说受体质限制,这部分天花板高不了就是了。
      
      另一边,审视着少年的相田景虎啧啧摇着头,一脸惋惜:“这种体质,不去参加田径部可惜了,爆发力强到同龄人中放眼全国也找不到对手。”
      
      “我志向不在此。”
      
      “所以说可惜了。”有些痞气的中年男人甩甩手,“说起来,看你小子年纪也不大,是高中生?”
      
      “姑且不算是,诚凛开学还有一周。”
      
      “诚凛?我家的丽子酱也在那里,还是男子篮球部的教练,很厉害吧?”
      
      提到自家女儿,这位平时没个正形的男人来了劲,眼睛闪闪发亮,语气也拔高八度,毫不遮掩自己是女儿控的事实。
      
      “篮球部吗?”少年动作一滞,像是听到什么令他诧异的内容,然而微弱到接近于无的情绪波动让他只是身型微微停顿而已,疑惑出声。
      
      “怎么了,感兴趣?”相田景虎指了指身后的房门,半边眉头挑起,“后边也有篮球场,要不要跟我过两招?”
      
      “十分感谢您的好意,不过请容我拒绝。”
      
      少年略微欠身:“在专业人员面前自称擅长篮球的话,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黑子哲也知道相田先生的女儿是谁。
      
      出于某些难以用三言两语说清的异样心思,在筛选学校资料时,意外发现诚凛篮球部有在去年全国大赛出场的黑子哲也,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为诚凛增加好几分,好感度up up。
      
      当然了,他也不会落下篮球部教练的资料,那位能在一年级时率领着球队打入决胜循环赛的教练,绝非什么好招惹的角色。
      
      只是相田这一姓氏过于普遍,短时间内,黑子哲也也没有意识到,诚凛篮球部的教练是健身房老板的女儿。
      
      少年半阖着眼眸,不自在感如同钻入血管的蚊虫,随着血液流通自浑身流淌,令人坐立难安。
      
      在回到过去之前,他确实决心放弃篮球没错,可是这一份份过于巧合的信息如同一柄毛刷,来回在他皮肤上搔刮,压力剧增。
      
      黑子哲也莫名感觉自己被篮球包围了。
      
      “开学过后,我来的次数会减少,这里先谢过景虎先生的照顾。”
      
      “客气什么,像你这样省心的顾客我巴不得多来点。”
      
      篮球吗……
      
      黑子哲也很清楚,自己无法再触碰那些奢侈的喜怒哀乐,热血沸腾的体育运动适合青春洋溢的少年们,而非双手浸透鲜血的罪大恶极之人。
      
      他不后悔,只是不想打扰属于曾经友人们的赛场,却不代表心里真正死寂一片。
      
      或许他还是在意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27 03:39:06~2021-01-28 05:20: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樾 30瓶;梨子温花酒、请不要叫我起床 20瓶;三木 18瓶;羽尘、笙歌箫曲 10瓶;综漫大爱 8瓶;北柳孤间、金枪鱼夫人 3瓶;佑早 2瓶;狐丸【暗堕】【极】、苑凌、岚音酱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