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离开体育馆后,很长一段时间,并肩行走的两位少年都缄口不言。
      
      栽种在道路两侧的樱花树,新芽早已顺着枝头冒出,绽放勃勃生机。零星几片花瓣乘着清风,在空中飘飘悠悠,最后落在地面无人问津的角落,与失了水分的干枯同类相依,堆积在泥土之上。
      
      黄濑凉太莫名觉得那像是被丢下的自己。
      
      高中时期的分道扬镳是意料之中,小黑子的狠心离去,更像是他一个人把奇迹的世代全员踹走,而非如同事件表面一样反过来,独自一人逃避战场。
      
      他竟觉得有些委屈。
      
      没有去深究曾经队友心底的弯弯绕绕,见校门近在咫尺,黑子哲也准备速战速决,尽快解决当前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他略微放缓脚步,见身旁一言不发的黄濑凉太同样放慢步伐后,这才清了清嗓子,说:“十分抱歉,黄濑君,我现在还有事,所以只能简单跟你说明一下情况了。”
      
      “……”
      
      说实话,觉得自己什么道理都听不进去,就是无法接受小黑子放弃篮球事实的黄濑凉太,垮着张脸等待对方的说辞。
      
      就差把“理由不充分的话他要闹,理由充分他还是要闹,总之就是死活不接受”刻在脸上了。
      
      “道理不必多讲,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我并没有篮球方面的才能。”
      
      不过区区一句话,黑子哲也便否认了过往自己的一切。闻言,黄濑凉太当即怔在原地,眼底的荒谬满溢而出。
      
      他扯动嘴角,以前队友的身份兀自否认这段自我认知,表情僵硬无比:“别开玩笑了,怎么能这么说?!”
      
      黑子哲也拥有着不同于奇迹的世代的才能,这一点,奇迹的世代全员无不赞同。
      
      帝光曾是日本国中篮球界的顶峰,能与之一战的敌人根本不存在。能在这种顶尖球队中站稳脚跟,敢说黑子哲也一点才能都没有,他们第一个不同意。
      
      然而这句话却由小黑子本人说出,这也是让黄濑凉太难以接受的根本原因。
      
      “影子必须依附于光,我之所以强大,完全是因为身为光的队友们足够耀眼而已。”
      
      少年面色不改,清冷字句串联成串,冷冰冰砸上黄濑凉太心口,仿佛那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自我否认的语句不会令本人感到任何不适,却让旁人心情降至谷底。
      
      心底宛若下冰雹的黄濑凉太脸色糟糕透顶,咬紧牙关,异样的情绪呼之欲出。
      
      “失去光的影子将不复存在,离开球队的我亦是如此,专门为团队练就的传球能力,单独拎出来,什么都不是。”
      
      说出这段话的黑子哲也感情过于平淡,不像国中时,赛场下的他虽说下意识维持情绪内敛状态,真遇到什么事,照样会把情绪写在脸上。
      
      如今,少年的情绪波动淡到趋近于无,这也是他彻底放下篮球的征兆。
      
      他轻声叹着气,双眸凝视向远方:“我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是时候停下来,好好考虑未来的事了。”
      
      黑子哲也的说词足够直白。
      
      简言之,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能力的极限,决定及时止损,不在无谓的事上浪费精力。热血散尽,沸腾的大脑得以冷却,权衡利弊之后,做出放弃篮球的“正确”决定。
      
      理解这段说辞的黄濑凉太只觉得可笑。
      
      “说到底,小黑子就是在逃避吧。”
      
      他停下脚步,语气加重到任谁也能听出暗中的嘲弄,仿佛两人关系回到刚认识不久,他明目张胆看不起黑子哲也的那段时日,嘴角噙起一抹过于微妙的笑。
      
      “话说的那么好听,实际上,小黑子只不过是面对眼前的大山胆怯了而已,真不像你。”
      
      神色冷淡的黑子哲也不得不停下脚步,两米开外瞥了他一眼,当即戳破黄濑凉太那点小心思:“激将法对我没用,黄濑君。”
      
      顿时被噎住的金发少年:“……”
      
      没等黄赖给出回复,黑子哲也扭过头去,再次迈开脚步,提起看似毫不相关的问题:“黄濑君有考虑过未来吗?高中毕业后是继续升学?还是就模特方面深造?”
      
      紧跑两步,继续跟在少年身边的黄濑凉太目光踌躇。
      
      “这当然是……呃。”
      
      这个问题居然真把他问倒了。
      
      “继续升学的话,大学几年也有篮球比赛可打,但是毕业以后,很难再找到机会了吧。”黑子哲也口吻是一如既往的认真,“除非迈上更高的阶梯,去国家队,再高一点去NBA,这会是选择专精篮球的道路,黄濑君有这样的意向吗?”
      
      “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了吧……”黄濑凉太声音颇为无力。
      
      他们才刚刚高中而已,一时半会没必要考虑那么长远,专注眼下篮球队的训练才是正道。
      
      而且什么职业篮球员,确实从未在他的职业规划里出现过,光是强校篮球部的训练就有够受的了,哪有闲工夫胡思乱想?
      
      “对我来说不早了。”少年摇摇头,细密刘海随着他的动作在额前晃动,“上限摆在那里,我没办法跟黄濑君、跟帝光的大家站在同一高度,是时候该考虑更适合我的道路了。”
      
      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赛场上拼搏。
      
      无论哪一层身份,黑子哲也都不是有闲暇心专注篮球的状态。
      
      一方面是家中突生变故、连日常生活都成问题的高中生,另一方面是港口黑手党仅次于首领之下的干部,哪边都不允许他奢侈到将时间浪费在篮球上。
      
      可惜曾经的队友短期内也查不到这些信息。
      
      黄濑凉太咬紧下唇,神情晦涩,眼神不甘:“果然还是不行,就算是这样的理由──”他也无法坦然接受。
      
      少年的话语不过刚刚出口一半,便戛然而止。
      
      原本跟他并肩而行的黑子哲也突然加快脚步,甚至显得有些急促,距离校门最后一段距离小跑着过去,让黄濑凉太剩下一半话哽在喉头,说也不是,咽下去也不是。
      
      黑子哲也并未跑远,在校门外不远处驻足,抱有满腔疑惑的黄濑紧跟上前去,下一刻,便看到令他震惊不已的一幕,瞳孔疯狂地震。
      
      他看到小黑子、对谁都温柔礼貌的小黑子,一个疾扑到他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怀里,简直像小桃子当初看见他一样,压根与矜持挂不上关系。
      
      虽然短短一瞬两人便分开,这样的画面,还是给黄濑凉太造成不小的冲击,心底宛如核/弹爆炸,震得他头脑一片空白。
      
      这人谁啊?!
      
      “中也君。”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热切,从怀抱中脱身的黑子哲也站定,极为浅淡的微笑渗入面容,短暂的拥抱足以让他心满意足,缓解整整大半年没见的念想。
      
      在本部时,到底是要行事矜持一点,也就身边没有组织熟人时,他才能不顾干部的威严来这么一下。
      
      面前是一位个头不算高的青年,发尾留长的橙色发梢搭落在肩头,面容不似学生的般稚气,海蓝色眸子嵌在眼眶里,无形间散发出逼人锐气。
      
      他身穿休闲装束,衣摆较长的T恤遮住皮带,外套拉链大敞着,随意套在胳膊上,贴身牛仔裤勾勒出肌肉弧度,这让习惯跟运动社团打交道的黄濑凉太一眼便可看出,眼前跟小黑子过于亲密的青年,究竟有着怎样一副好体格。
      
      要不是他的身高绝对在平均线以下,上球场都能被嘲半个残废,黄濑凉太甚至会以为这人是小黑子新找到的光。
      
      真是光的话,相比起来,还不如刚刚体育馆那个红头发的大高个看着靠谱。
      
      他眼睁睁看着日常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小黑子情绪高涨,证据就是他谈话语气轻快不少,似乎见到这个陌生的青年是十分值得高兴的事。
      
      至少在黄濑凉太的记忆中,在帝光的小黑子从来没有过这种表现。
      
      所以这人究竟是谁?!
      
      黄濑凉太内心忍不住又问了一遍,面对这种仿若浑然一体,外人根本无法插足的气氛,他连插话的时机都找不到。更何况小黑子本人都沉浸进去,也没空顾及他,这让愣在原地的黄濑凉太更加手足无措。
      
      他好像被放置了。
      
      “真少见,这种休闲打扮。”
      
      半年没见面,导致现如今雀跃不已的心脏终于平复,黑子哲也收敛好情绪,打量着对方的穿着,面无表情打趣道:“没有仗着脸好胡乱穿真是太好了。”
      
      特意挑了身私服的中原中也也有些无奈,但还是认真回应:“那些都压箱底了。”
      
      他知道黑子时不时会嫌弃他的私服品位,哪怕不会在明面上说出来,不满意的时候,会直接拒绝并排行走,或者干脆利用他的存在感装不在。
      
      印象比较深的也就是几次红配绿,豹纹衣领之类的穿着,这次他来有刻意避开。
      
      “平时的衣服穿到学校门口不合适,再说这也不是横滨,至少休假期间让我随意点吧。”
      
      中原中也同样回望着一身校服的黑子,不着痕迹打量着。相比起对方在港口黑手党的常服,最能彰显青春气息的校服直接让黑子哲也的气质稚嫩不少,看着确实像普通的高中生,跟黑手党这种仅存在于暗世界的势力毫无关系。
      
      对比两边打扮的最大差异,中原中也耸耸肩,视线落在黑子头顶:“你不也没有戴帽子。”
      
      “因为是学生。”
      
      被放置很久,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黄濑凉太:“???”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自己完全听不懂?
      
      还有这人到底谁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黑子在港/黑常服,参照官方jf2020柄,或者直接wb搜黑子的篮球黑西装。(这套黑子有两张柄,分披外套和没披外套的,封面q版就是披外套的但是没戴帽子。)
    其实就是类似黑时宰的衣服穿着+中也近似款帽子。
    感谢官方,让我免去画服设的麻烦_(:_」∠)_感谢在2021-02-13 04:29:32~2021-02-14 04:09: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知道取什么名字?_?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呆萌金倩倩、君酌Y 20瓶;明媚的忧伤、枂艾旭、星夜烟火 10瓶;漫天生生 8瓶;akihioki、肥宅豆、小代总 5瓶;刘日天大爷、遗失的木偶 3瓶;阿祀 2瓶;萌萌哒、苑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