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身为一个偶尔会将黑心老板身份贯彻到底的组织首领,森鸥外没少被自己手下干部吐槽。
      
      他向来秉承着最优解,自然也会将人力资源运用到极致,放任一个得力手下长时间空闲才是罪过,是浪费资源的表现。
      
      所以黑子哲也早就知道,自己的假期不可能安稳,大部分精力需放在东京分部公司的潜伏任务上,很难专心享受高中生活的氛围。
      
      至少开学到现在,他的出勤率成为首当紧要的问题。
      
      见到来电显示的瞬间,黑子哲也下意识想装作没听到。毕竟当前场合并不方便接电话,首领的亲自致电往往预示着麻烦,还是老狐狸深思熟虑过后,认为有必要让干部出马的麻烦。
      
      他认真考虑炸毁附近的信号塔能得到多久安宁。
      
      黑子哲也很想叹气。
      
      挂断电话后,少年眼眸微垂,神情转变为无奈,色泽略显深沉的双眸被细碎刘海遮掩大半,似是很困扰。
      
      “对不起,桃井桑,突然有点急事需要处理,还有什么需要谈的话,回头再联络。”
      
      事实上,最重要的话已经说开,有没有下一次见面,这点就难说了。
      
      在拥有多重滤镜的桃井五月眼中,黑子哲也完全是委屈到令人无法拒绝的模样,那颗恋情失败副作用导致脆弱不堪的心脏又开始怦怦直跳,心情说不上来的复杂。
      
      少女只好点了点头,勉强笑着:“嗯。”
      
      桃井五月心里清楚,话题若继续下去,只会令自己徒增烦恼。她未必真的想听黑子哲也恋人的信息,只是迫切需要一个借口,以便转移注意力。
      
      身着外校校服的少年歉意的微微鞠躬,将礼节尽到极致,之后才转身离去。
      
      莫名的,桃井五月只觉得少年的身影与此处格格不入。
      
      偌大的学校内,新叶探头的樱花树远不如盛放时来的纯粹,色彩斑驳,将连绵不断粉雪般的海洋取缔。待花期将尽,那些馥郁馨香的花朵也将消失不见,归于脚下土壤。
      
      这样一副浅淡,又预示着时间更迭的画面中,少年的身影宛若滴落在画布上的墨点,是唯一的不和谐音。
      
      仿佛他不应出现于此,校园这种被赋予有生机勃勃意味的场所,不是黑子哲也能够停留的。
      
      “哲君!”
      
      原本咬紧下唇的粉发少女,最终还是顺应自己最真实的心情,注视着自己倾慕过那人离去的背影,小心追问道:“就算不再继续打篮球,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这种比奇迹的世代支离破碎还要令她不安的预感,让桃井五月不希望黑子哲也就此离开。
      
      不然总觉得会发生什么无可挽回的事。
      
      少年停驻脚步,并没有回头。
      
      “有机会的话。”
      
      他如此回答着,没能让桃井五月看到眼神深处短暂停留的那抹晦涩。
      
      ──
      
      少年出现在繁华街头背后的阴暗角落。
      
      彼时天色渐晚,高楼夹缝间的隅隙过于狭窄,连日光都嫌弃此处阴冷潮湿,不肯屈尊降贵落脚。
      
      黑子哲也缓步走在这样一条小巷内,若是时间再晚些,还能听见附近夜店墙壁也遮挡不住的喧嚣吵闹,是未成年人不可涉及的领域。
      
      森鸥外已经将叛徒信息尽数发到他邮箱内,人数不多,仅仅三名罢了。唯独为首那位拥有异能力,实力算不上多强,只是普通的持枪基层确实无法搞定。
      
      让干部出马确实过于大材小用了,但总比放任基层没意义的伤亡要好。
      
      姑且不论三位叛徒曾经的身份是什么,又因何种原因加入港口黑手党,他们的所作所为,确实触及了森鸥外的逆鳞。
      
      那个男人在成为组织首领之前,是掌握了无数高层机密信息的军方军官,曾经的异能大战期间也一门心思为日本的将来考虑。战争结束后,森鸥外全新的目标大方向未曾改变,只不过范围缩小至横滨。
      
      无论如何,“蛀虫”是他最为厌恶的存在。
      
      出于横滨的地理优势,港口黑手党不愧于其名称的“港口”一词,主营业务为走私,军/火武器一类占了大头。异能许可证到手之后,组织的发展更是势不可挡,行事相较以前失去很多顾忌,放眼国际也有一定的威慑力。
      
      但日本毕竟是黑/道合法的国家,除去主要盘踞在横滨的港口黑手党以外,国内各地也有着其他团体。
      
      他们没有航运的天然优势,手下的弟兄却不能少了吃喝。这一类组织赚钱方式通常为划地盘收保护费,成立特殊的影片公司,更有甚者因巨大利益铤而走险,起了贩卖毒/品的念头。
      
      最后一类便是森鸥外深恶痛绝的类型。
      
      近些年,港口黑手党实力扩大,关东一片的其他势力已被收拾得服服帖帖,在这条禁忌产业链上喝人血的人首当其冲,各个死状凄惨。负责善后工作的基层队伍那阵子像是在尸堆里泡了个三五天,身上味道大比撬开刚刚下葬半个月的棺材更冲鼻,腐臭渗透进每一处细胞,喷多少空气清新剂也遮掩不住。
      
      杀鸡儆猴还是有效果的。
      
      自那时起,原本还无法无天、猖狂的不可一世的各个组织乖巧安分了不少。打不过只能认怂,宣誓依附或是效忠,比缩着脖子走路的鸡还要战战兢兢。
      
      个别生活艰难的黑/帮动了卖奶茶的念头,意外发现利润不错后,很快便开成了连锁,戾气相较以前消减不少。
      
      就连黑子哲也偶尔也会去买上一杯。
      
      看来上次的大清洗过去时间太久,震慑力大大降低,亦或是有人觉得港口黑手党高层几乎不走出横滨,安心盘踞一方。天高皇帝远,谁也查不到他头上,竟然又起了歪心思。
      
      也不看看地图上横滨距离东京到底有多近。
      
      少年伸出手,指尖轻轻触碰身侧遍布脏污的墙壁,头顶最后一抹夕阳成为唯一光源,置身于此的他,仿佛被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内。
      
      有光便有影,影子是他的国度。
      
      黑子哲也的手腕没入墙壁内,准确来说是没入身侧高楼的阴影中,从中掏出一把弹夹填满的手/枪,漫不经心拉下保险栓,再次潜入影子内。
      
      他不是很喜欢用枪,执行重要任务时也大多使用那两把造型别致的短刀,枪/械反而是少数。
      
      只是这次不同,港口黑手党对叛徒的处理方式自有一套流程,细节严格。需要让叛徒咬住石阶,从后方踢其后脑,毁去下颚后再翻过身来,对准胸膛连开三枪解决。
      
      看这次的严重程度,有必要让几人多痛苦一阵,补枪可以不急于一时,不会给个痛快。
      
      既然是自己亲手执行,黑子哲也不准成为特例,对待叛徒,自然是要按规矩行事。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05 08:57:11~2021-02-06 23:57: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裳湑 3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333开心啊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1757212 2个;阳鸦、鈴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条鱼 28瓶;坚强的我要抱抱 12瓶;unknown、一須弥一岕子 10瓶;木槿 9瓶;(=^▽^=) 7瓶;民政局、六六六六学到秃头 5瓶;银霜素雪 4瓶;佑京 3瓶;西尼斯、llloy、立香、苑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