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三章
      
      阴影之中,一线寒光如游蛇,猛然刺向那魔修的胸口!
      
      “你这臭丫头!”
      
      那魔修本不该躲不过这一剑。
      
      但他早已调查过,这一家只有一个凡人女子,带着一个十岁的小拖油瓶。
      凡人和小孩,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他自不会将这样两个玩意儿放在眼里,破坏院里的阵法和法器之后,便径直闯进房里来,甚至没想着要用灵力先探询一下。
      
      更何况,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堕魔之前,他习的是体修,一把钢筋铁骨,周身护体罡气,怎么也不会被他人轻易暗算到。
      
      ——这份轻慢,就成了他最大的败因。
      
      刀锋入体的触感,像是划开一碗凝固的猪油。
      
      闻人歌之所以被人称为“医剑双绝”,自然是因为他不只是当世最好的医修,在剑之一道上也颇有心得。他喜好收集珍惜的灵药,也喜好收集名贵的宝剑。
      
      白飞鸿所拿的这柄剑,就是他珍藏的宝剑——裁月。
      至薄,至利。
      传闻中,有人曾用这把剑,斩下了无影无形的月光。
      
      并不是他的钢筋铁骨都变成了烂泥,只是再强硬的筋骨,也阻不了如此菲薄的剑刃。
      也不是他的护体罡气都化作了乌有,只是再周密的罡气,也快不过连月光都能截断的剑光。
      
      当然,仅仅有这柄剑,是无法突破魔修的防线的。
      让这一奇迹得以实现的,是神乎其神的剑技。
      
      很少有人知道,闻人歌传授给白飞鸿的并不只有医修一脉的回春诀,还有他的剑术。
      
      但是,再巧妙的技巧,若是没有足够的灵力与腕力支撑,也还是有极限的。
      
      在剑刺进去的时候,白飞鸿就觉察到了不对。
      
      剑锋仅仅只是擦到了对方的灵府,没能如她所预计的那样完全刺穿。
      到底还是年岁太小气力不足……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剑身抽了出来。她是医修,对人体的经络骨肉走向十分熟悉,特意挑了骨骼与筋络的间隙将剑刺进去,就是为了避免剑锋被卡住拔不出来的情况。
      
      是以,这一剑抽出得比魔修想得更快。
      
      而这就是魔修落败的第二个原因。
      
      在他喊出“你这臭丫头”的时候,白飞鸿已经灵活地躲过了他抓来的手。灵力在体内催动到了极致,她甚至能感觉到血液逆流的悲鸣。
      
      那只手险而又险地擦着她的眼睛过去了,指风甚至截断了几缕她的额发。
      
      白飞鸿猛地伏下身,那突如其来的一剑打乱了魔修的攻击,先前那一剑虽没能要了他的性命,却还是起到了预计的作用,胸腹处传来的剧痛让大汉下意识弓起腰来……
      
      “你找死!”
      
      魔修怒吼道。居然被区区一个小丫头刺中了要害,剧烈的疼痛与强烈的羞辱感让他脸色铁青,当即就要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毙于掌下!
      
      就在他铁钳般的大手擒拿而来,直取她的喉骨,势要将她掼在地上的一瞬间,白飞鸿如脱兔般一跃而起!
      
      嗤啦——
      
      像是一片丝绸被划破的声音。
      
      下一刻,鲜血喷溅而出!
      
      血液与空气摩擦发出嗤嗤的声响,像是一道细微而尖利的哨音。
      刺目的艳红大片大片泼在墙壁上,缓缓滑下,如同一声悠长的叹息,叹到了尾声,便淅淅沥沥落在地上,汇出一汪惶惶的血泊。
      
      那魔修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喉中发出一连串“咯咯”声,铁塔般的身躯扑倒在地,抽搐几下,再没了动静。
      
      白飞鸿转过头来,对上那双已没了生息的眼睛。
      死人的眼睛大多都是浑浊的。这个人也不例外。
      
      割断那人脖子时,也有什么东西溅到她脸上,湿濡,黏腻,而又温热。她用手在脸上胡乱一抹,张开手掌时,看到了一抹鲜艳的红。
      
      啪嗒。
      
      一滴血珠从裁月的剑锋上滑落,坠地的声响如此幽微,落在他人耳中,却又如惊雷一般。
      
      ——她杀了他。
      
      白飞鸿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人死了,血倒还在流。鲜血犹带着热气,潺潺流过来。夺目的赤红吞没了黑暗,在月光下折射出蛇鳞似的冷光,无声无息地向她逼近。铁锈一样的味道迟了一步才传到她的鼻端,连那腥味都是濡热的,重重黏在肺腑中,拖得她的呼吸都迟滞起来。
      
      所见,所闻,所感……一切都如此真实,白飞鸿却只感到荒谬。
      
      她看着地上那具尸体,一时只觉得如在梦中。
      
      她居然真的做到了。
      
      多少个黑夜里,多少次恶梦中,她都会梦见这个人。其实她早已连他的脸都记不清了,却还记得那一刻,那种压倒性的恐怖与绝望。
      
      她从来没想过她能赢过他。
      更何况她又成了当初那个十岁的女孩。
      
      在拔出裁月剑之前,她的手一直在颤抖,抖得几乎连剑柄都握不住。
      她没觉得能有多少胜算,只是如果她不上,娘亲就会死……她不得不做。
      
      而后,他便这样死了。
      轻而易举,难以置信。
      
      白飞鸿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她的手不再有一丝颤抖。
      
      是了。
      这个时候她还没有被魔息坏了根骨,也不是那个除了躲在柜子里捂着嘴哭再也没有任何办法的小女孩。
      她有着上好的修行资质,她是昆仑墟不周峰主的亲传弟子,她虽然是个孱弱的医修,却也跟着门派弟子做过不少降妖除魔的任务。
      
      她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无能为力的孩子。
      
      柜门在这一刻发出一声巨响,随后有人冲到了她面前,那人看也不看地上的尸体,先一把将白飞鸿扯了过去,抓着她手臂的双手用力到她都觉得有些痛了。
      
      她手里的剑忽然便坠了地。
      
      “你傻了吗?!”
      
      娘亲把她胡乱拽来拽去,匆匆转了一圈,见到她身上的血迹时更是惊得倒抽一口冷气,一个趔趄险些倒地,还是白飞鸿下意识搀了她一把,才没让她直接跌倒在地。
      白玉颜抖着手,好容易才把浸透血的衣物扯上去。上看下看都看不到一个伤口,这才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惨白的面孔上终于透出一点血色来。
      
      而后那点血色越扩越大,越涨越红,下一刻,一记巴掌重重落在她的头上!
      
      “你这个死丫头!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甘心?!”
      
      没头没脑的巴掌抽在她头脸上、身上,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娘亲一边抽打她,一边胡乱地骂着。
      
      “能耐了啊……才跟闻人歌学了几天就敢干这种事!你以为你很厉害吗……很厉害吗!出什么头……你出什么头,啊?我是死了吗?轮得到你出头?你怎么不干脆把我杀了!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娘亲大抵是气急了,说着说着便喘不上气来,白飞鸿想去扶她,她却忽然失却了所有力气似的,猛地跌坐在地。白飞鸿还没回过神来,便被娘亲死死抱住了,扣得紧紧的,几乎让她也喘不过气来。
      
      而后,她便感觉到一个湿漉漉的脸颊贴住她,原来娘亲不知何时早已淌了一脸的泪,哽咽着说不出话。
      
      “臭丫头……你出了事的话……我要怎么办?”
      
      白飞鸿这才发觉,娘亲一直都在发抖,抖得根本站立不住。
      
      “对不起……”
      
      她迟疑了片刻,方才抬起手来,牢牢地抱住了娘亲的腰身,将脸庞埋在那个久违的怀抱里,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雪中春信的香气。
      娘亲的味道。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提醒她,她现在抱着的人,就是她的母亲。
      
      “娘,我做到了……”
      她喃喃,却不知道是在对谁说。
      “你看,我做到了……”
      
      这一次,她保住了自己的母亲。
      没有靠父亲,没有靠任何人,只靠她自己,只有她一个人……她也做到了。
      
      原来她也做得到。
      
      “别说这种话……”
      娘亲似乎是终于缓过劲儿来了,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方才打到的地方,手指猛地颤抖了一下,像是怕碰痛了她一样,小心翼翼地触了触那道红痕。
      “是我不好,很痛吗?要不要紧?”
      
      白飞鸿轻轻摇了摇头。
      
      “只有第一下很痛,后面都没什么感觉。”
      
      娘亲真的是吓坏了,只有第一下因为急火攻心下了狠手,从第二下起就没什么力气,大约是吓得整个人都软了。
      之后那几巴掌与其说是抽打,不如说就是胡乱地拍了几下。
      
      “下次不准再做这种事了,听到了吗。”娘亲的声音犹有余悸,“没人值得你用命去换……别再这么吓我了。你要出了什么事,娘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白飞鸿拍了拍娘亲的后背,想,可是上辈子,你却拿自己的命换了我。
      
      这辈子,我一定要让你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她的目光再一次对上了尸体的双眼。
      这一次,白飞鸿终于看清楚了那个魔修的脸。
      
      原来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他的血也是红的。死了以后和其他尸体也没有什么不同。
      
      她轻轻握住了拳头,感受着灵力在经脉中游走,回春诀运转时融融的暖意,悄然抹去了方才过度使用灵力而带来的剧痛。
      
      她也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
      再也不会是了。
      
      白飞鸿抱紧了自己的母亲。
      在雪中春信的香味中,她深深地,深深地嗅着另一种味道。
      那就是血的腥味。
      
      魔修的鲜血蔓延到了她脚下,浸透了她的鞋袜,那血是早已凉透了的,丝丝缕缕的寒意,沿着她的双足、小腿……蛇一般缠卷而上。
      
      在这一瞬间,她终于听见了自己内心深处传来的声音。
      
      带着自己重要的人,远远地避开那些人、那些事,逃离那些已知的悲剧?
      
      不。
      
      这或许是更容易也更聪明的选择,但她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这个。
      
      白飞鸿闭上眼,回忆着那一刹那的感触。
      
      刀锋划过仇人的颈项,就像划过一片丝绸。
      
      这一刻,一个恶梦永远结束了。
      但是,她想起了更多、更多、更多的恶梦。
      
      是铺满了整个昆仑墟的尸骸。
      是殷风烈站在无数同门的尸体之上,朝她投来的冷漠一瞥。
      是大婚当日,陆迟明洞穿她灵府的一剑。
      
      白飞鸿睁开双眼。
      而后,她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剑。
      裁月剑坠地已久,剑柄与剑穗都吸饱了血,握在手里,有一种格外冰冷而湿腻的触感。
      
      白飞鸿却下意识把剑抓得更紧了。
      
      承认吧。
      她想。
      她真正想要的……是把他们全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讲个真人真事。
    我初中时候干过一件特别二缺的事情。
    那时候我们县里出了一个杀人案,杀人犯当时在逃,全城戒严,人人自危。
    然后我那天跑到下面镇上的租书屋去看漫画,一看就看到天黑。那时候零几年嘛,大家也没手机,我也没想着给家里打个招呼。
    出了书店一看天色我就知道要完,根本不敢想家里已经乱成啥样了。
    乱成啥样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因为回家之后我就被我爸一脚从家门口踹到沙发下面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现实里有人被踹飞【。】
    ……
    总而言之,人作死就会死。
    大家请以我为鉴,千万不要如此二缺,有的死是不能作的,父母吓坏了什么事都干得出。
    我偶尔回忆一下自己的二缺岁月,真的很庆幸我没有我自己这样的崽,不然我大概早就被气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