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天降妹妹第5天 ...

  •   秦牧野愣住了,大脑有瞬间的宕机,显然是没料到自己的“恶行”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棉棉哭得很激烈,小胸.脯都起起伏伏,很快就上气不接下气了。
      
      汪川也和秦牧野面面相觑,手足无措地懵逼了半分钟。
      
      孩子委屈的哭声惊动了正在拾掇花园的保姆阿姨,阿姨从外头匆匆跑进来,见棉棉哭成这样不由脸色大变:“怎么了宝宝,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呀,来阿姨抱抱。”
      
      阿姨半蹲下来搂着团子,轻轻拍着团子的背。
      
      汪川回过神来,焦急得不行,小团子的哭声里透着满满的委屈,这秦牧野实在太过分了,居然欺负三岁半的幼崽!
      
      “秦顶流,您可做个人吧,看看小宝贝都被你气成什么样了,还不赶紧哄哄。”
      
      不当人很久的秦牧野总算被唤起了些许身为人类的良知……
      
      他被团子哭得大脑嗡嗡,抓了抓头发,是想哄的,但问题是要怎么哄啊,也没个人教教他。
      
      还是汪川反应快一点,他急忙从超市袋子里翻出一枚棒棒糖,蹲下来冲着团子笑眯眯:“不哭不哭,宝贝乖啊,你看这里还有好吃的,棒棒糖也是草莓味的哦!”
      
      棉棉对好吃的本能地感兴趣,抬起泪眼望了望,发现是糖果后便垂下眼睛,明显是失落的。
      
      棒棒糖她昨天就吃过了,还是司命叔叔给她买的超大波板型。
      
      怎么能比得了闻所未闻的水晶果冻呢……
      
      见小团子仍然抽噎,似乎是不吃汪川这一套。
      
      秦牧野斜觑着汪川,桀骜帅气的脸上明晃晃摆出“就这?”两个字。他脑子里灵光一现,上前推开汪川,也半蹲下来,勉强摆出哄孩子应有的姿态。
      
      “别哭了,吵得老子头都裂了,你乖乖的安静一点,我给你表演个魔术怎么样?”
      
      汪川露出惊讶的表情,认识这厮三年了,头回听说他还会魔术?
      
      棉棉的哭声骤然止住,水汪汪的眼瞅了坏蛋一下。
      
      魔术?好像就是变戏法的意思?
      变戏法好玩,她曾看过厉害的上仙变戏法,围观的神仙们都拍手叫好呢。
      
      秦牧野二话不说抢过汪川手里的草莓棒棒糖,撕开包装,高深莫测地说:“小孩,看清楚没,这里有颗糖。”
      
      棉棉的大眼睛瞪直了,确实有一丢丢期待凡界的魔术表演。
      
      秦牧野闪过一个蔫坏的笑,急忙把棒棒糖塞进自己嘴里,咔嚓一声,拿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一根白色的小棍儿了。
      
      “喏,变没了,我厉害吗?”
      
      汪川:“……”
      保姆阿姨:“……”
      
      汪川连忙抱起团子,生怕秦牧野的骚操作又把孩子气哭。
      
      连保姆阿姨都用难以描述的表情看着秦牧野:秦先生的弟弟,莫不是个智障叭?
      
      棉棉被恶劣的凡人忽悠得愣住几秒,等她反应过来,明白自己被骗,睫毛颤了颤,鼻子又酸了。
      
      她对这根棒棒糖本身是没多大兴趣的,可是被这番操作联想到水晶果冻被他吞食的情形……
      
      “呜……”
      
      团子这一次的哭声小了很多,却显得更心酸了。
      
      下凡来堆积的所有情绪一并爆发出来。
      
      她太难了,才八百岁就被迫下凡渡劫,凡间的爸爸妈妈不知道在哪,大哥哥不相信她重生,二哥哥甚至讨厌她。
      
      模糊的记忆中,二哥哥虽然没有大哥哥温柔,可是他每次回家都会笑眯眯地抱着她举高高,从来不会凶巴巴的对她。
      
      淮屿哥哥又出差了,也许臭二哥哥今晚就会偷偷把她丢掉。
      
      她随时会成为无家可归的小孩。
      
      ……
      
      秦牧野这下子是真慌了。
      
      草。
      咋又哭了。
      
      他的魔术有这么糟糕吗?这可咋整啊?
      
      “别哭别哭,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要不给你跳个舞?”
      
      小屁孩子应该都喜欢热热闹闹的,他好歹是唱跳艺人出身,拿手绝活都搬出来了,就不信还哄不好。
      
      然而秦顶流的唱跳表演持续了两分钟后……
      
      团子小脸呆滞,水汪汪的眼睛里写满了生无可恋。
      
      在幼崽的审美范畴内,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穿着破洞牛仔裤顶着一头灰色头发在她面前一会儿“嘿”一会儿“哟”,简直是辣眼睛的人类迷惑行为大赏。
      
      汪川对自家艺人彻底绝望了。他温声哄着:“乖,叔叔这就带你去超市买果冻,想买多少买多少。”
      
      团子在他怀里气若游丝地嘟哝了一句:“我再也不要见到他了,大坏蛋!”
      
      *
      
      汪川抱着棉棉穿过小花园出了别墅大门,哄娃失败的秦顶流深受打击地追了出来。
      
      虽说汪川是自己人,但他多少还是有一丢丢不安心。
      
      看着团子小脸红红眼睛红红的模样,秦牧野终于认怂了:“我错了,想要多少果冻都赔你给还不行么?”
      
      棉棉嫌弃得很,直接把脑袋埋在汪川肩膀,拿屁股怼着他,不想看到他的脸,瓮声瓮气地拒绝:“汪叔叔,你让这个坏蛋走开好不好,棉棉什么都不要吃了。”
      
      ……
      棉棉拒绝去超市。
      汪川在脑中快速过滤着哄娃的常见手法,然后抱着情绪不佳的小团子来到小区内的儿童游乐区。
      
      高端别墅区的游乐设施很丰富,也许是工作日的缘故,见不到几个人。
      
      只有一个脸蛋圆圆胖嘟嘟的小女孩在滑滑梯。
      
      小女孩孤零零的一个人,见到棉棉眼睛都亮了,很热情地跑过来,好奇地问:“你也不用上幼儿园吗?”
      
      棉棉下凡来第一次遇到同龄人,注意力被转移,立刻把臭弟弟抛在脑后了。
      
      “幼儿园是什么?”
      
      小女孩露出惊讶的表情:“幼儿园就是我们小朋友读书的地方,你看起来比我小,还没到上幼儿园的年纪吧。”
      
      棉棉点点头:“我叫棉棉,今年三岁半。”
      
      小女孩绽开两个甜甜的酒窝:“我叫陆灵,四岁半了,我们一起玩吧。”
      
      陆灵是个小演员,经常拍戏,上幼儿园的时间不规律,有时候没有戏拍,她就在家里休息,家里也没人陪她玩,只有一个给她做饭的保姆阿姨。
      
      汪川还挺庆幸在这碰到一个小妹妹能陪团子玩。
      
      他观察了一下,带小女孩的保姆坐在不远处玩手机,头都不抬一下,小女孩没有玩伴,所以见到团子也很开心。
      
      汪川摸了摸团子的脑袋:“去跟小姐姐一起玩吧,叔叔不打扰你们,玩得开心点哦。”
      
      他很识趣地走到边上坐着,默默看着两个矮墩墩的小女孩像一见如故似的,撒泼玩起来。
      
      陆灵爬到秋千上,两只脚努力够着地面,费劲地想要荡起来。
      
      棉棉见状,跶跶地走到后头帮她推了一下,她看起来小小只,力气却一点都不小,陆灵的秋千立刻荡了起来。
      
      “好高,感觉要飞起来啦,棉棉你力气好大,真厉害!”
      
      陆灵兴奋极了,她早就想玩秋千了,可是没人帮她推,四岁的孩子腿又短,够不着地,每次都荡不高,享受不到飞起来的快乐。
      
      棉棉被夸了也很开心,帮她推得更起劲了。
      
      玩了好一阵,她才后知后觉地喃喃道:“陆灵?你是陆灵吗?”
      
      陆灵从秋千上跳下来:“是呀,大家都叫我灵灵,你也玩呀,换我帮你推高高。”
      
      陆灵小小年纪就懂得礼尚往来,她玩过瘾了就让棉棉坐上秋千换自己负责推。
      
      棉棉起初听到陆灵的名字时并没有反应过来,这会儿才突然想起在凡尘簿里频繁出现的两个字。
      
      ——陆灵。
      
      这是女主的名字,这个脸蛋圆圆梳着羊角辫的女孩,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棉棉努力回忆着,当时怕司命叔叔醒来,她翻页的速度太快了,只记得零星片段。
      
      女主陆灵和秦棉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一起拍过戏,秦棉棉很早走红,凭借讨喜的容貌成了国民闺女,但是到了十五六岁左右就过气了。
      
      相反,陆灵厚积薄发,拿下最年轻的文艺片影后,招致秦棉棉的嫉妒,她找水.军黑她,试图陷害她,甚至还抢走陆灵的影帝男友……
      
      秦家其他人的黑化,也都跟秦棉棉有关系。
      
      想起这些,棉棉有点心虚地垂下小脑袋。
      
      虽然以她的理解力对这些剧情还一知半解,但她知道秦棉棉对陆灵做的事,都不是什么好事。
      
      朴实的土生人类团子陆灵完全不知道棉棉此刻的想法。
      
      陆灵凑近了发现小姐妹的眼睛有点点肿,想起刚刚见面的时候棉棉的眼睛是红的。
      
      她贴在棉棉耳边,小声问:“你哭过?有人欺负你?”
      
      棉棉想起臭弟弟,小脸顿时垮了。
      
      陆灵很仗义地拍了拍胸脯:“不要怕,有我在!我妈妈说,小朋友被欺负了不能瞒着大人,要说出来哦。”
      
      脸蛋圆圆的陆灵眼睛也是溜溜圆的,她真诚的样子让棉棉很难隐瞒。
      
      棉棉轻轻叹了口气:“臭哥哥把我的果冻吃掉了,还说好难吃,果冻那么漂亮,怎么可能难吃呢?臭哥哥坏死了。”
      
      陆灵一听,原来漂亮的小姐妹是被哥哥欺负了,她露出很有共鸣的表情,用力点头:“对,哥哥都是坏蛋!”
      
      棉棉好奇:“你也有哥哥吗?你哥哥对你不好?”
      
      在今天之前,她一直认为,世界上的哥哥都会对妹妹好的,就像她记忆里隐约记得的那样。
      
      大哥哥温柔,二哥哥热情,就连害羞的三哥哥也会偷偷亲她的小脸。
      
      可惜他们现在都变了……
      
      陆灵微微噘着嘴,表情有点郁闷:“我有两个哥哥,大哥很忙很忙,天天拍戏开演唱会,连我过生日都赶不回来。二哥倒是不忙,可是他冷冰冰的,根本不理我,大家都说他是神童,超级聪明,聪明就可以不理人吗?”
      
      陆灵的话勾起了被棉棉遗忘的细节。
      
      没错,这个世界的女主陆灵是有两个哥哥,而且都是很厉害的大人物。
      
      按照凡尘簿的记载,后来淮屿哥哥在商场上和陆灵的哥哥厮杀,最终颓败,还走上了商业犯罪的道路,锒铛入狱。
      
      臭二哥哥,好像得罪了陆灵的另一个哥哥,两人成为对家,被对方的粉丝狂黑狠踩,最后染上.毒.瘾,郁郁而终。
      
      棉棉想起这些,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重。
      
      而且哥哥们黑化的根源……好像都是因为她处处欺负算计陆灵!
      
      棉棉刚刚还在生臭哥哥的气,现在却觉得很担心,她小心翼翼地拉住陆灵的小圆手:“你哥哥不陪你玩,以后就让我陪你玩吧,我会保护你,不让坏人欺负你哒!”
      
      团子的想法很单纯。
      只要她对陆灵好,不像凡尘簿里写的那样欺负人家,后面那些坏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再说她可是个小神仙呢,有她在,别人也不敢欺负陆灵的!
      
      陆灵闻言笑出了声,她拉住棉棉的手:声音憨憨甜甜的:“嗐,棉棉才三岁半,我都四岁半啦,是我保护棉棉才对!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
      
      说着,她把小手伸进背带裤的口袋里,窸窸窣窣摸了半天,摸出一颗蓝白相间的大白兔奶糖,手心摊开,神秘兮兮地说:“请你吃,奶糖比果冻好吃多啦。”
      
      棉棉看着她口水都要流下来的样子,好奇地问:“为什么要这么小声?”
      
      陆灵:“嘘,妈妈不让我吃糖,说小孩子吃多了糖牙齿会掉光。”
      
      这种奶糖棉棉也是第一次见,陆灵的手心里她很近很近,奶糖甜甜的气味都从包装纸漏出来了。
      
      棉棉看得出陆灵也很想吃,连忙摆摆手:“我不吃,灵灵你吃。”
      
      她才不会抢陆灵的东西,无论是影帝男朋友还是奶糖。
      
      陆灵却费了好大劲把奶糖掰成两半,执意喂进棉棉的嘴里。
      
      “好吃吗?”
      “唔,真甜!”
      
      秋千旁,两个小团子的表情都是甜滋滋的。
      
      ……
      不远处,坐在花坛边看戏的汪川一头问号:“???”
      
      人类幼崽的友谊也太容易建立了吧?
      
      共享奶糖?
      义结金兰的仪式感还挺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