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天降妹妹第1天 ...

  •   傍晚六点,秦氏集团。
      天色已经渐暗,一场漫长的会议刚刚结束。
      
      坐在会议桌正中的男子非常年轻,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身着墨蓝色剪裁考究的手工西服,容貌清俊不俗。只是眉宇间颇显疲惫,透出和年纪很不相符的深沉冷淡。
      
      在返回办公室的途中,助理林赐观察着总裁的脸色,适时关切道:“总裁,连续开了三小时的会,您一定累了,不如今天早些下班回去休息?”
      
      林赐自打毕业就进了秦氏,一直在总裁办任职。
      
      现任总裁秦淮屿是秦家长子,今年不过二十三岁,本还不到肩挑重任的年纪……但自从半年前董事长秦崇礼痛失爱女后便无心事业,一夜之间把所有工作都丢给了大儿子。
      
      秦淮屿却无心休息,他正思量着一个棘手的项目,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准备继续加班工作。
      
      然而下一秒,他怔在原地,目光愕然地看着自己被霸占的座椅。
      
      林赐也完全懵了,只是开了个会而已,总裁办公室里竟然闯入了这么一位迷你的“不速之客”???
      
      他下意识开口:“小朋友,你……”
      
      这时,背对着两人的办公椅悠悠然转过来,露出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
      
      小团子露出正脸的瞬间,饶是一贯性格稳重喜怒不形于色的秦淮屿也变了脸色。
      
      ——白软可爱的小人儿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娇小的身体被包裹在皮质的大办公椅里,身上穿着一件类似汉服款式的白裙子,两只软乎乎的小肉手正捧着一枚巨大的彩色波板棒棒糖,小口小口嘬着,那棒棒糖快抵得上她的脑袋那么老大,画面呆萌得叫人忍俊不禁。
      
      小女孩眼神晶亮澄澈,水当当的像是会说话似的,自打见了秦淮屿就一直认认真真盯着他看。
      
      看着这张和妹妹十分相似的脸,秦淮屿有一瞬的时光错乱感。
      半年前发生意外的情形再次涌上脑海。
      
      他曾经有一个天真无邪的妹妹,是秦家最小的孩子,出生时五斤六两,爸爸说抱在怀里软得跟团棉花似的,所以取名叫棉棉。
      
      棉棉被爸妈及他们兄弟三人捧在掌心里疼爱,可惜却在半年前,意外过世了。
      
      那是一场悲剧,也是秦家所有人的禁.忌话题。
      
      这半年来,他一直沉浸工作,尽可能不去回忆有关妹妹的一切,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出现,打乱了他犹如一潭死水的情绪。
      
      秦淮屿敛起情绪,保持着一贯冷淡矜贵的面部表情:“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一个人跑到我的办公室里?”
      
      小女孩笑得很暖,露出了两个甜甜的酒窝。
      
      她急切地从办公椅上跳下来,连司命叔叔给买的棒棒糖都顾不得吃了,敞开小胳膊扑向男人的大腿,奶声奶气道:“是棉棉呀,哥哥,棉棉回来啦。”
      
      秦淮屿眉头紧锁,长腿后退了一步,侧身闪开了。
      
      小团子满怀期待,却扑了空,茫然地愣在原地,黑葡萄般的眼睛里满满的无辜——
      
      助理林赐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连摆手,只差冲上前去捂住这孩子的嘴了:“小朋友,这话可不能胡说!谁教你这样说的,简直居心叵测!”
      
      林赐从前见过秦家小公主,记得那孩子娇萌可爱的模样。
      
      总裁办公室里凭空跑进来一个容貌和秦棉棉极其相似的孩子,背后的根源……细思极恐。
      
      半年前秦家小女儿意外过世,秦家是燕京首富,秦夫人又是娱乐圈人,这桩巨大的悲剧被严密压住,不曾被任何媒体曝光,只有极少数的人知情。
      
      小团子低垂着眼睑,浓密的睫毛颤了颤,表情沮丧。
      
      但这种沮丧只持续了半分钟,她很快又重新扬起小脸,绽开甜甜的笑,小手试探地、小心翼翼地拉住秦淮屿的大手。
      
      “棉棉没有胡说,棉棉刚回来的。”
      
      棉棉是九重天的小神仙,刚下凡间,护送她下凡的司命叔叔大致跟她解释过眼下的情况。
      
      神仙有十生十世。
      在凡间的这一世,她是燕京首富秦崇礼的小女儿。
      
      可是却因某种逆天道之力介入,导致她阳寿未尽,才三岁就死掉了。
      
      所以她必须提前下凡,重生后亲自历这一世的劫难,寿终正寝是最基本的目标,至于其他更复杂的渡劫任务,司命叔叔说天机不可泄露,要她自己下凡体悟。
      
      按照寻常的规矩,神仙大多要四五千岁才历劫,下到凡间的年纪会呈现在二十岁上下。
      而她只是一个八百岁的幼崽,化身凡人也只有三岁半,历劫的难度要困难许多。
      
      譬如现在……年仅三岁半的团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家人们解释她重生的事。
      
      对凡人而言,起死回生是难以置信的惊奇大事。
      更何况,一个三岁半的团子……她说的话,会有人信吗?
      
      林赐生怕这团子再说什么惊人的话刺激自家总裁,正要严厉警告,秦淮屿却扫了他一眼,淡然制止:“算了,只是个小孩。”
      
      秦淮屿隐隐预感到事情不会简单,这世上真的会有长相如此相似的两个孩子吗,巧合?他并不信。
      
      林赐挠挠头,头秃道:“马上到下班时间了,这孩子可怎么处理?”总不能把她丢在公司吧。
      
      秦淮屿微微颔首:“报警吧,问问有没有走失报案。”
      
      林赐越看这团子越觉得不安:“不如直接送去警局吧。”
      
      小家伙听到“送”这个字,立刻重重摇头,把小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她探出小手,有了刚才扑空的经验,她只敢轻轻拽住秦淮屿的西服一角。
      
      “哥哥,不要把棉棉送人,不要好不好。”
      
      小女孩的眼睛里闪闪发光,秦淮屿有一瞬的恻隐,但很快压抑下去,沉声道:“先报警查清楚。”
      
      ……
      
      半小时后,夜幕降临。
      
      林赐急匆匆地走进办公室,脸色凝重地汇报:“总裁,警方那边没有任何失踪儿童走失报案,我也查了监控,下午五点到六点间的监控发生故障,没有任何记录。”
      
      秦淮屿眸光深邃。
      
      监控记录缺失,也就是说,暂时无法查出这孩子究竟是被如何被送进他办公室里的。
      
      此时,还没有成人大腿高的小团子静悄悄地站在角落,竖着小耳朵一字不落听着两个大人的对话。
      
      显然,她很怕被送去警局。
      
      秦淮屿自幼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年仅二十三岁就继承偌大的秦氏家业,行事向来运筹帷幄杀伐果决。
      
      来历不明的孩子,必须查清身份。
      警方查不出,他可以亲自查。
      
      怀有某种微妙试探的念头,秦淮屿迈着长腿走到团子身边,略俯下腰:“要跟我走吗?”
      
      棉棉的眼底闪着微弱希冀的光芒,受宠若惊地点头。
      
      虽然经历过生死,在虚无的空间中昏睡了足足半年,但她脑海中仍有少许这一世生活的模糊记忆。
      
      记忆中,淮屿哥哥是三个哥哥里最温柔最疼她的。
      
      哥哥现在只是没有认出她,等哥哥知道她真的就是棉棉,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棉棉满是憧憬,下意识地朝着男人伸出胳膊。
      
      “……”秦淮屿愣住数秒。
      
      这个要抱抱的动作,从前妹妹经常对他做。
      
      他几乎是鬼使神差地俯身把她抱起来,软乎乎的小家伙落入他怀里,两只肉绵绵的小胳膊顺其自然地搂住他脖子。
      
      这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秦淮屿心跳都漏了两拍。
      
      助理林赐看得大为惊骇,总裁竟然把这来历不明的孩子抱起来了!
      
      看着西服笔挺身材完美的总裁大人抱着团子走向办公室门口……林赐无意识地看怔了。
      
      这一大一小的画面,未免太和谐了。
      
      如果棉棉小公主还活着的话,总裁即便工作再忙,也能每天笑一笑了吧。
      
      *
      
      一路上,小团子安安静静地坐在车后,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时不时偷瞄旁边的男人。
      
      秦淮屿很难忽视她的小动作。
      他啼笑皆非,心情复杂。
      
      他在商场上手腕雷厉,最不喜结果不明的情况。
      把这孩子带在身边,也是想近距离观察,以免错过任何与真相有关的蛛丝马迹。
      
      抵达他日常下榻的别墅,司机打开车门后,小团子很乖地自己跳了下来,迈着两条胖萝卜般的小短腿,蹦蹦跶跶跑向前。
      
      秦淮屿步伐沉稳地跟在她身后,不经意间被她憨态可掬的模样惹得莞尔,唇边流露的浅笑,是他自己都不曾觉察的。
      
      棉棉对这一世的凡界生活的记忆非常模糊。
      但却对淮屿哥哥的家莫名熟门熟路,她很快就穿过小花园,跑进客厅,坐在客厅柔软舒适的大沙发上。
      
      秦淮屿看着她,目光微沉。
      
      他忙于事业,很少在家,客厅的沙发买了两年却仍然崭新。
      
      唯独沙发的右角,细看能发现一个浅浅的小坑,是从前妹妹总在同一个固定的位置打滚玩闹所致。
      
      此刻,这团子就坐在那右角处,不偏不倚。
      
      秦淮屿的别墅装潢简约却不失格调,整体宽敞舒适,但是缺少人气,尤其是在现在快入冬的光景,显得冷冷清清。
      
      棉棉的脆生生地问:“哥哥,你一个人住吗?”
      
      秦淮屿愣了一下,并未回应。
      
      他是长子,自幼早慧,十五岁读大学起就习惯独立生活。父母和三弟住的老宅距离也不算远,妹妹在世的那三年,因为家中添了个人见人爱的小宝贝,他工作再忙也会抽空回去,一周少说都要回个两三次。
      
      近半年,回得极少了。
      
      棉棉攥着小拳头,不假思索:“大房子冷冰冰的,有棉棉就暖和啦,从今往后,棉棉会陪哥哥一起,不会让哥哥一个人的!”
      
      秦淮屿表情僵硬,许久都未发一言。
      
      自从妹妹过世,他再也没有和小女孩亲近过,更没有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叫他哥哥,还信誓旦旦地说陪他一起。
      
      这和妹妹极相似的小女孩看起来也就不到四岁,顶多幼儿园文化水平,却能字字句句戳中他内心最软的地方,令他无法自控地动容。
      
      是有人教她这么说话的?
      
      背后该有怎样复杂的算计。
      
      他半是试探半是打趣地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小不点儿,这么喜欢和我一起住吗?”
      
      他问得随意,棉棉却转了转眼珠,回答得超级认真:“当然喜欢,我最喜欢淮屿哥哥了。”
      
      淮屿哥哥是好人,就算他认不出她,棉棉也一定要留在他身边,保护他。
      
      虽然她已经化身凡人,在仙界的仙术基本失去,但作为神仙的灵力还隐约有所保留。
      
      她通过面相和气场,就能感受到淮屿哥哥的不对劲。
      
      秦淮屿面容周正,清俊温雅,生于首富之家,天生气运极佳,本该是一生顺遂的大气运子,可打从棉棉重生回来第一眼见他,就发现他眉宇间透着一股萧瑟,是人生走向弯道开始下坡的征兆。
      
      但棉棉只能看出问题,却不知道原因和解决办法。
      恐怕得找个机会,求助于司命叔叔。
      
      秦淮屿轻嗤了声,淡淡地说:“等我找到你的家人,第一时间就会把你送走。”
      
      棉棉听了,皱了皱小鼻子,哼唧了一声,有一丢丢委屈。
      
      但她不气。
      
      不气不气。
      
      反正哥哥就是她的家人,找来找去最终还是得把她留下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年冬天太冷啦,想写一个失而复得温暖治愈的故事。
    (可可爱爱小神仙和她凡间三位大佬哥哥的憨憨日常)
    开文第一天,评论发100个红包包,大家新年快乐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