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3章
      下午四点,星际联邦军事部。
      
      操练场横七竖八躺着一群挂彩的军校生。
      
      前方台上站着几个穿着藏蓝色军装的军官,有人在跟旁边的人交谈,有人在抽烟,偶尔视线瞥向台下的军校生,像是在看死物,没有任何情绪。
      
      等下面的□□痛呼声小了,最中心的一位军官带着两个手持记录仪,无声无息,仿若死人的下属走下台。
      
      他的军装颜色更深,几近于黑。
      
      他是三人中最高的一个,黑色军靴裹着笔直修长的腿,泛着层微光的真皮腰带束出劲瘦的腰线,脊背挺拔,肩线平直,双肩上银白色的肩章闪着冰寒的光。
      
      左肩肩章上是三颗金色的星星,右肩肩章上是三颗蓝色的圆形星球,几乎要闪瞎人眼。
      
      军靴踩在一个平躺在地的人右耳边,嗓音散淡带一点抽烟后的哑,“王山,不合格。”
      
      “学长,再给一次机会吧!”王山咬牙翻了个身,抬头仰望着他的传奇学长,席廷。
      
      席廷身后没活人气息的军官一脚把他踹出两米,带出鲜血飞溅在同学脸上,“叫上校。”
      
      在联邦军队,银白色肩章为校官所用,银白色肩章配三颗星,军衔为上校。
      
      同出自联邦军事学院,星际军官的摇篮,即将毕业的王山在为联邦三甲军头破血流,而他这个今年刚毕业的学长,已经是可怕的上校,负责核心军队成员选拔了。
      
      席廷垂眸瞥了他一眼。
      
      这个身姿挺拔,军装严谨,看起来像高岭之花,实则刚在联邦军事部抽过烟的联邦少校,睨着眉眼,嘴角是王山熟悉的漫不经心的薄戾。
      
      王山翻回身,咸鱼瘫在地。
      
      人和人的差距,真是比人和猪的差距还大。
      
      或许有外人以为席廷肩上的军衔,靠的是他背后的家族。
      军政世家的席家,出过十二位上将,四位元帅。
      
      可懂的人都知道,席廷这个大魔王,是被席家向下压军衔了。
      
      他右肩上的三颗星球说明一切。
      
      联邦军队中,左肩军衔,右肩军功,星球代表的是一位军人曾在星球级的战争中,立下一等军功。
      
      联邦做高位的将军中好几个右肩上也没有三颗星星。
      
      军校五年,只要不怕死,从第二年就可以上战场,而这个人刚进军校前就跟着父辈立下一等军功了!
      
      在手中的考察册上做了记录后,军靴向前移了一步,停在另一个人身边,“李一平,不合格。”
      
      训练场上悲丧的气息越来越浓。
      
      宣布上百个“不合格”后,席廷走到最前面,合上了手中考察册,眉眼凛冽,嘴角寒凉,“滚回学校好好训练。”
      
      上百个军校生爬起来,恭恭敬敬弯腰,龇牙咧嘴排好队跑回学院。
      
      训练场一下空荡了起来,血腥气也渐渐淡了。
      
      考察册在手上转了半圈,被合在腰间,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席廷没管台上那几位消极怠工的考核官,抬步向前走。
      
      一个女后勤提着一个沉重的大箱子,迎面而来。
      
      “席上校,您的私密快递。”女孩呼了一口气,拍了拍泛粉的脸颊。
      
      她年轻漂亮,在暴力又严苛的联邦军事部非常显眼,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好几次飘向席廷的脸,里面情意大概是个男人都能看懂。
      
      “谢谢。”席廷声音依然不冷不淡:“来训练场违规了,去领罚吧。”
      
      后面两位死人脸出现裂痕。
      
      女兵眼睛不忽闪了,脸颊由粉到白。
      
      席廷用光脑扫了一下快递,左手从裤兜伸出,轻松提起箱子走了。
      
      私密快递外人不知道寄件地址,刚才他用光脑扫了之后,上面显示是碧沙星。
      
      让整个联邦都头疼的碧沙星。
      
      席廷对这个快递生出几分好奇。
      
      回家后,他立即拆了快递,里面盒子上有一张卡片,上面潦草地写着一句话。
      
      “照顾好我儿子!——席海”
      
      席廷:“……”
      
      他低头看了一眼那个箱子。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里面是个营养舱,舱里真有个婴儿。
      
      转念一想,席海怎么可能有时间生儿子。
      
      席海是他大哥,今年刚过50,在人均寿命200岁的星际年纪也不算小了,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席家因基因优秀,每一代人几乎都从军,只有他大哥一个例外。
      
      席海是个科研狂魔,尤其爱研究时空,痴迷到能一年不出实验室,全靠营养液续命。
      
      因为烦家人在他耳边念叨去军队的事,他躲去不知道哪个星球搞他的研究,一副要跟家里决裂的样子,害他爸妈在65岁的高龄,连夜生了他。
      
      他出生到现在,其实也没见过这位大哥几面,却要给他大哥养儿子了。
      
      虽然他知道,这个儿子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儿子。
      
      席廷放下卡片,皱眉盯着盒子看了一会儿,直接将盒子打开。
      
      盒子打开一层,还有一层,接着又是一层。
      
      席廷:“……”
      
      寄快递的人用这一层层坚固的盒子,告诉他里面东西很珍贵这一的目达到了。
      
      眉目逐渐冷漠地开了十层盒子后,里面的东西终于露出来。
      
      一个很小的机器和一张芯片。
      
      席廷尝试联系席海,光脑显示查无此人。
      
      他敛眉拿着芯片研究了一会儿,插入没有任何军事资料的备用光脑中。
      
      芯片里是一款游戏编程。
      
      这款名为《蓝色星球》的游戏自动运行。
      
      席廷起身正要关掉光脑时,游戏画面展开,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正看着他。
      
      这小孩一看就不是进化的愈发强健耐操的新时代星际人,脆弱又柔软,皮肤苍白,睫毛纤长,眼睛清透又安静。
      
      这应该就是席海说的“儿子”。
      
      席海研发了一款游戏,把游戏里的人物当儿子?
      
      席廷觉得没那么简单。
      
      虽然席家人骂席海不着调,但他在星际是令人仰望的科学家,在科学界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
      
      这款游戏的画面和人物确实真实,但如果有时间和资金,按照当前星际的发展程度,也不是做不出来,席海不会浪费时间做这么没难度的事情,还专门寄给他。
      
      游戏里的小孩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看书了。
      
      他坐在窗前,古朴的木质书桌上摆放着几本陈旧的书,一个砚台和一支毛笔,一盏昏黄油灯点亮一方小天地。
      
      油灯不是很亮,好在有窗外皎洁的月光洒进来。
      
      月光在他垂顺的黑发和瘦削的小身板上镀了一层莹白的光,油灯在夜风里摇晃,在纤长的睫毛上跳跃。
      
      莹白和暖黄的光在他侧脸交错,脸侧又白又细,肌肤下细小的紫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席廷第一次知道,人的皮肤白透到可以看到毛细血管。
      
      脆弱的好像一戳就死了。
      
      他捻了下手指。
      
      小孩从书本中抬起头,又看向他。
      
      席廷这才发现他已经看了20分钟了。
      
      席廷:“好好看书。”
      
      语音转成文字,出现在游戏屏幕上的一瞬间,小孩惊讶地睁大眼睛,然后心虚地立即转过头,盯着书本看。
      
      席廷挑了下眉,向后靠在人体工程椅上。
      
      小孩伸出手指压住被夜风掀开的书页,那手指也是又细又白,食指指腹只能压住一个字。
      除了一开始惊了一下,没一会儿他就进入状态,安静又认真地看起了书。
      
      看起来不像是讨人厌的熊孩子。
      看着心情不会差。
      连哥哥的嘱托都不觉得烦了。
      
      席廷工作时没关掉游戏,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清润又带着一点还未退去稚嫩软糯的声音响起。
      
      “我要就寝了。”
      
      席廷恍惚了一下。
      
      又看时间已经过去两小时。
      
      小孩已经把书桌收拾好,从椅子上下来,站在书桌旁不知道看了多久。
      
      睡在他脚边的小狗也醒了,直立在他脚边,一人一狗两双湿漉漉的眼睛同时看着他。
      
      席廷揉了揉后颈,“好。”
      
      一人一狗还是看着他,小孩抿了下唇,耳尖一抹薄红。
      
      席廷顿了一下,伸手关掉游戏。
      
      *
      
      天书上出现【好好看书】后,郁宁心虚地转过头,盯着书本,一时无法将书本上的内容看到心里。
      
      四个字很简单,郁宁却恍然,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类似叮嘱,或是长辈的训诫。
      
      他抿了抿唇,按住被风吹乱的书,认真读书。
      
      油灯灯芯在夜风中晃荡,兰花吐露幽香。
      当成陪伴的话,安下心来并不难。
      
      手上的书看完后,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到了他睡觉的时间。
      
      睡觉要洗漱,要脱衣……
      
      郁宁看了一眼天书,还是要跟那边的人说一下。
      
      他说要睡觉后,那边回了一个简洁的“好”。
      
      郁宁不知道该不该提示,正有些为难的时候,半天一直跟着他的天书消失了。
      
      他松了一口气,忙去洗漱换衣,爬到床上。
      
      躺到生硬的床板上时,和往常一样,他又咳嗽了一阵。
      
      等咳嗽止住,快要睡着时,他不由地想,明天天书还会出现吗。
      
      他也不知道他想不想再次见到天书。
      
      这个皇宫可能遗忘了他的存在,他也希望别人忘了,因为记起他的人给他带来的只有伤害,就像五皇子郁超。
      
      他想安安静静地在这个小院里长大,他自己会种菜,能读书,不见父皇也可以,没有朋友也无所谓。
      
      郁小男孩翻了个身,拉了一下薄毯遮住大半张脸,这才睡去。
      
      第二天按时醒来时,天书没有出现。
      
      等他早读完吃过饭,天书依然没出现。
      
      郁宁四处看了一圈,又回天书最初出现的书桌前,也没看到。
      
      小少年在书桌前站了一会儿,提着小水桶去给院里的花和蔬菜浇水。
      
      这些活他都做习惯了。
      
      这个院里只有他和嬷嬷两个人,嬷嬷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还有些耳背,郁宁从去年开始就不让她干活了。
      
      他怕嬷嬷出事。
      
      这时太阳已经高高挂起,郁宁抬头望了望天,在想今日要不要晒书,低头时看到了熟悉的天书。
      
      【碧沙公主:崽崽,麻麻来了!】
      
      【碧沙公主:崽崽,你还记得麻麻吗?麻麻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人!】
      
      郁宁看了一眼天书就移开了视线,小脸严肃,“记得。”
      
      过了好一会儿,没忍住又看向天书,小脸半掩在晨光中,说:“原来麻麻你是公主。”
      
      【碧沙公主:啊啊啊啊太可爱了!】
      
      【碧沙公主:崽崽是别扭了吗?】
      
      【碧沙公主:麻麻是碧沙星球的公主啊,麻麻可厉害了!】
      
      碧沙星球?
      
      郁宁从未听说这个地方,但他没表现出来。
      
      他说:“我没别扭,我在浇花。”
      
      【是师萌公主吗?我在和公主一起养崽!】
      
      【我就说怎么不显示我的名字,原来是我不配。】
      
      【早安,崽崽,这花可真漂亮。】
      
      【真的好漂亮,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花!】
      
      【但没有崽崽漂亮!】
      
      【但没有崽崽漂亮!】
      
      【但……】
      
      ……
      
      郁宁拎着小水桶,耳朵尖红了。
      
      半晌,他板着小脸上说:“不得无礼。”
      
      

  •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九点还有一更,睡前请查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