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看望 ...

  •   吴世勛听说郑恩琳脚受伤的消息时,她已经在医院休养了三天。
      
      医生建议她近一个月内不要再做剧烈运动,舞蹈当然也不能碰,郑恩琳乐得清闲,干脆每天窝在病房里看书玩手机,姜涩淇这几天几乎天天都要跑一趟医院,郑恩琳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傻姑娘每次看到她缠着绷带的那两只脚就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弄得她也很无奈。
      
      郑恩琳面不改色穿上鞋的那一幕给了系统不小的刺激,攻略系统现在都快把郑恩琳当做大姐大了,虽然忧心攻略对象那边的进度,发觉郑恩琳都是一副并不怎么着急的模样后,它也就诡异的安下了心。
      
      吴世勛是在晚上偷跑出来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得知消息时那一瞬的心情,除了焦急担忧,好像还有非常明显的疑惑。
      
      为什么……她什么都没说?
      
      工作日的晚上,医院走廊除了值班的护士医生再没什么多余的人,吴世勛站在病房门口,深呼一口气,抬手推开了房门——
      
      病房内很安静,女孩低着头靠坐在床上,精致清冷的容颜被略显昏暗的灯光萦绕出一种暧昧不清的光泽。
      
      “……恩琳。”
      
      对方闻声抬起头,脸上一瞬浮现出惊喜又惊讶的表情。
      
      “世勛?”
      
      她天生拥有一张不讨好也不迎合的漂亮脸庞,不笑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显露着冷淡,现在,点点笑意从冷傲的眉眼间渲染开来,黑色的眸子亮晶晶的,像是藏了星星,吴世勛看着,心情也一下好了起来。
      
      “你怎么过来了?”郑恩琳坐直了身子问。
      
      吴世勛摘下口罩,撇了撇嘴,看着莫名有些奶气,“你进医院怎么不告诉我?”
      
      “啊……”女孩后知后觉感到心虚,“就……也是意外嘛。”
      
      “那个练习生已经被公司清退了。”想起对方使的这种手段,吴世勛的嘴角也不由自主抿成了一条线。
      
      虽然是A班的好苗子,也在公司待了不短的时间,可那又怎么样呢,这种心性,出道了还不知道会给公司捅出多大的篓子。
      
      郑恩琳:“这样啊……”
      
      吴世勛抬头去看她,一句“你脚怎么样了”在嘴边转了好几圈还是没能说出口。
      
      是毫无意义的问题,吴世勛想。
      
      毕竟他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缠绕在女孩脚上的那层绷带,因为医生说过不能让伤口闷着,郑恩琳都没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脚。
      
      察觉到男生的目光后,她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然后试探性的问起对方的近况。
      
      “最近应该很忙吧?都是年末了。”
      
      虽说EXO这大半年的发展并不是非常顺利,比起她这种寂寂无名还得在公司奋斗的练习生,已经出道成为艺人的吴世勛跟她肯定不在一个频道。
      
      “还行。”吴世勛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也没有很忙。”
      
      郑恩琳嗯了一声,心下一片闲适,面上却做出了那种略显紧张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我没你以为的那么忙,所以,如果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就直接告诉我,这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应该和我说的。”吴世勛一字一句说的认真,表情也有点严肃,“我们不是朋友吗?”
      
      郑恩琳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笑了出来,“恩,是啊。”她停顿了两秒,又说,“我们是朋友。”
      
      吴世勛静静看着她,心底突然浮现出一种很奇怪的情绪。
      
      从医院离开后,这股奇怪的感觉还是没消退,重新做好伪装的吴世勛安安静静回了宿舍,关门进客厅的时候正好碰见出来接水的朴璨烈,朴璨烈好奇他去哪了,吴世勛就说自己去医院看望郑恩琳了。
      
      “她脚受了很严重的伤。”
      
      “啊,想起来了,是不是有练习生往她鞋里放了针?”朴璨烈立马回忆起了这件事,他对
      郑恩琳印象不错,也知道对方跟吴世勛的关系很好,“恩琳 xi现在好点了吗?这种情况的
      话应该很长时间都没办法练习了……”朴璨烈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抬眼一看,吴世勛的表
      情比他还要严肃。
      
      “别担心,恩琳xi实力那么强,她可是公认的练习生王牌,这次就当额外休息了。”朴璨
      烈安慰的拍拍弟弟的肩膀,又仿佛是开玩笑的说了句,“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这样,你不会是
      喜欢人家吧?”
      
      吴世勛茫然了两秒,抬头对上朴璨烈明显带着笑意的目光后,整个人都激灵了。
      
      晚上十一点多,吴世勛一个人坐在窗户边发呆,脑子里忽然回想起去年平安夜他跟郑恩琳一
      起看电影的场景。
      
      ——“这个男主有点笨。”
      
      去年的十二月,他跟郑恩琳一起看了电影,他们在平安夜当天一起看了那部非爱情题材的悬疑片,郑恩琳还面无表情的吐槽男主角笨。
      
      是啊,吴世勛突然笑弯了眼。
      
      是有点笨。
      
      夜已经很深了。
      
      安静的病房内,郑恩琳有些出神的摩挲着被子一角,脑海里浮现的是吴世勛临走前看她的那一眼。
      
      她看清了对方的神色,就连男生并不知晓的藏于眼底最深处的莫名情愫也看的分明。
      
      这样想着,郑恩琳的嘴边又浮现出了笑。
      
      她慢慢低下头,眼睫微垂,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扫出一小圈阴影,隐隐烁烁。
      
      ——“叮!吴世勛目前好感度:六十。”
      
      ……
      
      郑恩琳住院的这段时间,除了姜涩淇,倒也有其他熟悉的练习生来医院看她,郑恩琳其实没有要和更多人建立良好关系的想法,所以她只交姜涩淇这一个朋友,当然,有人主动表示了善意,无论她心里怎么想,基本的礼貌还是会摆出来。
      
      一星期后,郑恩琳出院,王牌就是王牌,哪怕她暂时上不了舞蹈课,其他课程照样一枝独秀。练习生们经常会在私底下讨论郑恩琳,之前刚发生脚受伤这件事的时候,大部分人的心情都很复杂,现在重新见识到了郑恩琳身上的光环,心情好像更复杂了。
      
      暂且不说人家会不会因为这一两个月不碰舞蹈就生疏了,哪怕真的生疏,她在其他方面也很能打,妥妥的出道实力,根本没必要质疑。
      
      这样一想,也就显得前段时间的某些想法完全没必要。
      
      惋惜或者幸灾乐祸什么的,人家根本不在乎吧。
      
      要是郑恩琳能知道这些人现在的想法,一定会微笑着说句yes。
      
      她确实不在乎。
      
      不仅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更不在乎因她退社的那个女练习生。
      
      S.M旗下练习生众多,小团体更是数都数不清,郑恩琳回了公司后,时不时都会有人在她面前贬低那个耍手段的练习生,用词刻薄,表情厌恶又不屑,仿佛对方是什么十恶不赦应该立即被处死的罪人。
      
      郑恩琳沉默的聆听着,觉得这些小女孩真是可爱。
      
      可爱的小女孩,被嫉妒冲昏了头,给了她点醒吴世勛的机会,可爱的小女孩,把偏见恶意当做理所当然,在她面前演着这一幕幕滑稽的个人剧。
      
      郑恩琳垂眸一笑,天生的长睫毛浓密纤长,扫开冷漠又迷人的弧度。
      
      真是傻得可爱。
      
      ……
      
      又是一个月过去。
      
      首尔的冬天冷得呵气成冰,练习生们纷纷穿上厚实的羽绒服,再也顾不上漂亮不漂亮,修身不修身。
      
      结束了又一轮练习后,郑恩琳披上外套去走廊上了个厕所,现在正好是饭点,她没和姜涩淇一起去公司食堂,而是拿出手机点了外卖,蛋花汤加热粥,非常适合冬天的美食。
      
      坐在练习室角落默默等待了半小时,接到外卖小哥打来的电话后,郑恩琳坐电梯到一楼拿外卖。明显带着温度的食品盒被她捧在怀里,热意从心口逐渐向着四肢蔓延,女孩微微勾起嘴角,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
      
      “我们就这么走了啊?”
      “不然呢?”
      “要不还是给他带点吃的吧?我看他好像是胃不舒服。”
      “反正我不想管,你要带自己给他带。”
      “行吧行吧,不管他了,我们去食堂。”
      
      两个男练习生勾肩搭背的从另一头走过来,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的郑恩琳面无表情走到电梯前,思考了一会儿后还是转身走向了最里面的那间练习室。
      
      现在这个点,大家基本都去食堂吃饭了,空旷又安静的练习室内挂着透亮的全身镜,郑恩琳能从镜中看见自己,也能从镜子里看见那个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的人。
      
      “那是中本攸太,刚来公司没多久的练习生。”虽然不知道自家宿主为什么要过来,系统还是尽职尽责的提供了信息。
      
      “怪不得……”郑恩琳的眼底带着了然。
      
      她对中本攸太这个名字有印象,日本练习生,还是S.M旗下第一位日本练习生,对方刚进公司的时候郑恩琳就有听到一些议论。
      
      韩国本来就是个非常排外的国家,更别说练习生之间还存在着心照不宣的竞争关系,受到排斥孤立也很正常。
      
      这么想着,郑恩琳慢吞吞走到了男生身边,把怀里仍带余热的食品盒放在了对方脚边。
      
      中本攸太皱着眉头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穿着羽绒外套,面容精致的女孩慢慢直起身,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雪白的肌肤,黑亮的瞳孔,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
      
      郑恩琳一句话都没说,转身离开了练习室,中本攸太愣愣的看着女孩的背影,又把目光移到了脚边的外卖盒上。
      
      他迟疑着伸出手,鼻尖隐约能够闻见香香的肉粥味。
      
      一种温暖的,从心口一路暖和到胃里的味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嘤嘤嘤呜呜呜为什么评论那么少啊,拜托大家多多评论多和我互动吧,每章都只有个位数的评论我真的枯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