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林清羽起身就走。病人自己都失去了求生欲,他还操什么心。陆晚丞早点咽气,他还能早点回到林府。

      林清羽去了书房。他来到南安侯府,只带了两箱东西。一箱是衣物,另一箱则是医书。按照侯府的规矩,他能带两个陪嫁丫鬟进门。可他不习惯被女子贴身伺候,在林府时是一个和他一同长大的小厮跟着他求学读书。

      嫁给人当男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不想让自己的小厮顶着“陪嫁”的名头进侯府。所以他孤身一人来到林府,日后能陪伴他的,大概只有那箱医书了。

      医书中不乏一些他还没看过的古籍,也不知古籍里有没有和陆晚丞类似的情况记录在案。林清羽埋首其中,心绪总算平静了下来。

      求学时,他的同窗都认为医书枯燥乏味,纷繁复杂,看三页就能让人昏昏欲睡。但在林清羽看来,同窗心心念念的话本有趣程度不及医书十之一二。他和他父亲一样,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同窗死记硬背一日才能背下来的东西,他只需看一遍便能倒背如流。

      父亲也曾动过让他考科举的念头,可他只想做一个医官。他喜欢病人在自己的手下一点点好起来的感觉。他想进入集天下之名医的太医院,想和他们一道钻研医术,找到各类疑难杂症的救治之方,兼济百姓。

      他原本可以的。就差那么一点点。

      “少君。”

      这声音不像是婢女。林清羽抬头:果然,是那个总让他改口的嬷嬷,据说姓刘。

      林清羽冷淡的:“怎么。”

      刘嬷嬷眉开眼笑的:“少君,该用饭了。”

      林清羽一点胃口都没有,但因为南安侯府的狗东西伤了自己的身体太不值得。“把饭菜端过来,我在书房用。”

      刘嬷嬷连连摆手:“这可使不得啊少君。”

      林清羽眉头皱起:“有何使不得。难道侯府内宅规矩还有一条‘不得在书房用膳’?”

      “那倒不是。就是夫人吩咐过,咱们大少爷是靠着冲喜才捡回了一条命,少君是大少爷的福星,你们二人要常在一处,大少爷的病才能好得更快。”

      对这种言论,反驳只会显得自己愚蠢。若冲喜真能治病,大瑜还要大夫干嘛,朝廷还费尽心血培养医官干嘛,生病了就成亲,万事大吉。

      林清羽打量着刘嬷嬷,问:“嬷嬷今年贵庚?”

      刘嬷嬷不知林清羽此问用意,仍是笑道:“老婆子五十有二了。”

      “五十二的人看着和四十二差不多。我都未必能活到五十二,嬷嬷好福气啊,想必由你伺候大少爷,他能好得更快。”

      刘嬷嬷笑容僵住:“少君说笑了。”

      林清羽脸冷了下来:“我看上去像在说笑吗?下去。”

      刘嬷嬷脸色极不好看。她是侯夫人梁氏的心腹嬷嬷,侯府上下除了主子,哪个不是对她毕恭毕敬。就连几个主子,平日里也颇给她面子。林清羽算什么,说好听点是少君,说难听点不过是侯府“买来”给大少爷续命的男妻。这才嫁进来一日,就开始和她摆脸色了?

      见刘嬷嬷待着不走,林清羽冷嗤:“尊卑不分,一个下人敢对少君的命令置若罔闻——这也是侯府的规矩?”

      刘嬷嬷垂下眼目:“奴婢不敢。只是夫人今日亲自命人用人参炖了鸡汤让奴婢送来,少君若不和大少爷一道尝尝,就辜负了夫人的一番好意啊。”

      人参鸡汤?  
      蠢货,虚不受补都不知道,梁氏是嫌她儿子病得还不够重么。

      “亲自命人而已,又不是亲自下厨。”林清羽不再看她,翻了页医书道,“你端给大少爷便是。”

      刘嬷嬷咬了咬牙,阴恻恻地看了林清羽一眼,端着鸡汤走了。

      书房里恢复平静,林清羽反倒有些心不在焉了。

      陆晚丞目前肠胃受损,补药入体,只会让本就虚弱的身子雪上加霜。陆晚丞自小便病着,久病成医,梁氏身为他母亲,难不成连这个都不知道?
      一两次还行,长期这么补下去,陆晚丞的身体定然越来越虚。

      罢了,就当是行善积德。陆晚丞的情况实属罕见,他还想多研究些时日。

      林清羽出了书房,来到膳厅,并未看到陆晚丞的身影。他问一个路过的婢女:“少爷呢?”

      婢女:“少爷说他懒得起,要在床上用膳。”

      卧病在床的病人,多躺躺应该的。
      林清羽又去了卧房。人还未进屋,便道:“你母亲送来的人参鸡汤,你别……”

      坐在床上,正就着小菜喝着白粥的陆晚丞:“嗯?”

      陆晚丞床前摆了一面方桌,桌上放着的大多是清淡之物,除了那一大锅飘着参片的黄油鸡汤。看架在锅边的干净汤勺,陆晚丞竟是一口鸡汤都未喝。

      陆晚丞细嚼慢咽,把嘴里的东西悉数吞下才道:“林大夫啊,稀客稀客。你吃了吗?”

      林清羽问:“这人参鸡汤,可是你母亲‘亲自命人’炖的,你怎么不喝?”

      陆晚丞用帕子擦了擦嘴,漫不经心道:“她送来的东西,我是不会吃的。”

      林清羽奇道:“为何。”

      “说了让我多活半年,少一时一刻都不是半年。她们要是想早点送我走,那我可得闹了。”

      林清羽越发觉得奇怪:“她们又为何会想早点送你走?”

      陆晚丞眼帘一眨:“你猜猜?”

      林清羽一阵无语:“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风趣?”

      陆晚丞蓦地笑出声来。他不慎笑过了头,呛到了自己,连连闷咳,咳得一张俊颜泛起了浅红。

      林清羽完全不知道陆晚丞在笑什么。但不难看出,陆晚丞和梁氏的关系,似乎不像表面上那般母慈子孝。

      看到一旁伺候的婢女忙着替陆晚丞拍背顺气,林清羽手伸出去一半又收了回来:“有什么可笑的。”

      陆晚丞止住咳,气息里都是笑意:“我这个人呢,风趣只有一点点,还是很有情趣的。”

      林清羽不屑:“你这破身体,有天大的情趣怕也使不出来。”

      “你是对的。”陆晚丞叹气,“这具身体真的要膈应死我了,要是换成我自己的……”

      “你这是何意。”

      陆晚丞笑了笑,答非所问:“来都来了,林大夫坐下来吃个饭吧。这鸡汤我不能喝,你还是可以的。”

      林清羽道:“你让我坐哪?”

      陆晚丞左右看了看:“要不,你也坐床上来?”

      林清羽毫不领情:“免了,你自己吃罢,告辞。”

      “等等。”陆晚丞叫住他,“我有样东西想送给你。我刚刚看了客人送的贺礼礼单,发现有一件贺礼很适合你。”

      林清羽看也不看:“不要。”

      陆晚丞“啧”了一声:“你好歹先看一眼,看一眼又不累——花露。”

      花露是除凤芹之外另一个在房内伺候的婢女,生得颇为灵动可爱。她呈上一物,笑道:“要不是大少爷告诉我,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呢。”  

      林清羽纡尊降贵地瞥一眼,不由地一怔。

      花露拿给他的,是一个类似布袋的东西,用的是皮质的料子,可以轻松卷起来,摊开只有薄薄的一层,放不了什么东西。

      寻常人可能看不出,但医者看一眼便知道,这是一个针灸袋。里面的夹层是用来插针的。

      林清羽不由自主地探出手,轻抚着那手感上佳的皮袋,长睫微颤,眼眸深深暗暗。

      陆晚丞笑吟吟道:“喜欢吗?”

      南安侯府大喜,送来贺礼的大多是京中高门权贵。林清羽拿起桌上的礼单大致看了看,其中大多是金银玉器,古董字画,一个小小的针灸袋放在里面太不够看了。

      可陆晚丞偏偏就要把这个送给他。

      林清羽看着袋子外用金丝线秀的“陆林大喜,永结同心”八字,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多谢小侯爷好意,可你送我这个有什么意义。”

      陆晚丞拳抵着唇咳道:“怎么没有,你日后用得上。”

      “哦?给你一人用么。”

      陆晚丞笑容渐褪,沉默半晌,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到一半,竟是不正经起来,“你不要就不要,不要生气嘛。虽然林大夫生起气来也非常养眼,但气多了对身体不好。正所谓‘为了小事发脾气,回想起来又何必。你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①”

      林清羽冷静道:“我没有生气。”

      陆晚丞朝花露招招手,花露俯身把耳朵凑过去:“怎么啦少爷?”

      陆晚丞道:“有人在生气,但我不告诉你是谁。”

      林清羽:“……”

      “嘘。”陆晚丞在唇前竖起食指,看向窗外,“我那个母亲来了。”

      林清羽冷笑:“你嘘什么嘘,话最多的就是你。至于你母亲,大概是来兴师问罪的。”

      陆晚丞摸着下巴道:“让我猜猜,是不是她让你黏着我,但你懒得理她?”

      诧异之下,林清羽都忘了生气:“你怎么知道?”

      陆晚丞笑得意味深长:“我知道的事可多了去了。”

      林清羽稍作思考,忽而一笑。他撩起袖摆,端起陆晚丞喝到一半的清粥:“小侯爷,我喂你喝粥。”

      陆晚丞:“……呃。”

      外头,梁氏在刘嬷嬷的搀扶下进了院子。凤芹迎了上去,道:“见过夫人。”

      梁氏问她:“少爷呢?”

      “回夫人的话,少爷在卧房用膳。”

      “少君可有同他一起?”

      凤芹摇摇头:“少君独自一人在书房。”

      刘嬷嬷低声道:“夫人,您也听见了,奴婢同您说的话全是从少君那原原本本听来的。”

      梁氏扶了扶鬓边的步摇,淡道:“我自是信你。走罢,进去瞧瞧。”

      刘嬷嬷走得飞快,在前面为主子开着路:“大少爷昨夜才醒,正是需要人伺候的时候。虽说房里有丫鬟,可少君毕竟是少君,夫君卧病在床,做妻子的哪有不侍疾的道理?这还只是头一日,少君便如此怠慢,这哪对得起咱们陆家的三媒六聘……”

      人人都道南安侯夫人是个脾气温厚的,此刻也不免沉下脸来,加快了步伐。

      两人几乎是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内室。大婚的布置还未来得及拆下,陆晚丞半躺在喜床上,林清羽坐于他身侧,一手端着粥碗,一手将粥勺递到陆晚丞嘴边,道:“小侯爷。”

      陆晚丞调笑道:“有点烫,你吹一下。”

      林清羽眯起眼睛,目光像是要在陆晚丞的笑脸上戳个洞。

      无论如何,夫夫俩一个俊美华贵,一个明艳端庄,旁人看到这副画面,只觉其乐融融,岁月静好。

      梁氏和刘嬷嬷双双愣住,直到陆晚丞朝她们看来:“母亲怎么来了?”

      梁氏皱起眉,又很快松开,柔声道:“母亲来看看你胃口如何。”说着,若有似无地扫了刘嬷嬷一眼。

      刘嬷嬷气急败坏,压低声音质问:“你不是说少君在书房么!”

      凤芹茫然道:“方、方才少君确实是在书房啊。”

      林清羽放下粥碗,起身道:“夫人不久前才遣刘嬷嬷来过一次,此刻怎么又亲自来了。是想亲自确认小侯爷有没有好好吃饭么。”

      陆晚丞笑道:“外头这么冷,母亲还来看我吃饭,有被感动到。”

      梁氏勉强笑道:“当母亲的,哪有不疼孩子的。晚丞,母亲给你送的鸡汤你喝了吗?”

      “我想喝来着,”陆晚丞看向林清羽,“他不让我喝。”

      林清羽不慌不忙道:“书上曾言:祛邪务尽,方能进补。小侯爷现下/体虚,太猛的补剂只会对他的身体造成负担。此乃常识,夫人不会不知道吧?”

      梁氏脸色越发难看,张了张嘴:“我……”

      “母亲自是知道的。定是下人疏忽,忘记提醒了。”陆晚丞言笑晏晏,“你说是不是,刘嬷嬷?”

      刘嬷嬷悄悄看向梁氏,见其不与自己对视,心里明白了大半,硬着头皮跪下:“是是是,是奴婢的错,奴婢该罚。”

      不等梁氏说话,陆晚丞便道:“清羽,你想怎么罚?”

      “事关小侯爷的尊体,不得不小惩大诫,以儆效尤。”林清羽道,“按照侯府的规矩,应当罚月例三月,做苦差一月。”

      陆晚丞点头:“我觉得可以。但我觉得没用,要母亲觉得。”

      梁氏勉强笑道:“就按清羽说的办。”

      之后梁氏显然心不在焉,略略坐坐就带着刘嬷嬷走了。待房内只剩下两人,陆晚丞问:“刘嬷嬷怎么招惹到你了?”

      林清羽道:“她两次让我改口。”

      “改什么口?让你叫我夫君?”

      林清羽冷着一张如玉的容颜:“……嗯。”

      陆晚丞失笑:“好记仇啊林大夫。”

      林清羽一计眼刀过去:“很好笑?”

      陆晚丞忍着笑:“那我不笑了。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侯府的规矩的?”

      林清羽淡道:“刘嬷嬷非要告诉我,我已经尽力不去听了。但记性太好,没办法。”

      陆晚丞低笑道:“可恶,被你装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咸鱼攻:老婆Bking的时候也是美的。
    ①出自劝人格言《莫生气》
    评论抽红包~
    感谢在2021-07-20 12:00:00~2021-07-21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 3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021许愿暴富 2个;奶盖卷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椒竹、我不知道要写什么、璇玑LL、国家级退堂鼓表演大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aphrine 52瓶;夏也、细雨清清 40瓶;46845343、40272119、与北极星相遇 20瓶;殇曦 11瓶;45455205 10瓶;Aizenblue 9瓶;Mila 8瓶;? 6瓶;X.Y、Autrrra 5瓶;bookwalker上的冤大頭、我不知道要写什么、zoeqin 3瓶;川、无意之间、绽欢颜 2瓶;teng、,、你呀、薄衣寒凉、藏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