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晏龙 ...

  •   如果西装男与女教师有千里眼这种超能力,能穿过半个城市准确定位到商都一处秘密基地,就不会怀疑陆笛说的话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躺在医疗床上,周围是戴着奇怪的厚重防护头盔的医护人员。
      旁边是一排仪器显示屏,各式各样的导联线连在男人的身体上。
      
      “脑电波正在恢复。”
      “血压、心跳、血氧饱和度、体温……所有生命体征正常。”
      “晏龙已脱离。”
      
      医护人员迅速给深度昏迷状态的男人扎了一针,撤掉那些乱七八糟的导联线,然后推着一台外表非常古怪的仪器离开了房间。
      男人慢慢睁开了眼睛,起初还分不清自己在哪里,随后身体条件反射,想要一跃而起。
      
      “你还需要休息。”
      医护人员非常有经验地按住了他的肩膀,用的力道恰到好处,消毒药水的气味也让男人的意识慢慢清醒。
      
      “我在哪里?”
      男人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手指上被导联线夹子留下的痕迹,又望向蒙得只剩下一双眼睛的医护人员。
      
      “地球联邦华夏商都第三基地,你的训练任务结束了。”
      医护人员刚说完,忽然听到墙上的通讯器响了,于是走过去拿起来。
      
      “……可以,没问题!袁队长,你有十分钟的时间。”
      说完他收拾好了东西,开启隔离门。
      
      袁仲夏走了进来。
      他的打扮很奇怪,脑袋上戴着一个跟医护人员相似的大头盔,跟宇航员一样厚重。
      
      套着一件干净的白大褂,穿着鞋套。
      这间屋子像是保护得非常严密的隔离病房,离开的医护人员也是先是进入一个独立的小房间,两边门是不允许同时开启的。又不像感染病房那样慎重,袁仲夏除了那个古怪封闭的头盔外,并不是穿防护服进来的。
      
      房间里没有凳子,袁仲夏一抬脚直接坐在了床边,笑着问:“是头晕,还是还没回神?行了,躺着说话吧。”
      
      男人尴尬地笑笑,指着四面墙壁上的白色海绵状软层说:“这弄得跟精神病院似的,让人怪不自在的。”
      
      “行了,这都是保护措施,你还要在这里住七十二小时呢。”袁仲夏没好气地说,“今天发生的事还记得多少?”
      
      男人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抬手敬礼:“报告袁队,全部。”
      
      “嗯?”
      袁仲夏有些意外,他打量了病床上的男人,带着笑说,“看不出来啊,陈岩你小子素质可以,要知道第三小队……不,整个华夏十八支特别行动队所有申请了训练的人里面,在晏龙脱离后,有一半人是吐得死去活来,还有人根本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想第二次接受训练至少要到一年之后,你现在没事人一样嘛。”
      
      陈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声说:“比不上袁队,我听说袁队才是成绩最出色的一个。”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什么禁忌的开关,袁仲夏一下沉默了。
      陈岩隔着头盔都能看出袁仲夏眼中的复杂情绪。
      
      “队长?”
      “……哦,没事。”
      袁仲夏回过神,看着自己忐忑不安的下属,有些想抽烟。
      但是病房里不能抽烟。
      
      陈岩犹豫了一下,迟疑着说:“袁队,我经历的一切是真的吗?”
      因为那种感觉像是做一个非常清醒的梦。
      
      陈岩记得自己从训练场返回途中忽然大喊停车,从地铁里惊慌奔逃出的人群潮水一般涌了过来;他记得自己带着几个训练辅助人员飞快地冲进地铁,打开了消防栓与自动贩售机,迅速定下战术拖拽杂物充当临时掩体;他也记得拔.出配枪对准那个怪物扣动扳机的感觉,记得那只恐龙狰狞的血盆大口以及扑面而来的腥臭气。
      
      “地铁站里怎么会有恐龙?”
      陈岩难以置信地问,还是在一座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
      
      袁仲夏重重地哼了一声,冷声说:“尸体血液里检测出了还没来得及完全代谢掉的麻醉成分,后肢还留有金属镣铐的痕迹,这里面的问题大了去了。”
      
      “咱们现代科技已经能复活恐龙了吗?”陈岩愣愣地问。
      袁仲夏没说话,陈岩虽然是他小队的成员,但是后续没去追查恐龙的来源踪迹,不能算在任务知情者范围内了。现在已经整体移交给更上一级的部门来处理,所以他不能多说,这是纪律。
      
      根据现有掌握的证据信息,恐龙是从一条还没有开通的地铁隧道过来的,距离出事的站台很近,就在那座站台的下方。隧道内部是连通的,有封锁的门可以出入,现在那道门被打开了,地面留有恐龙的足迹。
      
      新地铁线基本已经建设完成,不过前几天出了个小事故,被紧急叫停等待重新验收,未完工的站台上都是灰尘,还有堆着的集装箱,里面本来应该装着施工材料。
      
      其中一个箱子被恐龙的利爪破坏,箱子里空荡荡的,并没有锁链,只散发着腥臭气。
      ——显然恐龙是被麻醉后,通过特殊手段运到这里来的。
      
      不是有人在新地铁线的施工方那边做了手脚,就是施工方内.部人员有问题。
      这都不是重点,关键是,把恐龙送到这里来的人有什么目的。
      
      袁仲夏不懂生化研究,不懂克隆基因,但他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出搞出一只活生生的恐龙需要花多少钱。
      
      费这么多钱,总不可能是为了把恐龙放出来闹点乱子逗乐。
      恐龙又不是病毒,就算有人想从实验室里偷出去也没那么容易。这背后要是没阴谋,袁仲夏心底嘿然一笑,他愿意把狙.击.枪啃了。
      
      不过现在“案子”已经交出去了,袁仲夏又不能去打听,干脆不再想这事。
      “陈岩,你是直面恐龙的人之一,当时又在特殊训练状态下,现在上面需要一份报告,口述就行。”
      
      袁仲夏说完掏出了一根钢笔模样的东西,打开之后,一道虚拟光屏从“笔身”投射出来,正映着陈岩的脸。
      
      “……第三执行队组员陈岩,编号037,十一月十日报告。”
      陈岩很熟悉报告流程,他呼了口气,然后口齿清晰地讲述起来。
      只是说着说着语速就放慢了,陷入沉思。
      
      那种全程流畅、直接被带飞的行动,实在太舒服了。
      陈岩最佩服的是晏龙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连自动贩卖机里的矿泉水饮料瓶都派上了用场,这种处理接收“战场”信息的速度太优秀了,难怪每个参加过训练的人,都眼巴巴地期待着第二次。
      
      特别是自己不擅长的科目上,这就是比手把手教学更进一步的、由脑波控制的实操演示。
      
      如果不是人在隔离室,陈岩恨不得立刻上靶场打个几十发子弹,回味扣动扳机的时候,那种无所不能的自信……要知道面对的可是一只体长五六米的食肉恐龙!恐龙倒下的时候距离已经拉近到只剩一米了!
      
      “袁队?队长?”
      “……”
      袁仲夏猛然回神,这才发现陈岩已经做完了报告,录影笔都关了。
      
      “咳,你好好休息。”袁仲夏站起来要走。
      陈岩连忙把人喊住,忐忑不安地问:“那个,袁队,我有件事想问……”
      
      “什么?”
      “我以前听说‘晏龙’是我们国家华夏最先进的生物科技打造的AI,是真正的人工智能,但是我感觉他好像……”陈岩不好意思地挠头,“他好像是个真正的人啊!人工智能我也接触过,它们不是傻乎乎的辅助系统,就是毫无感情的电脑化身,可是晏龙……有点像袁队你给我感觉,是只要存在就让人觉得可靠安心的老班长,又像值得信赖的战友。”
      
      袁仲夏沉默。
      然后他走回床边,重新坐下。
      
      “陈岩,你今天的训练成绩很好,我想你很快会被纳入固定训练的名单,所以有些事你也有权限知道了。”
      陈岩被自己上级的肃穆态度惊得挺直腰板,屏息等待。
      
      “晏龙不是AI,他也没有超级计算机的运算能力,他更像一个普通人……”
      看着陈岩满脸不信的表情,袁仲夏笑了。
      
      “晏龙曾经是失败品,是始终没法被激活的失败品,名字叫做‘仿生物神经元一号完成体’,听说还有更准确的学名但是我不知道。大概在五年前,国家准备拿它去西伯利亚研究所换一门能用得上的航天技术图纸。”
      
      有第三方想要趁机窃取两国技术,不止在研究所有内应,还召集了超过一百人的雇佣兵。
      
      “……混乱之中,负责护送‘仿生物神经元一号完成体’的小队成功逃出了研究所,在茫茫雪原上与雇佣兵激烈交火,历经十七个小时,终于等到了援兵,但是整支小队十二人几乎都牺牲了,只活下来一个人。”
      袁仲夏看着陈岩说,“那就是我。”
      
      陈岩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
      袁仲夏喉咙有些发痒,他下意识地想摸烟,又忍住了,只是望着雪白的墙壁,仿佛回到了那一天。
      
      “……我腹部中了一弹在流血,还好不致命,我穿了全套的雪地作战服,气温是零下二十八度,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一手抱着枪,一手抱着密封的箱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感觉老队长、我的队友就在身边,帮我寻找掩体,击退敌人,还把我带到了一个安全又隐蔽的冰洞里,最终靠身上的定位等到了救援。”
      
      “晏龙?”陈岩低低地说。
      
      “是啊,把我带出了必死的绝境。后来夏教授说这是奇迹,那是一个真正的智慧生命。一个完美的仿生物神经元的激活,来自我牺牲的战友们强烈的脑电波。他们想完成任务,想让还活着的我回到祖国……他们存在,然后消逝。”
      消失在西伯利亚雪原呼啸的狂风中。
      
      而人类意志力与智慧的结晶——
      “代号晏龙,有自己的思维,能进行自主思考,有一整支特种作战小队的技巧经验,他是我们的教官、战友,最强的单兵作战人员,除了没有真正的身体,他跟人类没有区别。”
      
      所以在华夏研究所与作战系统里的称呼是“他”,而不是“它”。
      
      “现在,晏龙应该也在给你写总结报告。”袁仲夏结束了回忆,他拍拍陈岩的肩膀说,“评价你的实力,指出欠缺,要加强哪方面的学习等等。总之,等着拿成绩单吧小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晏龙,来自山海经,传说是天神帝俊的儿子
    ——就是用神话取代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