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地铁 ...

  •   陆笛在沉睡中感到一股窒息的力量攥住了心脏。
      他被迫张嘴,开始喘息。
      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在地铁车厢里,周围挤满了上班族与旅游背包客。
      
      车厢里的空气略微有些浑浊,空调风在头顶呼呼地吹着,只是头顶的灯管不明原因地忽明忽暗,连同车厢门上方指示抵达站与行车路径的红灯也以不正常的频率快速闪烁着。
      
      注意到这些不寻常之处的人很少。
      车厢里太挤了,加上时间很晚,疲倦的人们刷着手机,听着音乐,跟随车厢一起微微摇晃。
      
      陆笛额头冒汗惊醒的反应,也只是让身边的人诧异地望了他一眼。
      ——这个人做了噩梦?
      他们漫不经心地想着:没准还坐过了站吧。
      
      陆笛的反应也很符合他们的猜测,他抓起放在腿上的黑色双肩包,往背后一扔,以一种非常灵活的姿态往车门处挤去。
      
      车厢很拥挤,但不是一点空隙都没有,沉迷手机的乘客只感到身体歪了歪,连头都没抬——这股力道的方向很明确,恰到好处也不粗横,还特别快,此时出现在大家脑内的认知即是有人想要下车,太常见了,所以懒得继续思考。
      只有原本坐在陆笛位置右侧的大爷惊讶得瞪大眼睛,他还没见过灵活得跟条鱼似的人。
      
      陆笛挤到车门前,屏息凝神。
      窗外是黑洞洞的隧道。
      
      “……喀……呼……”
      非常模糊的杂音,混在地铁运行的噪音里,正常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但在陆笛眼中,就像是一幅颜色规律的抽象画,忽然闯入了一根粗黑的线条,起初还只是在画面边缘形成锯齿状的印记,现在随着地铁的行进,这团阴影已经变得狰狞而庞大。
      
      陆笛的额头汗珠更多了。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趟无人驾驶地铁,前方即将抵达某一站台,地铁的速度开始减慢了,准备下车的乘客开始往门口拥。
      从陆笛惊醒一跃而起,到列车减速准备进站,总共也只过去了一分钟时间。
      
      “呼……吼……”
      车窗外的模糊叫声变得清晰了,像是有什么野兽探头往铁皮桶里吼叫一般,可是地铁窗户的封闭性太强,仍然有人没有注意到这个杂音。
      
      地铁的车速越来越慢,驶入了站台的灯光区域,率先闯入视野的是一块化妆品广告牌。
      紧接着,一道触目惊心的鲜红洒上了广告牌上,女明星白皙的面孔变得血迹斑斑。
      
      一个站在陆笛旁边的女白领惊恐地睁大眼睛,脸上还残留着疑惑的表情,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快尖叫声就响起了。
      
      分不清谁在叫,只要看到了车厢外景象的人都在惊叫。
      还有人震惊到没法发出声音。
      
      站台几乎是空的,地上满是杂物,有公文包、行李箱、帽子甚至是鞋,可以看出之前人们在逃跑时是多么恐慌。
      几个特别倒霉的人挣扎着在爬动,他们有的摔伤了、有的被踩踏无力站起,还有一些直接被吓得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根本站不起来。
      
      他们面对的怪物,是一只两米多高,身长五六米,披鳞带甲的庞然大物。
      粗壮发达的后肢,略微短小的前肢,长长的尾巴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它在低头撕咬尸体。
      没人想知道这个不幸的人在死前遭遇了什么样的恐惧与绝望。
      
      地铁进站之后,怪物嗅了嗅,转过头望向这边。
      随着机械的报站音,车门缓缓开启。
      
      “不!”
      车厢里的人反应过来,拼命往后缩。
      到站停车开门关门完全是固定程序,现在这门堵也堵不住。
      
      “假的吧!地铁站里有恐龙?”
      说话的人是个大嗓门,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劝说别人,“肯定是假的,立体投影!网上不是有栋高楼的屏幕搞了个狮子扑出牢笼的影像吗?还有外星人的飞船,看起来跟从屏幕里冲出来的一样!”
      
      可是那只齿爪染血,甩动着尾巴,注视着他们的恐龙——太逼真了。
      属于冷血蜥蜴的瞳孔,还有口中喷出的腥臭热气。
      站台上战栗爬动的人眼底的绝望,还有不敢出声求救的惶恐。
      
      如果是投影,范围也太大了。
      如果不是投影,现代都市里怎么可能冒出一只货真价实的恐龙,这又不是拍电影。
      
      太荒谬了!
      荒谬到大家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只本能地向后拥挤,远离车门。
      
      很快平静就打破了。
      他们在地铁最后一节车厢,恐龙距离他们也最近,不管真假都被吓得不敢踏出去。
      前面车厢的人可不这么想,有害怕的,也有笃定这是一个恶搞投影跑出来看热闹的,还有戴着耳机毫无所觉的人到站下车。
      
      “好逼真啊!”
      “……是不是什么电影宣传?”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举起手机,咔嚓咔嚓地照个不停,还有人拍起了视频。
      
      恐龙听到声音,敏锐地跳转身体,后趾上的利爪挠在站台的地砖上,发出让人牙酸的噪音。
      这时下车的人也感到不妙,越接近他们的表情就越僵硬,血腥气扑面而来,地上乱七八糟丢下的东西也是真的,如果是恶搞真人秀成本未免太大,也太夸张了。
      
      “啪。”
      一个高中生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这仿佛是信号,接二连三响起摔落东西的声音,恐惧占据了大脑。
      
      “救命啊!”
      喊声响彻了站台,下车的人惊慌地四散奔跑。
      大部分人冲向了楼梯,还有人冲回车厢。
      
      没人想到面对自然界的凶残捕食者转身就跑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食肉生物会本能地追逐猎物。
      恐龙跟着那群吓破胆子的人跑了几步,这时地铁车厢门口的指示灯开始闪烁,并发出急促的“嘟嘟”声响,停站时间即将结束,车门马上要关闭了。
      
      恐龙像是被惊动,突然一晃脑袋,猛地转身扑向了车厢。
      
      “啊——”
      绝望的喊叫声此起彼伏。
      明明是很远的距离,少说有十几米,怎么这只怪物一个踏步就近在咫尺了?
      
      对陆笛所在车厢的人来说,他们的心脏都快要停止,因为怪物是冲着这里来的。
      明明有那么多节车厢?为什么?
      人们想要咒骂,恐惧让出口的声音都变成惊叫。
      
      “砰!”
      恐龙奔跑时甩动的尾巴砸上了某节车厢,车窗玻璃出现了裂纹,惊叫声更响。
      
      血肉之躯硬怼钢铁的结果,意外减缓了恐龙的速度,对这只怪物来说,这一下也有点痛。
      
      平常赶时间的时候嫌车门关得太快,现在所有人都瞪着车门,不明白为什么关个门会这样磨磨蹭蹭,都嘟嘟响了半天,车门还纹丝不动。
      十秒钟的时间,俨然成了死神的召唤。
      
      带着斑斑血迹与碎肉的利爪已经探入了这节车厢,车门却刚刚开始合拢,慢得像蜗牛。
      陆笛的心脏狂跳,从刚才起他就直直地看着这只怪物。
      它很快就要冲进车厢了。
      
      挤满人的车厢,就像一个罐头,里面的人跑不了,只是一块块肉。
      被裹在其中,就算再有本事也很难发挥出来,可能还会被推搡、踩踏。
      
      陆笛闭了闭眼,然后抄起放在脚边的一个行李箱,砸向那只探入的利爪。
      
      “我的箱子!”
      有人惊叫了一声,然后很快意识到陆笛在救人,在救大家。
      瞬间有七八只手伸向放在车门附近的行李箱,齐齐发力往外丢。
      
      “吼——”
      带着腥臭气息的叫声震彻耳膜。
      
      被陆笛砸得身体一歪的恐龙愤怒地扒拉住了正在关闭的车门,漆面很快出现了深深的爪痕。
      迎接它的是一波箱子攻击。
      
      让众人惊恐的是恐龙被砸得松了爪子,可是车门也出现了损坏,好像没法关闭,红灯闪个不停。
      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可能是前面那节车厢玻璃碎了,这边车门又受到重击,没有办法关闭,程序认为列车故障,竟然没有按时启动。
      
      现在别的车厢门都已关闭,只留下陆笛所在的这一节车厢,车门卡顿,还留有可供一人进出的空隙。
      眼看那只被砸到旁边的怪物,发出愤怒的吼叫,再次扑了上来。
      
      陆笛耳边充斥着惊叫,很多人失去理智疯狂向别的车厢奔逃,却也有人冲上来跟他一起抡背包砸再度探爪进来的恐龙。
      他们不是勇敢,只是像陆笛一样知道,如果让这只怪物冲上来,会死更多的人。
      ——生死关头,有人脑子一片空白,也有人来不及害怕想到就去做了。
      
      这只恐龙体重可能有一吨,车厢发出可怕的嘎吱声,两层车门正被利爪强行扒开。
      一只会扒门的怪物,让人不寒而栗。
      恐龙,有这么聪明吗?
      
      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陆笛转过头,急促地喊:“消防斧!快!”
      
      旁边的人顿时醒悟,有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率先冲到车厢另一头,敲碎玻璃,拽出消防斧跑回来,一言不发地往恐龙爪子上砍去。
      他的力气很大,动作也很准。
      随着一声愤怒的咆哮,怪物被迫缩回了爪子。
      
      “砰——砰——”
      
      连着两声子弹飞出膛的声响,陆笛看见地铁向上的楼梯口已经拉起了一条防线,黑黝黝的防爆盾牌立着,似乎还有比较大的障碍物挡在那里,最前面的是几个手持消防管的警察。
      
      危急之下没有足够的火力,索性拖着消防软管来了。
      高压水流对准恐龙的后肢喷去。
      
      陆笛听见他们还在用喇叭大声喊:
      “车厢里的人不要慌,站台上的人绕向两边,进无障碍电梯,快进电梯!”
      
      恐龙前肢后肢都受创,又中了两颗子弹,痛怒交加,放弃车厢扑向楼梯口,结果上面又扔下了很多矿泉水饮料等瓶子,一看就是从车站自动售卖机抱出来的。
      
      恐龙跑动的时候可以闪避障碍物,但前提是它敏锐的感官已经捕捉到,这些不停滚动的装满了水的圆瓶子,踩到一个就会打滑,又被砸得不轻,怪物更加愤怒了。
      
      这时车门缓缓关闭了,尽管有点歪斜,看起来让人心惊胆战。
      紧接着地铁慢慢启动,驶出了噩梦一样的站台。
      
      陆笛站在车门前,隔着玻璃看着恐龙被水流喷得无法站稳,又痛又怒,同时还有那个站在掩体后,冷静地一发又一发扣动扳机的男人。
      
      他没穿警服,面容隐在黑暗里。
      子弹像是一条条飞旋的黑色螺旋线,稳定地前进,稳定地扎入恐龙的头颅。
      喷溅的血花与硝烟共同构成了瑰丽霞彩,一团团地充斥了陆笛的视野,恰好是个完美对称的图案。
      
      这只凶猛的捕猎者终究不是电影里子弹不入的怪物。
      
      稳定准确的六颗子弹将恐龙脑袋上的两个新月形冠状突起轰破了一个血窟窿,它失去了所有灵敏,晕晕乎乎地原地打转,然后第七颗子弹准确地钻入了恐龙的右眼眶。
      
      “轰!”
      恐龙倒下了,震得站台好像都抖了一下。
      
      因为是最后一节车厢,陆笛等人幸运地看到了怪物倒下的景象,然后视野被车站的广告牌取代,地铁重新进入了隧道。
      车厢里一片欢呼声。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鞠躬
    2021年也感谢支持
    ————
    采访一下主角,开局一只恐龙有什么感想
    陆笛:我能说脏话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