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单挑好累 ...

  • 作者有话要说:  黑楠,绝对是看了超级女声后想出来的.
  •   壹身着褐色风衣,看着玖跑过来,毕恭毕敬地对自己说声学长好。
      “我还以为是男生呢,原来是你。”壹笑着用纸巾擦干身边的座位,“过来坐吧。刚才看你精神有些恍惚,有什么心事不妨跟我说说。”
      玖坐到座位上,与壹合并一把伞。
      “镜,她变了许多,她已经不是我8年前认识的镜了。”
      “人都是会变的。”
      玖低着头:“可是,她变得让我无法接受。以前她很帅很男子气也很厉害,而现在她虽然更厉害了,却变得很水性杨花变得很……,我无法接受自己曾经的好朋友现在变成这样的人。真的……”
      “你无法阻止她的改变,就跟你无法明白别人心里所想一样,她的改变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如果你无法忍受就试着离开她,如果不能离开就试着接受她吧。”
      “接受?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
      “试过了就会知道。”
      “……恩。”玖抬起头,“壹学长在我眼中就像大哥哥一样,什么都比我懂,也很关心照顾人。”
      壹扑哧一笑:“那好啊,你当我妹妹好了。”
      “如果行的话我肯定愿意。对了,壹学长为什么在这里?”
      “我喜欢在这里静静地呆着,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一个人吗?”
      “当然。”
      “……学长好象很孤独,虽然有零一个朋友,但他却无法了解你内心的真正所想。”
      “你……怎么知道?”壹的面孔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只凭感觉。”
      壹的面色蒙上了重重的暗色调:“我活了18年,没有人能真正明白我心里所想,因为我总是将自己孤立,用最冷漠的心去隔绝别人。”
      玖的好奇感又滋生了:“为什么?”
      “因为父亲。从我出生的那天起,他就寄予了我无限的期望,期望我能像他一样,成为鬼狩师最高能力者。”壹的表情渐渐变得复杂起来。
      “你的父亲……”
      壹缓缓地点了点头:“可是我却从未为他骄傲过,甚至还有点恨他。因为他剥夺了我6岁前所有的自由,即使是上学期间,他也一直派人跟踪我,只为对我在学校的表现了如指掌,正因为如此我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中,连对同学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玖听着,面色暗沉。
      “我有很强的自闭症。”壹面带微笑地抚摸着玖渐干的头发,“而这点全拜父亲所赐。我一直觉得自己完全是为父亲而活的,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辜负父亲的期望。”
      “学长的心感到痛苦吗?”
      “很痛,很苦,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后来我主动跟父亲断绝了所有关系,独自离开华中来到了这里,如果不这样做,我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了疯子。”
      “你父亲的爱是畸形的,他从来都不顾及你的感受。”
      “的确,他的眼中只有地位权力,甚至要将他的儿子也变成自己欲望的牺牲品。”
      沉默了良久。
      壹的嘴角微微一扬:
      我发现自己真的跟你很投缘,从一开始认识就感觉到了这点。”
      “本来就是有缘分啊,壹学长自己不是在生日那天说过了吗?”
      “对啊。如果你以后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每天晚上7点来这里吧,我肯定在。”
      “恩。”
      “我发现你和零很谈得来。”
      “什么谈得来,是吵得来吧,那人真的讨厌死了,郁闷的是几乎天天都会碰见他。”说完,玖露出了无奈又厌恶的表情。
      “他的心其实很好,只不过比较讨厌女的罢了。”
      “真搞不懂,他把自己处得跟白垩纪的恐龙那样纯真干嘛,碰都碰不得。”
      “他从小母亲就抛弃了他,所以很讨厌女性。”壹面无表情地吐出了这句让玖惊讶半天的话。
      “怎么会?……”
      “不要告诉别人也不要去问零,这件事除了我,你是第二个知道的人。”
      玖僵硬地点了点头。
      原来,零不是天生讨厌女性的人,其实是因为他的母亲……
      唉,这种事自己碰到了,心情也会很痛苦,很伤心的。

      晚上,玖躺在被窝里,想着白天跟壹的对话。
      原来两个人都是内心有伤口的人,相比之下我就幸福多了,有疼爱自己的老爸老妈,有要好的朋友……真要感谢上天的恩德,下次打电话叫老妈多去庙里拜拜,多烧几柱香来表达谢意。
      对了,昨天老妈寄来的生日邮包还没打开呢,不过想想就是些书之类的啦。
      不行,还是打开看看比较好,是书也得看看是哪本。
      想着想着,玖便从床底下拿出大邮包来,一拆开,呆住了。
      竟然是一把剑!
      邮包里还放着一封信,玖赶紧将信打开,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玖:
      你执意要干这么危险的差事,我和你爸也没法多说什么。但是,你身上没有防身的武器还是让我们很担心,这把天刹剑是你爸朋友的父亲所造,由于材质稀有,所以异常珍贵,你要好好收着,以便拿来对敌防身。另外,要告诉你,除了这把天刹剑,万不可再动别的武器,特别是不该碰的武器,千万别再去动。女儿,要谨记我的话。祝
      生日快乐。
      你妈
      不该碰的武器?难道指那个?现在这么一提,我到是想起来了,父母找的日月乾坤圈,还有我把它藏起来的事……那么危险的武器,我当时怎么就不告诉父母是我拿的呢?都怪那武器控制了我的意志!现在打个电话告诉老爸老妈日月乾坤圈的真实情况!不管骂不骂我都要打!
      玖找出手机,正欲拨号,却听见外面不寻常的声音。
      “谁!”
      窗户莫名其妙地被打开,夜晚的寒风趁机钻了进来,卷走屋内所有的温暖。
      “冻死了,谁开的窗?”瞳身体微颤着起身,却看见窗外站着一个人。
      是女人。

      “黑楠家族的三号捕手,葵是也。”窗外的葵面色冷若冰霜,一袭红色丝绒道袍和一把桃木剑,摆明了她道士的身份。
      玖握紧天刹剑的剑柄:“终于开始行动了,最近我正在郁闷想找人发泄呢,没想到就立马送来了一个。”说完,玖拔出剑,摆出了攻击预备式。
      瞳赶紧将镜摇醒,镜朦胧醒来,看见敌人,却丝毫没有慌张之意,反到有种莫名的欣喜表情。
      “出招吧,跟你玩玩可以,不过想带走镜,没门。”
      葵说话如面容一样,冷冰冰的:“带不带得走镜,是我实力的问题。不想毁了自己的狗窝,就出来打一场,你输了,就把镜交出来,我输了,自当立即走人。”
      “好啊。”说完,玖随葵跳出窗,飞到不远的技能训练场上。
      瞳想跟过去,却被镜一把叫住:“不要去管,玖输了更好。”
      瞳惊愕,摇摇头想告诉自己听错了,可看见镜若无其事的表情,逾加不解:“你不紧张自己会被抓走吗?这样会让你父亲担心的。”
      “抓走更好,担心更好。”镜冷笑了一下。

      晚上的天气就是冷,这点玖早有体会,于是打算速战速决,免得拖时间,把自己冻坏了。
      “快出招吧,我还赶着回去睡觉。”
      葵一把取出三张符:冰,雷,火。
      “互克?”玖疑惑不解。
      只见葵将三张符抛向空中,转身用桃木剑叠刺中三张符纸。
      “互克相生,互助力敌,急急如律令!”
      桃木剑红光一闪,三张符纸顿时化为灰烬。葵突然飞身向玖猛冲过来,玖避之不及,连忙用剑挡住,葵趁接近玖的绝佳时机,用手指轻点桃木剑上刻着的龙纹,冰、雷、火,三种力量顺势从剑尖爆发出来,直攻只离30公分远的玖。
      玖大惊,可攻速之快根本不及避开,只好慌乱中用剑挡身,冰、雷、火三种力量汇成光球直撞剑身,玖只感觉手都快被撞麻似的,一不小心剑就会从手里掉下去,却不料挡住攻击的那一刹那,天刹剑已被强大攻击力震落在地上。
      眼见葵又要使出此招,玖赶紧设出防御网。葵冷笑了一下,招数竟然当即撞破了网膜,直逼玖而来。玖突然想出应对之策,便立即结印,万幸,招数总算来得及互抵,不然玖就会当场挂掉。
      “你出招还真是狠,不过我是不会在这里挂掉的,因为明天还有论文要写。”玖擦去头上的冷汗,喘息着说。
      葵没等片刻又举起桃木剑,猛地跳起。玖拾起地上的天刹剑,却突然感觉它分外地热。
      怎么回事?
      不管这些了,先对付了这人再说。
      玖飞身,与葵展开剑术之战。
      小时候老爸教了我6年的剑术,现在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葵面对玖精湛的剑术有些招架不住,节节败退,玖趁葵慌乱之际,用手肘撞向葵的右手,葵右手一松颤,桃木剑便从手中掉了下去。玖见葵大势已去,便用剑抵住葵的喉部。
      “你输了,按照约定,立即走人。”
      葵虽然心中很是不甘,但不能背约,只好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终于打完了,可以回去睡觉啦。”玖打声了长长的哈欠,便飞身钻进了宿舍的窗户里。
      镜看见玖若无其事地归来,心里很是不悦,但没有从脸上表露,而是被子一盖,继续呼呼大睡。
      “镜睡了吗?唉,感谢的话也不说一句。”玖失望地钻回被窝里,但没过一会,就睡得跟死猪一般。

      痛苦的根源开始了。
      第二天夜里,窗户又打开了。
      “出来打一场,你输了,就把镜交出来,我输了,自当立即走人。”又是昨天晚上的那个葵。
      玖不敢怠慢,便立即出宿舍,跟她单挑。
      战了将近一小时,葵又失败而归。
      玖也立即回宿舍补充睡眠。
      结果……
      后来几天夜里,葵总是赶来单挑。
      “等一会,再让我睡一会。”玖干脆就不起身,当葵是空气。
      “我要抓走镜了。”葵打算进屋,却被玖拦住:“晕,你是不是单挑挑上瘾了?不是说好立即走人嘛,怎么到了第二天又来了?”
      “我说立即走人,不代表永不来犯,家族的任务我不能不完成,再者,不打败你,我心里也难以平衡,所以莫见怪。”
      玖忿忿地跟葵又出了宿舍:唉,黑眼圈都出来了,什么时候是头啊?
      结果,战了一个半小时,葵又怏怏而回了。
      因为葵的不道德行为,玖酿成了失眠的毛病,结果……

      “哈哈哈哈,珍稀大熊猫出来了!”零指着黑眼圈忒浓的玖,笑得格外灿烂。
      玖忿忿得瞪了零一眼:“还不是为了保护镜,要不,今晚我们换班,你去我宿舍试试?”
      “不用了,你求我去,我也不进你那狗窝。”
      “MD,找扁是不是?”
      “你扁不了我,大熊猫。我看把你卖了,能赚好价钱。”零笑得更奸了。
      “……”玖气得面红耳赤,干脆暴走离开。
      “大熊猫走好!”零挥手告别。
      暴走到操场的看台上,玖想起葵,就欲哭无泪:黑楠家的人精力怎么就那么好呢?
      现在才6点半,壹学长还不在吧……
      想曹操曹操就来了。
      “玖学妹来得真早啊。”壹微笑着向玖打招呼,示意玖过来坐。
      玖屁股一坐上,就开始拼命诉苦。
      “你说葵有没有道德?起码让对手先安稳地睡一晚,明天再战嘛,我被她烦死了。”
      “这是她的任务,没办法……”
      “她自己没水平,就不能找个厉害点的来吗?”
      “厉害点的,你就挂了。”
      “挂了也好,省得被她烦。”
      壹看了看手表:“你早点回去吧,9点了。”
      “我不想回去了,回去还不是要遭到葵的骚扰?”
      “可是,镜需要你的保护。”
      “她比我厉害,我都打得过葵,对她来说肯定就是小CASE啦。”
      “那你睡哪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