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小答应 ...

  •   偌大的殿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四个琦年玉貌的少女正跪在佛龛前头,一脸虔诚。只是她们手中拿的不是香烛,而是毛笔。
      
      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小桌子,上头摆放着笔墨纸砚,还有摊开的佛经。
      
      四人正在奋笔疾书。
      
      魏瑢悄悄换了个姿势,让酸麻的双腿略微舒服点儿。
      
      桌上已经抄好了厚厚一摞,这是她从清晨到傍晚,一整天的“劳动成果”。
      
      好累啊!比上辈子加班到通晓还要累。
      
      谁让这古代的毛笔字讲究悬腕书写,再加上跪着的姿势,几个时辰抄下来,腰背、膝盖和手腕都比敲上十几个小时键盘还痛苦。
      
      魏瑢甚至怀疑,再抄个几天,自己就能享受上辈子腱鞘炎发作的滋味了。
      
      借着蘸墨的功夫,她悄悄揉着手腕。
      
      旁边同为小答应的宋清儿注意到了,朝她露出一个感同身受的苦笑。
      
      就这么短暂的眼神交流,却招来后头管事周嬷嬷严厉的呵斥。
      
      “魏主子、宋主子,佛前请谨慎,这是为皇上此番病重祈福所抄的平安经,需得虔诚谨慎,才能感动佛祖。”
      
      狗屁!不用佛祖他老人家庇佑,过几天康师傅也能活蹦乱跳着好起来。毕竟现在才康熙三十二年,距离他老人家嗝屁还有差不多三十年呢。
      
      魏瑢心里头翻白眼,面上却只能乖乖低头继续抄写。
      
      上辈子魏瑢是个刚大学毕业踏入社会的新人,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大公司,为了能尽快实现买房买车的梦想,加班加到过劳死,一闭眼一睁眼,竟然穿到几百年前的大清朝,变成了一个刚选秀入宫的小答应。
      
      魏氏,汉女出身,跟自己同名同姓,父亲是康熙十七年的进士,如今在江南某县担任知县。官场上混了十几年还只是个七品芝麻官,可想其资质何其平庸。
      
      现年十五岁的魏氏是家中次女,半年前小选入宫,成了康熙后宫的一名小答应,住进长春宫里。
      
      她性格绵软,身体孱弱,再加上思念父母,入宫没多久就病倒了。
      
      长春宫的僖嫔倒也命人找了太医,可正赶上温僖贵妃生病,太医院忙得不可开交,哪儿顾得上这么一个小答应,随便派了个学徒开了两副治风寒的药就应付过去了。
      
      魏氏喝了几天,病情越发严重,最终一命呜呼。再次醒来,就换成了魏瑢。
      
      生怕露馅儿,魏瑢又“病”了两三个月,才慢慢好起来。
      
      本来以为,答应好歹也算个正经主子,就算不得宠,也能当条混吃混喝的咸鱼。可悠闲的日子没过多久,就被分派了这么个苦差事,在小佛堂给皇帝抄经祈福。
      
      这是头等大事,整个长春宫,除了僖嫔这位当家主事的娘娘,剩下的一个贵人,一个常在,四个答应,还有三个官女子,都被打发过来分两班倒抄经了。
      
      魏瑢一个小答应,除非不想在这地界混了,只能乖乖领命。
      
      一直抄到日头西斜,后头管事的周嬷嬷看了眼西洋钟,才不紧不慢开口道:“今日可以了,诸位主子歇息吧。”
      
      后头的小宫女将殿门打开。夏末的凉风吹进来,吹散了佛堂里浓郁的檀香味儿。
      
      魏瑢从蒲团上爬了起来,却因为膝盖酸痛一个趔趄摔了回去。
      
      刚进大殿的贴身宫女玉福看见了,赶紧上前扶住她:“主子当心。”
      
      魏瑢借着她的力,才勉强站稳了身子。
      
      转头看旁边,宋答应、陈答应、柳答应都不比自己强多少。
      
      周嬷嬷带着宫女将四人抄好的经文收拾起来,一边催促道:“请各位主子早点儿回去歇息吧,一会儿李佳贵人还要带着另外几位主子过来继续抄呢。”
      
      得,自己这还算走运的,至少没轮到晚上熬通宵的这一班。
      
      魏瑢出了小佛堂,被玉福扶着回了西侧间。
      
      一进屋,就立刻瘫在床榻上,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了。
      
      玉福伺候着魏瑢将外头长裙脱下来,裤子掀到膝盖顶上。
      
      果不其然,膝盖下头两团拳头大的乌青,在白生生的肌肤上分外刺眼。
      
      玉福忙不迭地吩咐道:“玉莲,快将热水端进来,给主子捂捂腿。”
      
      魏瑢咸鱼一样躺着,任凭她服侍着。穿过来最初,被人这么当婴儿般伺候着,她还觉得不舒坦,很快就习惯了腐朽的生活作风。
      
      在这个宫里,不让奴才服侍,才是特立独行,甚至认为是厌弃了她们,引发惶恐。魏瑢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玉福一边用热毛巾替她热敷着,一边心疼地道:“主子皮子嫩,最受不得这种折腾,幸而这药还管用。”
      
      抄经的工作已经持续五六天了。前天魏瑢疼得实在受不了,就让玉福去了趟太医院,讨些活血化瘀的药材。
      
      看在带去的四两银子的份上,太医院给了十贴活血化瘀的膏药,还有五包清热解毒的药草。
      
      热敷完毕,玉福替她将膏药贴上。
      
      凉爽的滋味涌上,魏瑢“虎躯巨震”,龇牙咧嘴忍了片刻,刺激之后果然舒服了些。
      
      玉莲又进来问道:“主子可要用晚膳?”
      
      魏瑢无精打采地道:“也好,用了膳早些歇息。”
      
      外院的跑腿太监小栗子将食盒提了进来,因为魏瑢腿伤着,没有摆在外间,直接提了寝室。玉福和玉莲将小桌搬了上来,将食盒放上。
      
      打开食盒的盖子,一阵奶香扑鼻而来。
      
      小栗子殷勤地道:“僖嫔娘娘说这几日各位主子抄经辛苦了,命额外上了一碗羊奶蒸蛋,给诸位主子补补。”
      
      那碗羊奶蒸蛋搁在食盒中央,青花瓷碗盛着,乳黄色泽,颤颤巍巍,上头还撒着几粒儿艳红的樱桃果脯,可谓色香味俱全。
      
      玉福看得眼睛都亮了,更别说年龄更小的玉莲,魏瑢甚至能听见她咽了一口唾沫。毕竟才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放到上辈子也就小学刚毕业而已。
      
      比起这碗蒸蛋,其他几道菜就逊色多了,一盘蜜汁火腿,只有薄薄的六片,一盘青丝炒肉,明显青椒比肉丝多,再一碗冬瓜海米汤,一碗碧梗荷叶粥,再加上两样主食和两样点心,就是今天的晚饭了。
      
      魏瑢将蒸蛋吃了小半碗,用了荷叶粥和两块点心,就搁下了筷子,吩咐道:“这蒸蛋你们分了吧,剩下的菜也别糟蹋了。”
      
      搁在后世,领导让属下吃自己的剩菜剩饭,多半会被挂到网上骂极品,可在这物质匮乏的年代,却是宫女太监求都求不来的恩典。
      
      玉福面露喜色,连忙点头应是,带着玉莲将小桌收拾干净,又点起蜡烛,放到了桌子上。
      
      魏瑢吩咐道:“把书架第二层的那两本书给我拿过来。”
      
      因为腿伤,消食也只能靠看书了。
      
      拿到书,又道:“你们下去吃点儿吧,我这里没什么事了。”
      
      玉福躬身应下,却还是留下玉莲在外头当值,自己才领着小栗子将食盒提到了宫女住的偏房里。
      
      魏瑢刚翻了两页书,就听见外头玉莲的声音:“奴婢参见宋答应。”
      
      想不到宋清儿会在这个时候上门,魏瑢合上书册。
      
      玉莲掀起帘子,宋清儿进了房间,她穿着一身珠粉色宫装,头上梳着整整齐齐的小两把头,簪着白玉珠花,耳垂上还带着一对儿光洁的珍珠耳钉。这般齐整的装扮,却因为趔趄的走路姿势,显得莫名滑稽。
      
      魏瑢笑道:“你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这些天几人都累得不轻,宋清儿绝不会无缘无故上门。
      
      宋清儿坐到床榻边上,看着她手里的书,羡慕着:“姐姐还真有闲情逸致。”
      
      “苦中作乐而已。”魏瑢笑道。
      
      她与宋清儿交情不差,两人都是今年选秀入宫的,又一起住在西偏殿,远亲不如近邻,很快混熟了。
      
      宋清儿性格明朗,还有点儿话唠。
      
      “我刚才看玉福端着食盒出去,姐姐竟然连僖嫔娘娘赏的蒸蛋也没吃完吗?”
      
      “我苦夏,吃不下东西。”
      
      “姐姐倒是有福气,就算吃的少,依然面色红润,身体康健。”宋清儿苦笑,“我往年也有苦夏的毛病,入宫之后,倒是胃口好起来了。”
      
      她压低了声音,“不瞒姐姐说,羊奶蒸蛋这玩意儿,以前我在家里,都是随便赏身边的婢子的,如今倒稀罕起来了……”说着,不自觉地红了眼圈。
      
      魏瑢心生怜悯。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非常清楚这其中的落差。
      
      同样是年初小选入宫的答应,宋清儿是江南举人家的女儿,门第比自己略低,但家中经商,非常富裕,从小就是锦衣玉食。
      
      而原主何尝不是如此,魏家虽不及宋家富贵,女儿也是娇宠养大的。
      
      从康熙三十年开始,康熙极少再挑选满蒙贵女入宫侍奉,被选入宫中的多是地位卑下的汉女。
      
      一来是宫中高位的妃嫔已经满额,贵女入宫,不好安排,二来他膝下皇子都渐渐长大,没有子嗣上的迫切需求了。
      
      再者,不好宣之于口的原因就是,汉女柔婉妩媚,容色也上佳,如今康熙选秀主要注重女色享用上了。
      
      这就苦了入宫的汉女。
      
      说是地位卑下,但也都是正经的官家小姐出身,而且江南之地富庶,很多人从小娇养惯了的,入宫之后当个小小的答应常在,吃穿用度一落千丈不说。还有头顶上的各路妃嫔,见了哪个都要跪地磕头,连品级高些的女官嬷嬷都能随意训斥。
      
      普通嫁人,头顶上哪有这么多恶婆婆啊!
      
      就说这吃的吧,小答应份例每天只有猪肉一斤八两,陈梗米九合、随时鲜菜二斤。连个鸡蛋都没有,难怪僖嫔赏赐了蒸蛋羹,都当宝了。
      
      原本在家里,谁稀罕啊!
      
      魏瑢非常怀疑,古代宫斗之所以激烈,大家拼命想要往上爬,不是为了那根公用黄瓜,主要还是为了让生活过得舒服一点儿。
      
      只是这些话不敢多说,宋清儿也只感慨了一句,就赶紧擦干眼角,勉强笑道:“今次过来叨扰姐姐,是听说姐姐前日得了几贴膏药,妹妹我……”她捏着裙角,脸颊涨红。
      
      魏瑢立刻明白,叫过玉莲取了四贴膏药,并两包药草出来。
      
      宋清儿感激不尽,“多谢姐姐了,这可真是救了我的命。”跪了这些日子,她膝盖也疼痛难忍了。
      
      魏瑢温声道:“你我之间何必见外,一些身外之物罢了。”
      
      宋清儿苦笑一声,“可叹我今次入了宫,才知道这身外之物的重要。”
      
      她翻看着膏药,又忍不住道:“这膏药好大的一贴啊。贴在腿上,若再加点儿东西,跟多了一层垫子似得,若是能一直用着,咱们跪着也舒坦些。”
      
      魏瑢心神微动,这膏药足有锦帕大小,黑漆漆的一团。若再里头塞点儿细棉布之类的,可不就是小燕子发明的“跪得容易”吗。
      
      略说了几句话,宋清儿就起身告辞,她还要急着回去熬药呢。
      
      玉福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魏瑢拿着一贴膏药反复细看,若有所思。
      
      她之前在外头听见宋答应说了什么,不由暗暗着急,想了想,低声道:“主子,可要我取些细棉布来?”
      
      魏瑢回过神来,笑道:“弄那些劳什子做什么,若是被发现了,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玉福悄悄松了一口气,幸好主子是个明白人。
      
      她又委婉地劝道:“宋答应年龄还小,主子怜惜她两分是人之常情。只是也该多顾着自己。毕竟她身子比主子强多了,今日还能走动。”
      
      魏瑢明白她是劝谏自己别手头这么松散,毕竟这十贴膏药可是花了四两纹银买来的。
      
      她笑道:“我知道了,你这管家婆就别操心了。”
      
      玉福看她并没有生气,悄悄松了一口气。她服侍魏瑢小半年了,这位主子性格温柔,又体恤下情,在这宫里是难得的好人,她是真心实意盼着她好的。
      
      将待客的茶盏收拾好,玉福才退下跟玉莲轮流吃了晚饭。
      
      看了小半个时辰的书,魏瑢就去洗漱,熄了蜡烛。
      
      她没有留人值夜的习惯,玉福和玉莲都睡在北头的隔间里。
      
      待她们都退下了。魏瑢睁开眼睛。
      
      没办法,她实在受不了睡得这么早。眼下还不到晚上八点,换到上辈子,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撑着酸痛的腿,挪到书架边,将最上层的黄梨花木匣子取了下来,放在榻上。
      
      她从胸口摸出小银钥匙,将铜锁打开。
      
      匣子足有三层,最顶上是一小摞银票,还有十几粒儿金花生金瓜子。银票是原主带入宫的“嫁妆”,花生瓜子是入宫以来收到的赏赐。
      
      在这宫里,银钱不称手,确实是一大难题。
      
      魏瑢计算了一下如今手头的钱财,也只剩下二百两左右了。
      
      她们这些小答应,入宫的时候家中都给了一笔傍身的私房银子,她带了足足五百两,却在入宫小半年,就花费了大半。
      
      其中固然有她一直病着,请医延药花费多的缘故,但最主要的,还是这宫中费钱的地方太多了。
      
      每日的衣食住行,虽说答应有固定的份例,但都是最基本的生活所需,想要日子过得舒坦点儿,吃喝用度高档点儿,都得花银子。
      
      别的不说,魏瑢不习惯早睡,晚上喜欢看会儿书,就需要用蜡烛。
      
      她的份例只有黄蜡一枝,羊油蜡一枝,前者火光昏暗,后者倒是亮堂,但有股呛人的味儿。真正明亮干净的白玉蜡烛,她一个小答应根本没份儿。想要的话,就得拿银子去换,一两银子三根,一根也不过烧小半个时辰。
      
      再者,想要吃点儿新鲜点心,穿点儿柔软布料,用点儿趁手的器具,无一不要钱。
      
      她还是个节俭的。宋清儿带入宫中的一千两银子,比她多一倍,却小半年就见了底。无怪连贴膏药,都要厚着脸皮来蹭自己的。
      
      只是自己如今手里头也不宽裕了,等这二百两花光,难不成只能靠着每个月三两的月例银子过活吗?
      
      魏瑢叹了口气,满心忧虑。
      
      何以解忧,唯有美食了。
      
      匣子的中间和底下两层都是鼓鼓厚厚的油纸包。
      
      她探手拿出其中一个。打开来,一股鲜香气扑鼻而来。
      
      里头是一片片的羊肉脯,腌制地鲜美入味。魏瑢捻了几片塞到嘴里,闭上眼睛,露出满意的表情。
      
      吃了几片肉脯,又取出另一个包裹,里头是三色奶酥和玫瑰山楂糕,都做得极为精致。用料十足,味道香甜。
      
      魏瑢一口气吃了,才觉得空虚的精神得到了满足。
      
      刚才宋清儿感慨她吃得少,竟然还面色健康红润,当然是因为有宵夜啊!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啊……啊呸呸,谁是马,康熙才是个死种马呢!
      
      魏瑢在心里头吐槽完毕,将剩下的肉脯点心收拾起来,掂了掂分量,塞进了匣子里。
      
      唉,这些小零嘴就是吃得快,只能今晚去补补货了。
      
      将匣子放回书架上,魏瑢又走动了片刻消消食,才躺下歇息。
      
      睡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
      
      看了眼房内的更漏,已经是后半夜了。
      
      正是行动的时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