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藤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就看着沈可衍。
      
      沈可衍半个脑袋挤进车窗里,两个人的脸就大约隔了半臂的距离。
      偏偏沈可衍似乎还不觉得近,他就那么笑看着藤白,似乎藤白不说话他还有再往里凑的意思。
      
      藤白往后靠了靠挪到安全距离,才开口:“薄柯海应该有给你安排司机。”
      沈可衍毫不避讳地点头:“几分钟前的确是有的。”
      
      藤白打量着他没有说话,眼神里有比起刚才的清冷多了两分的探寻。
      沈可衍同样回视着藤白,他猜这个人认识这具身体的主人。
      应该属于见过次数不多,甚至可能连基础交流都没有的认识。
      
      大约过去有一分钟,藤白没有开口回话,却是抬手解开了车锁,而后示意沈可衍移开手臂。
      “坐后面。”他说。
      
      沈可衍丝毫不客气地拉开后座车门上车,他坐好系上安全带道了声谢。
      藤白没有回应他,只是沉默地再次发动了车。
      
      车里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有窗外呼啸过的风声,两者声音中穿插着藤白和沈可衍两个人很轻的呼吸声。
      沈可衍有了新的推断。
      
      这个人对薄柯海应该没有感情。
      因为他对这具身体的主人没有敌意。
      
      车子行驶在漆黑的马路上,藤白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也没有要问沈可衍去哪的样子。
      不问也好,因为沈可衍回答不上来,而且这会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他趴在窗旁打开车窗,盯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树林。
      别墅区的影子渐渐被抛在身后,不远处的一点逐渐放大,最后放大成了一辆撞在树上撞扁了车前盖的轿车和车旁气急败坏的人。
      
      那人看到有车靠近,瞬间朝行驶的车辆看来。
      沈可衍就趁着这会,对窗外人招了招手,大声喊道:“司机大叔,又见面了啊。”
      
      那人一听到沈可衍的声音,顿时炸了。
      他朝车的方向跑来,然而藤白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司机怕被撞到,跑到一半又生生止住了脚步,他指着车上的沈可衍就一通怒骂:“你给我下来!歪屁股的家伙你对我的车做了什么?!”
      
      沈可衍笑着没回应他的话,只是在车滑过他身旁的一瞬间,又冲他大声喊道:“当然是回敬给你的特别礼物,祝你晚上在树林里做个好梦,高贵的司机大叔。”
      
      司机被他一番话瞬间炸开,一股脑就朝车的方向冲来。
      沈可衍十分淡定地和他挥了挥手,关上车窗,笑看着身后渐渐被甩开的人。
      
      直到那人被拉开距离到只剩下一个黑点,他才转回身坐好。
      刚坐好,就察觉到一道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沈可衍抬眸精准地朝前看去,在后视镜里和藤白对上了眼。
      
      男人眼底的打量意味比刚才多了几分,但也仅仅是打量而已。
      沈可衍毫不避讳地回视着他,眼底比谁都坦荡。
      
      最后是藤白率先收回了视线。
      车里又一次陷入了安静。
      
      沈可衍盯着驾驶座上的人盯了一会,见对方没有再看他的意思,这才扭过头看向了窗外。
      不知道过去多久,四周的树林渐渐消失,开始有小商铺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居民楼出现。
      
      口袋里的手机就是在这时候响起的。
      原主穿的裤子上比较宽松的工装裤,裤子上前前后后一共五个口袋,手机被他塞在了大腿靠近膝盖的那个口袋里。
      
      沈可衍从里面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提醒——冬冬。
      他接起电话。
      电话接起的瞬间,电话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小洛,宿管阿姨来查寝了,刚才来我们寝室,我说你在卫生间里拉肚子,阿姨说一会查完再回来,怎么办,你今晚能回来吗?”
      
      宿管阿姨?
      原主竟然还是个学生?
      
      “能。”沈可衍直截了当,“你给我发一个位置定位,司机开夜路找不到我们学校位置。”
      那边也没怀疑,迅速答应了一声,又催促道:“最多二十分钟,阿姨已经上去四楼了!”
      
      沈可衍答应了一声好就挂上电话,手机的社交软件里很快传来了一个定位地址。
      G城艺术学院北学院二号寝室楼。
      
      车子已经开进闹市区,四周的车辆渐多。
      沈可衍收起手机脑袋往前凑,看向驾驶座上的藤白露出标准的笑:“帅哥,艺术学院顺路吗?”
      
      藤白从后视镜里睨了他一年,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停车放人下去的意思。
      沈可衍刚才看过定位,从这里开车到艺术学院就五分钟左右的车程,他笑着往后一靠,对着前面的人说:“谢了。”
      
      五分钟后,车子在艺术学院的正门口停下。
      沈可衍拉开车门又道了声谢,拉开车门正要下车的时候,前座一直沉默的人意外地开口说了话。
      
      “不结算一下费用吗?”男人的语气如旧的清清冷冷,像是在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沈可衍却听出了他话里的几分揶揄。
      
      他反应了两秒。
      啊,肯定是记恨上了他刚才说他是司机的事。
      也是个记仇的人嘛。
      
      沈可衍咧嘴一笑掏出手机:“结,帅哥怎么算费用?”
      藤白依旧是那个语调:“我时薪几十万上下。”
      沈可衍刚要打开的手机屏迅速按灭,他收回要迈出去的脚,挤到中间,人往前凑:“那钱是没有了,人要吗?”
      
      沈可衍倾斜着大半个身体,脑袋横在藤白胸口水平线的位置,从下往上看藤白。
      藤白垂着眼眸看他,昏暗的眼眸里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就听见他开口:“不要。”
      
      沈可衍预料到似得掏出手机,点了刚下点到扫码加好友界面,把手机举到藤白面前:“那加个好友?”
      藤白依旧没有动作垂眸看他,他沉寂了一会后才开口:“下车。”
      
      人在屋檐下,沈可衍伸缩自如。
      应了声“好”干脆利落下车。
      
      下了车他也没再看身后的车,直接打开手机地图往二号寝室楼走。
      二号寝室楼距离正门近,拐个弯的距离。
      
      然而到楼下时沈可衍发现了一件不太美妙的事情,寝室楼到点关门了。
      恰好在这时,吴冬冬又给他发来消息:“小洛,你到了吗,需不需要我拿着绳子去楼下接你?”
      
      “不用。”沈可衍回复,“你到窗边打开手电筒。”
      
      这个学校的寝室楼是传统的三面环绕式,沈可衍选了个边走,一击即中目的地。
      东侧三楼从左往右数第二间,一束不算太亮的手电筒的光小心翼翼地从窗户里照出。
      
      沈可衍将手机放回到口袋里放好,走到寝室楼东侧的墙前目测了一下高度。
      这墙比他现在这具身体要高出大约一个头,且墙底下没有任何可以搬来借力垫脚的东西。
      
      然而这在沈可衍眼里形同于及腰的矮墙。
      他后退两步,轻松起跳攀住墙顶,身影轻盈地越过高墙,而后稳当落地,往光束传来的地方走去。
      三层楼不算高,每个寝室外面几乎都装有空调机箱,但是距离太远不好跳跃,倒是房间附近有一根成年男人两手环圈正好圈住大小的水管。
      
      沈可衍上手摸了摸水管的表面,又抬眼估测了一下房间窗户下空调箱和水管的距离。
      这具身体素质不够,但足够他爬上三楼后跳过去了。
      
      决定了以后沈可衍就没有再耽误,他动作利索地抓住水管,迅速且熟练地往上攀爬,就在爬到三楼的时候,窗口的光束忽地消失了。
      紧跟着传来的是一阵敲门声伴随着女人不耐烦的声音:“快点开门,怎么回事,都说了要回来检查了,你们怎么还把门关上了?”
      
      原本站在窗边附近的人似乎走去了门口,但没有门打开的声音。
      另一个压着声音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林洛怎么还不回来,他是想害死我们寝室所有人吗!”
      
      一个有些怯懦的声音响起:“小洛出门前,你不是已经管他要过赔偿了吗?”
      “我那是假设!”有什么东西被从床上扔了下来,“我要是真的因为他被扣了分,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话落下的时候,沈可衍正好跳上空调的机箱。
      他站在机箱上正好能露出小半个脑袋看到窗户里面寝室里的人和景物。
      
      他看到门口站着个身形略胖的人,正仰着头和靠门上铺的人说话。
      同排靠窗床铺上也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沈可衍,看不清神情。
      
      就在这时靠窗床铺上的人开了口:“先开门吧,林洛回不来也没办法了,别把宿管阿姨惹生气了,不然惩罚更严重。”
      
      靠门上铺的人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我影响还不大,夏科凛可是每个学期都拿一等奖学金的人,他平时对林洛也都还算客气吧,林洛安的什么心这么害他?”
      
      站在门前的人垂下脑袋没有再开口。
      砸门声又一次响起,门口女人的声音里带上了怒意:“马上开门,不然你们寝室就不是扣分那么简单了,我明天就去教务处给你们记上大过!”
      
      门口的人明显被吓得一抖,连忙不敢再耽误地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女人直接冲进了卫生间。
      
      她站在卫生间里看着空荡荡的卫生间,冷笑一声:“就知道你们寝室缺人,还敢骗我。”
      
      胖胖的身影无措地立在门口:“阿姨,我们……”
      阿姨没等他说完,一把推开他,从卫生间往宿舍里面走去。
      
      房间四张床,全部都是上床下桌,就只有林洛的床有遮光帘,其他人的床上挂的都是透明的蚊帐。
      这会地上站着一个,两个蚊帐里坐着两个,就剩下林洛那张床上的遮光帘拉得死紧。
      
      阿姨想都没想,直接朝林洛的床走去,她走到床前,踩上林洛床下的凳子,一把扯开了林洛床上的遮光帘。
      
      

  • 作者有话要说:  阿白:爱情不爱情的我不知道,这人坐车怎么不给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