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司机的车已经到你宿舍楼下了,五分钟内下楼,半个小时内我要看到你。”
      林洛看到消息的瞬间,浑身一震,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爬了下去,一边套衣服,一边对隔壁床的吴冬冬说:“冬冬,我出去一趟,晚上如果老师来查房你就给我打个电话。”
      
      对床的黑色蚊帐里传出来一个讽刺的声音:“哟,我们林美人又去卖啊,一晚上多少钱啊?”
      林洛穿衣服的动作一顿,半晌后什么也没说,继续把衣服穿好,刚要走,黑色的蚊帐里伸出来一个脑袋。
      
      许伊森勾着唇一脸鄙夷地看着门口的林洛:“林洛,夜不归宿,被宿管阿姨查到,可是要扣全寝室分数的,你自己成绩差,想要拖累我们也拿不了奖学金吗?”
      
      林洛被许伊森一盯,瞬间害怕地埋下了脑袋,两只手有些无措地拽着衣摆:“我,可是我……我请你们吃饭可以吗?”
      “吃饭?你以为奖学金是一顿饭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许伊森不屑冷笑。
      
      “那……那你想怎么样?”林洛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表,已经过去两分钟了,如果迟到,薄先生一定会生气的。
      “什么叫我想怎么样,你会不会说话,你做错了事情怎么还搞得我欠你的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我……我要怎么补偿,才可以?”
      
      许伊森这才满意似得勾唇一笑:“这个学期的马哲课,你替我承包了。”
      林洛脸一白:“可是……”
      
      教他们的马哲老师是出了名的火眼金睛,记人脸一记一个准,而且不允许病假以外的任何假。
      他们表演专业,系里有好几个在拍戏的,因为怕马哲老师挂科,只要有马哲课,剧组请假都得回来上。
      如果他帮许伊森签到,意味着他自己必须“缺席”了。
      
      “可是什么?一点诚意都没有,果然你这样靠金主包养的菟丝花不懂我们普通人的不容易,你挂科了还可以靠卖维持生计,不像我们,前途堪忧。”
      林洛听得脸一阵白一阵红,又看了眼手表,已经三分钟过去了,他们宿舍在三楼,从楼下跑到宿舍大门口至少还需要一分多钟。
      快要没有时间了。
      
      “好吧。”林洛只得答应下来,“那我……我可以走了吗?”
      许伊森得到了满意的回答,这才把人放走:“去吧,看你那个猴急的样子,你金主让你很爽吧?”
      
      林洛埋下脑袋没有说话,快速跑了出去,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四分半的时候跑到了薄柯海派来的车里。
      他喘着气对车前座的司机道:“司机大叔,辛苦你了。”
      
      前座的司机没有应声,他抬眸从后视镜里轻蔑地看了眼车后座的林洛,冷漠地发动了车。
      
      林洛坐在车后座缓了好久的气,呼吸才渐渐平稳过来,忽地这时一个急刹车,还没来得及系上安全带的林洛直接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到了前面的座椅。
      肩膀被撞到,疼得林洛整张脸皱在了一起,但他还是率先开口:“司机大叔,我没事,你赶紧开吧,要是迟到了,薄先生一定会生气的。”
      
      前座的人依旧没有给予他任何回应,再次发动了车。
      
      林洛忍着痛坐好,系好安全带,才开始揉着肩膀。
      脑海里闪过刚才出门前许伊森的话,林洛的唇角滑过一抹苦笑。
      
      如果薄先生真的碰过他,就好了。
      两个人虽然有着包养协议,但是每次薄柯海叫他过去,都只会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薄柯海的白月光在场。
      
      因为他长着一双酷似薄柯海白月光的眼睛,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被薄柯海当做了刺激他白月光的武器。
      从那以后,林洛就成了薄柯海长期的刺激心上人的对象。
      
      而他和薄柯海心中白月光的那位相比,简直是泥土和鲜花的区别。
      藤白是一部成神的少年影帝,家里资本雄厚,长相身材更是万里挑一,是无数男人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而他,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三流艺术学校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大学生罢了。
      生命里唯一的一次运气好,就是进入了一个三人组合的小糊团,出了个什么名气都没有的道。
      
      他和藤白,要怎么比啊?
      
      车子最后在郊区的一栋别墅前停下。
      林洛看了眼窗外,看到别墅时表情一怔:“司机大叔,有没有弄错,怎么会来这里?”
      
      这里是薄柯海的家,林洛只来过这里一次,就是他第一次和薄柯海见面的时候,那场聚会就是在薄柯海的别墅花园里举行的。
      从那以后,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林洛再也没能够来过这里,他总是会被薄柯海叫去各种地方,然后灰头土脸地回去。
      
      司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漠开口:“你还有五分钟,别惹怒了薄先生连累我们和你一起受罪。”
      林洛一听这话,顿时紧张了起来,他慌张地打开车门,一边点头哈腰地跟司机道歉下了车。
      
      别墅的大门开着,林洛有些局促地捏紧了衣服下摆。
      他身上穿的是最简单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九月末的A城已经开始冷了,夜里的冷风刮得林洛一阵瑟缩。
      可这点冷半点也比不上他心里的冷,他穿着五十块钱的衣服,看着面前这栋至少五个亿的别墅,忽然觉得脚底像被针扎了一般。
      
      如果不是他长着酷似藤白的漂亮眼睛,这样的地方,他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够踏入吧。
      林洛的脸上浮上一抹自卑又失落的笑。
      不知道这次薄先生叫他来干什么,是藤白来了他家吗?
      
      林洛摇摇头甩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别墅。
      他刚走到别墅门口,里面的人就像是有感应似得,适时开了门。
      门打开,四十多岁的管家出现在门口,他没什么表情地看了林洛一眼,冷漠开口:“上楼左拐第一间,少爷在那里。”
      
      林洛连忙点头道歉,快步跑了上去。
      跑到门口,他没有马上推门进去,而是停下缓和了一会气息。
      等气息平稳下来,他才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门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林洛推开门,里面的人还没看清,就先弯腰道歉:“对不起薄先生,我来迟了,我……”
      
      他的话说到一半,在看到里面的人时,瞬间愣住。
      这是一间暗色系的卧室,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的男人正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看向门口的林洛。
      而站在薄柯海面前的,不是薄柯海的白月光藤白,而是一个女人。
      
      女人一头大波浪的卷发,酒红色的包臀裙将她曼妙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妆容精致的脸叫旁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林洛看着她,脸色苍白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认得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薄柯海的未婚妻,就在三天前两人举办的订婚典礼。
      
      薄氏集团和陈氏集团的订婚宴,豪华得几乎全国皆知。
      三天前林洛得知消息的时候,睁着眼睛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盯了一整个晚上,每一分钟都在害怕薄柯海给他发来解除包养协议的短信。
      
      房间里的薄柯海看向他开口:“进来,关上门,坐到我身边。”
      
      一年的时间,林洛早就养成了对薄柯海言听计从的本能反应,他埋下头按照薄柯海说的走进房间,局促地在薄柯海身边坐下。
      
      他想薄柯海要说的恐怕就是解除包养协议的事情了。
      陈玉妆是堂堂陈家大小姐,哪怕薄柯海对她没有半分的爱,也要为了家族关系,暂时清理掉外面的人。
      
      只是林洛没有想到,薄柯海竟然会亲自叫他来。
      
      很快薄柯海出口的话推翻了林洛前面所有的设想,他依旧用他没有任何波澜的语气,命令林洛:“衣服脱了,躺到床上去。”
      
      林洛猛地抬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闪过不敢置信:“薄先生?”
      薄柯海微皱起眉头看他:“愣着做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难道还要我伺候你?”
      
      林洛这下彻底不明白了。
      薄先生的意思,是那个意思吗?
      
      可是两个人别说是那种事,就是接吻都从没有过,为什么薄先生要说不是第一次?
      
      就在林洛愣神的这片刻空挡,薄柯海不耐烦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动作粗鲁地将他扔到了床上。
      
      林洛毫无防备地摔在大床中间,还没来得及反应,薄柯海就已经压到了他身上。
      近在咫尺的是薄柯海的脸,薄柯海的呼吸就在他一拳左右的距离,他顿时半点不敢动弹。
      
      整整一年了,这样近的距离他不知道在梦里渴望了多少次。
      可偏偏这个时候,一声嘲弄的轻嗤将林洛拉回了现实。
      
      林洛忽地意识到旁边有人,猛地朝陈玉妆看去。
      女人双手环外胸前,眼神轻蔑又鄙夷地看着他。
      那眼神说是在看人,倒不如说是在看什么搞笑的动物更加合适。
      
      林洛瞬间整个人烧了起来。
      他虽然从小到大接受惯了他人异样的不屑的高高在上的目光,但一想到这个人是薄柯海的未婚妻,他就有些难以忍受。
      
      林洛抬手想要推开薄柯海,却被对方按住了脖子。
      薄柯海赤红着眼睛看他,眼底有林洛没有见过的怒火。
      
      林洛忐忑地看着他,忽地感觉胸口一凉,竟是薄柯海扯掉了他大半的衬衫扣子。
      
      林洛顿时慌张地拽住自己的衣服,他无措地看了眼薄柯海,又扭头看向女人。
      在接触到女人视线的瞬间,林洛整个人像是被丢进了冰冷的水底。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干净了衣服,横躺在街边任由他人参观,女人看垃圾似得眼神像针一样狠狠扎进林洛的心。
      
      他的确想要薄柯海碰他,一直都想,做梦都想,可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不是薄柯海明显带着对他人的怒火拿他当宣泄的情况下,更加不是在对方未婚妻还在一旁看戏似得围观的情况下。
      
      林洛扭回头看向薄柯海,眼眶发红地哀求:“薄先生,可不可以不要?”
      “不要?”薄柯海冷笑一声,“你现在可以起来走,走了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了。”
      
      林洛浑身冷得忍不住打颤,他眼角不断往出掉泪,一双发红的眼睛紧盯着薄柯海。
      他知道如果他任由薄柯海当着陈玉妆的面做下去,林洛这个人就彻底失去了做人的资格,可一想到再也不见薄柯海……
      
      林洛万念俱灰地闭上眼睛,被动地拒绝了选择。
      紧跟着他听到头顶传来一声早就料到冷笑声,而后身下一凉。
      
      

  • 作者有话要说:  没啥事,下章衍衍上线,林小洛很快就下线了,作者残忍地说
      
      开新文啦开新文啦~
      开新文的一天还是照旧希望大家看文开心呀~
    预收文《总裁带我回家竟然是为了……》求收藏~
      柏宝贝暗恋贺清堇多年,忽然得知贺清堇在找人包养。
      一番纠结之下,柏宝贝眼睛一闭一睁,冲了。
      
      在挤掉数以万计的竞争对手以后,柏宝贝成功上位,和贺清堇签下了三个月的包养协议。
      然而协议签下以后,柏宝贝才发现,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明明是包养,贺清堇却总是让他去浇花养草。
      明明是包养,贺清堇却把他安排在客房不让他进卧室。
      明明是包养,他摸贺清堇一下贺清堇都能一弹三米远。
      
      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他柏宝贝就是这样一只半点魅力都没有的金丝雀吗?
      
      柏宝贝不服。
      柏宝贝一定要证明他的魅力给贺清堇看。
      
      别的不说,至少他桃子翘啊!
      
      ——
      
      贺清堇为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养些花花草草。
      留学回国后公司忙,他抽不出时间照顾花草,于是托园艺相关专业的朋友给他找一个园艺师,专门帮他照顾他的花草。
      
      朋友给他找了个年轻的大学生。
      长得漂亮,性格好,关键是把他的花草照顾得比他本人照顾时还要好。
      
      贺清堇很满意。
      只是这个园艺师如果不总是对他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他就更满意了。
      
      鬼灵精怪又怂又敢受 vs 一本正经老古板攻
      
      1.沙雕恋爱小甜文,预计二十万字左右,不长
      2.两边信息不对等的始作俑者是贺清堇朋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