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什么?”林净元没听清。
      
      狄陵摇头,“没什么。”
      
      “你们的米粉。”手臂上文着老虎的青年端来四碗米粉,香气扑鼻。
      
      狄陵察觉到青年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几分不善,抬头迎上他的视线,青年眉心紧皱,显露出几分凶相。
      
      “刚子,厨房忙不开了。”中年妇女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油渍,将青年推走。
      
      “不好意思,我儿子他没有恶意,我们小地方来的,没见过小伙子你这么俊的人。”女人满脸歉意。
      
      这番话在狄陵心中并没有多少可信度,那眼神半点不像是被他的脸惊艳到,反倒是难以掩饰的厌恶,准确来说,不是冲他的脸,而是他的头发。
      
      “这也不怪小老板,道友你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那些当红明星我见过不少,近了看多多少少有点皮肤问题。”林净元盯着狄陵白玉无瑕的脸,越看越觉得惊奇,别说痘痘,就连年轻人常见的黑眼圈也没有。
      
      若是林净元知道自己不是人,就说不出这话了。
      
      狄陵忽然心念一动,在魔界他是魔,那他穿回来后,回到人类的身体里,又应该算什么呢?
      
      虽然他把力量封印后,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但本质上他已经算不得人类。
      
      林净元吃完一碗米粉,狄陵已经吃完三碗,他的动作并不粗鲁,甚至称得上优雅,这就更加令人费解速度怎么会那么快。
      
      直到狄陵吃到第六碗,旁边的食客纷纷停下筷子,目瞪口呆。
      
      期间林净元起身去接了一通电话,回来时,狄陵刚吃完第八碗。
      
      “你室友的案子破了,那只虎妖在他之前还犯了好几起命案,幸亏你昨晚出手将它除掉,否则不知道又会平添多少冤魂。”
      
      “对了,你昨晚是不是在找这颗蛋,我给你带过来了。”林净元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白色的蛋。
      
      清晨的阳光落在巴掌大的蛋上,狄陵竟在刹那间看见一只小小的爪子按在蛋壁上。
      
      有点可爱。
      
      他接过蛋,放在手掌间,只要一用力就能捏碎,里面的小东西立即会死。
      
      这么脆弱的东西,他真的能养活吗?
      
      倏然,狄陵眸光微动,眼中滑过一丝诧异。
      
      它居然在吸食自己的力量。
      
      狄陵牵起唇角,笑意似有若无,“谢谢。”
      
      这个浅淡的笑容令林净元怔愣住,脑中浮起自己学过的一句诗,“眉目艳皎月,一笑倾城欢”。
      
      “不……不客气。”
      
      他莫名有几分慌乱,狄道友实在生得太过好看,就连自己这个从小被人夸赞长得好的,也生不出嫉妒之情。
      
      “刚才我接到超管局的电话,告诉我这次可以领到不少奖金,我们加个微信吧,这次解决虎妖全靠你,等奖金到账,我转给你。”林净元满眼希冀,盯着狄陵说:“我们超管局待遇很好,你这么厉害,我可以帮你引荐,以后我们就能做同事,一起斩妖除魔,守护人间正道了。”
      
      狄陵喝完最后一口汤,抽出纸巾擦干净嘴巴,给林净元泼下一盆冷水,“钱不必给我,这顿饭和昨晚,我们两清了,我对斩妖除魔没兴趣,你以后也别再来找我。”
      
      “米粉很好吃,多谢款待。”狄陵起身时瞥了一眼马路对面,将蛋揣进衣兜里,对林净元微微颔首,便径自离开。
      
      他的礼节挑不出错误,可行为却斩钉截铁,果断到近乎冷漠。
      
      林净元怔怔地望着狄陵离开的方向,似乎从昨晚开始,他构建了十八年的世界观,正在逐渐崩塌。
      
      能者多劳,强者保护弱者,不是天经地义吗?
      
      十八年来,他一直是这么坚信的,所以,即便他自幼被称为天才,练功也从未懈怠过,或者说正因为他被周围所有人寄予厚望,他才不得不更加用功。
      
      狄陵为什么不愿意呢?他明明那么厉害,比自己厉害多了。
      
      “林道长。”
      
      一道低沉的声音将林净元从思绪中拉回现实,“邵队。”
      
      “刚刚和你一起吃早餐的是狄陵?”邵正宁的警车停在马路对面,看到狄陵离开,他才走过来。
      
      “嗯。”林净元点点头,“他昨晚和我在一起,吴东的死和他没有关系。”
      
      “吴东的死和他没关系,但吴东和他倒是有点别的关系。”邵正宁和林净元从餐馆换到警车上,他递给林净元几张照片。
      
      “这几个人,都是前几起案子的被害者。”邵正宁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继续说:“他们是吴东的高中同学。”
      
      “这么巧?”林净元眉心拧动,潜意识里生出一系列不好的猜想。
      
      “应该不是巧合,他们曾经霸凌吴东三年,吴东对他们恨之入骨。”邵正宁说。
      
      “可这和狄道友有什么关系?”林净元心中闪过一个猜想,随后摇头将这个不切实际的猜想抹去。
      
      怎么可能,狄道友那么强大。
      
      “根据吴东室友赵峰的证词,吴东和孙宇泽长期对狄陵进行校园霸凌,虽然他极力推脱,但很明显他也是参与者。”邵正宁把手机递给林净元,里面有一段视频。
      
      “死基佬,你不是喜欢当女人吗?矫情什么,你难道不喜欢穿裙子吗?”孙宇泽狠狠将短裙扔到狄陵身上。
      
      视频中的狄陵和林净元认识的狄陵判若两人,他那时还是黑色的头发,没有现在这么瘦,狄陵蹲在地上,无助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小声辩驳:“不是,我不是。”
      
      “什么不是?你不是死基佬吗?”孙宇泽抓住狄陵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说!你是不是死基佬?”
      
      “我不是,我不是。”狄陵摇头,他的身子瑟瑟发抖,像只无助的小动物。
      
      他的话似乎惹恼了孙宇泽,用力给了他一脚,“你就是!恶心,变.态的死基佬!”
      
      吴东出现在视频中,谄媚地笑道:“我看他根本不配和我们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孙少你长得这么帅,他要是半夜犯贱爬你的床可怎么办啊?”
      
      “你他妈别恶心我。”孙宇泽一激灵,瞪了吴东一眼。
      
      “咱们寝室不是有一个阳台吗,他既然不愿意穿裙子,就让他睡那儿呗。”吴东提议道。
      
      手机屏幕抖动几下,伴随着赵峰的笑声:“吴东你可真他妈损。”
      
      狄陵被他们三人关进阳台,任凭他怎么敲门,他们都不再搭理,连外套都没穿的狄陵,一个人蜷缩在门外冻得直哆嗦,这群人却在屋内看足了笑话。
      
      林净元气得差点砸手机,“举头三尺有神明,他们怎么敢这么做?!这个吴东以前不是被霸凌过吗?他自己不应该最清楚被欺负的滋味吗?”
      
      “受害者变成加害者,在刑事案件中并不少见,这位狄陵虽然可怜,但我认为他身上疑点很多,林道长和他接触还是小心为好。”邵正宁今天在警车里,观察了一会儿狄陵,变化太大了,而且他近乎本能的从狄陵身上嗅到危险。
      
      这位林道长在玄学界素有天才的称号,但涉世未深,平日里都是和妖魔鬼怪打交道,哪知道人心可不比妖邪简单。
      
      即便明白邵正宁说的有道理,林净元还是心生不悦,“多谢邵队提醒,凶手已经解决,你还是赶快查出吴东和前几位死者之间的问题吧。”
      
      “告辞。”林净元满脸写着不高兴,推开车门下车。
      
      邵正宁不禁失笑,“真是小孩儿。”
      
      .
      
      “陵少,董事长要见你。”梳着大背头,戴着眼镜,一副精英派头的男人拦住狄陵的去路。
      
      他旁边站着的赫然是狄陵的辅导员,辅导员局促不安,神情尴尬,他哪儿知道狄陵看着穷酸,居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没把狄陵父亲请来,倒是来了位替狄父办事的秘书。
      
      不过幸好,这位秘书也不是很关心狄陵在学校的情况,看样子,估计狄陵在家并不受宠。
      
      “你是?”时隔两百多年,狄陵对眼前这人实在没什么印象。
      
      秘书一时有些怀疑,狄陵是不是在故意给他下马威,“我是你父亲狄振威先生的秘书,袁涛。”
      
      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以前每次他想找父亲,接电话的都是袁秘书。
      
      如果是从前,狄陵肯定会很高兴,但现在他完全生不出任何正面情绪,甚至有点烦。
      
      “今晚父亲会在家里吃饭吗?”狄陵记得每次狄振威在家,家里的菜肴总会特别丰盛。
      
      袁秘书闻言,自然以为狄陵憧憬着和父亲一起吃饭,心里对这位上不得台面的大公子越发鄙夷,果然只有二公子才是狄董的继承人。
      
      “会的,今天是二少参加奥数比赛回来的日子。”
      
      “那走吧。”狄陵只听到前面两个字,对后面半截话毫不关心。
      
      他早已习惯听闻狄耀各种优秀事迹。
      
      原来狄陵家里还有个弟弟,看样子似乎挺优秀的,同样的基因,差别怎么这么大呢?辅导员默默嘀咕道。
      
      .
      
      “你……你找谁?”佣人呼吸稍顿,说话的声音不由放轻。
      
      “张妈,这是陵少。”袁秘书在学校里看到狄陵相貌的瞬间,很是惊艳,不过一番交流后,确定芯儿里仍旧是那个草包,自然一如既往地看不上他。
      
      张妈惊得张口结舌,“以前陵少总留着刘海挡着眼睛,今天怎么想通把脸都露出来了?”
      
      狄陵淡淡地扫视她一眼,“怎么?我换发型还需要和你报备?”
      
      “没……没……”张妈怛然失色,唯唯诺诺地低下头,半天说不清一句话。
      
      “都堵在门口做什么?谁来了?”清亮的少年音从身后传来,狄陵回头。
      
      少年身材挺拔修长,穿着小西装款式的校服,清隽优雅,如同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
      
      是狄耀。
      
      

  • 作者有话要说:  狄陵:一位平平无奇的干饭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