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在那一刻,沈挽情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杀人诛心。
      
      先给你一点生的希望,然后在你以为风平浪静的时候,再给予致命一击。
      不仅仅要人的命,还要让她在临死前体验人生中的大起大落。
      
      不愧是以一己之力将结局整成悲剧的人物,非常有反派应该有的残忍和心机。
      
      沈挽情痛苦了一会儿,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幻想了一下自己即将要被“喀嚓“拧断脖子的场景,内心绝望到有点麻木。
      但她还是垂死挣扎地和人家尬聊:“现在天色已晚,谢公子伤势才刚刚好转,怎么来了这儿?”
      
      谢无衍:“健胃消食。”
      
      沈挽情:“……”记性真好,还挺会举一反三。
      
      她在原地低下头安静地等了一会儿,发现面前的人半晌没声。于是沈挽情悄悄咪咪地抬起眼偷瞄了一眼,见谢无衍抱着胳膊姿态散漫地倚在床边,饶有兴致地轻睨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眼神非常像在看只小仓鼠一样,纯粹是在找乐子,顺便期待着它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
      
      这么看上去,他好像并没有很快杀死自己的打算。
      
      虽然不知道谢无衍到底打得什么算盘,但是好歹命能保一天是一天。
      
      但眼下被这人这么盯着,还怪不好受的。
      
      于是沈挽情试图将面前这人哄走:“虽然我很想请谢公子进屋喝杯茶,但是现在天色已晚,而且谢公子身体有恙,在外头吹风耽搁太久可能会不太方便,所以不如早点回去休——”
      
      “嗯,那就喝茶吧。”谢无衍说,“当然不能拒绝救命恩人的好意。”
      
      沈挽情:那我可真是求你拒绝我的好意。
      
      她抬头看了眼谢无衍脸上挂着的那副“没错我就是找事”的微笑,艰难地咽了下口水,觉得自己嗓子眼干得发疼,然后心里又后悔自己为什么想不开客套了一句“喝茶”。
      
      现在沈挽情可以合理怀疑,谢无衍没当机立断地掐死自己,绝对是觉得无聊所以想留着她找找乐子,顺便来看弱鸡的求生表演直播。
      
      虽然这样挺没面子的,但人该狗的时候还是要狗,毕竟命最重要。更何况自己怎么也算是个知道剧情的金手指玩家,只要活得久,最后谁咬死谁还真不一定。
      
      这么一想,沈挽情非常大方地进入了委曲求全的状态,将人请了进来。
      但在乌漆嘛黑的房间里摸了半天,也没找到火折子点灯。
      
      沈挽情的心情一下子就愉快了,这是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赶走谢无衍这尊大佛:“好可惜哦,看来今天晚上是喝不了茶了。”
      
      话音刚落,烛火凭空燃起,屋内瞬间被这点光源照得亮亮堂堂。
      
      谢无衍一撩衣袍,在桌前坐下,皱着眉打量着她,眼神里带点嫌弃。
      
      即使没说一个字,沈挽情也能读懂他眼中的那点鄙夷。
      
      点个火都要火折子?到底是谁派了个这么弱的人来刺杀他的?
      
      沈挽情觉得有被羞辱到。
      她磨磨蹭蹭地走到桌前,倒了杯凉茶,推到谢无衍面前,然后非常僵硬地坐下,还不忘记往后挪了挪板凳,保持安全距离。
      
      谢无衍没碰那杯茶,看似随意地问:“听说沈姑娘近日被画皮鬼所伤,刚刚痊愈?”
      
      沈挽情:“……是。”
      总觉得这人好像在给自己下套。
      
      “也是,今日传闻魔界动荡,封印即将被冲破,也难怪这些妖物也开始肆无忌惮。”谢无衍说到这,他稍顿了下,抬起眼睫目光轻扫过沈挽情的面庞,然后倏地笑了,“看来这魔尊一日不除,众生便永无安宁之日,你说对吗?”
      
      …精彩。
      这种不惜羞辱自己的提问,实在高超。
      
      沈挽情觉得自己好像在玩逃生游戏,但无论回答对还是不对,都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回答对的话,保不准就会立刻惹怒面前这位阴晴不定的大反派,直接打出死亡结局。
      如果回答不对的话,又和主角团那种正气人设不符,而且还不符合当今社会的价值观,一听就知道是在讨好。
      
      沈挽情心力交瘁,索性破罐子破摔:“我觉得都行,毕竟你看我连点个灯都不会。这么没用,一看就知道打不过人家,能不被小妖怪杀掉就算好了,怎么操心这些斩妖除魔的大事。”
      
      谢无衍思忖片刻,难得赞同:“说的也是,你的确很没用。”
      
      沈挽情:“……”行吧,被羞辱总比被杀好。
      
      谢无衍指尖摩挲着茶杯,拿起来抿了一口,似乎是觉得又苦又涩,颇为嫌弃地放在一旁,没有再动。
      他漫不经心地说:“不过我倒很期待他会落得怎么个死法。”说到这,抬眼看她,“你呢?”
      
      沈挽情被谢无衍这句话问的窒息了。
      这本小说里的角色思想都这么奇怪吗?主角心心念念赞扬反派是个大善人,而反派孜孜不倦地期待着自己怎么被搞死。
      
      一时之间,沈挽情甚至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脑回路出了问题。
      她用女性思维捉摸了下,一般情况,有些人自我否认的时候都是希望听到别人的夸奖。
      
      但是眼下这种情况比较棘手。
      她感觉谢无衍并不需要自己这种菜鸡的夸奖。
      
      于是沈挽情选择敷衍:“恩恩,加油加油。”
      
      谢无衍像是不知道被戳中什么笑点一般,突地大笑了起来。直到笑够了后,才稍稍敛起眉目,正色看着她,食指一下下地点着桌面,却给人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然后两人又陷入一段沉默。
      
      沈挽情发现了,谢无衍这人熟练掌握杀人先攻心的手段,一双眼眸望得人心里发虚。
      为了掩饰住自己的心虚,她咬牙梗着脖子和他对望,直到眼眶有些发酸,最后没能忍住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哈欠打到一半,沈挽情突然警觉自己失态,于是强行忍住,闭紧嘴巴。
      
      谢无衍收回视线,似乎是觉得索然无味,起身道:“那我就不叨扰沈姑娘了。”
      
      目送着谢无衍离去之后,沈挽情还半天没反应过来。
      打哈欠这么管用的吗?这就走了?
      什么都没干,真就喝了口茶然后问了几个死亡问题,然后就这么走了?
      
      沈挽情思来想去,也没明白这谢无衍到底是个什么思维,只知道自己的命好像暂时保住了。
      
      但是这算是给自己种下了个棘手的麻烦。
      如果往后谢无衍每天晚上睡不着觉就跑到自己房间来出几个死亡选择题,总有一天不被吓死也得因为睡眠不足而过劳而死。
      
      沈挽情边担忧着,边感觉到有点困。于是爬到床上抱着枕头继续担忧,接着就顺理成章的,四仰八叉躺在被子上睡着了。
      
      *
      
      天一亮,就得到个好消息。
      
      纪飞臣采药回来了。
      
      沈挽情感动得热泪盈眶。
      依照纪飞臣的敏锐程度,和男主对男配天生的敌意,加上自己的暗示,一定能很快揭穿谢无衍的阴谋。
      
      虽然书中没正面描写过谢无衍和纪飞臣在初期的时候谁强谁弱,但按照纪飞臣最后能够成功将他再次封印来看,在谢无衍并非全盛时期的阶段,两人应该可以打个平手。
      
      更何况纪飞臣还不会是孤军奋战,如果打起来,玄天阁和风谣情肯定是护着他的。
      
      想到昨晚因为谢无衍而少睡了几个时辰的痛苦折磨,沈挽情情绪激动地难以言表。
      
      从今往后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我听人说,你重伤刚醒,就跑去玄天后山那种危险的地方。”纪飞臣送药过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开口就带着几分兄长般的训诫,“挽情,如若不是阿谣及时赶到,你可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沈挽情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想要将话题扯到谢无衍身上:“纪大哥说得对,然后关于我后山救的那个——”
      
      “就算是救人,也得先考虑自身安危。”纪飞臣继续道,“阿谣这几日为你操劳,你不可再耍小性子。”
      
      “对对对。”沈挽情继续点头,然后孜孜不倦地试图继续自己的话题,“所以那个叫谢无衍的——”
      
      “阿谣这些天为你治伤,可否提到过我什么?”纪飞臣垂眼,眸中有些黯然神伤,“她对我避而不见,想来,我一定是伤透了她。”
      
      沈挽情泪目了。
      当时自己拼命想要帮你说话来哄老婆的时候,你拆我台。
      现在我和你说正事,你给我一口一个阿谣,是嫌我并太长还是嫌你命太短?
      
      沈挽情深吸一口气,试图做最后的挣扎:“纪大哥,我们先说说那位被下了锁心咒的谢公子吧,我觉得他——”
      
      “你说的对,我听人说阿谣解了位谢公子身上的锁心咒。”纪飞臣忧色更深,站起身,拂袖准备离开,“不行,我得再去询问一下阿谣的伤势。她刚被反噬,还耗费心神去解这样的秘术,一定耗损不浅。”
      
      “站住!”沈挽情一掀被子,气得险些没缓过来气。她深吸一口气,为了不被打断,加快语速一口气道,“你不觉得那位谢公子中了锁心咒还能不被觉察的来到玄天阁且说辞无法证实非常奇怪吗?”
      
      纪飞臣闻言,顿了下步子,转头看她。
      
      沈厌情一咬牙,决定对症下药:“我倒是无所谓,就怕谢公子是对玄天或者风姐姐有所想法,万一引狼入室,让她受到伤害,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纪飞臣一听,眉头也皱了起来:“嗯,你的疑虑是对的,此事我一定会彻查。”
      
      说完,面色郑重地离开。
      
      沈挽情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床上,内心欢欣雀跃甚至想要放鞭炮。
      不愧是男主角,虽然满脑子阿谣阿谣,但其实还是一点就通的。
      
      她心情大好,甚至早上还多吃了两块桂花糕,然后心满意足地摸着肚子出门散步消食,只等着谢无衍被擒的消息传来。
      
      但还没走几步路,便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男主角纪飞臣,和男配谢无衍,非常友好的坐在静心亭中,面前摆着一副棋盘,正在你来我往的下着棋,氛围看上去异常和谐,甚至还时不时地进行商业胡吹。
      
      “纪少爷的棋风刚正而又稳健,谢某自愧不如。”
      
      “不不不,谢公子才是,落子之间全是侠之风范,让纪某心服口服。”
      
      两人相谈甚欢。
      甚至想拜把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因为家里出了比较严重的事情,前两天回了一趟老家。
    今天才赶回来,今日之内会补上前面两天的断更。
    -
    感谢在2020-05-28 15:53:09~2020-05-31 23:59: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126567、一只大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张贴纸、水也 10瓶;颜 5瓶;巨波阿龙、31283149、还没想好的昵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