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可是,那只手再也没有移动半寸。
      舒适感猝不及防的停顿,不上不下。
      
      狗男人!一点儿都不懂得审时度势!
      段无心眉心蹙得更紧,愈发烦躁。
      
      不摸就不摸,把本王松开!
      
      凌君寒感受到不太友好的视线,适时收了手。
      他拎着脖颈把段无心翻了回来,平放在地板上,没忍住,又顺手拍了拍圆润的屁股。
      
      挺弹。
      
      于是,眼睁睁看着小白虎的耳朵突然直挺挺的竖成了九十度。
      仿佛彻底被惹毛,即将开启战斗模式。
      
      原来,不喜欢被摸。
      这小脾气真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炸。
      
      沉吟两秒,他直截了当问:“今天就跟我回去吧?”
      一向作风犀利的凌元帅难得带了点儿商量的口吻。
      
      段无心猛然抬头,好不容易从刚那股舒适劲儿里缓过来,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谢邀,拒绝。
      
      是濒灭馆的肉不好吃,还是地板不够硬?
      如果摸两下就能转变想法,那您想得也太天真了。
      
      段无心再次摇头,双重拒绝。
      毕竟,没谁喜欢被当成礼物送出去。
      
      “要不,试一个月,心心不习惯再送回来?”凌嘉木绞尽脑汁,提出折中办法。
      他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假笑,蹲在小白虎面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善真诚:“你放心,元帅府喜欢你的人很多,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段无心干脆闭上眼,换了姿势侧躺在地,一动不动。
      既然凌君寒给了他选择的余地,他是疯了才会答应。
      
      凌嘉木不放弃,锲而不舍继续攻略:“我们这好多你的粉丝,况且.....”
      他盯了他哥一眼,小声补充:“长官也不是传闻中那样,他人挺好。”
      
      一张好人卡发出去,有点没底气的心虚。
      不过,他哥面对小白虎的确有着出奇的温柔和耐心,也不算骗人。
      
      弹幕听到这儿,彻底炸了:
      【一天都不行!这是羊入虎口,不是,虎入人口】
      【这就看出来了,要是送过去得被吃得死死的】
      【别带节奏,心心又没说要去】
      【我!就!知!道!凌君寒来这儿居心不良】
      【实名反对,不许抢我崽崽!】
      【我相信许愿宝贝的圣光,我们都集体许愿了,求求了QAQ】
      
      凌君寒瞥了一眼段无心,四肢绷得笔直,仍然是一脸抗拒,很坚定地姿态。
      脑海里闪过白虎在森林里奔跑的场景,他想,老虎天生就是自由的,不该是谁的所有物。
      
      人家不愿意,他并不打算强人所难。
      就当,今天出门散了个步。
      
      “算了。”凌君寒说。
      
      算了?
      这么简单?
      
      这话听着太舒心,段无心按耐住想要“呜呼”的念头,情不自禁地疯狂摇晃尾巴。
      他想:果然是万人许愿生了效,结局如他所愿。
      
      感谢命运,感谢粉丝。
      感谢平时帮人许愿积攒的人品。
      
      现在的心情就是两个字,舒坦。
      
      弹幕那边挑事儿似的,齐刷刷挑衅:【凌君寒说话算话,不能反悔】
      恨不得让他当场按手印,再盖个章。
      
      “不会反悔。”凌君寒从密密麻麻的弹幕中收回视线,垂眼整理袖扣,准备离开。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凌嘉木腿蹲了个半麻,骂骂咧咧起身凑过去碰他的胳膊肘,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你说的,不要以大欺小。”
      “我说的是这个意思么?!昨天白跟你逼逼那么久了!”
      “嘉木,别想着自私地把人家占为己有。”
      “.........我/操/你......”
      
      想了想,骂哪个家属都是自家的,凌嘉木把脏话又艰难咽了回去。
      一脸怨念,恨铁不成钢。
      
      送上门来的儿子,这么轻易就放走了,就很郁闷。
      亏他以为他哥这趟过来是强掳的,这老畜生突然的绅士用错了地方吧?
      
      “走了。”凌君寒无视怨念的眼神,面色平静地朝段永年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段馆长早点休息。”
      凌嘉木极其不情愿的一步三回头,嘴里喃喃自语:“大老远的,怎么感觉今天白来.....”
      
      话音未落,大门一开,迎面撞上一个壮硕的大汉。
      那人跟他们穿着一样的军服,紧绷的肌肉把军服撑得几乎要爆开,看着让人发怵。
      
      对面硬挺挺出声,嗓音粗犷:“呵,都在呢。”
      
      段无心刚松懈半秒,闻声抬头,瞬间被钉在原地。
      
      那人站在玄关处,大半个身子被外面浓重的夜色覆盖,像是一条黑暗中凶猛的野兽,充满杀意。
      顶上的灯光落在壮汉的左脸,从眼角到嘴角边,盘踞着一条很深的伤疤。
      
      记忆的碎片铺天盖地涌入脑海,那张在大雪里模糊的脸逐渐变得清晰。
      脖颈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掐住,难以呼吸。
      
      是他。
      
      日日夜夜咬牙切齿恨了千百遍的人,穿着那身熟悉的军服,站在三米开外。
      他那双沾了血的手,正不耐烦推开凌嘉木往里走。
      
      空气骤然变得逼仄。
      
      “李英毅......元帅,您来干什么?”
      凌嘉木看清来人,神色微凝,没了刚才的嬉皮笑脸,一脸冷然开口。
      
      李英毅皮笑肉不笑地直接越过凌君寒肩头,瞥了小白虎一眼:“君寒,我听说你不打算要段无心了……”
      
      凌君寒停住脚步,背对李英毅微微偏头,留下半张落在阴影里的侧脸,“所以?”
      李英毅又往里走了两步,随口扯了个理由:“我也是这白….猫?虎?的粉丝,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接走了。”
      
      言外之意,一览无余。
      话里明摆着早就盯上了,踩点无缝衔接。 
      
      “不行!”
      凌嘉木抢话打断,和小白虎凶巴巴的叫声叠在一起,双重叠加,显得很是蛮横。
      
      当然不行。
      段无心缩紧掌心,浑身的毛像长满了刺一样的炸起。
      
      早知道自己运气差,没想到能惨到这种地步,在这种时候碰上。
      他爪子倒是锋利,但战斗力大概不如久经沙场的元帅,如果这人真的想强行带走他.....
      
      那就,拼死抗争。
      段无心攥紧虎爪。
      
      李英毅没说话,踱着步子越走越近,身影像一座高山往下压。
      嘴角明明还挂着笑,却因为那根横贯半张脸的伤疤显得格外狰狞。
      
      “难不成,您也过生日?”凌嘉木再次没忍住呛口出声。
      李英毅有些不悦,横了一眼过去,“第二次了君寒,你的手下要是老这么不懂规矩,我来管教。”
      
      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
      
      “我弟弟,不劳您费心。”
      凌君寒停住脚步,转身靠在门边,冷言嘲讽。
      他靠在门口没走,倒想看看这老狐狸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段永年只感觉头皮发麻。
      这刚解决一个,怎么又来一个。
      
      直播的镜头对准客厅,弹幕把阴阳怪气的对话听了个全:
      【不是吧不是吧,说要就要,还有没有虎权了?】
      【今天濒灭馆元帅扎堆了?你们都垂涎我儿子???】
      【头一回知道李英毅长这样,dbq我颜控,他太丑了,我宁愿心心跟着凌君寒.....】
      【听说ljh和lyy一直不合,这就是故意来膈应人吧】
      【小道消息,lyy好像在做什么兽类实验,怎么可能把儿子给他!】
      【......前面的再乱说,你号没了】
      
      怕事态发展愈加严重,也怕弹幕越说越过火,段永年眼疾手快,赶紧抬手掐了直播。
      他抹了一把汗岑岑的脸,尴尬打破沉默:“这事儿还是以心心意见为主吧,他还是比较喜欢自己..…”
      
      李英毅抬手打断了段永年的话,命令副官:“小何,回去给上面打个报告,这小东西我要了。”
      “好的,元帅。”副官恭敬鞠躬。
      
      李英毅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段无心,带着虚伪的笑意拍了拍自己肩膀:“乖,爬上来。”
      语气是假惺惺的粘稠,让人恶心。
      
      距离拉近,段无心被这人阴森森的气场缠绕,胃里翻江倒海。
      跟凌君寒不同,是难以言喻的潮湿和粘腻,想要逃离。
      
      段无心拱起后背后退三步,后背抵住墙沿,用动作表示拒绝。
      一只军靴突然出现在肚子下方,猝不及防。
      
      “不听话,我比较喜欢乖孩子。”
      李英毅慢悠悠出声,单脚一提一勾,用力把段无心颠到了自己肩膀上。
      
      段无心反应很快,扭头猛地一爪拍过去。
      虎爪划过李英毅的脸颊,指尖锋利,丑陋的伤疤上瞬间血迹渗出,伤口很深。
      
      “操.....”李英毅手一扬,把段无心砸到地上。
      小白虎落地翻身,他恶狠狠地一脚踩到后背,唾骂道:“给你脸了?” 
      
      “别打他!”段永年出声,刚反应过来想要上前阻拦,就被李英毅带来的何副官给一拳按在地上,姿势扭曲。
      
      “李元帅,适可而止。”凌君寒看不下去,从大门快步过去扶住段永年,单手把副官狠狠压在墙边,示意凌嘉木按住。
      
      现场乱七八糟,一片混乱。
      
      欺负到了馆长头上,段无心怒火彻底被点燃。
      他猛地从李英毅脚下挣扎着出来,一个折返,弹跳到李英毅的小腿上,低头猛咬了一口。
      
      虎齿没松,后颈又被捏住往下拽。
      段无心反手一爪勾在裸露的手背上,又是一道深深的抓痕。
      
      “操蛋玩意儿…”李英毅抹了一把手背,气急败坏,破了伪装。
      他抬起右腿直接想往小白虎后背上踹,刚一发力,骤然被另一只军靴猛然踩在了地上。
      
      凌君寒右脚踩得死死的,让那只作恶的脚动弹不得。
      “这就过分了。”声音冷得像锋利的刀刃。
      
      “你有毛病?”李英毅横他一眼,脚腕用力想要挣脱,“松开。”
      
      “如果您还要动手,我不会松。”凌君寒不太有耐心的重复。
      李英毅冷笑,嘴巴抿成一条直线,抬手偷袭还击。
      
      凌君寒动作更快,反手遏住李英毅的双手,膝盖一顶,把人压在旁边的墙上。
      他手指用力,把手腕禁锢更紧,执着着刚刚的话:“我说,我不会松。”
      
      如果说以前他和李英毅的对立还保持着表面的平静,今天算是直接撕破了脸。
      撕就撕吧,早晚有这么一天,凌君寒不以为然。 
      
      李英毅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凌君寒真的会跟他动手,毕竟军营里还要尊称他一声前辈。
      漫长的十几秒沉默,客厅内气氛僵持,谁都收不了场。
      
      “好,我不动手。”李英毅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他在心里把凌君寒唾骂了千万遍,又狠狠把仇记上一笔。
      
      凌君寒嗯了一声,淡淡开口:“堂堂联邦元帅,人家不愿意跟你走就用强,这就有些丢我们军人的脸了。”
      李英毅不耐烦地瞪他:“知道了,松手。”
      
      凌君寒嗤笑一声,放开钳制。 
      
      李英毅整理了一下凌乱的上衣,察觉到刚才的失态,又戴上伪装。
      他垂眼看向小白虎,抹了抹手背上还没凝固的血迹:“这样,我很讲道理。我数三声,凌君寒要是不带你走,就是我的了。”
      
      这人就是故意的。
      段无心垂下尾巴,面色凝重,有些绝望。
      
      刚刚反抗是本能,真要落入这人手中,李英毅有那么多精兵部队,只有死路一条。
      旧仇未报,估计就死在当场。 
      
      只是,刚刚才当着众多网友的面拒绝了凌君寒,现在凭什么要求人家出手....…
      他看向段永年,老人家神情复杂,欲言又止。
      
      “三。”
      那边已经开始计数,段无心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
      
      “二。”
      李英毅胜券在握,面色轻松,换上了看好戏的表情。
      
      “一。”
      这一声被拉得很长,像极了命运的死亡钟声。
      
      心跳停止,呼吸停滞。
      段无心撞上李英毅志在必得的目光,回忆压不住的泄闸而出。
      
      黑洞洞的枪口四处扫射,血肉飞溅,扬起层层白雪。
      军人捂着脸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满手鲜血。正大声指挥着手下,把倒在雪地中的两只白虎抬上飞船。
      
      他藏在大雪掩盖的树洞里,不敢乱动,不敢呼吸。
      
      彼时,此时。
      心境重叠。
      竟然是同样的束手无策。
      
      段无心后退了一步,后背抵上一双坚硬的军鞋,退无可退。
      刽子手就在咫尺,这个人杀戮成性,如果殊死一搏,会是怎样的结局?
      
      凌君寒低头,看着抵在鞋前的小白虎,不知道一向嚣张的性格怎么就突然发了怯。
      脑子里闪过片刻回忆,到底还是于心不忍:“我改了主意,又想要了。”
      
      至于网上那些让他“说话算话”的舆论....
      也就是丢个面儿就翻篇,不算大事。
      
      李英毅没想到这人今天跟他作对上瘾,讽刺道:“出尔反尔,这就是凌元帅的作风?”
      凌君寒压根儿懒得理,只是俯身,轻轻将浑身僵硬的小白虎笼住。 
      
      段无心脑子像是断了线路,对话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他好像听到凌君寒说要他。
      
      刚才那一秒,像是在海浪里濒死挣扎,茫然且无望。
      然后这一秒,在最后一口呼吸里被人抓出海面,重获新生。
      
      段无心感觉自己被利落抱起,毛茸茸的脸颊贴上军装冰凉的领扣,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纽扣上徽章的图案。
      刚硬的,强势的,代表着军方。
      
      很凉,段无心猛然挣扎了一下。
      他想,大概是脑子发昏,竟然产生来了奇奇怪怪的幻觉。
      
      他听到凌君寒温声音扫过耳畔,低沉的烟嗓,带着点无可奈何。
      
      “别乱动,我带你回家。”
      

  •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同居,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
    风险提示:
    看到上一章留言都在说想rua, 请将小说和现实区分开,别在动物园看到大老虎就伸爪子上去摸(doge)
    心心的话,老凌大方点儿,给你们摸
    抽100条有趣的评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