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六大门派 ...

  •   可惜寒岳剑尊的飞升感悟是没机会听了,不过凌剑宗的请帖还是发往了各大门派,然而不是为了庆贺,却是吊唁——因为寒岳剑尊陨落。
      
      惊愕出现在每一位接到请帖的掌门人手中,难以置信地望着身着素服戴孝的凌剑宗弟子。
      
      开玩笑的吧,修行之路上最危险的天劫都过了,只要巩固境界,达到大乘圆满,就能原地飞升。
      
      然而死了?
      
      这简直比直接魂飞魄散在雷劫之下更让人难以接受!
      
      此方瀚蓝世界之中,修真门派大大小小无数,其中佼佼者就属六大门派,请帖自然会一一送到。
      
      除凌剑宗之外,晓乐见过的浮游门便是其一,在东,靠近无极之渊,门中弟子乃是道法和剑法双修,进可攻退可守,守着无极之渊,一派独大。
      
      浮游门的掌门收下请帖,却终究抑制不住惊愕道:“……可确认过了?会不会是自行兵解,或是元神出窍藏在某处养伤?”
      
      每一位掌门收完请帖之后都要这么问一遍,这世间大能若非大限将至,想要死其实也很不容易,有太多的手段能够逃脱,重头来过。
      
      更何况是一位剑仙呢?那可是真正的仙人!
      
      然而凌剑宗的弟子却哀戚道:“寒岳剑尊的魂灯已灭,据沈师兄坦言,剑尊留下的魂印也消失了,玄机阁缄言尊者亲自卜算,道是生机已断,怎还有生还可能?凌剑宗又岂会拿此事开玩笑?”
      
      一位剑仙坐镇的宗门,这世上还有谁该挑衅?毕竟再多的散仙也比不上这样一位真仙,作为凌剑宗的弟子想想就知道有多自豪,报上宗门就能让人敬畏三分。
      
      然而之前有多自豪,得到噩耗之后就有多难过,庆贺炫耀之贴,变为吊唁扼腕之贴,一上一下,尽显失落。
      
      “这……的确。”
      
      “那晚辈就告辞了。”凌剑宗的弟子不忍多说,送上帖子之后,便御剑而离,前往下一个修仙门派。
      
      六大门派中玄机阁在北方断机山上,以演算天机,制符设阵为主,阵法精妙,符箓威力强大,预判精准,哪怕自身并不强悍,却也无不可小觑。
      
      而缄言尊者便是其中一位渡劫期的大能,若连他也断言寒岳剑尊已逝,那便真的就没了。
      
      龙岩寺在大陆之中,皆是佛修,有我佛割肉喂鹰的慈悲为怀,亦有金刚怒目的降魔四方,口碑不俗,在凡世之中广建寺庙,是第一大佛门。
      
      龙岩寺主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寒岳剑尊一柄龙吟重天斩杀邪魔无数,以天下己任,与四海魔头玉石俱焚虽然可惜,却也求仁得仁,老衲敬佩,定携龙岩寺上下前来。”
      
      再者南方水银岛,在银海之中,术法精妙,御水驾雨乃看家本事,又有御兽之能。海中妖兽众多,几乎每位弟子皆在筑基之后寻找自己的伴生海兽,在海中水银岛的弟子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不过他们不常出现在大陆,有遗世独立之感。
      
      然而作为六大门派之中,这请帖还是送了过来,岛主水无痕没有二话,但是其妹水明迹却难以置信:“他不是仙人之躯吗,怎会败于区区一个四海魔头?”
      
      她目光咄咄地望着凌剑宗弟子,为首的一位不得不道:“回禀仙子,弟子也是不得而知,只是掌门及诸多长老猜测,剑尊离宗前为了沈师兄的身体消耗不少灵力和修为,怕是因此才不敌于四海魔头。且听从无极之渊的长老们回来,观两极沼泽中的战斗痕迹,不只是一位魔修,剑尊应是受了围攻这才……陨落。”
      
      闻言,水明迹脚下一阵踉跄,扶住一旁的椅子,接着摇头道:“可我不信!”她眼睛通红,望着岛主目光决绝,“大哥,我不信,我一定要亲眼看见,否则就是还活着,我要去找他!”
      
      她说着便唤出了自己的水笛,便要踏上离去,水无痕连忙将她一把拉住,劝道:“小妹,你要去哪儿找他?”
      
      “无极之渊!”
      
      “凌剑宗已经翻遍了,真若在那里,怎会不知?”水无痕苦口婆心,也不怕周围人笑话,深深一叹,一字一句道,“小妹,别自欺欺人,他死了!”
      
      水明迹在这一声之下,顿时怔在原地,居然就此落泪,簌簌而下。
      
      水无痕将她搂在怀里安慰:“罢了,且去送他最后一程吧。”
      
      这个情景简直令凌剑宗弟子纷纷惊诧,再猜不出这位水银岛的灵笛仙子倾心于自家剑尊就是傻子了。
      
      “听说,灵笛仙子年幼历练之时曾差点葬于妖兽之腹,多亏咱们剑尊出手相救。”有位弟子小声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是孤身一人。”
      
      “唉,剑尊这一去,不知得伤了多少女修的心呀!”  
      
      最后一个大派则是玉心阁,门下皆是女弟子,传闻祖师素心仙人被情所伤,恨透天下男子,便看破红尘斩断情丝,在水天一色中创立玉心阁,留下上乘功法玉心功之后圆满境界,渡过雷劫,飞升成仙。
      
      如今门派虽不禁止嫁娶,不过却照旧只收女弟子,是以除了龙岩寺外,各大宗门皆有其姻亲血脉。
      
      接到请帖的阁主面色凝重,柳眉一蹙露出惋惜的表情来:“剑尊一生风光霁月,修为高深,放眼天下难逢敌手,这一噩耗,实在让本座痛惜不已。”
      
      她说着不由地跟门下长老互相换了一个眼神。
      
      大长老道:“寒岳剑尊这一去,不知道沈师侄可还好?”
      
      到玉心阁送帖的是凌剑宗的昊绝峰寂灭尊者的关门弟子赵飞鸣,闻言便恭敬道:“沈师弟悲伤过度,一直未出妄墟崖,除了两位同门师兄弟,不见任何人,剑尊后事乃是宗门打理。”
      
      大长老轻轻一叹:“真是天意弄人,如此天才,实在可惜。”她说完又回看了阁主一眼。
      
      毫无疑问,没有了寒岳剑尊压制魔种之毒,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元婴剑修即使能活下来,也废了。
      
      突然玉心阁主问:“龙吟九重剑找回来了吗?”
      
      赵飞鸣摇头:“未曾,宗门派出所有化神期以上的尊者前往,皆未寻得,亦感受不到龙吟的气息,不知所踪。”
      
      “可会随着剑尊一同化为虚无?”
      
      赵飞鸣摇头:“不会,龙吟重天乃神兵,是剑冢中所有兵器之祖,若是断裂剑冢万千的利刃必然哀鸣,宗主探查过,剑冢一直毫无动静,可见龙吟还存在于世,只是敛了气息,不叫人感知到而已。”
      
      玉心阁主点点头,她看着赵飞鸣,忽然笑道:“观赵师侄周身气息,灵气溢满,金丹凝实,乃是即将碎丹成婴之兆,如此年轻,当真年少有为。”
      
      没想到这位阁主居然看出来了,赵飞鸣忍住心中喜悦,自谦道:“阁主谬赞,不过是勤勉而已。”
      
      “无需谦虚,如你这般年纪,已是世间少有。”她说着褪下手腕一串金丝链,递了过来,“想必寂灭尊者已经为你选好闭关之地,丹药法器尽有,本座便不多作嘱咐,唯有这金丝串,可挡化神期修者全力一击,便赠与你吧。”
      
      化神期的修者可以称之为尊者了,乃是真正的大能,而能挡下全力一击的法宝,世间稀少,可谓珍贵。
      
      赵飞鸣简直受宠若惊,一时间都愣住了。
      
      玉心阁乃是这片修真大陆上所有男修最向往的地方,毕竟男多女少,玉心阁又全是女弟子,各个貌美如花不说,且修炼玉心功的女修在双修之中能让彼此修为进展更快,是以谁都想娶一位玉心阁弟子作为道侣。
      
      这位眼光极高的玉心阁主更是对其他宗门的男弟子不假言辞,更逞论送这样的大礼。
      
      唯一得此优待的也只有寒岳剑尊的独子沈逸之,并将爱女李梦瑶早早地与他订下婚约,不知羡煞多少人。
      
      跟赵飞鸣一起来的同门师侄们羡慕又急切地催促道:“小师叔,还发什么呆啊,快谢谢阁主!”
      
      赵飞鸣回过神,慌忙双手接过:“飞鸣多谢阁主厚爱。”
      
      玉心阁主点点头:“那便去吧。”
      
      待凌剑宗弟子一走,大长老便道:“这位倒也是天纵英才,若不是有沈逸之在前掩其锋芒,放于任何一派皆是首席弟子。”
      
      玉心阁主笑了笑,目光幽幽:“无需放于其他门派,寒岳一死,妄墟崖没有撑得起主峰的元婴修士,就算看在寒岳的面子上也得沦为副峰。将来的凌剑宗得看昊绝峰,赵飞鸣哪怕比不得沈逸之,也足够挑起大梁,前途自是无量。”
      
      赵飞鸣激动地离开水天一色,踏在飞剑上依旧没抑制住那份喜悦,他忽然明白师尊不顾他即将冲击元婴,非得让他来玉心阁一趟的原因了。
      
      “小师叔,听说乐音仙子也已经到了金丹后期,与您不相上下呢。”
      
      底下的师侄们挤眉弄眼,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赵飞鸣沉下脸色,佯怒道:“别胡说,她与沈师弟有婚约,不可害她声誉。”
      
      “算了吧,没有寒岳剑尊,如今的沈逸之就是个废物,哪怕活下来也不过是个病秧子,坐在轮椅上连剑都拿不起来,怎么跟小师叔比?玉心阁主心气那么高,岂会把女儿嫁给他,瞧今日她对小师叔的态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是,李师叔那样的仙子,沈逸之他配吗?”
      
      “这样的话不要说了,都是同门,如何能冷嘲热讽?沈师弟遭魔头残害,我只有为他惋惜,但愿宗门有办法能够救他,不然……”赵飞鸣垂下眼睛,终于一叹,不忍再说。
      
      几位师侄们互相看一眼,纷纷致歉,称赞小师叔心善宽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