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怎么了?受伤了吗?”
      
      裴宁紧张地看着栾槿柒。
      虽然都是拍的打戏,但栾槿柒这人吧,很难受伤的,如果她受伤了,那情况就比较严重了。
      
      “不是我。”
      栾槿柒抿着唇,脸上是难得的冷意。
      
      裴宁愣了一下,不确定地开口:“是你爸?”
      
      “……”
      过了许久,久到裴宁以为栾槿柒不会开口了,栾槿柒却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老头子准备和他的钱过一辈子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想起我,你说好笑不好笑?”
      
      “阿柒,你……”
      
      “安啦安啦。”
      栾槿柒拍拍裴宁的肩膀,一副姐俩好的模样。
      “放心我不准备回家继承财产,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会失业了。”
      
      裴宁:……
      你丫还记得我当初是个前途光明的特助吗?要不是被你拐来当经纪人……
      
      裴宁叹了口气,上了栾槿柒的贼船,她还能怎么办呢?
      除了让栾槿柒赶紧红起来,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毕竟她们俩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栾槿柒不红,她哪有钱啊?
      
      “所以你去医院是为了?”
      
      “当然是狠狠地嘲笑老头子啊!”
      栾槿柒说着话又掏出了她的小本本,翻开记老头子仇的那几页,满满的,果然很多。
      
      巩固复习了一遍对老头子记的仇,栾槿柒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到了中心医院。
      
      老头子有钱,住的自然是最好的病房。
      栾槿柒靠近病房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外面守着很多保镖。见到是她,保镖们都很热情地跟她问好。
      
      这些保镖,都被栾槿柒收拾过的,自然很服气这个二小姐。
      
      栾槿柒笑着跟他们挥手示意,那模样活像是检阅军训成果的校领导一般……
      
      “二小姐,您终于来了。”
      看到栾槿柒,陈管家面露喜色,很热情地将栾槿柒迎进了病房。
      
      病房里,栾爸爸靠坐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一看就不是很健康,但也没有管家电话里说得那么严重。
      
      看到栾槿柒,栾爸爸就吼了起来:“你这个逆女!滚出去!”
      
      栾槿柒摸了摸鼻子,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哟,看来栾老板不太欢迎我,那我滚了。”
      
      栾槿柒迅速撤退的时候,还不忘掏出小本本,迅速记下:九月八日,晴转空雷。老头子今天又让我滚了……
      
      看她真准备就这么走人,栾爸爸又吼了一声:“滚过来!”
      
      栾槿柒是想说自己已经滚远了的,但一打开病房的门,就见门口被两排保镖堵得严严实实的,很显然,她挤不出去。
      
      栾槿柒揉了揉耳朵,对着站在一旁的陈管家说道:“就这?你看他吼我这中气十足的模样,哪里像是快要不行了?”
      
      陈管家:……
      
      栾爸爸:……
      “你就盼着我死是不是?”
      
      “这个真没有……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栾槿柒一脸的无奈,老头子就喜欢无理取闹,真是拿他没办法。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能成熟一点吗?
      
      “你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要早起拍戏呢。”
      
      “又是拍戏?你能不能务点正业?好好的公司不管,非要去学你姐当戏子!”
      栾爸爸气得似乎要从床上跳起来一般。
      
      “我姐?”
      说到姐姐,栾槿柒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眸中再无半点温度。
      “你不是早就把她赶出栾家了吗?还提她做什么?”
      
      “我……”栾爸爸似乎也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色也变得愈加难看。
      
      “好好歇着吧,一把年纪了别瞎折腾,我走了。”
      栾槿柒转过身去,只觉得这病房里的空气都是令人窒息的。
      明知道回来看老头子肯定会让自己心情变得很糟糕,但她还是回来了。
      结果……这老头子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顽固不化。
      
      “你站住!”
      
      栾爸爸在后面喊,栾槿柒自当是什么都没听到。
      
      “你信不信我停了你所有的卡?”
      
      栾槿柒脚下一顿,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栾老板怕是贵人多忘事,您一年半以前就停了我所有卡了。”
      
      要不是没钱,她至于过得抠抠搜搜的吗?
      想了想,她又转过身看着老头子,笑容愈发灿烂起来:“我做了整整一年的武替,半年前起才勉强能接到角色,都是拜栾老板所赐呢。”
      
      说出去都没人相信,栾家超级有钱,可栾槿柒混娱乐圈不仅没有得到过家里半点帮助,还被打压得很惨。也就是她自身功夫底子好,兢兢业业做了一年的武替,才勉强接到了几个角色。
      
      栾爸爸被她这笑容看得有些不自在,尴尬得咳嗽了一声才继续说道:“我只是想让你快点回家。”
      
      “回家做什么?你最看重的不就是你的钱吗?你能把姐姐赶出家门,对我也不用留情,让你的钱给你养老送终吧!”
      
      栾槿柒说完,不再给栾爸爸反应时间,就走出了病房。
      走出一段距离,她才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脸埋进手掌里,肩膀一抽一抽的,看起来竟显得有几分脆弱。
      
      刚刚在病房的时候,裴宁就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现在看着栾槿柒,却忍不住有些担忧地问道:“阿柒,你还好吗?”
      
      栾槿柒没有回答,肩膀却抽动得更厉害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上,满脸写着高兴。
      
      “好!挺好的!我早就想怼老头子了。这口气终于出了,爽啊!”
      不仅是脸上,声音里都透着兴奋。
      
      裴宁:……
      她又白担心了。
      栾槿柒这货,自我调节能力超好的。
      
      -
      
      回到酒店后,栾槿柒飞快地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她其实,也没那么开心。
      想到姐姐,就更加开心不起来了。
      
      这次是真的不开心,吃了很多好吃的都没有开心起来。
      那就,只能睡觉了。
      栾槿柒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剧烈的敲门声。不,应该说是砸门声更准确。
      
      栾槿柒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不太想搭理外面。翻了个身,还想继续睡。
      
      “砰砰砰——”
      “栾老师!栾老师在嘛?”
      敲门声很执着,叫门的女声也显得很焦急。
      
      “嗯?”
      栾槿柒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坐起了身,想到可能是剧组的人找她有事,回答了一声“在的”便起身去开门。
      
      一打开门,栾槿柒就愣住了。
      她的门外围了很多人,男男女女都有,可她一个都不认识。
      
      确定这些人不是记者,自己也没那么大的本事招这么多人过来,栾槿柒才迟疑着开口:“请问……”
      
      栾槿柒才刚开口,就被站在最前面的女声给打断了。
      “栾老师,听说你是武替出身,身手很好,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栾槿柒睡得迷迷糊糊的,此时她人虽然醒了,脑子却还有些转不过来。她觉得这个要求有些奇怪,却还是顺口问道:“什么忙?”
      
      “是舞舞!我刚才去找舞舞,敲门敲了半天都没有动静,我怕她出事,所以想请……”
      
      “舞舞?你是说韩舞?”

  • 作者有话要说:  柒柒:韩舞出事了?关我毛线事!
    阿宁:有本事你别去
    柒柒:不是我,腿有它自己的想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