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争执起,小五护四四 ...

  •   茉雅奇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冲回自己院子,等不等喘匀,就屏退了左右伺候的宫女太监们。
      
      随即牢牢栓好了门。
      
      这才拿起针线笸箩里的剪刀,一点点小心剪开被火漆封好的信笺。整整五大张的信纸被满满展平,皇贵妃的娟秀字迹映入眼帘。
      
      茉雅奇吾儿。
      
      展信佳。尔见此信时,想必吾已魂归九天。抱歉,劳苦心监督良久,吾这身子却不甚争气。
      
      然死生常理,我所不讳。
      
      惟不舍吾儿、禛儿与你们皇阿玛。
      
      你们皇阿玛胸有四海,心怀江山社稷。纵如何悲痛,也会为祖宗基业挺住,渐渐走出阴霾。吾儿自小长在太后膝下,有她老人家百般怜惜,亦有你额娘为你万千打算。
      
      唯独禛儿……
      
      也是皇额娘当初年轻气盛,目光短浅。唯恐禛儿知其生母后与我离心,叫我多年辛苦倒为人做嫁衣裳。是以死死隐瞒,横加阻挡他们母子见面。致使数年内,汝兄竟不知自己尚有生母。
      
      冗长的一段诉说与反思后,佟佳皇后真诚写到:往事已矣,多思亦是枉然。惟愿吾儿看着咱们娘俩也算投缘,念着你与禛儿终究兄妹一场上。多多理解、包容他的冷脸与严苛,用心体悟他冷面下的温情。
      
      若你额娘能敞开心扉,忘掉之前种种,诚心接纳禛儿便罢。若……就劳吾儿多陪陪你哥哥,多劝慰于他……
      
      康熙三十八年七月初六,亥时,佟佳氏绝笔。
      
      整整五大页的信纸,三页有余都是诉说对养子胤禛的忧心与对茉雅奇的拜托。
      
      满满慈母心,跃然纸上。
      
      看得茉雅奇从展信起就没断过的眼泪珠子,瞬间又决了堤。
      
      良久,她才伸出自己的小胖手胡乱抹了抹泪。端端正正地跪在了当地,一字一顿地说:“皇额娘若英灵不远,当听到茉雅奇所言。儿茉雅奇以自身性命向您起誓,从今而后,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多多劝导陪伴哥哥。断断……”
      
      “断断不会让您的忧心,成为哥哥的将来!”
      
      从今儿起,她就是哥哥的贴心小妹砸。
      
      不止为了抱大腿!
      
      咱们茉雅奇前世今生都是行动派,说得出更做得到。
      
      藏好了信笺,开了门,安抚好忧心不已的皇太后。再让大宫女甘草伺候着换了衣裳,重梳了小鬏鬏。这位就带着自己心爱的小鞭子,着人提着几样厨下预备的素点心就风风火火奔着阿哥所了。
      
      结果康熙心疼四子没了养母,伤心之余茶饭不思。没几日就折腾到形销骨立,早早就把人带回了乾清宫,亲自抚养。
      
      茉雅奇这一去,果断扑了空。
      
      就在她琢磨到底是就此打道回府,还是将爱心送到乾清宫时。
      
      九阿哥胤禟跟十阿哥胤俄踢踢踏踏地走了过来。没等着茉雅奇礼貌问好,叫声九哥十弟呢。胤禟就先阴阳怪气地开了口:“爷还当是谁?这不是老四的小跟班茉雅奇么!”
      
      “怎么着,你那狼心狗肺哥攀了高枝儿不认你,巴巴地送点心来求和了?啧啧,那你可找错了地儿,唔……”
      
      “嘿嘿。”胤俄死死捂住自家九哥的嘴,再向茉雅奇投去讨好笑容:“皇额娘薨逝,九哥伤怀太过这才口不择言。弟弟在这儿跟茉雅奇姐姐赔礼了,姐姐勿怪,勿怪哈!”
      
      浓眉大眼胖墩墩,同七岁的胤俄是个虎头虎脑的可爱胖纸。
      
      好像年画里的胖娃娃一般,特别喜感。
      
      尤其他这笑嘻嘻拱手,一迭声叫姐姐的时候,茉雅奇简直抗拒无力。就很想摇头道声无碍,略过这点小插曲了。
      
      再怎么同为七岁壳子,茉雅奇也做不到跟真七岁小娃斤斤计较。
      
      而且因为剃毛事件,四四与九的梁子结了许久。满宫闱内外都知道他们不合,会趁机酸几句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好么?
      
      茉雅奇大气,愿意揭过。
      
      胤禟却不是个好脾气的,就见他跟个小蛮牛似的挣开胤俄,接着小炮筒子就开始发射:“胤俄你做什么拦着小爷,难道小爷哪句说错了?老四那个见利忘义的混账,为了荣华富贵连亲娘都不认。巴巴地在佟佳娘娘身边卖乖,给人家当孝子。”
      
      “啧啧,还伤心难过,茶饭不思。就不知道哪天他亲额娘去了,他是不是也能这么伤心?”
      
      这话说得委实过于诛心,吓得三人身边的宫女太监们齐齐跪地,大气儿都不敢喘。
      
      茉雅奇眸光一厉,胖乎乎的小手默默摸上了自己的鞭子:“都是自家兄弟,茉雅奇不愿太过。今儿这事儿,只九哥真心真意给四哥道歉,承认自己失言,妹妹就当自己没见过你跟十弟,也没听过你那番狂悖之言。否则的话……”
      
      “九哥当知道妹妹这段时间练了套鞭法,更当知我很乐意替四哥讨回公道!”
      
      “哈!”胤禟大乐:“爷还怕了你个小丫头片子不成?”
      
      这蠢货既然要将讨打进行到底,茉雅奇当然也不吝赐教。否则前脚才发完誓,后脚就任由哥哥被人污蔑嘲讽……
      
      她岂不是食言了?
      
      守诺是个好习惯,而她有。
      
      啪!
      
      茉雅奇眯眼,狠狠一鞭子抽在青石板上:“既然如此,九哥就领教领教我这个小丫头片子的鞭法吧!”
      
      话落鞭出,结结实实一下抽在了胤禟的臀部。
      
      疼得他嗷一声喊出来:“你,你个死丫头居然真敢!”
      
      茉雅奇也不说话,只左一鞭又一鞭的,下下往胤禟臀部招呼。几下下去,就抽得他哭爹喊娘。等胤俄急慌慌搬来了康熙,就发现他九哥已经哭到眼泪鼻涕一大把了。
      
      而素日里软面团子一样,只知道读书作诗,比汉女还汉女的五姐茉雅奇小霸王似的拎着鞭子、叉着腰。差不多的身高,硬是在她的凶悍下凸显出几分居高临下来:“哭哭哭,哭什么哭?”
      
      “早知道挨打疼,你倒是别嘴贱呢!再让本格格听到你诋毁我四哥一次,我就揍你一次,管叫你提前退牙,再也长不出来的那种!”
      
      接连三位皇后薨逝,民间众说纷纭。
      
      其中以满清入关之初杀戮太过,以至于祸及子孙之说与康熙本人命硬克妻,连累三任皇后皆不得善终之说流传得最为广泛。
      
      正伤心难过时候,又被流言侵袭。
      
      康熙简直不堪重负。
      
      可算略略放松下心情,结果刚出门就被小十给拉了个正着。说五姐姐要打杀了九哥,万望皇阿玛救命。
      
      康熙虽同意了茉雅奇学武,但他日理万机的,也没见过女儿的具体成果。
      
      便是对这个女儿的印象,都还停留在乖巧聪慧、酷爱诗书上。是以甫一听胤这么说,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眼见为实后,心里也嘀咕着:胤禟那个混蛋到底说了什么,才把素来乖巧的茉雅奇气成这样?
      
      亏得胤禟不知道自家皇阿玛的想法,否则非以头抢地,好好给自己喊场冤!
      
      天可怜见的,他就埋汰了老四几句而已,特别的实事求是。
      
      那货开始的时候或许没有选择权,但后来,绝对的乐在其中。早忘了到底是谁十月怀胎把他带来这个世界的,只一心抱佟佳皇后与佟佳氏的大腿!
      
      当然胤禟就再傻,也知道这等真话绝不能说。
      
      只鼻涕眼泪一大把地控诉茉雅奇,说她恃武行凶,心思歹毒,全无半点手足之爱。若不是皇阿玛来得及时,今儿儿子怕是难逃一劫云云。
      
      吓得匆匆赶来的德妃直接跪在当地:“万岁爷圣明,当知茉雅奇最是善良宽厚。莫说手足,她平时连个蚂蚁都不忍踩踏。这心思歹毒之名,她个小人儿万万担当不起。今儿会一反常态,想是九阿哥说了什么戳心窝子的话。才叫她失了理智,妾斗胆恳请万岁爷明察!”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从自己肠子里爬出来的混账是个什么德行,宜妃当然也了若指掌。
      
      就从胤禟陡然白下来的脸色,宜妃都知道老对手德妃所料不差。
      
      再怎么不争气,那也是亲生的。
      
      回去怎么打罚是回去的事儿,现在当额娘的得把自己犊子护住咯!
      
      思及此,宜妃忙娇娇俏俏一笑:“瞧德妃姐姐说的,怎就那么严重了?不过是兄妹之间起了点小龃龉,动了点小手的事儿。所幸胤禟再混也知道自己是个男子汉,是当哥的。只乖乖挨揍,没有半点抵抗。”
      
      “德妃姐姐就网开一面,忘了他这点言语之失罢!别因为这些许小事儿,再给万岁爷添烦恼。”
      
      不愧是养了三子,宠冠一时连史书上都记了句‘圣祖甚爱之’的宜妃娘娘。
      
      厉害!
      
      三言两语之间,就把事情定位在了兄妹之间的小摩擦上。机智地把胤禟的打不过说成礼让,最后还不忘拿康熙心情说事儿。示意老对手别太得寸进尺,不然这时候引爆了万岁爷的怒火对谁都不好……
      
      就在茉雅奇美滋滋看高手对决,康熙静默不语,一脸风雨欲来。德妃娘娘被逼到进退维谷的时候,仁宪气喘吁吁赶来:“哀家听说茉雅奇被欺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给佟佳娘娘弄封文绉绉的遗书,蠢作者真滴思虑良久。虽然还是不尽人意,但是小可爱们看着我还算用心的份上对付看吧,哈哈哈!
    然后放心,茉雅奇是个团宠,真真儿的。她才不会受委屈,只有试图欺负她的才会!
    另,咱们十阿哥的名字输入法显示不出来,所以只好换了个同音的俄字,原本是言字旁加上我字哦!
    胤禟,康熙帝第十七子,序齿九。生母宜妃,雍正帝异母兄弟,史上属八阿哥党。
    胤礻我,康熙第十八子,序齿十,生母温僖贵妃。雍正异母兄弟,史上属八阿哥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