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救命恩哥 ...

  •   背靠大树好乘凉,古人诚不欺我!
      
      瞧瞧,她这都苦求N多天无果,太皇太后的大旗一出,瞬间压住所有反弹声音。
      
      心里默默给孝庄太后致歉兼感谢后,茉雅奇轻轻挣开仁宪怀抱。端端正正,无限虔诚地对她行了一礼:“孙女儿谨遵皇玛嬷慈命。此后必定艰苦努力,夙夜无违。”
      
      练武嘛,讲究的就是个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不吃得苦中苦,怎能成为人上人呢?
      
      对此,茉雅奇心中已有准备。
      
      康熙:……
      
      就很无语地看着又顺杆往上爬的闺女,别有一番无奈在心头。
      
      然纵千古一帝如他,也断想不到还有穿越时空这般的稀奇事。为人父母的,更鲜少有会用怀疑甚至恶意的角度去揣摩自己子女的。只当这孩子洪福齐天,真个得到了皇玛嬷庇佑。
      
      否则的话,当时虚岁才五岁的小娃,又怎么会有那般超强记忆,将皇玛嬷身上寿衣花色、头饰等等牢牢记住并原样画下来?
      
      便有……
      
      康熙也不觉得这孩子能在记忆好的同时,还兼具完美敷衍过他的定力与心智。
      
      无作假可能,那就句句是真咯!
      
      果然是皇玛嬷,生前为大清江山鞠躬尽瘁。薨后也尽心尽力护佑儿孙,怪道二十六年冬底到如今,后宫再无阿哥格格早夭。
      
      说来,这都是皇玛嬷的功劳!
      
      只是到底人鬼殊途,也不知皇玛嬷如此,会不会对她本身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康熙心下一懔,眉眼之间便盛满了担忧。
      
      想着回头就找和尚、喇嘛的,好好为她老人家超度。好叫她老人家早登极乐,来世喜乐安康,再无半点苦楚。
      
      而茉雅奇……
      
      能得皇玛嬷这番庇佑,必然是个好孩子。
      
      顺利转过这个弯儿后,康熙再看茉雅奇的目光便更多了几分慈爱与自己都没察觉的纵容。叫被搂在仁宪怀里也,眼角余光也注意他的茉雅奇笑,越发觉得良机难再得,必须好好把握。
      
      但怎么叫千古一帝持续破例,这是个难题。
      
      茉雅奇歪头,圆溜溜的鹿眼眨呀眨,胖乎乎的两只小手相对,手指头无意识地来回绕啊绕。
      
      等康熙跟仁宪沟通好再看过来的时候,就被她这萌态十足的小样儿给成功逗乐:“茉雅奇这是在琢磨什么啊?说来给皇阿玛听听,万一朕心欢喜,就满足了你的小愿望呢!”
      
      明示如斯。
      
      茉雅奇觉得这么好的机会自己要是还不能抓住,那就真枉费前世今生十八年多的历练了。
      
      于是乎她忙从仁宪怀里挣脱出来,走到康熙对面端端正正地福了一福:“回皇阿玛的话,儿臣正琢磨谁能严厉而不失温和地教导儿臣。让儿臣从响当当的门外汉,很快就变成驰骋江湖的大侠!”
      
      边说,她还边绽开樱花般的小嘴儿,露出不止八颗米粒牙。
      
      肉呼呼的小手握成拳,一脸的信心满满。
      
      叫康熙虽不知何为被萌得一脸血,也忍不住拽了拽她的小揪揪,笑得前仰后合:“好个贪心的丫头,都还没会走呢,就惦记跑了。须知习文练武,最讲究个持之以恒。”
      
      “勤学苦练再加以正确的方式,才可渐有所成。很快,是绝对不可能很快的。谁教也不行,便是朕亲自指导你都没捷径可走!”
      
      被偷学了说话方式的茉雅奇:……
      
      就觉得眼前的千古一帝很幻灭,但是不能说。
      
      只能规矩矩地再度福身:“儿臣谨遵皇阿玛教诲,也希望您君无戏言,满足了儿臣这小小心愿。”
      
      康熙:???
      
      就一脸问号,还不等问出朕何时承诺于你的疑问呢,就见他家小女儿手握成拳,轻抵在自己微微见双的小下巴处。鹿眼睁大,声音放粗:“茉雅奇这是在琢磨什么呀?说来给皇阿玛听听,万一朕心欢喜,就满足了你的小愿望呢!”
      
      十成十地,还原了他刚刚所说。
      
      话落,小人儿就一脸控诉地看着他:“皇玛嬷为证,这一字一句的,可都是皇阿玛亲口所说。而您刚刚哈哈大笑了足有数百息,可见心中欢喜!”
      
      突然被小女儿将了一军的康熙,就很有些愣。
      
      逗得仁宪再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哎哟喂,哀家的好乖孙,你可真是个小精豆子!”
      
      被夸的茉雅奇一脸迷茫,满满求教地看着自家玛嬷:“孙女儿吃过绿豆、红豆、芸豆,这小精豆子又是甚?也是能做出香甜糕点的食材么?”
      
      连康熙都逃不出的萌杀,仁宪又怎么可能例外?
      
      大笑着把小开心果搂在怀里好生揉搓了一阵儿,她这才尤带笑意地道:“小精豆子不是吃食,是个人间难得的宝贝蛋。出自一句俗话,机伶鬼儿,透亮奔儿,小精豆子不吃亏儿。”
      
      “哀家的茉雅奇啊,就是那不吃亏的小精豆子呢!才这么一小点点的,就能抓到你皇阿玛的空子,以后还能得了?”
      
      被抓到空子的康熙脸上一赧,颇有几分讨饶意味地喊:“皇额娘……”
      
      仁宪手一摆:“叫什么都没用,我乖孙女儿说的对啊,君无戏言来着!你堂堂帝王,总不至于诓骗个小孩子?”
      
      “怎么可能?”他堂堂一国之君不要面子的么!
      
      康熙断然否定:“孩子勤奋向学,朕这当阿玛的高兴都还来不及,又怎会敷衍甚至诓骗于她?朕只是在想,何人能严厉而又温和地教导于她。”
      
      可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谁都知道五格格是太后心尖子,在他这个帝王面前也颇有几分宠爱,还有个位列四妃的额娘……
      
      小姑娘生来便镶金嵌玉。
      
      等闲之人见到她,巴结讨好都来不及,哪敢严厉?那克尽本分,能无视掉她身份加以指导的,又怎么可能温和细腻?
      
      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丫头的要求就是个矛盾。
      
      康熙琢磨来琢磨去,也没琢磨出个合适的人选来。索性直接把皮球直接踢回给小家伙:“毕竟是教你习武,还是要你们师徒相处融洽才好事半功倍。所以,茉雅奇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若有,朕便以你的意见为主。”
      
      还当得皇帝老子提出一个,她否定一个。渐渐将重心偏离,直到点到四四亲哥为止。
      
      哪想着皇帝老子不按套路出牌,上来就给了她这么个绝大惊喜呢?
      
      喜得她如奉纶音,赶紧小鸡琢磨式点头:“有啊有啊,儿臣觉得四哥就相当不错!”
      
      “胤禛?”
      
      “小四?”
      
      康熙与仁宪异口同声,同款惊呆:“茉雅奇怎会觉得你四哥合适?”
      
      那孩子冲动易怒,曾因胤禟剃了他心爱小狗的毛,就气呼呼追着小九剪了他辫子。被他训斥了句喜怒不定后,倒是收敛了急脾气,却也从爆碳变成了冰。别说亲近了,向日里茉雅奇见了他都恨不得躲着走。
      
      变化如此之大,真真由不得康熙不好奇啊!
      
      茉雅奇笑着挠了挠头:“四哥虽然看着冷冰冰,但是心里热乎。儿臣觉得这天下除了皇阿玛、皇玛嬷、额娘之外,若还有一个人能全心全意对我,那必定是四哥无疑。以前,以前是人家误会他啦。远的不说,荷塘那天要不是他奋不顾身地跳下来,没准儿我就……”
      
      “古人云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四哥与我是嫡嫡亲的手足,许肯定是许不了了。那也不能因此,就对救命恩哥怠慢了呀!”
      
      茉雅奇摊手,一脸的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何况人家本来就山高海深呢?
      
      康熙嘴角微僵:“茉雅奇啊,朕得嘱咐你。就是你学武了,也万万不可弃文。还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亏得还小,现场也没有别人。
      
      否则传扬出去,都有碍名声了。
      
      真心口误,然后将错就错的茉雅奇嘿嘿讪笑:“是是是,儿臣谨遵皇阿玛教诲。那……您看,让四哥教我这事儿?”
      
      “朕看啊!”康熙特特拖了长长的尾声,瞧着小闺女从期望到忐忑、焦虑,再到那双鹿眼中都渐渐蓄了泪儿。他才轻咳一声,掩饰好自己的恶趣味。颇有几分郑重地道:“你四哥现在尚书房读书,每天寅时起床,卯入申出。学文练武的,本就很辛苦。”
      
      “这段时间佟贵妃身体违和,他身为养子还得侍奉汤药。忙绿如斯,便是朕这个当阿玛的,也不忍心给他加码。”
      
      果然,下届皇帝的大腿不好抱么?
      
      绝佳的计划才刚刚展开,就遇到了超级麻烦。茉雅奇嘟嘴,小脸皱成包子。
      
      逗得仁宪忍俊不禁,赶紧拿帕子遮住了嘴并狠狠瞪了康熙一眼。示意他快着点儿的,不许再欺负小孩儿。
      
      嫡母眼刀子都飞过来了,康熙哪里还敢造次?
      
      忙笑着轻捏了捏茉雅奇的小包子脸儿,连声音都柔和了数度:“好格格别哭,朕只说自己不忍心再给老四加码。又没说不叫你们兄妹情深,阻止他这个当哥哥的对妹妹稍有指点不是?”
      
      “若他当哥哥的能不辞辛苦,主动为教养妹妹出一份力。朕这个当皇阿玛的,也乐见其成的很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爱新觉罗·胤禛,即清世宗,清朝第五位皇帝,定都北京后第三位皇帝,蒙古尊称为纳依拉尔图托布汗。康熙第四子,母为孝恭仁皇后,即德妃乌雅氏,生于北京紫禁城永和宫。
    感谢在2020-05-19 16:46:42~2020-05-20 13:57: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118633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