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拔起萝卜带出泥,倒霉催的佟佳氏 ...

  •   情况实在不允许,否则茉雅奇非得给四姐姐比个大拇指:不愧是享誉数百年的海蚌公主,果然不同凡响!
      
      金口一开,就是直接送舜安颜去死的节奏。
      
      也是该着舜安颜命歹,四格格话音刚落,仁宪太后就在胤禛搀扶下匆匆赶来。正听了个话尾的她老人家雷霆震怒:“此事可为真?茉雅奇别怕,告诉玛嬷,那孽障可真试图欺负于你?若是,玛嬷这就下旨命他自裁谢罪,以赎他对你的冒犯与对佟佳氏百年清誉的亵渎。”
      
      这话说的够狠,同声传译的三阿哥也够黑。
      
      几句话把康熙嫔妃兼表妹,近来又与他一起缅怀姐姐孝懿皇后而颇得几分宠爱。连四妃都不敢轻捋其缨的小佟佳氏吓得身若筛糠,吧嗒一声就落了泪。
      
      特楚楚可怜地磕了个头:“太后娘娘开恩,千不念万不念,念在佟佳氏满门忠烈。舜安颜是妾父嫡长孙,家兄嫡长子的份上,好歹网开一面。横竖,横竖他都已经受了这么大的苦……”
      
      仁宪打定了主意要杀鸡儆猴,以免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把主意打到自家乖孙女儿身上。
      
      是以半点不为所动,只笑眯眯反问:“难道不是他罪有应得?在他狗胆包天,敢无视皇家威严,对堂堂公主不尊不敬的时候,就该知道自己其罪当诛。”
      
      这……
      
      小佟佳氏语塞,特为难地看着舜安颜。就想让他忍一时之气,好歹过了眼前这关。后者却以为自己被放弃了,大好头颅真个要落地。又急又慌的,吓得咕咚一声就晕了过去。
      
      小佟佳氏伏地大哭,一声声念叨着逝去的哥哥、姐姐甚至姑爸爸。
      
      叫康熙法外开恩的意思不能更明显。
      
      仁宪向来佛性,便是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吓唬舜安颜一把。但见好好的儿郎都已经被吓昏过去,心下就不由迟疑了几分。
      
      正待说一声算了,她的心肝宝贝孙女儿就呀地一声捂住了自己的樱桃小嘴儿,大大的鹿眼中满是惊恐:“九哥,九哥九哥,你看这怂包竟然给吓晕过去了!呜呜呜,我可不要这样的额驸……”
      
      “皇玛嬷您疼疼孙女儿,叫皇阿玛开恩,别给孙女儿找这么个怂包啊!又笑嘻嘻登徒子,还胆小如鼠,孙女儿宁可去大草原嫁个蒙古汉子,也不愿跟了这么个怂包!”
      
      仁宪皱眉,抬手点在她脑门上:“胡吣甚?前头几个姐姐们还没指婚,哪儿就轮得到你这个小豆丁了!”
      
      “可……”茉雅奇迟疑,伸手指着小佟佳氏:“九哥说了,她是皇额娘的妹妹,佟佳大人掌珠。连皇阿玛都得叫她声表妹,来头大的很!虽只有区区庶妃名头,却享妃位待遇,连贵妃、宜妃我额娘她们都得敬她三分。但凡这位所欲,鲜有不成。”
      
      “比方今儿,她那几个不成器的侄子入宫问安是假,借故来我宴会才是真。都打着青梅竹马的幌子,要当我额驸呢!羞羞脸的,站起来才三块豆腐高,就想着娶媳妇了!”
      
      “茉雅奇只想侍奉皇玛嬷左右,才不想找什么额驸呢!找,也不找这种不成器的怂蛋。”
      
      童言稚语几句,说得仁宪又气又笑。好一通劝慰,各种许诺。叫昭仁殿醋味浓郁,满殿阿哥格格皆酸。
      
      当然九阿哥除外,他顾不上酸,他苦!
      
      天杀的,他到底哪辈子不修,才遇上了这么个煞星哟?
      
      平时小九胤禟的,小鞭子甩的叫个凌厉,就从未见她手下留情过。这会儿装甚近乎呢?非要托词,非要托词你不会褶老四?干嘛非一声声叫我这么个除了打架就没有别的交流的哥!都不怕小爷利落跪下,反手一个坦白从宽彻底拆穿了你?
      
      虽然但是,拆穿是不可能拆穿的。
      
      讲义气的九不但没拆穿这个混账妹子,还完美配合了一把,彻底勾起了仁宪心中那团将熄的火。
      
      小佟佳氏见太后脸色不对,忙双膝一弯,再度跪下:“太后娘娘容禀,妾,妾真没有恶意啊!只是恰逢舜安颜他们兄弟三个入宫,听了茉雅奇……哦不,温宪公主殿下的宴会,这才……”
      
      “这才什么?”茉雅奇冷脸,满满严肃。叽里咕噜地把小佟佳氏的话复述给仁宪,再把仁宪的话一字一顿地转达给小佟佳氏:“你当皇宫大内,我堂堂宁寿宫是你佟佳府那般没规矩的地方?”
      
      “叫四阿哥带过来被拒,就进宫来玩儿恰逢其会?呵,好歹也是出了两朝帝后的府邸,你们就不能要点脸?!我们温宪还小呢,你以后少往她跟前凑合。别用那起子上不了台面的龌龊算计,毁了她的童真纯澈。”
      
      这几句话说的,仿佛响亮的耳光,一下下抽在整个佟佳氏的脸上。
      
      别说小佟佳氏跟岳兴阿、玉柱几个受不了,连康熙都有些扛不住。不禁轻咳两声,颇有些讨好意味地叫了声皇额娘。
      
      仁宪笑着拍了拍茉雅奇的头:“温宪乖,跟着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去殿外等着皇玛嬷。”
      
      猝然被清场,茉雅奇就很抗拒。
      
      但素来最是疼她的仁宪这回却很坚决,直接唤人进来将她们都带了出去。
      
      确定乖孙女儿已经走远,不会被她接下来所说污了耳朵后。仁宪冷笑着斜睨了康熙一眼:“皇帝求情之前,了解你这表妹爱妃带过去的都是谁没有?喏,就那个最小最俊的,是隆科多的庶子。他额娘啊,是隆科多从自己岳父那里抢过来的妾侍。”
      
      “小佟佳氏为何带人出现在温宪的酒宴上我就不多说,佟佳氏一门双后。舜安颜与岳兴阿的出身,倒也不算辱没了温宪。可这个什么玉柱呢?会一同出现,可是佟佳氏觉得此子也堪配公主?”
      
      康熙一懵,只觉得好似遭到雷劈:“皇额娘说隆科多,二十七年才被赐了一等侍卫又提拔进了銮仪卫,兼正蓝旗蒙古副都统的隆科多?他……”
      
      康熙摇头,真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表弟与罔顾人伦、宠妾灭妻这样的词汇联系起来。
      
      可事实,就是那么让人幻灭。
      
      下面报上来的,远比太后所说更甚。因他原配嫡妻不肯受辱,宁死不愿接受李四儿入门愤而自戕未果后。就彻底招了那位宠妾嫉恨,动辄鞭打磋磨。隆科多只当不见,纵容宠妾为恶。
      
      更有甚者,那隆科多还借着姑母孝康章皇后、长姐孝懿皇后之名横行无忌。在李四儿教唆下贪污受贿,以供其挥霍。
      
      气得康熙当即摔了茶盏,次日就将隆科多招进宫好一顿训斥。罢了他正蓝旗蒙古副都统,銮仪卫的职位。着其禁足府中,反思己过,并赐李四儿毒酒。隆科多万般不舍,于君前洒泪相求。
      
      指天誓地地说以后必定善待发妻嫡子,严格约束李四儿再不受其教唆。连贪污受贿的款项,也都十倍上交国库。如此,才算勉强保住了爱妾一条小命儿!
      
      佟佳三兄弟都被罚了背诵《礼记》,着无诏不可进宫。
      
      而不懂规矩,以下犯上的佟佳庶妃则被禁足三月,再不能随意召家人入宫觐见。
      
      只迫于嫡母威压,无奈配合了一把,就差点儿叫自己彻底失宠什么的……
      
      小佟佳氏差点儿哭晕。
      
      更要命的,自嫡姐薨逝后,中宫空悬。以贵妃钮钴禄氏为尊,四妃次之。而现在,温宪生母德妃处处挤兑她,喜爱温宪的钮钴禄贵妃、宜妃也挤兑她。荣妃、惠妃也跟着阴阳怪气,太后更明着表示了对她的不喜……
      
      只听嫡母授意带侄子们参加了个小公主的宴席而已,结果却几乎得罪了整个后宫。
      
      偏罪魁的嫡母还嫌她没用,如探囊取物的额驸捞不着了不说。还连累长孙受伤,颜面与名声皆扫地。爱子被免职训斥,罚了大笔银两还失了圣心等等。害娘家损失惨重,叫她好自为之。
      
      这,简直内外交迫。
      
      没几日,佟佳庶妃就扛不住,含泪往茉雅奇处送了厚礼,直说自己唐突鲁莽不知所谓,还请温宪公主原谅则个。
      
      茉雅奇简直惊呆,她,她她她只是不想嫁进细数数除了孝懿皇后外就没啥好人儿的佟佳府,想拆掉自己的官配、逃掉肆意鞭打重臣嫡孙的罪名而已!谁知道皇玛嬷把她撵出来后又跟皇阿玛说了些什么哟?
      
      居然就叫隆科多那个大渣男提前十几年就被免了正蓝旗蒙古副都统和銮仪卫的职,连带着佟佳庶妃也跟着失了宠……
      
      好吧,虽然但是,她很开心。
      
      谁还不想着被家人万千呵护呢?
      
      茉雅奇笑,拒绝了太后那持续打击,好杀猴子吓唬死鸡鸭鹅们的提议。亲手接了赔礼,也接了佟佳庶妃的致歉:“圣人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咱们就给佟佳庶妃个机会呗!”
      
      横竖不给,她也很快就会没事儿的。
      
      九月了呀,乌兰布通之战快到,佟国纲战死的消息也快传来了。佟半朝的天,直接塌了一半儿。皇阿玛悲伤怜惜之下,便不提拔她以示佟佳氏恩宠未绝,也肯定不会再多苛责。
      
      所以,她还是适合而止,别杀敌不死,反而拉足了仇恨。
      
      咳咳。
      
      到底佟佳氏的盘算虽恶心了些,却没有给她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也算不得什么大仇。再不济,那也是孝懿皇后的娘家,自家亲哥的半个舅家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得罪了整个后宫的佟佳庶妃就……略惨,哈哈哈!
    佟佳·隆科多,满洲镶黄旗人,清圣祖孝懿皇后弟,一等公佟国维第三子,清朝大臣。被雍正帝公开以舅舅相称,是康熙雍正两朝皇权交替的最核心人物。最终被雍正猜忌,圈禁而死。
    佟佳·佟国维,满洲镶黄旗人,一等公领侍卫内大臣。佟图赖之子,孝康章皇后弟,孝懿皇后、悫惠皇贵妃之父。
    佟佳·佟国纲,满洲镶黄旗人,佟图赖之子,袭一等爵,历官内大臣、镶黄旗汉军都统、安北将军。康熙二十八年同内大臣索额图至尼布楚,与俄罗斯立约定界。次年,从征噶尔丹,参赞大将军福全军务,八月战死乌兰布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