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挥鞭,努力拆自己的官配 ...

  •   得到亲哥的眼神暗示,正愁怎么下这个台阶的茉雅奇秒懂。赶紧嗷地一嗓子喊出来:“疼疼疼,亲哥,亲哥你轻点儿!”
      
      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四四手上都一轻,改拧为虚虚捏着。
      
      就这,他还怕自己手重,伤了宝贝妹子呢!但是面上吧,人家又演得好一手恨铁不成钢:“疼?疼就对了!叫你这个破丫头恃宠生娇,小小年纪就敢对姐姐颐指气使。赶紧跟姐姐道歉,今儿你四姐姐不原谅你,你……”
      
      “哼哼,就等着吧!”
      
      茉雅奇很配合地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及时为自己喊冤:“没有,没有,没有!茉雅奇才没有恃宠生那个什么的娇。别说和硕公主,就是固伦公主,茉雅奇也还是茉雅奇。我没飘!是四姐姐她们坏,老在茉雅奇面前臭显摆……”
      
      阿弥陀佛!
      
      这恃宠生娇,刚获封和硕公主就挤兑姐姐的恶名要不得,那也只能倒打一耙了。横竖她们姐几个真没少显摆,确实不算特别无辜。
      
      茉雅奇心里暗想,不怎么诚意地默默跟几位姐妹说了声对不起。
      
      小嘴儿却如蹦豆儿似的,说尽了姐姐们如何馋她。害她苦求皇玛嬷出宫无果,只能退而求其次,叫几个洋人进来过过眼瘾。看看他们是不是红眉毛绿眼睛,语言风俗什么的到底跟中土有何不同。
      
      还琢磨着要了八音盒的做法,回头开个作坊专门生产八音盒。把这破玩意儿弄成大路货,叫四姐姐炫无可炫!
      
      结果有心栽花花不开,倒叫她对西洋文化产生了兴趣。缠着几位传教士问问问的,才有了玉米、马铃薯的试种,有了抗疟疾的神药金鸡纳霜。
      
      所有的疑惑都在瞬间得到了解答,全场静默无语。
      
      连胤禛都忍不住咂嘴,道了句:“有福之人不用忙!”
      
      相对的,无福之人跑断肠。
      
      身为皇子阿哥,他们出宫可比格格们容易多了。南堂、洋货店,年长的几个都去过,甚至于朝中就有那么几位洋大人。胤礽他们甚至会些个西语,懂一点西洋算学。
      
      可他们谁也没重视过,可不就让茉雅奇拔了头筹?
      
      诸位无福的阿哥相顾失笑,特默契地揭过了这一篇儿。几个有显摆之嫌,间接促成了五妹妹立功的格格们则藏好心中酸苦,齐齐跟她道歉。
      
      终于等到了这一波儿的茉雅奇小胖手连摆:“没事儿,没事儿啦!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嘿嘿,只要姐姐们下次带着我,回来咱们可以一起去馋小七嘛!”
      
      才五岁,刚吃糕点弄了自己一脸,正被嬷嬷用帕子擦拭的小七疑惑歪头:“姐姐?”
      
      真小孩儿纯澈依赖的目光看得茉雅奇脸上一烫,忙弯腰贴着她的小脸儿:“没,没事儿,姐姐说笑的。不馋小七,不馋小七,这就着人给小七再端些糕糕来哈!”
      
      一听还有糕糕,小七跟茉雅奇相似的鹿眼都亮了。
      
      樱花般的小嘴儿木马一声,就印在茉雅奇的侧脸上:“好姐姐,小七最爱姐姐!”
      
      几经投喂终于有了可喜效果,乐得茉雅奇也狠狠一口亲在小七的侧脸上:“嗯,姐姐也最爱小七了!”
      
      两个长相足有七分相似的粉团子亲密相依,可爱指数直线上升。
      
      看得年长些的格格阿哥们满满羡慕,恨不得回去催母妃也给自己添个同款小团子。偏四阿哥胤禛眸色沉沉,久久不能释怀。等众人散尽了都没第一时间说教,而是一脸认真地问:“我跟小七、小十四,谁才是你……心里最重要?”
      
      最爱什么的,委实过于羞耻。叫四四话到嘴边说不出,而是换了个略矜持的最重要。
      
      茉雅奇懵,就很好奇地看着亲哥猝然通红的耳垂。
      
      然后前仰后合地笑起来:“哎呀我天,谁来给我一巴掌啊?我家冷冰冰,没表情就是最大表情的亲哥哎!谁能想到呢?他居然还会有吃醋这么接地气儿的表现。”
      
      简直震了一惊啊喂!
      
      被揭了老底儿的四四又气又羞,拔腿就要走。
      
      却被某无良妹妹给无尾熊式搂住了细腰,胤禛刚要伸手将她掰开。小粉团子就嫩生生地开了口:“夫子说男女七岁不同席,便是骨肉至亲也该略有避讳。茉雅奇都八岁了,也不适合再给哥哥亲亲,就抱一抱好不好?”
      
      “哥哥别气嘛!”
      
      “虽则你、六哥、我身上没立住的姐姐、小七跟十四,我们都同父同母,同根同源,但是不一样的。他们是弟弟妹妹,是需要我们教育提点的。而哥哥是我的保护伞,是带我学武的哥哥师傅啊。咱们兄妹俩所共同经历的一切,是任何人都媲美不了的。”
      
      胤禛心里一暖,嘴上却迟疑:“小七也不行?”
      
      “嗯!”茉雅奇坚定点头:“小七也不成。哥哥跟皇玛嬷就是我心中顶顶重要,连皇阿玛跟额娘都要略略后退一射。”
      
      得此一句,胤禛瞬间圆满。
      
      当然这嘴上嘛,还少不了一番关于孝道的机会教育。
      
      天知道茉雅奇是拿出了怎样的耐心,才强忍着没落荒而逃的。不愧是在位十三年,留下三百六十卷朱批的勤奋皇帝。真……
      
      有够啰嗦啊!
      
      虽然只有八岁之龄,但好歹是正式册封的和硕公主了。诸位兄弟姐妹的又都送了表礼来,茉雅奇就跟太后商量着,是不是摆上几桌回请一下?
      
      孙女儿小小年纪得此殊遇,太后娘娘心里且欢喜着!
      
      都恨不得昭告天下。
      
      然而这会儿前方战事胶着,大办肯定不适合大办。倒是茉雅奇自小酷爱诗书,落水后又沉迷武艺,就没甚知心好友。可以趁着这次小宴,找几个宗室或者大臣家里适龄的格格过来。
      
      万一有合眼缘的,乖孙女儿也能有个玩伴啊!
      
      茉雅奇微笑,虽不觉得会在大清遇上什么志同道合的姑娘,但终究是皇玛嬷一片慈心不是?
      
      前头茉雅奇琢磨要种玉米、马铃薯时,康熙许诺若有成果便封她做和硕公主。现如今种子才将将下地一月,这和硕公主的封号就已经下来了,还是献药救驾这般大功。
      
      顷刻叫茉雅奇这个新鲜出炉的和硕公主身价倍增,越发香饽饽起来。
      
      这不,听说她要办宴,心中有些谋划的人家都疯了。为求一张入场券,简直花样百出。谁叫康熙曾明示过,五格格深得太后宠爱不忍远嫁,将来会在京城寻个合适人家呢?
      
      于是请帖发出的当日,茉雅奇就被询问,可不可以带伴读、同伴、亲友之类。
      
      茉雅奇现在虚岁才八,还粉嫩嫩一团孩子气。除了那日乾清宫中脑抽外,等闲也不会多想。只说可以,没问题,人多了还热闹。结果……
      
      预定的两桌男、两桌女,总共四桌宾客直接翻了两番不止。
      
      除胤禛、胤禟、胤、小七、十四外每人都带了至少四人什么的,茉雅奇简直惊呆了。关键这伴读、同伴啊,还都男多女少。而大多数的女孩们跟茉雅奇相互通了姓名后,也更热衷于提及自家优秀的哥哥、弟弟们。
      
      茉雅奇再是无语,也只能作一脸懵懂。
      
      倒是胤禛沉着脸,满满风雨欲来。
      
      尤其这个时候,承乾宫佟佳庶妃,也就是孝懿皇后的庶妹,后来的悫惠皇贵妃袅袅婷婷地带着三个小少年而来:“哟,茉雅奇这里好热闹啊!巧了,今儿舜安颜、岳兴阿、玉柱他们哥仨来给我请安。喏,这就是我那几个不成器的侄子们。听闻茉雅奇这里办宴就说来看看,你不介意的吧?”
      
      舜安颜?
      
      佟国维长子叶克书之子,历史上的温宪公主丈夫,后因拥立八阿哥胤襈被夺爵那货?岳兴阿跟玉柱呢,则是隆科多儿子。岳兴阿是他那倒霉到青史有名的受气包原配所生,玉柱则是他与真爱李四儿的结晶?
      
      哦呦!
      
      个顶个的话题人物呐!
      
      茉雅奇努力了,但没按捺住满心的好奇,就忍不住往阶梯般高矮分明的小哥仨那边瞅了瞅。
      
      虽然最大也不过十岁,身量未足,穿着大红贡缎的玉柱还团团一片孩子气。但小哥仨个顶个的唇红齿白,眉清目秀,都是能叫颜控自带几分好感的存在。
      
      只,那岳兴阿太过急于表现,抢在堂兄舜安颜面前先对她拱手笑了笑,叫了声表妹。结果还不等通完姓名呢,就被玉柱给一把推到了边上:“公主表姐,我是玉柱,阿玛最宠爱的玉柱!虽则表姐疏忽,忘了给我们兄弟送上份请柬。但咱们竟然恰逢其会,就没有不过来道喜的道理……”
      
      耐心等他卖弄完,舜安颜才啪地一声打开了折扇,仿佛翩翩佳公子似的对茉雅奇点了点头:“舍弟被叔父宠坏了,若有何冲撞之处,还请表妹见谅!第一次见面,还未跟表妹通报过名姓。”
      
      “在下佟佳·舜安颜,一等公佟国维孙,銮仪卫叶克苏嫡长子。若表妹不介意,可以唤我声颜哥哥,我叫你雅妹妹!”
      
      见茉雅奇瞪眼看着他手中扇子,舜安颜粲然一笑:“唐寅的扇面,花了在下三千两银,正是心头所爱呢。不过雅妹妹若喜欢,颜哥哥便双手奉上又何妨?”
      
      说完,这货啪地一声就把折扇阖上,双手就要亲奉到茉雅奇手里。
      
      这登徒子!
      
      茉雅奇瞪眼,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闪现:去它的历史,去它的官配,本格格才不要这等小小年纪就这般油腻的额驸!
      
      心思打定,手上也半点都不怠慢。
      
      众人只听娇娇一声‘大胆’的呵斥,接着公主殿下等闲不离身的小鞭子就对准舜安颜那张笑得比花儿还灿烂的俊脸抽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佟佳舜安颜,佟国维嫡孙,孝懿皇后侄。康熙三十九年尚和硕温宪公主。康熙四十八年因党附胤禩,削其额驸,禁锢在家,后释免。
    悫惠皇贵妃,佟佳氏,康熙妃子,满洲镶黄旗人。为领侍卫内大臣承恩公国舅佟国维庶女,孝懿皇后异母妹。
    再推一波儿自己的预收《清穿家有荒唐王》,喜欢的亲们收藏下啊~
    先天武者穿越平行大清,成了刚被指婚的弘昼福晋。圣旨已下,断不能改的那种。
      舒舒扶额,这都造的什么孽?
      一言不合送她回古代就算了,还被指给那个喜欢办葬礼、吃贡品的荒唐王爷!
      艹,一种植物。
      舒舒握拳:悲催皇家妇,不能和离、不能休夫。那……也只能撸起袖子玩命教育,争取把那荒唐苗扳正?
      比如办葬礼、吃贡品什么的,断不能有。倒是爱新觉罗家惯出的情种,这辈儿可以应在他身上!
      对此,弘昼特别不以为意。
      他皇帝老子、裕嫔娘都没办到的事儿,小福晋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
      但是挨多了揍,啊呸!受足了鞭策后,他真香了。后来更以身为例,对儿子们说教:“你们别听外面怎么传老子耙耳朵、惧内,那都是讹传!真娶到个你们额娘那样的好媳妇,你才知道什么叫躺赢。”
      “看爷,年纪轻轻的,都太上皇了!”
      是的,没错,能耐的舒舒逼夫上进,蝴蝶掉了某龙帝位。直接叫雍正越过弘昼,传位给她儿砸的囧囧故事。
    感谢在2020-06-01 17:38:14~2020-06-02 17:18: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糖75780798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