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再打架,巧用激将法 ...

  •   茉雅奇骄傲昂头,把一双鹿眼笑成月牙。
      
      半点不知自己当了额娘一回工具人,被额娘利用着说出满腹心思,彻底解开了跟哥哥的心结。而与此同时,她还是佟佳皇后的工具人。那封信,确系真情流露不假,也是克敌制胜的道具。
      
      佟佳皇后放心不下养子,唯恐自己去后胤禛身份尴尬。
      
      是以留下这封书信,尽书自己担忧。
      
      就是算准了太后慈爱,舍不得茉雅奇伤心会早早将信给她。而茉雅奇年纪小,藏不住事儿,这信的存在早晚都会被人知悉。皇上若知,必然感动于她一片慈心,对禛儿多加照顾。
      
      德妃若知,必将藏起所有小心思。加倍努力地对禛儿好,免得露了行迹惹皇上怀疑。
      
      而她的禛儿若知,则会牢记她这满心慈爱,此生不忘。
      
      简直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
      
      任佟佳皇后再怎么聪慧也想不到,茉雅奇小壳子里住的会是个十八岁大灵魂。别的不说,重信守诺却绝对第一名。
      
      还真就,牢牢保密,没跟任何人透露那信的存在。还是数年后,佟佳皇后,哦不,那会已经被定谥孝懿的大行皇后心腹宫女哭祭主子时,众人才知道她这番情真意切。
      
      只待那时,胤禛早就知悉了生母冷淡外面下的拳拳之爱。
      
      母子俩虽然面上还心照不宣地保持距离,但实际上却早就亲近了太多太多。纵然比不过自小养在德妃膝下的十四,也相差无几。
      
      是以他纵然感动于皇额娘的疼爱回护,却也没因此跟亲额娘有任何芥蒂。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爱新觉罗·工具人·茉雅奇一无所知。
      
      且满满欢喜着。
      
      自从跟额娘德妃交了底,知道了她的苦衷与苦心后。她所有心结尽去,只一心一意当四四的贴心小妹子。每天虚寒又问暖的,往阿哥所跑得可勤。
      
      介于她这个太后、万岁爷与德妃娘娘面前皆很得宠的小祖宗在。内务府那起子捧高踩低的都绷紧了皮子,怠慢谁都不敢怠慢四阿哥。就怕惹恼了这个小魔星,拎鞭子一顿猛抽下去。
      
      挨顿打不要紧,就怕万岁爷震怒下旨彻查……
      
      到时候他们这帮米缸里的耗子,才真真地一个都跑不了!妥妥自己遭殃,还得连累家人被刺配宁古塔。
      
      如此严重后果下,哪个敢掉以轻心?
      
      宫人们乖觉,亲哥不受丝毫委屈,茉雅奇就很高兴。更欢喜还是冷面四哥变身暖男,不但悉心指导她练武,耐心听她拉呱德妃的种种不易。还同意等十四再大一点儿的时候,兄妹俩联手一起收拾,啊呸,教育他。
      
      免得他长成怼天怼地怼亲哥的歪脖子树!
      
      咳咳,茉雅奇微笑:“哥哥别觉得我杞人忧天哈!民间有话,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啾啾。古人也云,溺子如杀子呢!小十四生来就在蜜罐子里,性子还霸道。忒容易长歪,必须得从小严格管教。”
      
      “不然长得跟隔壁九哥似的人憎狗嫌,咱们当兄姐的也跟着脸上无光不是?”
      
      扛不住老十磨叨,母妃威压,终于勉为其难点头过来死对头这边找臭丫头和解的胤禟:……
      
      登时瞪大了一双桃花眼,狠狠一把摔了手里的点心盒子:“个吃人饭不吣人话的臭丫头,小爷怎就人憎狗嫌了?今儿你必须给小爷说清楚,否则……就是闹腾到皇阿玛跟前,小爷也不饶你!”
      
      “就是!”向来跟胤禟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胤俄也跟着粗声粗气开口:“这般诋毁手足,五姐姐必须给九哥一个交代。没得你们女儿家名声比天大,咱们男爷们儿的就随意编排不是?”
      
      “过几年九哥就能指婚娶嫡福晋了,坏了名声可咋好成婚呢!”
      
      随口打个比方,说了个反面典型,结果就被正主听了满耳朵什么的……
      
      就让茉雅奇尴尬挠头,握紧了手里的小鞭子。
      
      玉白小脸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胤禛舍不得妹子难堪,忙满满安抚地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尔后又一个刀子眼甩向熊弟弟们:“不请自入,难道不是讨人嫌?亏你们也是进了尚书房的,连非请莫入,非礼勿听的道理都不懂?”
      
      胤禟冷哼,拒绝跟宿敌都费半个吐沫星子。
      
      还是胤憨憨挠头:“这,这个咱们也不是诚心的呀!谁知道四哥你这儿的奴才这么懈怠,青天白日的大门口半个守门人都没。五姐又……又那么口无遮掩,声音还那么大呢?”
      
      提起这个,胤禟就火大。
      
      新仇旧恨的,看着茉雅奇的目光都带着几分狠意:“今儿这事,你必须给小爷一个交代。否则……”
      
      “就是闹腾到皇阿玛跟前,你也绝不罢休?”被哥哥挡了一道,已经从尴尬中醒过神来的茉雅奇乐。胖乎乎的小手往脸上轻轻一刮:“羞羞脸啊,羞羞脸,都要指婚娶嫡福晋的大汉居然还找大人告状?”
      
      “啧啧,可惜啊,八月癸酉皇阿玛就已经巡幸边外了。戊寅,驻博洛河屯,赐居民银米。这会儿还指不定在茫茫草原的哪一个角落,你这个告状精就是飞毛腿也撵不上呢!就只有退而求其次,往宁寿宫。但是……”
      
      “皇玛嬷最疼我,当我是掌中珠、心头肉你知道的哦?”
      
      这个骄矜的,带着满满示威意味的哦字,直接叫胤禟的怒气值爆表。理智什么的,统统都去见了鬼。就见他跟个小炮仗似的,吼着冲向茉雅奇:“呀呀呀,爷打死你这个仗势欺人的破丫头!”
      
      在爷面前欺负爷妹子?
      
      向来冷静自持,没有表情就是最大表情的四爷拧眉,当即就要撸胳膊挽袖子的以大欺小……
      
      啊呸!
      
      是行驶兄长之责,狠狠收拾这臭小子一通。
      
      还是茉雅奇娇笑:“哥哥且慢,杀鸡焉用牛刀?对付这么个外强中干的,我自己足以!今儿少不得再收拾他一顿,好叫他知道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这一个再字分分钟勾起胤禟旧恨,叫他拳脚之下再无顾忌。
      
      就想拼着回头被打板子,摁头去宁寿宫赔罪。今儿也得给臭丫头一顿狠的,好叫她知道何为兄长威严。
      
      然而梦想是丰满的,现实却超骨感。
      
      虽然大了那么一个来月,还有男女力量上的天然悬殊。但胤禟跟胤两个整天招猫逗狗,闯祸不停歇。因他们俩一个额娘出身钮钴禄氏,为孝昭皇后亲妹,自身也位列贵妃。另一位虽出身差些,却深得帝宠,膝下三子,都是大写的惹不起。
      
      鲜少有人能管束、敢管束,以至于破坏力惊人。
      
      但实际上么……
      
      还真没啥真功夫!
      
      茉雅奇就不同了,为了团宠生涯能长长久久,她这鞭法可正经勤练不辍着。这段时间得了女师傅跟胤禛的悉心指点,更是突飞猛进,早非昔日阿哥所门口争执时可比。
      
      吊打幼年版胤禟,简直都不要太轻松。
      
      啪啪啪几声脆响后,刚刚还嚣张到不行的胤禟就只能又委屈哒哒地捂着臀部。
      
      动作利落的,硬叫从旁观战的胤没看清她的动作。只几声鞭子抽到衣服上的声响与九哥的惨叫后,胜负就已见分晓。胜利的五姐像只骄傲的小天鹅,拧着她的小鞭子笑嘻嘻跑到四哥面前:“哥哥,哥哥,怎么样?我有没有很厉害?”
      
      把心悬在嗓子眼的胤禛长出一口气:“厉害,不枉这些天的勤学苦练。”
      
      “嗯嗯!”茉雅奇笑着拱手:“哥哥师傅放心,妹妹徒弟会再接再厉,打败所有敢与我叫嚣的大胆狂徒!”
      
      胤禛……
      
      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过算了,只要受委屈的不是妹妹,就一切都好。
      
      顺利听到表扬后,茉雅奇才微笑转身看着一脸愤恨的胤禟:“生气吧?恼火吧?恨不得生撕了我吧?可惜了,你也只能想想!”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纨绔,只能仗着身份横行皇宫的大白给!”
      
      “是,当妹子的我是拿你当反面典型,惦记着防微杜渐,不叫十四长成你那样来着。可你都只想着告状、光惦记追究我失礼。就不能用你那核桃仁大小的脑子好好想想,为何兄弟十几个我却单单提了你当反例?”
      
      茉雅奇冷笑:“还不是因为你最草包、最没用,眼看着就要成为皇家之耻,绝对的最佳反面典型?!”
      
      一连三个最字气得胤禟头晕眼花,都恨不得跟这嘴巴上长了刀子似的死丫头同归于尽了。
      
      偏她还没事人儿似的灿笑:“不服气啊?那就回去养伤,养好了再勤加练习咯!等练好了再我一雪前耻,让我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把今天这番话给咽回去。也省的委屈是你,挨揍是你,最后惹宜妃娘娘真金白银往出送,处处赔小心的还是你!”
      
      请将不如激将啊。
      
      为顺利把今儿这事全圆过去,再顺道激励九、十勤学苦练。好叫这俩小霸王变身学霸,沉浸在努力的海洋里。没时间游游逛逛,更不会再如历史般跟八阿哥搅合在一起,给她家哥哥平添无数困难。
      
      茉雅奇也是急中生智,费了不少的脑细胞。
      
      好在九再聪明也才仅仅七岁,正是好骗又好强的时候。只恨恨扔下句你给小爷等着,就一瘸一拐地随胤回了自己住所。
      
      

  •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挨揍的胤禟,哈哈哈~
    八月癸酉,上巡幸编外。戊寅,驻博洛和屯,赐居民银米,摘自清史稿卷七,圣祖本纪二。
    给宝贝儿们推荐朋友家的小幼苗,by破万卷《昏君改造手札》,缺德,啊呸,正德帝朱厚照跟他家穿越小皇后的故事。喜欢的可以去康康~
    作为社科学研究者夏谨言行事严谨,性格冷淡,最喜欢安静搞科研,可她穿越到成了“昏君淫帝”加短命鬼的正德朱厚照的皇后!!
    后宫众多“姐妹”。
    宫外寡妇熟女。
    宦官奸佞没事还找找麻烦。
    夏谨言只想口吐芬芳,说好的安静呢?!
    不能休夫,不能合离,那总不能遵循历史守活寡死后还让朱厚熜作贱吧?!
    于是夏谨言决定改造朱厚照。
    夏谨言:姓朱的,女人散了,动物宰了,豹房给本宫拆了卖木头,不然有你好看!
    朱厚照:呵!少女,你哪位?朕爱熟女,干嘛听你的!?
    若干年后,太子和太子妃吵架,正德皇帝是这样教育太子的:儿砸,听媳妇劝,吃饱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