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飞天2 ...

  •   沈娇宁觉得,张老师今天的意思,很有可能会让她参加选拔赛。
      
      书里并没有写到这场选拔赛是要选拔去做什么,但是这里没有芭蕾老师,也不具备演出芭蕾舞剧的条件,她要学芭蕾,就要抓住一切机会往大城市走。
      
      清楚这个身体的条件之后,她有些庆幸没有今天就跳。在赶回文工团的路上,她就决定了要跳《白毛女》,现在想来,目前的状况根本不可能完成那几个高难度的足尖旋转……
      
      正想着,宿舍门被人推开,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的女生匆匆跑进来。
      
      她回忆了一下,这个女孩和她一个宿舍,叫谭小秋,是唱歌的,跟原主关系不冷不淡。
      
      “沈娇宁,你快上床去睡。”谭小秋看到沈娇宁在压腿,赶紧说,“宗小琴她们回来了,好像要找你麻烦,你就装睡,我帮你拦着她们。”
      
      “不用,我自己能应付。”
      
      “你能应付什么呀?”谭小秋急了,“你能应付一个宗小琴,但你应付得了甄雪吗?她哥可在革委会呢!你是知青选上来的,现在档案都还没调过来,要是出点岔子,难道你还回去种田啊?”
      
      沈娇宁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一时间愣了愣。
      
      “还愣着干什么,你快上床去,她们一会儿就到了!”谭小秋急急忙忙推着沈娇宁上床,还帮她把床帘拉得严严实实。
      
      沈娇宁坐在上铺,四面都被深蓝的粗布床帘包裹了起来。
      
      她有些出神,就听谭小秋说:“你一会儿不出声就行,这里可没有张老师护着你。”
      
      “嗯。”
      
      话音刚落,沈娇宁就听到门被人从外面踢开,这粗暴的动作,显然就是宗小琴她们。
      
      “沈娇宁,你给我出来!”
      
      一个语调很高的声音气势汹汹地喊了一句,沈娇宁一听就认出来了,这个声音就是白天喊“时间到”的那个人。
      
      “甄雪,大晚上的你跑我们宿舍这么大声干嘛呀,你找沈娇宁就出去找,还没回来呢。”谭小秋说。
      
      “还没回来?那我就在这里等她。她欺负小琴,我一定要让她知道,咱班子的人不是好欺负的!”
      
      “大晚上的,你不睡,我还要睡呢。我们唱歌的要养嗓子,不能睡晚了。”谭小秋说,“虽然我要提醒你,现在早就没有什么戏班子了,但就算照你说的,那我也是跟你们一个班子出来的,你总不能让我跟着熬夜吧。小琴,你那么善良,肯定也不愿意我明天被老师骂吧?”
      
      宗小琴才懒得管谭小秋嗓子好不好,但她只能讪讪地笑了一下:“那肯定啊。”
      
      甄雪无奈:“大家谁没唱过戏,就你的嗓子金贵,一熬夜就哑。算了,”她转向宗小琴道,“小琴,我们改天帮你教训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白受这份委屈。”
      
      宗小琴满心不愿意,但也只能点头。
      
      等甄雪一走,宗小琴把门关上就说:“谭小秋,我们才是一起被老班主收养的姐妹,对吧?”
      
      “对啊,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你知道就好。”宗小琴说完,拿着脸盆出去了。
      
      沈娇宁撩开帘子一角,真诚地说:“小秋,今天谢谢你。”
      
      “没事儿,我也是为了自己清净。”谭小秋顿了一下,道,“你知道你来之前,宗小琴跟谁玩得最好吗?”
      
      “嗯?谁呀?”
      
      “我。”
      
      沈娇宁有点惊讶,相比谭小秋,她以为宗小琴会跟甄雪她们关系更好一些。
      
      不过谭小秋没有说太多的意思:“你快睡吧,这几天自己注意点。”
      
      “嗯,我知道。”
      
      沈娇宁躺在硌人的木板床上,盖着一条粗麻被面的薄被,对自己选拔赛要跳的舞蹈有了新的想法。
      
      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她本以为自己会和在现代时一样失眠,没想到住宿环境差了一百倍,人却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还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一早,她被人掀开床帘喊醒,一看是谭小秋:“小秋,早啊……”
      
      “害,还早啊,你赶紧起床,快迟到了。我先走了。”
      
      沈娇宁赶紧翻身起来,草草洗漱了一番,一路往排练室跑。
      
      昨天晚上睡得好,今天跑起来轻松多了,比集合时间提前几分钟到了排练室。
      
      没有老师在,大家或坐或站,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天,只有零星几个人在自觉练功。
      
      沈娇宁摸摸有点饿的肚子,早知道应该先去食堂买上早饭的。她没有手表,时间全凭感觉,为了不迟到就直接往教室过来了。
      
      “你没吃早饭吧,给你。”
      
      正想着,就有人递过来两个热乎乎的大包子,沈娇宁看着挺面生的队友,艰难地在脑海里搜索他的名字:“啊,你是乔……乔……”
      
      “什么桥啊路的,我叫董乔。”他把包子塞在沈娇宁怀里,“快吃,一会儿老师来了就吃不成了。”
      
      沈娇宁对男生突然献殷勤很谨慎,尤其现在的她只有十六岁。
      
      “干嘛,好歹大家都在一起排练两个月了,还担心我下毒啊?”董乔说,“你只要告诉我,你昨天是怎么跳那么高的就行了。”
      
      沈娇宁这下放心了,对着他笑了笑,举起包子咬了一大口:“还是肉包啊,没问题,我不但告诉你怎么跳,还能帮你也跳那么高。”
      
      董乔也笑了:“行,那我等着啊。”
      
      肉包里还有滚烫喷香的肉汁,沈娇宁一边吹,一边狼吞虎咽,吃得面颊鼓鼓的,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格外引人注目。
      
      她本人倒没在意,只是琢磨着,她有空得想办法弄个手表,不然太不方便了。
      
      她吃得正香,甄雪拉着宗小琴走了过来,嘲讽道:“你居然还吃得下东西?”
      
      沈娇宁淡定地吃着自己的包子,吃饱了等下才有力气跳舞。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不见吗?”
      
      甄雪见她眼里好像只有肉包子似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没忍住把计划全抖了出来,“一会儿我就把你跟黑五类的事情报告给张老师,我看你还有没有资格参加选拔赛。就算张老师偏袒你,我哥还在革委会呢,你一个知青,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沈娇宁终于动了动。她突然想到一件事,书里原主被打断腿的那一次,赵嘉石被批.斗得毫无预兆,连村长事先都不知情,完全不符合正常流程……
      
      “呵,现在知道怕了?晚了!”甄雪得意地说。
      
      沈娇宁把带油的纸包扔进垃圾桶,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没怕,我就是扔个垃圾。”
      
      甄雪气得鼻子都歪了。
      
      “还有,宗小琴,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你应该不会看着她这么做吧?”沈娇宁直直地看着宗小琴。
      
      宗小琴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但随即又恢复了一副委屈的模样:“小宁,你别凶我,我害怕……”
      
      “沈娇宁,你想干什么!威胁咱们小琴吗!”甄雪立刻护崽子似的维护宗小琴。
      
      她的声调高,一下子就把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董乔一看,想开口帮她们说和。
      
      甄雪瞥了他一眼,直接道:“你想帮她说话?你看上她了?”
      
      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对这些事格外敏感,大家一下子就哄笑开了,董乔讷讷地去阻止,大家却笑得更厉害。
      
      沈娇宁刚想去拉董乔,让他别解释了,一个严厉的声音打断了大家:“一大早的不练功,都在干什么!”
      
      原来是张爱英老师来了,排练室里瞬间鸦雀无声,大家齐刷刷地小跑着站好队形。
      
      “先去院子里跑两圈再回来。”
      
      男生女生排成了两队,一起绕着院子慢跑。
      
      隔壁教室已经开始上课了,能听到隐隐飘出的歌声,还有锣鼓声,二胡声,大致都是戏班子改建前就用的乐器,也还是原来的班底。
      
      虽说改建了,可这些方面到底难以改建彻底,要换成西洋乐器,小县城也没有那个条件。
      
      跑到另一端就是食堂。早饭时间已经过了,食堂的师傅又开始准备中饭,正坐在门口洗菜,看来今天中午又有好吃的。
      
      再过去,就是文工团的大门口。每听到一声自行车清脆的车铃,大家心里就会涌起一阵羡慕。今天运气好,他们不止看到了自行车,居然还有一辆轿车。
      
      不过对大轿车,他们倒是没有太多想法。羡慕也没用,反正也买不起,最多就是梦想以后自己也能坐一回轿车……
      
      程佑开车路过文工团门口,见他们团长心事重重的样子,有意让他放松一下:“顾团,您看,文工团在出早功呢。”
      
      顾之晏转头,正好看到昨天那个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姑娘。她身上那股自信骄傲的劲儿,一看就跟别人不一样。
      
      “您别太担心,就算沈家妹妹之前吃了些苦,咱们去一趟,以后肯定能轻松不少。”
      
      “嗯。”
      
      ……
      
      甄雪一直想跟老师报告,可惜偏偏今天训练任务安排得紧锣密鼓,她一直没找到时间说。
      
      等训练完了,她正呼哧呼哧喘着气呢,就听张老师说:“接下来我宣布一件事情。”
      
      甄雪一个激灵,刷地举起手:“老师,我有事要报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05 17:32:30~2021-01-13 20:01: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沁、卿卿若如颜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