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双飞燕 ...

  •   《女配在年代文里跳芭蕾》
      文/草莓甜饼
      
      沈娇宁跑得太急,在铺满碎石的小路上摔了一跤。
      
      一粒硌人的石子儿正好压到膝盖,疼得她差点沁出泪来。
      
      这天的阳光很烈,仿佛比五十年后的太阳更为灼人。沈娇宁捂着自己砰砰直跳的胸口,望过陌生的天空与大地,挣扎着站起来,循着记忆中文工团的方向,用力跑去。
      
      她穿书了。
      
      穿到了一本以五十年前为背景的小说中,成为那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配。
      
      书里的自己也是一位舞蹈演员,就是在今天,她因为文工团成员故意透露的虚假消息,去乡下找书里的男主赵嘉石,错过文工团内部选拔赛,导致一直看好她的老师失望至极。
      
      骗她的人也许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打败一个竞争对手,但事实却是,她到了乡下后,因为中暑一头栽进河里,被赵嘉石从水里捞出来,堪堪捡回一条命,却彻底毁了名声。
      
      在一次赵嘉石接受批评的过程中,她也被拉上台一起接受批评,最后为了保护赵嘉石,自己被打断了一双腿。
      
      舞者的腿,就是她的生命。
      
      无法再跳舞的沈娇宁在文工团没有了容身之地,她以为对自己有特殊情感的赵嘉石也并不愿意收留一个残废,最后只能在一间荒废已久的小木屋中,等待死亡一点点将她吞噬,如同夜幕慢慢笼罩整个世界……
      
      沈娇宁穿过来的时候,正是在去秀水村找赵嘉石的路上。
      
      因为中暑,她一个人晕倒在了去往村子的小路,再醒过来便成了自己。
      
      原著中没有提到这一点,但可以推测,原主在栽进河里之前,就已经晕倒了一次,只是醒来后还坚持去找赵嘉石,这才有了之后的悲剧。
      
      接受了记忆并且知道剧情的她,立刻转身折返文工团。
      
      只是实在不巧,县城的公交今天停运,加上脱水眩晕,这一段路程变得漫长无比。
      
      沈娇宁握紧双手。
      
      穿书发生得太过突然,她还来不及思考清楚未来的道路,不过有一件事她很确定,她要赶上这一次选拔赛。
      
      现在已经过了选拔赛开始的时间,但她至少,要在结束之前赶到。
      
      ……
      
      “大娘,问个路,县政府怎么走?”
      
      沈娇宁艰难地走到县城范围内,就见一辆黑色红旗轿车停在路边,司机正下车向路边的行人问路。
      
      她眼睛一亮,赶紧冲上去,抢着说:“同志,我知道政府大楼在哪儿,你们捎我一程,我给你们指路。”
      
      程佑狐疑地看了一眼面前这个面色苍白,眼睛却亮得惊人的小姑娘:“你去哪儿?”
      
      “我去县文工团,就在政府大楼后面,你们到县政府让我下车就行,不耽误事儿。”沈娇宁内心忐忑,她目前的体力很难自己走回文工团了,能搭上车赶到的概率就高了很多。
      
      程佑有点犹豫,如果就他自己,肯定就带上这小姑娘了,只是车里还有他们团长,顾之晏。
      
      顾团身份特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校,上个月才因为特务偷袭受了伤,在这节骨眼儿,还是小心为上。
      
      “对不住啊同志,我这不大方便……”
      
      沈娇宁好不容易遇上这么一辆车,自然不能轻易放弃,真诚道:“您就捎我一程吧,我有急事,可以给您车费,多少都行。”
      
      “不是钱的问题……”
      
      程佑正打算回绝,就听车上的顾团淡淡说了一句:“带她一起走吧。”
      
      老大发了话,程佑什么意见都没了,直爽道:“还愣着干什么,我们团长同意了,快上车。”
      
      沈娇宁听了,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程佑被她的笑容迷得恍了下神,这小县城里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
      
      沈娇宁很庆幸原主的记忆都还在,给他们指了去政府最近的一条路,又对副驾驶座上那位团长道谢:“谢谢您呀,这里去政府楼不算远,开车大概五分钟就能到。”
      
      团长很高冷,连个声儿都没出。她看过去,只能看到男人刚硬的线条,凭她挑舞蹈演员的眼力,可以确定对方长得绝对不差。
      
      他不搭理自己,沈娇宁也没有在意,对方帮了她,心怀感激就好。
      
      正这么想着,面前忽然递过来一个玻璃罐子,原本是装水果罐头的,现在被用来充当水杯。
      
      握着玻璃罐的大手看起来充满力量,绿军装袖子挺括簇新,这回沈娇宁看清了他大半张脸,果然刚毅俊朗。
      
      “喝,没空送人去医院。”团长言辞简洁,声音低沉充满磁性。
      
      沈娇宁确实渴极了,头也晕得厉害,全靠毅力支撑着才没倒下。
      
      她也不矫情,接过罐子,咕噜咕噜灌了三大口。脑子这才像是活过来似的,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水居然还带点荷叶香。
      
      ……
      
      于此同时,双彩县城东的一座小院里,静得针落可闻。
      
      宗小琴跳完了她准备的独舞,唯一与她有竞争力的沈娇宁却迟迟未来,她在人看不到的地方,轻轻勾了勾唇。
      
      文工团廖主席皱眉,看了眼手表,对旁边短发利落的女人道:“迟到这么久也太不像话了,张老师,我看独舞就定宗小琴吧。”
      
      张爱英也有些失望,她昨天还特意嘱咐了一句不要迟到,结果今天出了这种岔子。
      
      不过她还是帮沈娇宁争取道:“廖主席,再等她五分钟吧。”
      
      “行。”
      
      ……
      
      红旗轿车开到了政府大楼前,沈娇宁赶紧拧好玻璃罐的盖子,正准备下车,就听那位团长问她:“等等,文工团怎么走?”
      
      “噢,前面左转,就在政府楼背面……”
      
      “小程,去文工团。”顾之晏没等她下车,直接吩咐。
      
      沈娇宁心里顿时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位团长可真是个好人。
      
      最后他们一直把她送到了门口,在那块看起来有点脏兮兮的“双彩县文工团”牌子前让她下车。
      
      沈娇宁一下车,直奔大练功室。记忆中选拔赛的地点就在那里。
      
      她透过窗子,看到里面站了一大群人,还坐着几位老师,心中一喜。太好了,她赶上了!
      
      她小跑两步,去推练功室沉重的铁门,几乎就在她推开门的同时,一个声调很高的女声说:“老师,时间到!”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站在门口的沈娇宁。
      
      阳光从她身后斜照过来,脸上带着汗珠的女孩子眸色黝黑,显得整个人气质沉静。
      
      沈娇宁几乎立刻从他们或幸灾乐祸,或面带失望的表情中意识到什么,毫不犹豫,大步走到评委桌前:“老师,我来跳舞。”
      
      张爱英摇摇头,遗憾地告诉她:“你迟到了。”
      
      沈娇宁咬了咬唇,微微低下了头。
      
      刚才张爱英还在气她不上心,可现在看到她连嘴唇都血色全无,神情痛苦,又心软了。她在心里给沈娇宁开脱,这孩子可能今天是真遇上什么急事了。
      
      到底是自己一手选出来的好苗子,张爱英想安慰两句,就见沈娇宁往后退了一步,睫羽微颤。
      
      “小宁,咱们以后还有机会……”这孩子向来要强,这下遇到挫折,她有点担心。
      
      沈娇宁不语,闭了闭眼睛,瞬息之后,缓缓睁开,原地起跳,来了一个漂亮的双飞燕。
      
      张爱英离她最近,情不自禁捂住嘴,“噢”了一声。
      
      她跳得那么高,那么美,仿佛一只春天的燕子,骄傲又充满自信地飞向未来。
      
      大家原本是想看她的笑话,没想到沈娇宁突然来了这么一下,这个动作便落入了所有人眼里。后排几个男生,忍不住“哇”了一下,目露赞叹。
      
      双飞燕是具有代表性的男生技巧,对腰背肌力量要求很高,他们平时基本功训练中就有这一项。
      
      此时看到她起跳的高度、在空中笔直的双腿、落地的稳定性,比他们中最出色的男生还好,一下子就震惊了。
      
      这沈娇宁平时练功并不刻苦,满脑子情情爱爱,似乎还跟农村一个黑五类不清不楚,他们之前不懂张老师为什么这么重视她,原来竟是深藏不露?
      
      沈娇宁站稳,面色似乎比刚才更苍白了些,她没在意那股眩晕感,只问:“老师,这样的程度,够吗?”
      
      张爱英和廖主席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犹豫。
      
      这样的基本功,实在不应该落选,可时间确实过了……
      
      人群中的宗小琴紧紧盯着老师,生怕他们又说出什么同意沈娇宁参加选拔的话来。
      
      事实上,她比其他人更惊讶,沈娇宁那么好面子的人,居然会用这种办法来向老师争取?不过她现在来不及想这些,只希望老师可以直接定下自己。
      
      “今天先散了,后续我和廖主席要再讨论一下。”张爱英开口道,“沈娇宁的这个双飞燕很不错,你们男生多跟人家学学,平时让你们练功不认真,这下被女孩子比下去了,丢人不?行了,都去吃饭吧。”
      
      男生们哄笑了一声,队伍散开,大家笑笑闹闹地涌向食堂。
      
      沈娇宁有点失落,没想到老师还是不让她参加选拔。
      
      她咬咬牙,跑到张爱英面前,还想再挣扎一下,张老师却什么也没让她说,拿出一支藿香正气水,塞到她手里:“你这孩子,脸都白成这样了,还跳什么?快回去多吃两个菜,好好休息,最近天气热,别中暑了。”
      
      沈娇宁握着手里的小瓶,看着面前目光温和的老师,有点懵。
      
      “我果然没看错,你真是个好苗子,以后跳舞的时间还长着呢,一定要照顾好身体。这是命令,记住没有?” 张爱英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关爱和笑意的。
      
      沈娇宁自己就是舞蹈老师,很明白这种关爱。
      
      她抿着唇,用力点了点头。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前空翻后空翻三百六十度旋转加踢腿式跳跃求收藏~
    【推荐一下预收《哥哥,我想去奥运跳舞》,戳专栏可收藏~】
    二十四岁那年,沈初雪拿下三金大满贯,跃为娱乐圈顶级女星,风光无限。
    然而她回望自己的一生,仍然后悔,十四岁时为了拍戏,放弃参加奥运,错过了离奖牌最近的一次机会。
    一朝醒来,导演正在游说她父母:小雪这个长相,当运动员可惜了,跟我去拍戏,保证红遍大江南北!
    她知道导演没有食言,但这一次,她想换一条路,为国争光,当奥运冠军。
    -
    十四岁时,她暗恋的邻居哥哥还没有出国。
    沈初雪给他传小纸条:哥哥,我想去奥运跳舞!
    少年在背面回复她:我陪你。
    后来他成了专业体操解说员,成为她每一场比赛最认真的观众。
    艺术体操小公主X体操讲说员竹马哥哥,有最迷人的嗓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