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白茂坐在床上,抱着平板修改从网上下载的包养合同模板,他将一些奇奇怪怪的条例全部删除,改成适用他与郁向沉的内容。
      等差不多完成时,白茂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
      
      想了想,白茂还是给郁向沉发了过去。
      
      翌日。
      白茂一觉醒来,先将冰凉的手臂和肩膀缩进温暖的被窝。他掖了掖被子,但依然没逃过命运,身体蜷缩,连续打了两个小小的喷嚏。
      
      没有空调,薄薄的一层被子很难锁住热度。
      
      好在他今晚不用继续凑合。
      
      白茂慢条斯理地洗漱后,坐在床上看手机,见金主发来一条住址,当即感兴趣地复制下来,在地图APP上一搜,是二环商圈附近的房子。
      从地图上看,这个小区地理位置非常好,直线距离一百米就有地铁站,五百米附近是大型商场,负一楼就是生活超市。
      
      金屋藏娇!
      
      白茂心情不错,先发过去一张猫咪打CALL的表情包,打字回:「谢谢郁先生,我收拾完东西就过去。」
      
      他哼着歌开始收拾行李。
      
      来白家前,经纪人徐东明以为他的苦日子终于结束,兴高采烈,又怕白茂穿地摊货被白家瞧不起,带头将白茂“珍藏”的地摊货都收拾出来,用一个麻袋装了捐给贫困山区,剩下两三件版型不错,以及比较贵的牌子货。
      
      白茂本打算以后慢慢添置衣物,没想到现在倒省事,一个行李箱全部解决。
      
      房间门被轻扣三下。
      
      “白茂?”
      母亲边秀的声音隔着门传来,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睡醒了吗?早餐陈姨一直给你热着,出来吃点吧?”
      
      白茂闻言,无声笑了下。
      
      哇塞。
      今天竟然有早餐吃呢!
      
      他懒洋洋斜靠在床上,声音虚弱又低落:“不用了,我难受,不想出去。”
      
      “多少吃一点吧,别饿坏身体了。”
      边秀劝道,“你爸和大哥为了你的事情,今天特意没去公司,都在楼下等着你,大家想和你聊聊……昨天的事情。”
      
      哦。
      原来吃饭只是个幌子。
      
      白茂撇撇嘴。
      
      他不想下去面对白家辉和白荆的丑恶嘴脸,开始真心实意的拒绝,边秀却始终坚持,一直站在白茂的门口念经:“我知道你不想再提那件事,但总要有个解决方法……而且一直不吃东西可不行。白茂,听妈妈的,出来吧。”
      
      白茂听得十分不耐。
      
      解决方法?
      
      他冷笑一声,给金主发了条短信,看到几乎秒回的内容,放下心来,起身将门打开。
      
      他倒要看看,白家能有个什么解决方法。
      
      边秀以为是自己说服了白茂,守得云开见月明,不由心中一松。她想握住白茂的手安慰,却被白茂利落躲开。
      边秀一愣,想到白茂刚认回来,两人之间没接触过,生疏是正常的,但心中依然像扎了根刺。她忍不住心想,这没跟在旁边养的,就是不如一直跟在身边的。
      
      边秀面上没表现出端倪,只说:“好孩子,我们一起下楼。”
      
      说话间,边秀观察白茂。
      
      白茂完全遗传了他们夫妻两个的有点,生的又高又瘦,皮肤细白有光泽,目光所及,只有脖颈靠近喉咙的地方,有一颗很浅的淡色小痣。
      而位于小痣附近的吻痕,经过一夜的放置,已经变得青紫狰狞,隐约还能看到侧边有掐出来的指印。
      
      到底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虽然已经决定放弃,但边秀还是看的忍不住蹙眉,不过在下楼见到紧张坐着的白笙时,她心中又升起一股庆幸。
      
      ——幸好他们没将宝贝笙儿给郁晚天那个混小子。
      不然肯定心疼坏了。
      
      陈姨率先迎上来:“二少,早餐热着,您要现在吃吗?”
      
      白茂背着众人,似笑非笑看了眼陈姨,没搭腔。
      
      陈姨有些尴尬,但她不敢多说,只能双手攥紧衣服,扁着嘴往旁边一站,期待先生夫人能看出她的委屈,训斥白茂。
      不过可惜,在场的人都没空在意陈姨。
      
      他们的视线黏着在白茂身上。
      
      白茂神色木然,眼神空洞:“说说吧,你们有什么解决方式?”
      
      位于上首单人沙发上的白家辉沉声道:“先跟你大哥道歉。”
      
      白茂挑眉。
      
      道歉?
      
      他差点笑出声来。
      
      这白家可真有意思啊。
      一般人的脑回路,根本就跟不上他们疾驰拐弯的速度。
      
      白荆扫一眼白茂。他被白茂打了的那半天脸颊,即便后来冷敷,今早也依然能看出一点痕迹,他神色冷淡:“父亲,算了吧。”
      
      白笙也劝:“爸,您就别生气了,二哥不是故意的……”
      
      “甭管故意不故意,俗话说得好,无规矩不成方圆。他遭遇这种事,难道是你大哥逼的不成?既然不是,那他就该为自己打了白荆的事道歉!”白家辉有点大男子主义,决定的事情不容许反驳,此时权威受损,说话时不自觉扯上调子,犹如吵架。
      他见白笙眼眶一下子红了,垂下头不再言语的模样,才心中一软,说,“笙笙啊,这事你别管。他当时要真不愿意,怎么不打郁少去?我看他就是故意——”
      
      白茂站在一边,瞪圆了一点眼睛,不可置信。
      
      ——这个表情不是装的,完全由他本色出演。
      
      牛啊!
      这受害者有罪论的逻辑盘的无人能敌!
      令人大开眼界!
      
      昨晚在生日宴上,剧情出现偏差,被下`药,若不是白茂靠抱反派郁向沉的大腿躲过一劫,现在早已身心受创,再听到这话,都要气晕到地上去。
      
      “白家辉,这话你也说得出来?”
      白茂嗤笑一声,眼神冰冷,开始撸袖子。
      
      这个动作,让在场的人都戒备起来。
      
      他们心中打鼓,心道白茂该不会又要像昨天一样,冲过来直接打人吧?真是不知道跟什么乡下人学的,如此暴力没规矩!
      
      “家辉。”
      边秀怕白茂打人,忙出声制止。
      
      白荆也担心白笙受牵连,直接说:“笙笙,你先上楼去。”
      
      白笙原本想说话,却被白荆扯住。
      他愣了愣,咬着下唇扫了眼众人,说:“好。”
      
      在场只剩下其余几人。
      
      白家辉冷哼一声,眼神瞥向一旁,不与白茂对视。
      
      他心中也有气。
      
      本来昨天的宴会,按照白家辉的计划,只打算让白茂和郁家的小少爷见一面,如果对方满意,白茂他们亲手洗干净了送到郁府去。
      结果呢?
      
      人直接趁机把白茂给上了!
      
      在白家辉看来,清白和第一次没了,这后者的价值,可是大打折扣的。
      
      既然白家都决定做这件事了,那当然要做到极致,以白茂当砝码,好好跟郁家小少爷讨价还价一番,让郁家早点带白家入上层圈子。
      但现在——
      
      别说砝码了。
      指不定人家郁少尝过一次,都不想要了呢!!!
      
      他能不气???
      
      “行了行了,别板着一张脸了。孩子受过苦,白荆这事就这么算了吧。”边秀充当中间人,她以手掩唇,轻咳一声,提醒道,“现在最主要的是郁少那边。”
      
      白家辉冷着脸:“还能怎么办?这事情都出了,必须要找郁少负责!”
      
      “这关郁少什么事?”白茂面容惊诧,从旁插嘴道,“只要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被人碰过,你们这么大张旗鼓,不就是在昭告天下吗?那白家的脸面不要了?”
      
      白家辉:“……你小子。”
      他说这话,当然是为了引出接下来将白茂送给郁晚天的事,至于昭告不昭告,白家的脸面什么的,只要有切实的利益在,就没什么好在意的。
      
      他不耐烦道,“这事又不是你的错,你有什么好害怕的?”
      
      “……哦。”
      白茂盯着白家辉,意味深长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啊。”
      
      白家辉一哽。
      
      就在这时,白茂手机震动。
      他低头一看,是金主发来的消息,嘴角终于带上一点笑,抬头说,“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
      
      众人都看着白茂。
      
      “你们的心思都挂在脸上,我多少也猜到一些,无非是想让我跟了郁少,白家跟着一起水涨船高,但是……”他目光扫过所有人,“从我回来开始,你们就这种态度,不怕我在郁少旁边吹枕头风吗?”
      
      “哼。”
      白家辉不屑地冷哼一声。
      
      这个问题,白家人当然想过。
      
      他们确实不怕。
      
      当初和郁晚天约定好的是白家,不是白茂,只要郁晚天有点脑子,都不会毁约。何况白家也不傻,当然能看出郁晚天对白笙的心思。从头到尾,白茂都只是个工具人,再怎么受宠,不还有白笙在吗?
      
      一个替身罢了,还能越过正主去?
      
      边秀还顾着面子,柔声说:“你这苦命的孩子,在外面时间长了,都被教坏了,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你爸妈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为了让你去享福,怎么会害你呢?”
      
      “到底是不是,你我心知肚明,就不用演那么过了吧,在场又没人信。”白茂耸耸肩,又笑了下,他故意做出苦恼的样子,说,“而且,你们的计划听起来是挺不错。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碰了我的人是郁晚天吧?唉,辛辛苦苦谋划那么长时间,结果全打了水漂,好可怜喔。”
      
      众人俱是一愣。
      
      这话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门铃声起。

  • 作者有话要说:  白茂:有了大腿说话底气就是不一样!
    *文中所有言论和心理描述,都是角色需要,与作者本人的三观并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对号入住。
    随机发40个小红包~
    &
    感谢在2021-01-29 02:00:38~2021-01-30 01:41: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四姨夫冲鸭!!!、无语、夜遇紫衣、水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是大王(-ι_-)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