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真少爷为所欲为》
      吃饱就困/著
      
      “嗡——”
      手机有规律地震动,将白茂从噩梦中拽出。
      
      他翻了个身,秀气的眉头蹙起,又细又白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指腹在床头柜上胡乱摸了半晌,终于抓住手机。
      “喂?”原本清润的声音听着有些沙哑。
      
      “小白?都这个点了,还没起呢?昨晚欢迎你回白家的那场宴会,也没有持续到很晚吧?”经纪人揶揄道,“还是说,这白家的床就是不一样?连一向自律的你都开始赖床了。睡着软不软,舒不舒服?”
      
      白茂打了个呵欠:“还行吧。”
      
      他慢吞吞将有些冰冷的手臂收回被子。
      
      冬日的北城冷的过分。
      这才刚十一月份,温度就已经零下。
      
      他抬起身子,扫了眼这间空旷的客房,又看向不知出了什么故障,亮起红色标志,不再制暖的空调,重新跌回床铺,懒懒地评价道:“和垃圾酒店没什么差别。”
      
      一个月前,白茂参加一档选秀直播节目,因颜值出众,收获一票粉丝,小火了一把,被白家找上门,说他是白家失散了十八年的小儿子。
      白茂并不信,直到做了亲子鉴定。
      
      “害,怎么能这么说呢?这富豪家,肯定和酒店还是有差别的。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富二代,白家那么有钱,总算不用再饥一顿饱一顿,还能还钱——对了,你爸妈怎么说?是不是抱着你痛哭流涕,说你之前受苦了,让你赶紧回去继承家业?哈哈哈哈。”
      
      经纪人还在耳边调侃着絮絮叨叨,白茂却一句都听不太进。
      
      他侧躺在床上,听到“爸妈”两个字,鸦羽似的长睫颤了两下,瘦削的肩膀和凸显的蝴蝶骨,让他整个人瞧着脆弱许多。
      
      这是白茂做“噩梦”的第三天。
      
      每一晚重复的梦境,一帧一帧从脑海中飞速略过,而梦中和现实毫无差别的开场,让白茂不得不相信,他梦到的都是真的。
      
      ——这个世界是一本团宠耽美小说。
      书的男主,是代替了他十八年生活的白家养子,白笙。
      
      身为天选之子,白笙自带主角光环,他非常优秀,一直以来都是白家的骄傲,白家为了保护白笙,让后者无忧无虑在白家长大,不受白眼排挤,甚至特意模糊了出生。没人知道白笙是领养的,只以为他就是白家的亲生儿子。
      
      所有人都爱他。
      
      除却嫉妒白笙的恶毒配角们,只要是书中有头有脸,有姓名的人物,都像是被下了降头一样,被他的善良和温柔折服。
      
      突然出现的白茂,就是一个贸然闯入和谐社会,妄图抢夺白笙所受宠爱的“敌人”。
      
      他是书中最受厌恶的恶毒男配。
      
      现在想来,白茂确实是那个多余,且不受欢迎的人。
      
      比如明明白家是一个月前发现的他,亲子鉴定也做了,证明他确实是白家走丢的孩子,却在昨晚终于被接回白家,睡在了没怎么收拾过的客房,连空调都非常应景的坏了。
      至于那间本应该属于他的房间,依然是白笙在住。
      
      更比如,这一个月里,每次见面,他的亲生父母和兄长对他的冷淡态度,以及在看到他的行为后,各种责备和不认同的目光。
      
      ——他们会忍不住将白茂与白笙做对比,然后更加肯定白笙的价值。
      
      白茂“啧”了一声。
      
      如果按照梦里的发展轨迹……
      
      经过这一个月的“考察”,白茂已经被白家鉴定为不合格者,接下来,他将被毫不犹豫送往郁家,作为白笙的替身,在郁家小儿子的身边当个没有思想的玩物。
      
      替身到底是替身,永远不会被珍惜。
      
      郁家小儿子看不起白茂,三言两语间,将后者分享给好友玩弄,而这样的生活没有正常人能承受。没两年,白茂就彻底崩溃,被送入精神病院。
      一年后,他会因服错药身亡。
      
      ……玩物?
      精神病院?就这样结束一生?
      
      白茂笑了下。
      
      他用脚勾着被子,将自己团成一团:“东明哥,今天是不是要去拍个广告?”
      
      “对。”经纪人徐东明道,“我现在正往白家开,你收拾收拾下楼吃份早餐等我。对了,别忘了跟你父母报备一下行程,你们十八年没见,生分是肯定的,不过感情嘛,都是慢慢培养出来的。你也别怕……”
      
      “知道了。”白茂随口敷衍道。
      
      感情么,在白笙的光环下,是万万培养不出来的。
      
      有时间指望白家的人会良心发现对他好,还不如给希望工程捐点钱,搞点慈善,像当年资助他的那位“长腿叔叔”,资助穷困孩子上学,最起码还能收获一句谢谢。
      
      白茂洗漱过下楼,已经在白家干了将近十几年的保姆陈姨,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见他,陈姨起身打了声招呼,态度还算温和:“白茂少爷早。”
      
      白茂边戴围巾边问:“早,他们呢?”
      
      听白茂连声称呼都没有,陈姨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不过还是解释道:“先生太太并两位少爷现在正在餐厅用餐。因为您第一天来,不知道您会几点起,喜好如何,有没有忌口,所以早先就没做您的饭……我现在去给您做点?”
      
      白茂戴围巾的手一停,听乐了。
      
      ——就因为不知道喜好和忌口,就直接不做他的饭?
      这是什么奇葩脑回路?
      
      不过白茂也能理解。
      
      能安安稳稳,在白家待上十几年的保姆,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白家对白茂的态度如何,陈姨对待白茂的态度就会如何。
      而且,她这么做了,不也没遭到白家其他人的反对?
      
      不管是真的漠视,不在意,还是故意给白茂下马威……
      
      白茂懒得去猜,也不在意了。
      
      他语气淡淡道:“不用了,就让他们一家人好好吃饭吧。”
      
      陈姨笑了笑:“嗳,那你饿了随时跟我说。”
      
      她之前虽说要给白茂做饭,却动也没动,现在听到白茂的话,更乐得轻松,不过见白茂往外走,她立刻记起之前被吩咐的事,快步走过去挡在门前,同时扬了一点声音:“白茂少爷,先生早先吩咐过,不让您出门。”
      
      白茂一顿。
      
      不让出门?
      软禁?
      
      “我才来第一天,就送我这么大一个礼物?”
      白茂脸上的神色立刻冷下来,“让开。”
      
      陈姨哪敢让白茂出去。
      
      她有些尴尬地笑笑,摆手道:“白茂少爷这是哪儿的话?没有没有,只是今晚有点特殊……我一把年纪了,你不要让我难做。”
      
      白茂心中不悦。
      
      为了达成目的,白家已经不择手段了?
      
      按照梦中的剧情,今晚,白茂将会被带往郁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会,顺便被郁家小儿子“相看”。
      
      白茂当然不愿按照剧情走。
      他本打算外出拍完广告,今晚直接不回来了。
      
      没想到白家做的更绝。
      
      “白茂。”
      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白茂转头一看,见他的便宜兄长从餐厅里走出。
      
      这位兄长叫白荆,是白家未来的继承人,小小年纪就已经跟在父亲的手下开始学习管理公司。他平日里最宠白笙,在知道后者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后,心中还升起过一些隐秘的想法。只可惜,白笙对他只有兄长对弟弟间的亲情。
      
      简单说,也是一个屁股会歪到白笙家里的角色。
      
      白茂撩了撩眼皮,没吭声。
      
      “怎么?见了我不知道喊人?连声‘哥哥’都不叫。”
      白荆神色冷淡,评价道,“没规矩。”
      
      规矩?
      软禁他人,就是白家的规矩?
      
      白茂正要呛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显然是经纪人徐东明在催。
      
      与此同时,白荆开口了。
      
      “你今天就别出门了。”
      他慢条斯理,边整理袖口,边说,“昨晚那场宴会后,圈子里都知道白家丢失多年的小儿子被寻回。今晚有个重要的宴会,如果你不出席,难免落人口舌,对你自己的处境也不好。今天你就待在家里,换个造型,试试礼服,晚上跟我去认人。”
      
      这话说得还挺冠冕堂皇。
      
      若不是白茂知道白家真正的目的,指不定就被说服了。
      
      他现在着急出门,但知道硬闯肯定是闯不出去。
      如果能征得面前人的同意……
      
      白茂心中一动,浑身气质发生了些许改变。
      
      原著中,白荆最爱白笙软着声音,一双眼睛润润的,用我见犹怜的模样喊一声哥哥,之后不管白笙提出什么要求,白荆都会答应。
      
      也许白荆就喜欢这一号的呢?
      
      白茂暗中掐了自己一把,眼中含上热泪,上前一步,眼眸像是一汪秋水,盈盈地看着白荆:“哥哥……”
      
      这个称呼让白荆的动作停下来。
      他看向白茂。
      
      白茂无疑继承了白家优秀的基因。
      他的五官已经长开,是时下娱乐圈里比较流行的那种长相,五官立体,细长的眉毛微微蹙着,鸦羽般的睫毛轻轻一眨,灿若星辰的眼眸湿润,好似下一秒就能落下泪来。
      
      他双手交握,放在胸前,一副祈求的模样,小声说:“哥哥,我今天有个广告要拍,这个机会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我保证不会耽误晚上的宴会——”
      “哥哥,你就让我去吧。好不好?”
      
      白茂的声音清亮柔软,听着很舒服。
      
      他眸子紧盯着白荆,仿若他的世界,只有白荆能拯救。
      
      这种全心全意的目光,让白荆忍不住心中一动。
      
      如果对方晚上真的能赶回来,去拍一个广告而已,应该也……
      
      然而这个想法只在脑海中转了一圈,下一秒,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餐厅门口响起:“哥哥!”这声音唤回白荆的理智。
      
      白荆回头。
      
      白笙扒着门框,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白荆:“哥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今天同学约我去游乐场,大半个班级都去呢。这个约会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我保证不会耽误晚上的宴会——”
      “哥哥,你就让我去吧。好不好?”
      
      白荆面容依然冷淡,但仔细看,就能发现一丝不同:“爸怎么说?”
      
      “爸爸说让我问哥哥,只要哥哥答应了就能去。哥哥……”
      白笙站在餐厅门口,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样,他双手交握,放在胸前,一副祈求的模样,“哥哥让我去吧,我也想和同学打好交道。”说话的姿态,竟与刚刚的白茂一模一样。
      
      “……好好好。”
      白荆看到白笙这模样,还有什么不答应的?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宠溺,“笙笙想去哪里,哥哥还能不同意?只是要多注意安全。”
      
      “哇,太好了——哥哥我爱你!”
      白笙欢呼一声。
      
      再看向白茂时,白荆冷声道:“白茂,注意你的言辞和行为。你虽然刚回家,但身为白家二少,举止一定要大方得体,现在做出这幅撒娇的姿态是给谁看呢?以后我不希望再在你身上看到这类表情。”
      他皱了下眉,“别丢我们白家的脸。”
      
      “至于拍广告——今晚的宴会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你还是乖乖在家里呆着吧。”
      说完,白荆不等白茂反应,径自往餐厅的方向走。
      
      走到白笙身旁,他大手按住后者的脑袋,用不赞同的语气说:“笙笙,我看到你的早饭还没吃完。”
      
      “……我饱了,实在不想吃了,哥哥替我吃。”白笙晃了晃白荆的手臂,他目光好奇看了眼白茂,不过来不及打招呼,就被白荆带回餐厅。
      
      操。
      白茂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他冲着两人的背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白笙刚刚的表现,不也是在撒娇么?甚至说的话都和他大差不差,白荆不是挺受用的?怎么不见他对白笙言辞强势?
      
      懂了。
      果然就像是梦中,在主角光环下,白笙做什么都是对的。
      
      至于白茂?
      他的撒娇不值钱。
      
      双标狗竟在我身边!
      
      白茂心中腹诽,往身后看了眼,只见陈姨依然像是个守卫,死死把着大门,防着白茂。
      
      “白茂少爷。”
      两人对视,陈姨笑了笑,“您还是去楼上等着吧?造型团队马上就过来了。”
      
      白茂耸肩:“行吧。对了,空调坏了,记得叫师傅过来修。”
      
      陈姨:“好。”
      
      白茂毫不犹豫往楼上走。
      
      陈姨见状,心道白茂总算是认命,她松了口气,跟正在吃饭的一家子汇报过后,又开开心心看电视。
      
      &
      白茂进入客房,肚子咕咕叫了声。
      
      饿了。
      
      他拿出手机:「东明哥,进小区了没?帮我带份煎饼果子,加蛋加肠。」
      
      消息发出,白茂走到窗边。
      
      白家住的别墅为了美观,并没有安装防盗窗,白茂轻而易举就能翻出去。
      
      他朝下面看了眼。
      
      二层楼说高不高,但莽撞地跳下去,受伤几率很大。他返身将床单抽出来,拧成一股,在床腿上系了个死结,顺着窗户耷拉下去,见高度足够,白茂伸手利落地翻窗出去,借着床单一点点往下滑——
      
      双脚安全着陆!
      
      白茂眼睛一弯:“我可真是个小天才!”

  • 作者有话要说:  白荆:你撒娇给谁看呢!
    攻:给我看。
    &
    开新文啦,给追更的小天使一个福利,免费章随机发40个小红包!
    感谢还没开文就投雷的小天使佐楚鸣和崖申,爱你们么么啾!
    下篇文开:《全帝国最后一名人类》,ID:5296022
    文案:  帝国中心博物馆有一件珍贵的藏品,是一具冰冻近千年的人类躯壳。一个平静的和风日丽的下午,人类的心跳神奇复苏,在展览期间睁开了眼。
      &
      何然知道自己死了,却突然恢复了意识,一睁眼,发现身处类似棺材的玻璃容器中,他动然不得,身边围满最低两米高的各种奇怪生物。
      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何然:“啊——”
      奇怪生物:“啊啊啊——”四散奔逃.jpg
      
      后来。
      帝国最大的直播平台中,悄然出现一个新的直播间。星际最后一名人类的“种子”,正拘谨的摆弄镜头。他发丝柔软又蓬松,乌黑的眼眸温和,面庞精致白皙,抿起唇一笑,一个小小的梨涡出现:“你们好,我叫何然。”
      
      整个星际都沸腾了:「他好小,好可爱,只听他说话,我的心就化了!我要为他花钱!!!」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看完他的直播,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精神也变好了,合理怀疑他有“治愈”能力。」
      「成年了吗?有配偶了吗?我是帝国上将,我可以吗?」
      
      帝国陛下:“不好意思,我的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