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兰邢本觉得依照贺钦对他的恐惧程度,听到他喊一定会惊慌无措的连脚都不知道怎么迈,可谁知道,在最开始的怔愣过后,贺钦竟是十分惊喜的扑到他面前来,晶亮着眼睛喊他“兰先生”
      
      那模样,就差对着他的裤脚摇尾巴了。
      
      兰邢不知道一夜的功夫贺钦对他的态度怎么就变了这么多,难不成昨晚的事贺钦都记得?
      
      可昨晚贺钦烧的迷迷糊糊,怎么可能记得?
      就算是记得,可就这么一件事就直接抵消了他此前带给贺钦的阴影,还让他开心成这样?
      
      这小孩有这么容易满足吗?
      
      兰邢本来想好的嘲讽台词此时是一句也说不出了,他开口,语气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温和,“这个点你不在学校在这儿做什么?”
      
      贺钦听到这话眼中的华彩暗淡了几分,头也微微垂了下去,兰邢心底咯噔了一声,不会吧?
      原主真不会没让贺钦上学吧?
      
      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贺钦开口,“我没有上学。”
      
      虽然清楚的知道这都是原主做的孽,不关他的事,但这一瞬间,兰邢还是觉得自己羞愧而死也好过坐在这儿,原主也太不是人了吧!
      
      这么大点的孩子竟然不给人家读书!
      
      他到底想要干嘛!
      
      一时间,他心底烧起了一把无名火,他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问,“你之前读几年级?”
      
      贺钦:“五年级。”
      
      按照正常入学年龄来算,十二岁都读六年级了,可贺钦因为寄人篱下硬是上学晚了一年。
      
      兰邢想到这儿心底微微叹气,“五年级读了多久?”
      
      贺钦想了下说:“一学期。”
      
      兰邢稍想了下就不容置喙的说:“现在夏季刚开学没多久,我直接给你办理六年级的入学,之前落下的课程我会找人给你补上。”
      
      贺钦听到这句话,眼睛蓦地睁大,像是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绞着手结结巴巴的说:“我一定……一定努力学习,好好读书,不辜负兰先生的期望,考个第一名回来。”
      
      兰邢失笑,贺钦到底是从哪听出来自己对他有期望的?
      
      贺钦仰头看着他,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可就这时十一开口催促道:“兰先生,我们该走了。”
      
      兰邢淡淡道:“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他将目光从贺钦身上收离,刚要起身就被贺钦一把攥紧了袖子。
      
      兰邢低头看着贺钦拽着自己的手,心中有点好笑,不过隔了个夜,这贺钦不仅不怕他,现在都敢拽他了?
      
      贺钦察觉到兰邢的目光,一时也呆呆的顺着兰邢的视线看过去,一眼看见的却是兰邢被自己捏皱的袖口。
      
      他顿时惊慌的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
      袖口被他弄皱了,兰先生会讨厌他吧?
      
      兰邢没注意到这轻微的细节,只是问,“怎么?”
      
      贺钦本来想问的“兰先生,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顿时不敢问了。
      
      他很早就懂得察言观色揣摩人心,所以从他踏进这个家开始,他就明确的知道兰邢不喜欢他。
      
      他再乖巧懂事兰邢还是不喜欢。
      
      兰邢经常训斥责罚他,尽管他什么也没有做错。
      
      他本来以为兰邢一定是十分的厌恶他,可昨晚他高烧不退,兰邢竟然照顾了他一夜。
      
      他今早想了很久,兰先生那么厌恶他,又怎么会过来照顾他呢?
      
      最后他才想出一个结论,或许,或许兰先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厌恶他呢?
      
      这个结论让他高兴过了头,直到现在,他看着那个被他捏皱的袖口,突然就觉得,兰先生或许是没有那么厌恶他,可这也不能说明兰先生就喜欢他啊。
      
      他真是太贪心了,竟还想给兰先生打电话,兰先生每天那么忙,一定会觉得他很烦,会讨厌他的。
      
      他想到这儿,顿时小心翼翼的说,“没什么。”
      
      兰邢觉得贺钦有些奇怪,但也没再多说,直接离开了。
      
      贺钦站在原地看着兰邢离开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了他才慢慢的把头垂下去。
      过了一会常妈过来,看他情绪恹恹的问,“贺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兰先生刚走吗?他又训你了?”
      
      他摇了摇头,“没有,兰先生没有训我。”
      
      常妈把烤好的吐司端出来叹气,“哎,兰先生这脾气,贺少爷你也别太怨恨兰先生,兰先生他也不容易,算了,说这些做什么,快吃饭……”
      
      常妈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贺钦拿起一块吐司咬在嘴里,吐司上刷了层蜂蜜,甜甜的,可他却对自己感到失望极了。
      
      .
      
      车子驶出上河湾,兰邢将手指从一早送来的文件上移开,声音淡淡道,“找人帮贺钦去办个入学手续,各门科目再找一个辅导老师,其余的就不用我交代了吧?”
      
      十一应下,过了一会竟然开口问,“兰先生对那孩子似乎很好,是因为……他哥哥的缘故吗?”
      
      兰邢心头一震。
      原作中贺追死的早,而原主被接回兰家之后更是绝口不提之前流落在外的往事。
      所以原主对贺追这段感情很隐晦,基本上没有人知道,就连贺钦都是到了后期才知道自己是自己哥哥的替身,这十一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若说是原主亲口告诉十一的,那原主就是疯了。
      
      兰邢抬头,目光一寸一寸掠过十一那张完美无缺的脸,“你敢调查我?”
      
      兰邢虽然好说话,但眼里却揉不进沙子。十一是他的贴身助理加保镖,如果连十一都对他有异心,背地里去调查他,那他身边还能信任谁?
      
      十一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裂痕,兰邢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意味,可很快,十一就垂头说,“对不起,兰先生,这次是我越距了。”
      
      兰邢合上文件淡淡道:“再有下一次,你也不用留在我身边了,明白吗?”
      
      “是。”
      
      .
      
      车子一路驶到了兰氏财团。
      
      财团总部坐落在联盟西林城最中央,尽管想过这样一个财团的总部必定是极尽气派辉煌,可当他真正看到面前建筑的那一刻,还是有种震撼的感觉。
      
      整座大楼高耸入云,外观都由玻璃幕墙和水波型的天台组成,整座大楼外观犹如一块伫立万年之久的玄武岩,肃穆庄严且震撼人心。
      
      兰邢在众人一路的问好中进去,乘坐电梯直达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秘书率先帮他推开门,兰邢往前走的脚步都没收住,就见门里窜出一道人影直接扑在了他身上。
      
      秘书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再看时兰邢已被扑倒在地。
      
      场面顿时变得一片混乱,身后跟着的一群人七嘴八舌喊着“忙把人拉开”“兰总”“保安,叫保安”“叫医生”“谁放这人进来的”之类的话。
      
      兰邢被撞倒的那一瞬间只感觉是一头猛兽扑在了他身上。他的后脑重重磕在了地上,直到被人扶起来,他整个人还是发懵。
      
      兰邢的习惯是下车后必须要喝一杯水,十一刚才不过给兰邢倒了杯水的功夫,回来就见整个办公室一团混乱。
      
      秘书长杨临打着电话语气不善,兰邢被人围坐在中间脸色不虞,再看看某个知道自己闯了祸想要偷偷往休息室缩的人,十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端着水进去,扫视了一圈后面带微笑对着杨临说:“杨秘书,你先带大家出去吧,也不用叫保安,这件事我会解决的。”
      
      秘书长杨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自然知道他会解决好这件事,不止这件事,无论是兰总工作上的事还是生活上的事他都能解决的很好,之前都是如此,之后也会如此。
      
      但她依然忍不住刺道:“我自然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把一切都解决好,但你身为兰总的贴身保镖,是不是更该对兰总的人生安全多上点心,连这样不明不白的人都能近兰总的身,你不觉得你这个保镖当的太失职了吗?如果你胜任不了这个位子,可以随时去兰总面前请辞。”
      
      说完这句话,她直接转身离开。
      
      整个兰氏都知道兰总的贴身助理跟秘书长不和,这秘书长都走了,几个经理也都离开了。
      
      等所有人都离开,十一先打了个电话简短的交代了一句什么,这才走到已经快要缩到门框上的人跟前,开口问:“七少爷,你怎么会在这儿?”
      
      兰邢被撞那一下还没有缓过来,整个人还晕乎乎的,可他依然听到十一叫那个人什么,七少爷?
      
      兰邢刚才没看清扑倒他的是什么人,但光那力气也不可能是一个少年人所有,等眼前的眩晕退了一点他才对着那个人喊,“你过来。”
      
      等那人磨磨蹭蹭,一步三挪的挪到他跟前,兰邢才看清这竟真是一个半大的少年,顶多十六岁的样子。
      
      这少年脸部线条十分锐利,五官英挺而俊秀,有种介于刚与柔之间的美,像狼,又像狗。此刻他嘴角微微向下垂着,眼睛里蕴着的泪好像下一秒就要掉下来,鼻尖微微翕动着,仿佛在抽噎。
      
      兰邢仿佛能看到这少年正摇着尾巴在他面前瑟瑟发抖。
      
      十一继续问,“七少爷,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兰邢再次听到十一叫这人七少爷,他突然觉得,这少年,可能,大概,也许,是他的弟弟。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段时间忙毕业的事,一度非常混乱,我都忘了挂请假条,非常抱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