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贺钦因为自小寄人篱下的缘故,所以从懂事开始就没睡过懒觉。
      所以就算是他还生着病不舒服,可他自小养成的生物钟,还是让他在六点十分自动醒来了。
      
      可今天他醒后没有第一时间急着穿衣洗漱,反而睁大眼睛愣愣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呆了片刻。
      
      突然,他猛地坐起身动作急切的从床上找着什么。
      终于,他从翻卷的被子里找到了一条黑色的真丝腰带。
      
      这条腰带一夜卷在被子里,此刻看起来真是皱皱巴巴。
      
      可贺钦却小心翼翼的碰了下这根腰带,一瞬间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一样瞪大眼睛僵住了动作。
      
      良久,他皱着小小的脸伸出一只手提起这根腰带捏了捏,又捏了捏。
      
      捏完后他看到腰带上一条很深的褶皱,他皱着脸小心翼翼的把腰带铺平在床上想要抚平,可抚到一半他猛地停了下来,竟然把腰带放在嘴边用牙齿咬了咬 。
      
      一瞬间,他的大脑像是宕机在了当场,他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倒在了床上,脑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原来……不是梦……
      
      .
      
      兰邢一觉睡醒已经是八点。
      一睁眼他就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因为,他的床边站了个男人。
      且逆光看去,这个男人的身高目测超过190。
      
      见他醒来,这人微微躬身,声线华丽的就像是沾了红酒的丝绒,“兰先生,要我服侍您穿衣吗?”
      
      兰邢根本搞不清楚面前这是什么情况,他面无表情的起身刚想说不用,可话到嘴边就那样凝住了。
      
      兰邢上辈子虽然大多时间躺在医院,但因为种种原因,美人实在见过不少,更何况他本身长相也不差,所以他自来感觉一个人再美,再好看,也就那种程度了。
      
      可就在他抬头看到这人脸庞的那一刻,他的大脑直接宕机。
      
      这人穿一身铁灰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黑发蓝瞳,高鼻薄唇,无可比拟的长相,有种介乎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直觉性的美。
      他弯腰伸出一只手在兰邢面前,蓝色的眼睛仿佛泛着冷光的利刃,有种克制到近乎凛冽的美感。
      
      那一瞬间的惊艳,几乎能让人的心脏停跳。
      
      兰邢毫不怀疑,这样一张脸能让这世上的所有男人女人都为之疯狂,古希腊最完美的雕塑复生临世,也莫过于此。
      
      这人看他半天没有动作,却也不急,还是淡笑着保持那个姿势。
      
      兰邢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开口,“不用。”
      
      这人听到这话毫无质疑,他只是平静的收回手,然后站到一侧体贴道,“兰先生,有什么问题请尽管吩咐。”
      
      兰邢就这样看着这人退后站定,可这一看之下却是越看越心惊。
      
      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一个人能如此的赏心悦目。
      是的,赏心悦目,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词。
      
      这人一举一动都得体的恰到好处,如果将这人比做一部电影,那兰邢毫不怀疑,哪怕他随手截一帧下来,那都会是完美无缺的艺术品。
      
      可问题是,兰邢到现在都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按理说这样一个人物在原文中肯定不会没有姓名。
      
      黑发蓝瞳,明显有白人血统,相貌万中无一,且说话没有丝毫不自然的外国腔,字句标准的就仿若在说自己的母语……
      这些特征单拎一个出来都很显著了,更何况是堆集在一个人身上,可任他怎么想,都翻不出原文中有哪个能跟眼前这人对上号。
      
      可突然,兰邢的表情凝固了。
      
      他想起原文中是曾写过一个白人,可这白人却只有一个代号,叫十一。
      
      再想想昨晚常妈说过的话——
      “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说,十一刚才把电话打到我这儿,说是给您没打通,让我转告您一声,说什么满城那边的事处理清楚了,大概明天就回来。”
      
      昨晚他还以为是什么时一,如今倒是后反应过来,原来不是时一,而是十一。
      
      原文写,十一原本是个哥萨克雇佣兵,一直以来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三年前出任务几乎死在远东,正巧被途径远东的他救下来。
      从那之后这人就为他卖命了。
      而不出任务时十一便跟在他身边,扮演贴身助理加保镖的角色。
      
      兰邢扶额。
      
      因为在原作中十一只是个十八线配角,出场次数都少的可怜,外貌描写更是半句没有,就连真正的名字都未曾提及。所以真不怪兰邢一时想不起来。
      
      他艰难的维持着面色不变,慢吞吞的系着衬衫纽扣,心底却是惊涛骇浪——
      我现在这个壳子二十二岁,那三年前我就是十九岁?
      也就是说,原主十九岁的时候去了趟远东?
      然后还在枪林弹雨中救下了一个奄奄一息的雇佣兵?
      并且顺利留下这个雇佣兵为他卖命?
      
      兰邢再次窒息,原作者怎么这么敢写?
      
      前有二十二岁就掌握全联盟经济命脉的霸总人设,后又有顶尖雇佣兵为他折腰卖命?
      
      这设定,这剧情!
      他做梦都不敢这样梦!
      
      他还没从巨大的失实感中抽离,就看到十一不知几时已经打开了他的衣帽间,然后提着一套熨烫整齐的黑色西装出来,询问道,“兰先生,今天穿这套可以吗?”
      
      兰邢面无表情点点头。
      
      等他洗漱整理完,又让十一为他打好领带,戴好袖扣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兰邢极力忽视身后压迫感极强的十一下楼吃饭。
      
      他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的喝着杯白水,想来想去决定待会委婉的问问常妈贺钦今天起床了吗?
      脸色看着怎么样?
      有没有去上学?
      无故旷课这么多天,要不他过去一趟贺钦的学校解释解释?
      可这样会不会崩人设?
      要不他派个助理去?
      ……
      
      正想着,身后十一就已经为他送上了今日的报纸,“兰先生,您还有十五分钟的用餐时间,司机已经在外面等您了,您九点十分还有个重要会议,十点约见了……”
      
      等十一把他今天的行程安排全部说完,兰邢只觉得人生无望。
      
      他吃完最后一片吐司,刚要起身,就见贺钦从二楼慢吞吞的下来。
      
      贺钦显然没料到这个点能碰上他,一瞬间维持着下楼那个动作,好似连路都不会走了。
      
      兰邢维持着原主人设,语气厌恶道:“杵在那儿做什么?还不过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