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这时候能过来的就只有常妈了,估计是催他下去吃饭。
      
      果不其然,兰邢喊完进来就见常妈端着个什么东西推开门,他随手把报表放在一边就说:“我这就下去。”
      
      然后一抬头。
      发现常妈手上端着一个白瓷的碗,很是小心翼翼的要往他桌上放。
      
      兰邢起身的动作顿住了,看着那个碗蹙眉问,“这是什么?”
      
      常妈絮絮叨叨说:“兰先生,你今晚又没吃饭。就算是工作重要可你也得保重身体,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你再这样下去身体可怎么受得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有人打搅你工作,可我刚熬了点粥,你要不先喝点粥再工作……”
      
      兰邢不可置信,什么叫,你、今、晚、又、没、吃、饭?
      
      难道他晚上经常不吃饭?
      且今晚的晚饭大家都已经吃完了?
      没给他留一份?
      可……可他没说自己不吃啊?
      怎么也没个人叫叫他?
      他明明很饿啊……
      
      可很快,他就想到霸道总裁这个职业,似乎多多少少都有点工作狂的特质。
      像什么工作起来不要命,为了赶一个项目三天三夜不睡觉那简直是常态。
      
      可这……这真的不会猝死吗?
      
      还有,原作者还写,他工作的时候非常不喜欢被人打扰,像什么到饭点了被人打扰直接喊一句滚出去那都不要太常见,所以久而久之,吃饭的时候也没人敢再去喊他了。
      
      可这样常年饮食不规律,他这个身体真不会得胃病吗?
      
      想到这儿,兰邢的心微微刺痛。
      不过还好,常妈疼他给他盛了一碗粥,不至于今晚饿肚子。
      
      再一看,嗯,白粥。
      
      刚刚知道自己的身价,再看看眼下这碗白粥,兰邢矜持的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嗯,真的是普通的白粥。
      
      常妈这会看他心情不错,再想想刚才贺钦吃饭小心翼翼的样子,心底微叹就想为贺钦说两句,“兰先生,我看贺少爷他很喜欢你的样子,刚才吃饭还想上来喊你,你又何必跟个孩子计较,贺少爷他毕竟还小,就算你真不喜欢他,可你到底也别难为他,他在这儿又吃不了几口饭。”
      
      兰邢狐疑的看向常妈,那眼神无一不在说,贺钦喜欢我?常妈你倒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可这眼神看在常妈眼里就变了个意思,常妈你眼睛瞎了,贺钦喜欢我?你平时整天啰啰嗦嗦就算了,今天怎么敢指责到我头上来的?要不是念在你一大把年纪我早就……
      
      常妈自觉照顾兰邢这么些年,有些话虽然兰邢不爱听,但也就她敢说一说了。
      大不了自己被骂一顿,等兰邢这会的气消下去也就好了。
      
      她都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可谁知兰邢只是顾着喝粥,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
      
      常妈看兰邢没发作他那坏脾气,老母亲的心顿时炸成一朵花,殷切道:“这粥我熬了足足三个小时,兰先生你要是爱喝我再给你盛一碗。”
      
      兰邢放下勺子,虽然很想顺着常妈说好吧再盛一碗,但人设在前他只能拿帕子擦了擦嘴道,“不用了。”
      
      常妈又絮絮叨叨叮嘱了许多,什么要注意休息啊,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糟蹋身体啊,最后拿了碗总算要走了,可走到门口突然又折回来,“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说,十一刚才把电话打到我这儿,说是给您没打通,让我转告您一声,说什么满城那边的事处理清楚了,大概明天就回来。”
      
      兰邢第一反应,时一?
      那是谁?
      他一时想不起来,只好面无表情道:“知道了。”
      
      .
      
      兰邢躺了多年的医院,如今换了个环境,也不知道是空气中没了熟悉的消毒水味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总之,他这晚睡得十分不踏实。
      
      从睡梦中第三次惊醒后,他真的绝望了。
      
      他下楼准备倒杯水压压惊,可刚到二楼就听到“咚—!”一声沉重的闷响。
      
      兰邢听到这声音似乎是从贺钦的房间传来,他怕出什么事,赶紧走到贺钦的房间,稍想了下,便抬手敲门,“大半夜的你又在干什么?”
      
      原作中多次描写贺钦睡眠很浅,几乎是一点轻微的脚步声都能把他惊醒。更遑论是兰邢这么恶劣的语气?
      
      可等了半天,房间里竟没有丝毫反应。
      
      兰邢紧蹙着眉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房间昏暗的透不进一丝光,兰邢摸了半天都不知道灯在哪儿,情急之下一把拉开窗帘,月光顿时铺陈进来,兰邢借此才看到倒在地上的贺钦。
      
      兰邢上前一把将贺钦抱起来,“贺钦?贺钦?”
      
      他白日里虽然看着贺钦挺瘦弱,但真不知道贺钦这么瘦弱。
      如同现在,贺钦躺在他怀里,全身上下突出的骨头咯着他,让他有种只要他轻轻一捏,这孩子就会碎在他怀里的感觉。
      
      贺钦无意识的嘤咛了一声,似乎是觉得难受。
      
      兰邢看着这么大点的孩子被虐待成这个样子,顿时怜惜的无以复加,不住问:“你怎么了?哪里难受?你告诉我,哪里难受?”
      
      半天,贺钦才迷迷蒙蒙的喊了一个字,“冷。”
      
      贺钦似乎是真的冷,不住的往兰邢怀里缩着似乎想要汲取更多的温暖。
      
      兰邢一把扯过床上的被子盖在贺钦身上,“现在呢?好点了吗?”
      贺钦紧闭着双眼,仿佛已经晕过去了。
      
      兰邢伸手一探,才感觉贺钦额头滚烫,四肢冰凉,浑身还不住冒着虚汗,典型的高烧症状。
      
      兰邢知道小孩的抵抗力不比成年人,更何况贺钦看起来这么小一点,万一烧出个好歹怎么办?
      他想都没想就一把抱起贺钦往楼下走,想要开车去医院,可走了没两步他才想起自己不会开车……
      
      他知道原主有专属司机,可他不知道那司机住哪间房,这幢别墅占地面积太大了,兰邢除了知道自己住三楼,贺钦住二楼外对其余的一无所知。
      
      没有办法,兰邢看贺钦已经烧的神志不清了,只能先采取物理降温的办法。
      
      他记得书上说可以用酒精涂抹掌心、腋窝、脚心、脚掌等地。
      
      可找了一圈,他找不到酒精。
      
      兰邢又想起书上说可以用温水擦浴全身。
      他顿时拧了条温毛巾过来,可这……怎么擦?
      兰邢从没做过照顾人的事,一时有点无从下手,想了半天,他把被子拉开,小心翼翼的脱掉贺钦的睡衣。
      
      周身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贺钦猛然打了个哆嗦,然后无意识喃喃道:“冷……难受。”
      
      兰邢小声安抚,“你乖一点,待会就不难受了。”
      
      也不知道是他的话起作用还是怎么回事,贺钦再不说话了,只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任他动作。
      
      兰邢用毛巾一遍遍擦过贺钦的周身,也不知道擦拭到第几遍,兰邢抬手再摸的时候,贺钦的高热已经退下来了。
      
      他总算放下心来,温声喊:“贺钦?你觉得好点了没有?”
      贺钦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也不知道看没看到他,只是小声说:“要喝水。”
      
      兰邢赶紧倒了杯温水过来一点一点喂给贺钦,做完这一切他本想离开,但又担心贺钦待会再烧起来,只好坐在一旁守着。
      果然,过了一会贺钦又开始喊冷了。
      
      兰邢走到床边伸手探了探贺钦的额头,“很冷吗?”
      
      贺钦似乎知道身边多了一个人,也许是感觉到从兰邢身上传来的热量,也许他真的太冷了,只见他无意识的往兰邢坐着的方向缩了缩,然后伸出一只手牵住兰邢放在他额头的手,抱在怀里不放了。
      
      兰邢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贺钦清醒着的时候那么怕他,恨不得在他的面前直接晕过去。
      现在迷迷糊糊的倒是敢拉着他的手不放了。
      
      其实白日里他看的不怎么清楚,如今近距离观看,兰邢不得不承认,贺钦能做主角真是有几分原因在的。
      不提别的,单说这张脸,虽然现在还未长开,但从那流畅对称的脸部轮廓,异常标准的眉眼鼻唇已然能窥见他长成后是怎样的风姿。
      
      兰邢心底微叹,然后就看着贺钦迷糊不清的又往他这边缩了缩。
      再缩了缩……
      
      最后,兰邢看着几乎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的贺钦沉默了。
      他拍了拍贺钦的背,“贺钦?”
      
      贺钦似乎受惊,无意识的把他的手抱的更紧,那力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用力了。
      
      兰邢俯身,就听到贺钦呢喃不清的正在喊着冷,他叹了口气,还是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一把将贺钦揽在怀里,轻声哄着:“不冷了不冷了,赶快睡吧。”
      
      就这样,他又守了大半夜,确认贺钦真的已经退烧才小心翼翼的抽身离开,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后他才长舒了一口气,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养小孩这个事,看来还任重而道远。
      
      他下楼喝了杯水再慢吞吞回到自己的房间,才发觉几分不对。
      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睡袍不知道几时敞开了,难怪他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再一摸,他的腰带呢?
      
      回想了一下,该不会是落在贺钦房间了吧?
      
      但就一条腰带,他根本不想再折回去拿一趟了。
      他揉了揉额角倒在柔软的床上迷迷糊糊想,总算可以睡觉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你这个年纪你能睡得着?
    感谢呱呱呱小天使投的三个地雷,鞠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