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他用左手拥抱我》
      橘腻/文
      
      楔子
      
      伴随着身后汹涌而上来的一鼓劲儿,向来不留情面的车厢门关的严丝密缝。
      “欢迎乘坐北京地铁四号线,本次列车开往公益西桥方向...”
      女声播报的声音略显程序化,程夕瑗背紧贴着玻璃门轻喘着气,侧过头望向黑咕隆咚的隧道。
      
      人和人安全距离被侵犯的感觉着实不太舒适,局促感突生使得每个人在这个空间里的人都显得冷漠隔阂,站着的人彼此裹狭,紧贴自己左侧那个烫着一头大波浪的女人用的香水是大吉岭茶,前面低着头刷微博的男生耳机漏音,放着陈奕迅的单车。
      
      程夕瑗上班要换乘,今天下了一场大雨,瓷砖上一个脏鞋印刚印上又被另外一个覆盖,谁也数不清巴掌大的地方有多少人曾经过。
      
      二〇一五年《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热播,她跳着看了些,略缺兴致,但是却忘不了它犬马声色的海报上的一句话:
      
      “青春是囫囵吞下的盛宴,往后都是人模狗样的品屎。”
      
      她前脚刚到公司,后脚外头便暴雨倾注。
      程夕瑗走到储物柜里换上高跟鞋,对着镜子整理衣襟。
      
      胡国军瞥见走进来的女人,抬头望了一眼钟:“离八点整还有十几秒,我们部门的劳模小程记者踩点到,挺稀奇啊。”
      “胡老师又开我的玩笑了。”
      她把包放到桌上,俯身去按电脑开关。
      胡国军从她进来开始视线就没移开,女人眼底的淤青就算被粉底液遮去了不少,仍旧显眼,他拿起手边的油条咬了一口。
      “昨天熬到几点?”
      程夕瑗这才拉开椅子坐下:“昨天挺早的,一点多就睡了。”
      
      胡国军叹了一口气:“年轻人呢,不要太拼啦。”
      “我最近闲着呢。”程夕瑗笑了笑,“倒是您怎么一大早就对着电脑噼里啪啦的写东西?老远就听到声音了,什么稿子这么有意思。”
      “没,整了些副业,赚个小钱。”
      “我看看。”
      她起身走到胡国军那边,胡国军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电脑屏幕上打开了三个文档,全都是公众号推文的那种标题,用着夸张的语气和词语去填充正文。
      “写软文啊?”
      程夕瑗早几年也会接这种单子,直到近些时日手头开始宽裕她便终止。
      “是啊。”胡国军叹了一口气,“闺女要上初中了,以后多的是要花钱的地方呢,能赚一点是一点吧。”
      
      程夕瑗看着胡国军今天身上的这件横条红黑POLO衫,左肩的地方已经烂了一个小缺口,露出皮肤的颜色,突然想起周立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人生二十年为一季,中年便已入秋,不同于印象里对秋天的理解是收获,反而伴随而来的往往是“男人四十综合症”。
      
      张爱玲早就看透过,人到中年的男人,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往往是灵魂不属于身体,力不从心。
      
      “好快啊。”她感慨,“我刚来央社的时候妞妞好像才刚上幼儿园大班。”
      说着用手比划着高度,“才到我腰这里呢。”
      “是啊。”胡国军双手抱在脑后往后倚在靠背上。
      “你那时候来央社的时候还是个看起来有些不太聪明的小姑娘,现在都成为我们社的金牌记者了。”
      
      程夕瑗听到不太聪明四个字的时候挑了挑眉。偏头望了一眼胡国军,他的啤酒肚已经大的让他做不到舒适的翘二郎腿,棕色皮子的凉鞋带子没系好随意的被被踩在地面。
      其实几年前他不是这样的。
      
      在她来央社的第一天便是被分到胡国军小组学习,当时他穿着有些不搭的西装,激昂慷慨的告诉她们,我们央社的记者都是大记者,要敢讲话,讲真话,这是一种传承,记者手中的笔写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承载着责任的,新闻永远不死。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是胡老师教的好。”
      “切。”胡国军知道她嘴甜,笑问道;“最近来了几个实习生?”
      “四个。”她拿了个装订好的封册递给胡国军。
      “这是我设置的几个课题考核,老师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行嘞。”
      胡国军放下手上早饭,站起来拿纸巾擦了擦手,低头翻着望向程夕瑗,便瞧见她无精打采的趴在办公桌上。
      “哟,你这状态不对啊,受什么委屈了。”
      程夕瑗叹了口气坐起来揉了揉脸,“不是委屈,就是有些心累。”
      “累啥呀,有事情跟叔说说呗。”他问。
      程夕瑗回过神来,坐直身子看着胡国军。
      “老师,你说,我现在去找主编要求跑现场他会同意吗?”
      “估计没戏。”他回。
      程夕瑗闻言又叹了一口气,胳膊撑着脑袋发闷。
      
      “你先前深度调查的那个违建楼房事件,利益链上那么多人,不让你跑现场是为了你安全着想。”
      
      她听着就来气:“我知道啊,可是,这都过去半年多了,不说再做深度采访,就是给我一个小切入点也好,我很乐意拿个小板凳坐村头和父老乡亲们唠唠嗑的。”
      “诶你情绪过于激动了啊,冷静。”瞧见程夕瑗一副要跟自己好好理论的样子,胡国军噗嗤一声笑了。
      “老师你还笑我。”
      她瞪了一眼胡国军,只觉得鼻子有些酸涩。
      “我还记得您跟我说过,新闻实践比理论重要的多,不想跑现场的记者不是好记者,这话我现在还记着呢。”
      “可你看我现在每天除了带实习生以外就是改改稿子浇浇花,工作的时候是很累,但是我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焦虑,我不干新闻心里不踏实。”
      程夕瑗知道自己这样不太合适,脸有些涨红。
      
      胡国军一时间没有说话。
      
      程夕瑗在还在念大学的时候就进了央社学习,北大新闻系才女的名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来的,工作能力提升的速度也让他略为惊喜,她平日里看着温和乖顺,被人开玩笑也从不往心上放,但一扯上工作,那便是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
      “你今年是满了二十七了对吧。”
      “啊?”
      她本来还在用手捏着桌上摆着的仙人球的刺儿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就答好了,今年是不是满了二十七了?”
      “对。”她点头。
      “有没有谈对象?”
      程夕瑗挑眉:“我要有您还不知道?”
      “难道我应该知道?”胡国军跟她呛。
      “行吧。”程夕瑗耸了耸肩,“没有。”
      “目前有多少存款?”
      她微微惊讶:“这也要问?”
      “少废话,快点回答问题。”
      “七八十万的样子?”
      胡国军抬眸:“没想到你还挺能存,这够五环以外一套房首付了。”
      “还行吧。”她拍了拍蹭到衣服上的灰,“还有问题吗?”
      “最后一个,今年体检结果怎么样,有指标不对吗?”
      “有点虚火上炎,别的都还挺好。”
      胡国军拿笔写了些什么,问:“真这么想跑现场?”
      “当然。”
      她回答的很肯定,没有丝毫犹豫。
      胡国军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以后便没有说话,程夕瑗探着身子刚想要过去的时候,便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
      
      “刘姐?”
      
      她转过头去,刘晓莉抬着一个灰色的箱子朝她的位置走来,外头的雨一直没停歇过,她的裤脚明显都湿了一节。
      “累死我了。”刘晓莉微喘着气,额角有汗渍。
      胡国军闻声抬头,“你搬的什么玩意儿这么重?”
      “不是我的,夕瑗的。”刘晓莉边揩汗边说。
      “我的?”程夕瑗一愣。
      “你刚来的时候不是没找到合适的房子住在我家吗?”
      
      刘晓莉走到自己的桌边拿起玻璃茶杯,又抿了一口才缓过来,“我原先都没打扫过床底下,这不是因为我家狗在你原来住的那间房里乱尿我就干脆搞了一次大扫除,拖床底下的时候发现的,我还以为是什么不要的东西,看着外头写了你名字怕你有用就没打开,外头落了很厚一层灰我给你擦掉了。”
      “谢谢刘姐。”
      程夕瑗望着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箱子有些发懵,反应过来先道了谢,踌躇了片刻伸手打开。
      刚打开的时候她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我大学的专业书。”程夕瑗说。
      一沓书最上方摆着的是《新闻学概论》,书页已然微微泛黄,封面褪色变得暗淡,放置很久没有见过光的书籍有种独特的的味道,她打开第一页,纸张的角还打着卷,正中间是她端端正正一笔一划写的自己的名字,还有当时被她奉为前灯的新闻理想。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好怀念。”
      “你原先字就写的好看。”刘晓莉侧头瞥了一眼,“不过以前是那种很端正的好看,现在更潇洒。”
      程夕瑗闻言一愣,微微勾起嘴角回了句是吗,刚想放下手上的书却不小心滑落。
      “砰——”的一声书页四散,摊开在地上,程夕瑗弯腰下去捡起来,拍了拍灰尘将它放回箱子里。
      “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掉出来了。”
      没等程夕瑗俯身刘晓莉迈了几步从桌角下捡起。
      她原本是想直接给程夕瑗,随意一瞥却不禁停住了动作,盯着看了堪堪几秒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迈了一步用胳膊轻轻顶了程夕瑗一下。
      “夕瑗,这左边的姑娘是你吗?”
      “什么呀。”
      
      程夕瑗刚没反应过来,这才倚着半个身子过去看刘晓莉手上的东西。
      这是一张合照,照片里三个姑娘站在前面,三个男生勾肩搭背的站在她们身后,六人都踩着冰鞋,其他姑娘都笑盈盈的望着镜头,就左边那个女孩像是快要摔倒了,表情略惊吓,在一众人里面显得格外惹眼。
      
      “是我。”程夕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
      拍合照的那年她刚好上高三,从小长在南方的她连雪都没见过几回更别说会滑冰了,可那群人偏生还哄着她去后海滑野冰,冰面生的不平整,一个不小心便摔得四仰八叉。
      “你原来脸上居然有嘟嘟肉。”
      刘晓莉有些吃惊,打量了下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现在怎么瘦成这样?”
      程夕瑗没答。
      
      她记得她刚跟着小姨到军区大院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擅长跟别人打交道,她以为自己会一直一个人,但是有天她坐在外头的长椅上看书,段子璇双手插着兜,口里还含着一根棒棒糖,悠哉悠哉的走到自己跟前,她抬头望了一眼段子璇,以为人家要坐下,默默移了身子让她有更多的位置,谁知道这姑娘不看她,就丢了个大白兔奶糖到她怀里。
      
      后来她和段子璇熟悉了以后,段子璇掐着她脸颊的软肉说,我这个人吧,不太爱主动交朋友,但是看你顶着这肉嘟嘟的脸还端着架子,就特别想捏捏。
      
      明明她的年纪在这大院这群人里是最大的,却总是因为一张脸显得幼稚。
      刘晓莉还在端详着照片,顺着照片指着程夕瑗身旁高她一个头的男孩问:“这是你谁呀?”
      照片上程夕瑗身子半前倾,手死死抓着那少年的衣袖,借着他手臂的力气才稳住身形,那少年眉眼深深,轮廓分明,微微侧过脸的时候露出干净流畅的下颚线线条,他嘴角上扬,颇具意味的望着程夕瑗,也乐意人抓着自己,刘晓莉一瞧便觉得两人关系不一般。
      
      程夕瑗抿了抿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以前谈过的男朋友?”刘晓莉兴致突然来了,“没想到你这小妞还早恋啊,看你在央社这清心寡欲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天天呆在教室学习的乖乖女,没想到这是心里有人啊,现在怎么样了?”
      刘姐跟她认识很久,性子直,平日里没少操心她的感情状况,这还是难得发现了她的马脚。
      程夕瑗沉默了一下,说:“不是早恋。”
      “嗯?”
      “这是我弟弟。”
      “弟弟?”刘晓莉忙看了程夕瑗好几眼,“你还有弟弟?”
      “这看着也不像啊?姐弟之间是这种感觉吗?”
      刘晓莉还在拿着照片分析,程夕瑗轻咳了一声,从刘晓莉手上拿过那张照片,有些慌张的塞到抽屉里。
      胡国军看着刘晓莉有些无语:“你这人真是,都说了是弟弟了还要在这里啰哩吧嗦。”
      “你做你的事情去,可别管我。”
      “管你?别开玩笑了。”
      .......
      程夕瑗听不进二人的争吵,坐下打开电脑,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自己搞不清楚她跟徐靳睿的关系,照片上的少年,她已经快要七年没见过了。
      上周她还给照片上的另外两个男生打过电话,问他有没有联系他们,得到的答案是:没有。
      
      她刚打算起身去会议室,就听见胡国军叫她,“夕瑗,看下邮箱。”
      “啊,好的。”
      程夕瑗点开桌面上的快捷方式,黄色的小信封跳跃着。
      
      等她打开信件里的附件,整个人突然顿住,满脸不可置信的望向胡国军。
      
      刘晓莉喝了一口茶,瞧见邮件内容,微微蹙眉。
      “你也真是的把这种信息告诉她,被蔡封知道了非得骂死你。”
      胡国军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他一向怂的慌。”
      “要不是他担保着,你以为夕瑗以前做的那新闻能发?”
      胡国军挑眉:“那就让这孩子憋着?你是没看到她之前的那模样,再憋不得憋坏去?”他嘟囔着,“再说了,做新闻就是应该趁着年轻还有激情多实践,要不是我老了还有女儿我也想去。”
      刘晓莉摇了摇头走开,跟他一向说不清楚道理。
      “你们这师徒就一个性子,太爱新闻的傻子。”
      “夏虫不可语冰。”
      胡国军继续写他的软文,窗外的雨还在下着。
      
      北京一年大多数的日子都干燥的叫人难以忍受,只有在暑日两个月的时候才像是解开了封印,尽情释放。
      你听得见呼吸的声音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马上就开啦!!请宝贝们继续多多支持!!收藏收藏叭!!
    临近毕业的女大学生宋漪妍奉母上大人之命,每天提着保温桶,准时到达医院,关怀身为医务人员的表姐江窈。
    各种原因单身了整个大学四年的宋漪妍有点兴奋。
    “姐,你们医院有没有长得很帅的男医生,介绍给我呗。”
    江医生真的很忙,头也不抬:“等会你就见到了。”
    中午吃饭时,宋漪妍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咽了咽口水。
    好家伙,帅哥居然是她砸过人家脑袋的地狱选修课大佬。
    江窈:“怎么样,姐没骗你吧。”
    宋漪妍:“确实是人间绝色。”
    江窈:“那你还不快上?”
    宋漪妍远远望着那个邤长的身影,身旁总围绕着莺燕,想起自己过去的惨痛经历,不禁打了个寒颤。
    “此等高岭之花,我这种凡人,惹不起。”

    好景不长,宋漪妍被以前暗恋男生的女朋友误会,发生口角时意外受伤,成了医院的常客。
    作为针头恐惧症十级患者,宋漪妍讪笑:“亲爱的护士长,能等我姐她过来再打吗?”
    护士长平日见惯了假矫情,冷着脸就要强硬上手,就在宋漪妍几乎要哭出来的时候,被拥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围观的人不敢置信:“这是我们院的...祁医生?”
    祁叙珩摁着宋漪妍的后脑勺,一边示意护士长动手,一边漫不经心开口。
    “动手吧。”
    打完针后,望着乖乖坐着的宋漪妍,祁叙珩冷笑:“躲我?”
    宋漪妍连忙摆手:“不敢不敢。”
    祁叙珩非常满意宋漪妍认错的模样,拍了拍她发顶,用自以为温和的声音说:“乖,听话,大腿给你抱。”
    *外冷内骚x暖心小太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