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今日是皇帝大婚的日子,天还没亮,紫禁城已经热闹起来。
      
      咸安宫里,琪琪格已经换上明黄色的朝服,头顶戴着凤冠,脖子上挂着项圈和朝珠。
      
      她眼睛微微地眯着,端庄沉稳地坐在那里。
      
      大宫女青燕会说蒙语,她忙得团团转也不忘抽空过来拍马屁。
      
      “咱们主子娘娘真有威仪,大婚册封这么大的事也不见紧张慌乱,用汉人的话说,您就是临危不惧吧!”
      
      琪琪格一动不动,眼皮都没抬一下。
      
      马屁没拍响,青燕羞得满脸通红。
      
      琪琪格的陪嫁侍女阿茹娜笑道:“临危不惧指的是面对危险不害怕,皇上大婚有什么危险的呢?青燕妹妹,你去查验一下娘娘另外几套衣裳首饰,千万别落下什么。”
      
      卖弄不成,反倒闹了笑话,青燕连忙退下,不敢再乱说话。
      
      琪琪格还是那样端庄地坐着,一个穿着紫红色绣五色牡丹花旗袍的小女孩大步走了过来。
      
      她指着琪琪格皱眉道:“她睡着了吧!”
      
      阿茹娜笑着蹲身行礼,“福晋聪明。”
      
      小女孩上前一步推了琪琪格一把,“还睡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琪琪格吓得一激灵,她睁大眼睛说道:“胡说,我才没睡。”
      
      小女孩皱眉道:“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我还不知道你。你都快打呼噜了,别想糊弄我!”
      
      琪琪格翻了个白眼,“不可能,我这样的小仙女从来不打呼。”
      
      小女孩满脸不屑,“小仙女?哼!我真不服气,你这样的也配当皇后?我比你强多了,为什么祖父和太后不选我?”
      
      这个不服气的小女孩名叫鄂文珠,是琪琪格同父异母的妹妹,琪琪格比她大两个月,两人都是十四岁。
      
      当今顺治皇帝的废后是她们的姑母,去年皇上执意废后。今年太后的娘家送来了琪琪格和鄂文珠,不知太后和娘家是怎么商量的,最后定下琪琪格做皇后,鄂文珠为福晋。
      
      现在宫里除了废后被称为静妃,其他女子一律被称为福晋和庶妃。鄂文珠有太后和琪琪格做靠山,她的地位比其他福晋要高。
      
      琪琪格扶着凤冠轻轻扭了扭脖子,身上这些珠宝首饰太沉,压得脖子酸痛。
      
      她随口敷衍妹妹,“太后娘娘选我可能是因为我更漂亮吧!”
      
      鄂文珠又是一声冷笑,琪琪格在草原上整天跑马撒鹰,皮肤晒得黝黑,手上都是茧子,瘦的像柴火棍似的,哪里好看了!
      
      大宫女红雀进来禀报,“娘娘,迎亲的队伍已经出发了,册封礼很快就要开始了。”
      
      鄂文珠连忙把琪琪格扶起来,“你精神些,千万别丢了咱们科尔沁的脸。”
      
      琪琪格顺手拿起桌上的苹果抱在怀里,“求你一件事。”
      
      鄂文珠:“什么事?”
      
      “求你闭嘴。”
      
      迎亲的队伍极长,太监们扛着旗帜,抬着轿辇,全都换上红色的衣裳,瞧着特别喜庆。
      
      皇上不必亲自过来迎亲,有大臣过来宣旨,授予象征皇后地位的金册金宝。
      
      宣旨的大臣念了一大段文绉绉的话,宫里选出来的女官端着金印交给琪琪格。
      
      琪琪格叩谢皇恩,接下金印。
      
      她心想,怪不得都想当皇后,就冲着这纯金做的大金印也值了啊!
      
      册封礼结束后,琪琪格登上凤銮,迎亲队伍从咸安宫出发,前往坤宁宫。她将和皇上在坤宁宫里举行坐帐礼。
      
      坤宁宫里张灯结彩,各处挂满红色绸缎。琪琪格下轿后,皇族宗室的女眷们一起迎上去,有的扶着琪琪格,有的接过琪琪格手里的苹果,然后递上装有珠宝,金银,五谷的宝瓶让琪琪格抱着。
      
      坤宁宫门口放着马鞍,宗室女眷把琪琪格拿来的苹果放在马鞍下面,让琪琪格跨过去,寓意平平安安。
      
      坐帐礼也叫坐福,帝后需坐在龙凤喜床上,面对正南方向坐下,吃子孙饽饽,喝合卺酒。
      
      琪琪格抱着宝瓶坐在龙凤喜床上,偷偷打量皇帝。
      
      这位天子今年不过十六岁,长相还算英俊,只是板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他钱似的。
      
      宗室女眷过来主持仪式,坤宁宫外一对又一对的侍卫夫妇站在屋檐下唱起了满语的交祝歌。
      
      琪琪格收回思绪,专心应付眼前的事。
      
      繁琐冗长的坐帐礼结束后,皇帝和琪琪格又起驾去慈宁宫拜见太后,敬献如意。
      
      最后,皇帝去太和殿举行大朝,接受王公大臣的祝贺,发布诏书,举行盛大的宴会。太后,皇后及各位宗室女眷在后宫宴饮庆贺。
      
      慈宁宫里,太后坐主位,皇后坐在她旁边,下面是皇帝的福晋庶妃,再往下是宗室王公家的女眷。
      
      福晋庶妃等人轮流敬酒说吉祥话,太后笑着给琪琪格介绍,琪琪格只需要点头喝酒就行了。
      
      太后今年才四十多岁,看起来很年轻,笑起来又温柔又亲切。
      
      她对琪琪格笑道:“简亲王福晋是你的亲姐姐,她怀着身孕很快就要生了,可惜今日不能过来。你的大喜日子,要是她在就更好了。”
      
      琪琪格笑道:“我们姐妹都在京城,将来见面的日子多着呢!多谢太后惦记我姐姐。”
      
      太后说道:“京城和草原风俗不同,你刚来恐怕会不习惯,等住得久了就好了。宫里有许多蒙古来的妃子,你跟她们多走动,也能打发时间。”
      
      琪琪格笑着点头,看起来乖巧极了。
      
      一个圆脸嬷嬷突然走到太后身边轻声说了一句话,这位嬷嬷正是大名鼎鼎的苏麻喇姑。
      
      太后脸上还是笑着,但琪琪格注意到她呼吸乱了。
      
      此时宴会已经接近尾声,太后笑道:“皇后先别急着回宫,我已经好多年没见到家乡的亲人了,你过来陪我说说话。”
      
      琪琪格起身笑道:“家乡亲人也思念着太后,能聆听太后教诲是我的福分。”
      
      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宣布宴会结束,领着琪琪格离开了。大殿里的福晋庶妃和宗室女眷面面相觑,今日是皇帝大婚,宴会结束皇后该回寝宫和皇上入洞房了,太后想跟皇后聊天也不用非要在此时此刻吧?
      
      太后寝殿里,太后拉着琪琪格坐在软塌上非常亲热。
      
      太后笑道:“你不仅是我的儿媳,论辈分还是我的侄孙,在我这里不必拘束,怎么舒坦怎么来。”
      
      琪琪格腼腆一笑,并不敢把这话当真。虽说她们是亲戚,但彼此从未见过,能有几分亲情。只不过大家都姓博尔济吉特,天然站在一个阵营里,所以太后愿意展示善意。
      
      苏麻喇姑亲自端来茶点,太后说起小时候在草原上的趣事,琪琪格听了亲切,很快放松下来。
      
      聊着聊着,太后把话题拐到皇帝身上,“皇上喜欢温柔和顺的女孩子,可咱们蒙古贵女哪个没有脾气?因为这个,宫里蒙古来的妃子都不太受宠。”
      
      说到这,太后打量着琪琪格的神色。只见她手里捏了一块奶饽饽,小口小口的吃着,好像太后在讲一些跟她不相干的事。
      
      太后轻叹一声又说道:“你和鄂文珠是姐妹,知道为什么一个做了皇后,一个做了福晋吗?”
      
      琪琪格放下点心随口说道:“因为我是姐姐吗?”
      
      太后笑道:“也对也不对,长幼有序是对的,最重要的是你的性子更软和。静妃也就是你的姑母,她哪里都好,唯独脾气太过骄纵。若不是她善妒骄傲,皇帝也不会执意废后。”
      
      琪琪格心里不能赞同,明明是你儿子叛逆,不喜欢你选的皇后,倒也不必把一切都赖在静妃身上吧!
      
      “太后放心,我一定不跟皇上对着干。”
      
      太后笑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今晚……皇帝有要紧政务处理,已经回养心殿批奏折了,恐怕不能……和你圆房,你别多心。”
      
      即便城府深沉如太后,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很是艰难。大婚之日就把皇后抛在一边,这不是打皇后的脸吗?
      
      琪琪格听了却大大松了口气,不能圆房真是太好了!虽然我活了两辈子,有一颗御姐的心,但我现在还未成年啊!
      
      她笑道:“多谢太后照顾我,我明白了,您特意把我叫来是怕我难过。再一个也是告诉宫中的福晋庶妃,即便我无宠还有您庇护呢!”
      
      自己的好意能被体会到,太后心中甚是欣慰。
      
      琪琪格又道:“这里没有外人,您是我姑奶,我的心里话都跟姑奶说!来京城前我就做好了一辈子无宠的准备,您看看我,黑瘦黑瘦长得像烧火棍似的,皇上怎么会看上我?我唯一的优点就是脾气好,将来皇上骂我冷落我,我绝不还嘴,您看行不行?”
      
      太后长叹一声说道:“委屈你了。”
      
      琪琪格笑道:“这有什么委屈的?当皇后有吃有喝,还有那么大一个金印,我很乐意当皇后呢!”
      
      太后顺着琪琪格说了许多闲话,把她哄得很开心,一直快到三更天了才放她回咸安宫。
      
      等琪琪格走了,苏麻喇姑对太后笑道:“皇后娘娘善良淳朴,很贴心呢!”
      
      太后叹道:“你真会说话,她哪是淳朴,分明是憨。她还小,哪里知道这深宫里无宠无爱的一生有多痛苦……”
      
      因为琪琪格,太后又想起在关外的日子。那时候姐姐海兰珠的宫殿叫关雎宫,宫殿名字取自《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琪琪格并不知道自己勾起了太后的惆怅思绪,她回到咸安宫摘了首饰脱了衣服就睡了,侍女给她擦脸卸妆都没弄醒她。
      
      第二天早上,阿茹娜推了好几下才把琪琪格推醒。“娘娘,该起床了。”
      
      琪琪格捂着嘴打哈欠,“再让我躺一会儿,我好累啊!”
      
      自从她进了紫禁城就没休息过,大婚前要演习礼仪,学规矩。昨天大婚更是累,她穿的每套衣服都又厚又重,加上首饰的重量差点把肩膀压垮。
      
      阿茹娜为难地说道:“我知道娘娘累,可是……可是皇上有旨意过来。”
      
      琪琪格勉强从床上爬起来,装扮整齐出去接旨。
      
      传旨的太监说了一大堆话,琪琪格总结了一下,大概意思是她昨晚离开慈宁宫太晚,耽误了太后休息,非常不孝,皇上因为这个很严厉地下旨训斥她。
      
      琪琪格听完皱紧眉头,为了找茬,这位皇帝过分努力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琪琪格:呵,男人!你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你成功了!
    新文开张,请各位小天使快来收藏评论吧!我不是历史专业,很多知识都是百度来的,如果有不严谨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
    新的一年,希望大家多多爱我~~~啾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