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成为·学生。 ...

  •   祢豆子安顿好了家人就跟着浦原喜助走了,回到了番队浦原喜助还是尽可能的投了一些时间简单的跟祢豆子解释了关于尸魂界存在的意义,以及虚的信息。
      
      “我会先带你去看看虚。”浦原喜助所说的,就是先直接带着祢豆子实战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去尸魂界的流魂街找虚了,一路上浦原喜助一直在科普,并告诉祢豆子灵力的运用。
      
      祢豆子听得认真,但却不知道如何运用。
      
      “所谓斩魄刀就是——”浦原喜助突然顿住,他看向空旷的场地面无表情:“来了。”
      
      祢豆子还未反应过来,一阵强烈的飓风带着黄沙,吹得让人睁不开眼睛,耳边传来桀桀桀的笑声:“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死神,和一个精力充沛的小鬼。”
      
      祢豆子被这只虚当做了毫无战斗力的小孩,它或许也不知道浦原喜助是队长级别的人物,甚至觉得自己赚到了,两个灵力都十分强大,吃下后说不定会进化成为瓦史托德。
      
      眼前的怪物看起来阴森恐怖,它脸上的巨大白色面具让祢豆子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着。
      
      “这是……虚?”跟鬼完全不一样。
      
      鬼的身形跟接近人类,而虚是彻头彻尾的怪物。
      
      那虚的背后有一条长长的尾巴,挥舞的同时会扬起飓风,砸在地上的同时也让地面龟裂,看起来力量很大。
      
      “看好了。”浦原喜助上前便拔刀和虚打斗起来,祢豆子看得异常认真,她连呼吸都小心的放慢了,眼睛不敢多眨一下,生怕错过了精彩的画面。
      
      浦原喜助为了让祢豆子看得更清楚,他并没有一击必杀这只虚,而是各种逼迫,迫使对方使出自己的全部能力,虚冲着浦原喜助发射了数发虚弹,但似乎并不是冲着浦原喜助去的,这只虚还算有脑子,缠斗了数回合他已经知道自己没办法赢了,于是将目标转移到了祢豆子身上。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并不强。
      
      虚将虚弹发射出去,砸在了浦原喜助的周围,沙尘扬起,他眯着眼睛看不清周围的情况,那边传来祢豆子的惊呼,浦原喜助这才反应过来,提刀冲出沙尘,速度快到将沙尘带出一条线。
      
      他神色冷冽,眼神冰冷的像是在寒冷的雪地,手中的刀发出森冷的寒光:“苏醒吧,红姬。”
      
      祢豆子侧头看着浦原喜助的身影,耳边传来了惨烈的喊叫,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怪物消失在她的面前。
      
      为了让祢豆子可以更快的接受虚,他们又找到了一只虚,浦原喜助让祢豆子跟它战斗。
      
      “……”
      
      祢豆子很想尽快变强,但她不知道如何战斗,这只虚的能力并不强,似乎还不会之前那个虚的技能,只会肉搏,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
      
      刚开始的时候祢豆子吃了一些苦头,因为不熟悉战斗的方式,内心还有一些对于虚的恐惧,她原本的身体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在战斗中祢豆子将身体强化为十八九岁的样子,力量上就大了很多。
      
      她的额头满是青筋,牙齿也变得犹如野兽锋利尖锐,指甲像是武器般,她伸手狠狠的抓向了虚,将对方的胳膊划出深可见骨的痕迹。
      
      这个虚的能力也不弱,它的再生能力很强,伤痕很快就消失了,让祢豆子有些诧异,就因为这一瞬间的愣神,祢豆子被虚的攻击震飞,倒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水。
      
      浦原喜助瞬间来到祢豆子的身边,带着她逃开虚的攻击,一边拔刀:“啼鸣吧,红姬。”
      
      ——
      
      回到了瀞灵廷的祢豆子还有些恍惚,今天看到了认知中不会出现的可怕怪物,也同时发现了浦原先生的强大,正视到了自己的渺小……
      
      “发什么呆?吓到了吗?”一路上的祢豆子都很沉默没有说什么话,浦原喜助心想可能是吓到了,于是在组织语言,想安慰一番祢豆子。
      
      祢豆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语气温柔:“我在想,这些怪物真强,我太弱了。”
      
      浦原喜助失笑:“实际上,我觉得你已经很好了。”
      
      似乎在回想什么的浦原喜助也露出了怀念的笑容:“我第一次见到虚的时候,连刀都无法握紧,你能跟它对战还能伤到它已经很强了。”
      
      说着浦原喜助朝着祢豆子挥手:“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我需要回研究所做个实验。”
      
      祢豆子点头:“浦原先生慢走。”
      
      浦原喜助匆匆离开,祢豆子先在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灰扑扑的脸也擦干净之后便回到流魂街的住处,葵枝正在洗衣服,她看到祢豆子回来后便放下了手中的活儿:“祢豆子,你回来啦。”
      很平常的问候,但大多时候,这样的问候是为炭治郎。
      祢豆子想到了哥哥,她笑容温和:“我回来了妈妈,今天浦原先生带我去历练,我学到了很多。”
      葵枝欣慰,带着一些抱歉:“这样啊,你辛苦了。”
      院内玩耍的弟弟妹妹们跑了出来,围绕着祢豆子说着好些话,祢豆子又想到了炭治郎,弟弟妹妹们总是缠着哥哥,她大概也理解了当时哥哥的心态了,一种生活的重担,压在身上的感觉,很沉重。
      这让祢豆子更想要变强,保护自己的家人。
      “妈妈,有竹子吗?”祢豆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在那边的世界,富冈先生怕她咬人就给她嘴上绑上了竹子。
      “有的,屋里有,我去给你拿,你要做什么呢?”葵枝一边问着,一边准备往屋里去,竹雄赶紧跑了进去:“我去拿。”
      长长的竹竿比竹雄还要高出许多许多,他将竹竿拿出来,祢豆子笑着接过,她现在不需要刻意的去抑制自己想吃人的冲动,说到底她现在根本没有这种冲动,这种冲动似乎只存在于那个世界,但在那边的她依旧能够克制。
      还需要竹子,是因为她一动用鬼的能力时,牙齿就会变得锐利,额头也会爆出青筋,在她看来,至少……不要那么像鬼。
      
      祢豆子将竹子砍下一节,穿好后绑在了自己的嘴上。
      葵枝有些疑惑:“祢豆子,这是做什么?这样你怎么吃饭呢?”
      祢豆子摇了摇头,因为咬着竹子,说话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我不需要吃饭的,妈妈。”
      孩子们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葵枝也不再干预,她看着祢豆子眼神中满是怜爱:“你很努力了,祢豆子,所以,偶尔在家的时候也可以放松一些,没有关系的。”
      祢豆子眼中几乎快要溢出泪水,她心脏被填满,是责任,也是感动。
      她想变强,更加的急迫了。
      
      ——
      
      这段时间的浦原喜助没怎么出现,每次出现的时候他总是看一眼这家人就匆匆离开了,偶尔会腾出时间带着祢豆子去流魂街寻找虚,特别是在离瀞灵廷越远的地方虚就越多。
      刚开始的祢豆子只能逃,偶尔捉住对方的破绽来伤到虚,但她依旧无法杀掉对方,对此浦原喜助表示并不重要,等到了真央自然会学习如何斩杀虚,在这里的训练只是让祢豆子习惯与虚的战斗。
      浦原喜助给了这只虚最后一击后收起刀:“我们回去吧。”今天还早,祢豆子有些诧异,她问到:“这么早吗?”
      祢豆子现在已经习惯了带着竹筒讲话,她发狠的时候会咬上竹筒,这个竹筒被她的尖牙咬穿了几个孔,正好嵌进她的尖牙。
      “嗯,第一次带你出来的时候遇到的那只再生很强的虚,我从他身上提取的血清做了制剂,看是否能给你用上,这样的话你说不定也有更强的再生力了。”浦原喜助的下巴上有些胡渣,近期也许休息的并不好,看起来整个人有些颓靡。
      祢豆子看出来了,但现在的她感激已经说的够多了,她深深的鞠了一躬,便不再说话。
      浦原喜助摸了摸后脑勺:“我喜欢研究这些,你不用太在意,那么我们回去吧。”
      
      ——
      
      浦原喜助将制剂注入了祢豆子的体内,因为之前的那些针头总会弯曲,所以他们研制出了特殊的针筒,只针对祢豆子使用的,用更加坚硬的材质,针头相对也短了许多。
      制剂最后一滴没入祢豆子的体内,她躺在试验台上,一瞬间她的额头便爆出了青筋,牙齿也瞬间嵌入了竹筒。
      开始剧烈的晃动,浦原喜助赶紧按住了祢豆子:“怎么了?!”之前做的测试,小白鼠吸收这种制剂之后确实没有异常的反应,受伤后确实也恢复的很快,但祢豆子为什么反应这么强烈?
      “快摁住她!”
      祢豆子的喉咙发出低吼,她咬着竹筒的力量更大,指甲尖锐的嵌入了试验台的铁床,划出四道深深的痕迹。
      竹筒突然碎裂,祢豆子瞪着天花板,眼睛无神,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
      
      镇定剂打进去了,但依旧没有用,祢豆子还是很狂躁,甚至在镇定剂打进去之后更加癫狂:“不要用任何药!”反应过来的浦原喜助吩咐道,众人应声后找来工具将祢豆子整个人绑在了试验台上,她的身体也诡异的缩小变大,场面似乎控制不住了。
      “啊!!!!!”祢豆子大吼,身上绑着的铁索被她挣脱断了,按住她的几人也被甩开,浦原喜助及时用刀鞘抵在地上,但依旧被冲击推出滑行了好几米。
      浦原喜助有些慌乱,祢豆子却直挺挺的躺了下去,不再动弹。
      “……”浦原喜助上前查看,其他研究员也小心翼翼的上前看着,对方躺在试验台上呼吸沉稳,似乎睡着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失控了……”
      “这力量太可怕了。”
      浦原喜助有些疑惑,他将祢豆子抱起来吩咐道:“收拾一下。”说着就将祢豆子带出了实验室,现在的祢豆子是昏睡的情况,他不打算把她带回流魂街,而是径直走向了番队。
      一路上的人向他打招呼后频频侧目或回头看他,小声的议论着,但议论的什么内容浦原喜助并不在意,此刻他只想记录一下这是什么情况,他回到房间将祢豆子安放好之后就抽取了她的血液。
      浦原喜助的房间就像实验室一样,有各种药剂试剂和试验台,应有尽有,如果不是他将储柜里的被褥拿出来还真看不出这是一个房间。
      安放好了祢豆子之后浦原喜助就到试验台去分析祢豆子现在的血液情况。
      他将祢豆子的细胞分割,发现对方的细胞立刻由两个分裂成了四个,是速度很快的那种,几乎是在他分割的一瞬间就分裂了。
      之前她的分裂速度并没有这么快。
      看样子她的再生速度应该也加快了些。

  • 作者有话要说:  药剂由浦原喜助制作,想让一切尽可能的合理一些,忽略的重点大家也可以提出来,不合理的情况也可以说我这边看看能不能修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