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成为·鬼。 ...

  •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灶门炭治郎哄好了弟弟妹妹准备去镇上卖炭块。
      
      长女灶门祢豆子背着弟弟跟哥哥打着招呼:“我哄六太睡着了,今天不能跟哥哥一起去镇上他一定会大吵大闹。”随后祢豆子又侧头看了看弟弟的睡颜,语气温柔坚强道:“父亲过世后大家都很寂寞吧,都依赖着哥哥,缠着哥哥不放。”
      
      看着妹妹懂事的样子,炭治郎欣慰却又心疼。
      
      伸手摸了摸弟弟的头,又揉了揉祢豆子,笑容温柔又坚定:“我会早点回来的,家里就拜托你了。”
      
      “路上小心。”祢豆子笑着目送哥哥离开。
      
      炭治郎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白色茫茫中,祢豆子走向母亲说道:“妈妈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会看着花子和茂的。”
      
      茂嘟着嘴:“我不会捣乱的!”
      
      花子也赶紧抢话:“我也不会捣乱!”
      
      妈妈满目都是温柔,伸手摸着茂的头:“那茂会帮竹雄捡木柴吗?”
      
      茂拍拍胸脯颇有一副小男子汉的意味:“那是当然,花子我们一起去帮竹哥!”
      
      “嗯!”
      
      三个孩子去附近砍柴,母亲叮嘱不要跑的太远,随后就回到了屋里。
      
      祢豆子收拾了一下房间准备做中饭,母亲笑眯眯的看着祢豆子:“祢豆子也歇一会儿吧。”
      
      “等会儿他们回来一定饿坏了,我先准备一些吃的。”
      
      丈夫去世后家里的长男炭治郎担起了重担,接过了父亲的任务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
      
      长女祢豆子温柔懂事,照顾着弟弟妹妹,对这个家也无微不至的关心着。
      
      灶门葵枝知道失去的无法再挽回,但上天眷顾,家中孩子都非常的优秀,也让失去主心骨的她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孩子们过于懂事,她一方面庆幸着,一方面又无比心疼着孩子们。
      
      ——
      
      天色渐晚,炭治郎还未有回来的迹象,这是常有的事,因为冬天来了路不好走,偶尔炭治郎也会待到第二天的时候回家。
      
      但祢豆子还是预留了炭治郎的晚饭,以免他晚上赶回来饿肚子。
      
      弟弟妹妹们围在碳火旁边烤火,妈妈坐在桌前缝着孩子们因为贪玩弄破的衣服,祢豆子抱着最小的弟弟六太轻声哄着,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茂激动的冲向门口,嘴里喊着:“哥哥回来啦!”
      
      他和花子一同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华丽和服的男人,他有着像海藻一般卷曲的头发,黑亮柔顺,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但却完全没有温度。
      
      他的瞳孔是红色,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像是死人一般,没有一丝生气。
      
      两个孩子霎时间一愣。
      
      屋内也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祢豆子愣愣的抬头看着男人,她嗅了嗅鼻子,空气中飘荡着雪的冷气,还有一丝……一丝不易察觉的血腥味。
      
      祢豆子的鼻子不像炭治郎那么灵敏,但比普通人还是敏锐些,当她抬头看向了那个男人冰冷的红色瞳孔时,还是带上了惧意。
      
      对于陌生人的恐惧,及那细微的,不易察觉的血腥味。
      
      两个开门的孩子赶紧跑到了妈妈的身后,警惕的看着男人,竹雄也悄悄握紧了身旁的斧头,葵枝看着男人又看着周围紧张的孩子们,她故作镇定:“请问您是?”
      
      男人低笑两声,声音听起来有些阴森可怕:“过路的旅人而已,雪太大了,走了很久也没有住户,能借住一宿吗?”
      
      葵枝没有放松警惕,她思索着对方话中的可信度,但好心的葵枝让那人进来了,他坐在炭火旁,将肩上的雪拍落,有些渗进去的雪化了。
      
      “实际上,”沉默了许久男人突然开口了,他红色的竖瞳看起来异常瘆人:“我一直在找一个人,额头上有花纹,戴着花札的耳环。”他说到这里,语气越发诡异了起来。
      
      茂似乎忘记了对陌生人的忌惮和恐惧,因为对方提到了他最自豪的人:“那是我的爸爸!”
      
      葵枝却愣住了:“您是说我的丈夫吗?”
      
      随后葵枝又皱着眉,带着一些哀伤:“我的丈夫已经去世了,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应该早点来拜访的,我等了很久了。”男人笑着,上扬的弧度诡异又带着压抑的怒意:“他终于死了。”
      
      葵枝瞪大了眼睛,她大喊着孩子们的名字,声音带着慌乱:“快过来!”她将两个孩子护在身下紧紧抱住,脸上满是惊恐。
      
      男人的手瞬间穿透了弟弟的小小的身体,鲜血溅了一地。
      
      他收回手,舔舐着手上的血液。
      
      “这就是流着炭十郎血液的孩子吗,呵——”
      
      触目惊心的红色让祢豆子的心跳剧烈,她已经听不见母亲和弟弟妹妹们的哭喊了,耳边全是心脏剧烈跳动的轰隆声,天仿佛都塌下来了。
      
      弟弟妹妹们在哭喊,母亲也紧紧护着弟弟恐惧的喊着,祢豆子看到男人再次穿透弟弟和妹妹身体的手,她再也没有忍住,她冲上去狠狠的咬在了男人的手臂。
      
      坚硬的触感,还有血腥味,她快吐了。
      
      但是祢豆子没有松口,她更加用力的咬着那个人,大有一副势必咬下一块肉的气势。
      
      她的确也做到了。
      
      绑好的发髻散落,祢豆子原本温柔的瞳孔满是恨意,这让男人不由得也有些诧异了,他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这可是……大部分刀剑都无法砍伤的皮肤啊。”
      
      男人转身缓慢向祢豆子走过去,身后的母亲奄奄一息:“祢、祢豆子……快——走。”
      
      “妈妈!”祢豆子大喊着,她几乎快要晕厥了。
      
      身旁的六太已经晕了过去,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抱起了六太冲向了门口,她很快就冲了出去,但身后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打算让她逃走,身体的剧痛传来,她不可置信的低头。
      
      看到自己胸膛穿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是什么感觉?
      
      祢豆子只觉得难过,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弟弟妹妹和母亲。
      
      “哥哥……”
      
      祢豆子倒在地上,看着男人渐渐离开的身影,她眼角滑下泪水,暖暖的,在寒冷的冬天,冷风一吹就结冰了。
      
      她一直在想,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
      
      最后祢豆子,缓慢了闭上了眼睛。
      
      ——
      
      祢豆子睁开了眼睛,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环顾着四周:“我……没有死吗?”
      
      她抬起手,看着自己几近透明的手,甚至……还有家人的尸体。
      
      最后她的瞳孔收缩,定格在雪地中那粉色的身影上,那是……自己?
      
      “六太!六太你醒醒!”祢豆子跪坐在自己的身边伸手想叫醒六太,却穿透了自己和六太的身体。
      
      “祢豆子——”趴在雪地上哭泣的祢豆子突然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她猛然抬头:“妈妈!”
      
      “姐姐!”带着哭腔的呼喊,祢豆子觉得心都快碎了。
      
      “花子,茂,六太!”祢豆子紧紧抱住了弟弟。
      
      门口传来炭治郎不可置信的惊恐喊声,有些撕心裂肺。
      
      “哥哥!哥哥回来了!”竹雄冲了出去想抱住哥哥,没想到却穿透了炭治郎的身体摔倒在雪地里,他爬起来想再一次拥抱哥哥,却同样扑了个空。
      
      茂看着炭治郎几近崩溃的大喊,他也哭喊着:“哥哥!妈妈,妈妈哥哥为什么看不到我们?!”
      
      祢豆子流着泪上前,她大概是能理解现在的状况,但是弟弟妹妹们还小,无法接受他们已经死亡的事实,而且他们可能,也无法理解,他们现在的状态,是灵魂。
      
      “啊——”祢豆子的头突然痛了起来,之前被那个男人穿透的心脏似乎在跳动,灵魂的状态……心脏却跳动的无比剧烈。
      
      呼吸不上来了……
      
      “祢豆子,祢豆子!”这边的祢豆子捂着胸口跪在地上,额头暴起青筋,嘴里哈着生冷的气。
      
      葵枝在这边扶着祢豆子,那边的‘祢豆子’却压在炭治郎的身上,似乎想咬杀炭治郎。
      
      炭治郎呼喊着祢豆子,祢豆子心中压抑着:“不、不可以伤害哥哥……那是哥哥啊……”
      
      那边压在炭治郎身上的‘祢豆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茫然抬头看向了葵枝扶着的祢豆子,像祢豆子一样,那像野兽一样的祢豆子也流下了泪水。
      
      炭治郎似乎看到了希望,他不断的呼喊着祢豆子。
      
      凛冽的刀风将祢豆子刮开,一个男人出现,想杀祢豆子,炭治郎护着祢豆子不让对方杀,并和对方缠斗了起来。
      
      葵枝紧紧护着祢豆子,担心的看着他,其他三个孩子都跟上了那边的炭治郎。
      
      祢豆子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的头疼到快要爆炸,心脏也是,她正压抑着什么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和服,手上拿着一把刀的男人突然出现了,她腾不出意识去打量男人,她压抑着心中嗜血的冲动,下唇已经咬破了,血腥味并没有让她冷静,反而让她更加的躁动。
      
      “没想到出来找素材也能看到即将成虚的魂魄吗。”
      
      “您、您看得见我们?!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葵枝反应过来后祈求着,希望对方能解救祢豆子。
      
      对方思索了一会儿后开口,声音听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真是可怜啊,不过那位夫人,请你先离开她,这位小姐可能要变成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控几不住我寄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