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陆家 ...

  •   沈矜回来的时候,厨房才上了饭菜过来,沈矜对徐湘湘道:“下次我若是回来晚了,你便先吃就是,不用等我。”说完又对海棠道:“你要伺候好大奶奶。”
      
      海棠笑着应是,好在徐湘湘不是很饿,她才刚来,下面的人跟她都不是很熟,徐湘湘也不敢一来就给下马威,她笑着陪沈矜吃完饭,才问他:“看来我祖父的这些书,给你倒是对了。”
      
      “岂止是给对了,真是久旱逢甘霖,娘子,我晚上还想多看看书,你要不要先休息。”
      
      他眼眸中泛着的光芒让徐湘湘知道这人怕是真的是看到了徐老尚书的精髓,她倒也不会小鼻子小眼睛的一定要丈夫陪着,“成啊,正好今日我也累了,早些休息也好。”
      
      沈矜很是满意,他最怕母夜叉不讲道理那种女人,现在看起来徐氏人倒是深明大义。
      
      海棠立马上前道:“大爷,奴婢帮您把铺盖拿去书房去吧。”
      
      按照以往的要求沈矜若是晚上在书房看书,那就不会再回来,太太管家极为严格,晚上各处都会下钥,不允许串门。
      
      谁知道沈矜抬手:“不必,你去让长安替我选甲字房第三本书过来就成,我不用去书房。”
      
      这还是头一次沈矜要求在内室看书,徐湘湘看着海棠明显一愣,她便出来道:“相公既然在内室看书,那我收拾一张桌子出来,正好这些日子我也在看《大学》,晚上我们可以一起看。”
      
      朱红色的广绣配着黝黑的墨汁,微微露出如玉般的胳膊,沈矜想着这也许就是古人说的红袖添香吧,本来她还以为徐湘湘想看书不过是想跟他多相处,没想到人家是真的喜欢看书,一边看还一边记下心得。
      
      沈矜头一次走神,他提醒她道:“这些手稿你可要收好,别流传了出去。”
      
      尽管吴兴多出才女,甚至还有非常出名的画师,但是天下对女子的要求莫不是安分守己待在家中,尤其是沈家这种人多口杂的地方,更要谨慎。
      
      徐湘湘承情,“嗯,我知晓的,你快看书吧,别理会我,我再练练字。”
      
      其实徐湘湘嫁过来之前沈家人还是很担忧的,虽然徐老尚书才高八斗,但是徐家早就落败,徐湘湘的父亲到现在也不过是个六品小官,能养出什么样的女儿来,没想到现在一看,人家还真的厉害,就凭这一手字也看出徐湘湘受到家族栽培颇多,也能看出徐家虽然落败,但是对儿女的教养依然没有放松。
      
      只是徐湘湘不大熬夜,她也不似旁人啰里啰嗦,她若困了就径直去睡觉去,让沈矜也松了一口气。
      
      有这么个媳妇到底省心多了,连带着他今夜读书有了更多的收获。
      
      梅花和梅香二人都守在门口,见屋里的蜡烛熄灭了,才一起出去,谁知道院子里站着海棠,她孤零零的站在那儿,梅花和梅香对视了一眼,小姐妹都默契的走了过去。
      
      “海棠姐姐,这夜深露重的,你在这儿做什么?”
      
      海棠尴尬道:“大爷平日里习惯我伺候的,若是口渴了或者是饿了可怎么办?总不能让大奶奶起来伺候吧。”
      
      呦,这话没的让人恶心,梅花向来性子暴躁,此时有梅香支持,哪里还会忍,有些事情主子有主子的身份,这没办法出面,但是她们做下人的哪里不知道主子对想法。
      
      “海棠姐姐,你也知道大爷如今成亲了,你好歹是个黄花闺女,这……”梅花摊摊手,“你看我和梅香俩,我们还是贴身伺候小姐的,可是如今大爷大奶奶琴瑟和谐,咱们怵在这儿不太好吧。”
      
      海棠听出弦外之音,脸色一黯,又连忙摆手:“两位姑娘真是误会我了,我算什么,只不过是老太太让我照顾大爷,我担心罢了,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也想清楚了。”
      
      态度倒是不错,可梅香又怎么相信她是真的想通了,故而越发道:“海棠姐姐,你想清楚了就好,我和梅花都是从湖广过来的,好些事情都不懂,姐姐若是不嫌弃,便跟我们说说家中的规矩吧,这样日后我们才能伺候好大爷大奶奶不是。”
      
      说罢对梅花使了个眼神,二人一边一个架着海棠出去了。
      
      房里却旖旎起来,本来徐湘湘睡熟了,可忽然仿佛置身于海洋中,一下又在火焰里,身上黏糊起来,她睁开眼,迷迷糊糊看到出现的一颗脑袋,吓了一跳,又冲他道:“今日你已经耗费精力,晚上不许再闹了。”
      
      沈矜年轻气盛自然不在乎,他恳求道:“娘子,我也不要一夜十次什么的,就一次,一次你满足我吧。”
      
      “还就一次呢!”徐湘湘又怕他憋坏了,暗暗点点头,沈矜自然备受鼓舞,一番折腾下来,徐湘湘道:“明儿你必须得休息一天,否则坏了身子可不成。”
      
      这是关心的话,沈矜不是那等刚愎自用之人,不会觉得烦,不禁点头:“我知道的。”
      
      小夫妻俩甜甜蜜蜜的睡下,次日一早起来便喊人进来伺候,让徐湘湘吓了一跳的是海棠眼圈青黑,仿佛一夜未眠,梅花梅香二人倒是神采奕奕。
      
      海棠要上前帮沈矜理衣服,徐湘湘则道:“我帮大爷穿衣服就是。”梅花又嘴甜的把人喊了过去,“海棠姐姐,你先过来看我调制的这个洗脸水对不对。”
      
      世家大族洗脸都是有规矩的,譬如放多少花瓣进去,用什么样的香粉调制,非是沈家的人哪里清楚。
      
      看着海棠被拉走,沈矜却浑然不觉,他和徐湘湘一起去陆氏那里请安,因为听沈矜说老太太礼佛,平素喜静,不太喜欢别人凑热闹,故而他们只在陆氏这里请安。
      
      陆氏这里倒是很热闹,沈婉琴,梅清芳各坐在一边拿着一缕丝线在分,公公沈绰的猫跑来跑去,看到她们过来,陆氏高兴的很。
      
      “今日你们有口福了,有荔枝酪浆喝。”
      
      听起来寻常,喝起来却一点都不寻常,以前徐湘湘也喝过牛乳,到底有股腥膻味,须加上茶叶煮才行,但是这个酪浆颜色纯正,味道顺滑,再加上荔枝的果汁味道,味道醇厚却不腻味。
      
      又听沈矜问道:“舅爷舅母老远过来,好歹也让新妇见一面才是。”
      
      陆氏看了沈绰一眼,又看向自己的儿子:“你肯让你舅舅他们过来?”
      
      沈矜笑道:“这有什么不肯的,舅舅舅母对母亲一向好,对我们兄弟也是倍加关心,让他们来也是应该的。再者,这么些年,有什么事情,该过去的也就过去了。”
      
      听这对母子的对话,徐湘湘打了个问号,为什么见舅舅还得沈矜同意。
      
      陆氏闻言,顾不得其他,忙让翠暖去请人过来。
      
      婉琴则偷偷和徐湘湘道:“舅爷是商户,舅母也是商户,嫂嫂,你可不要嫌弃他们,其实他们还是很好的。”
      
      原来是商户,这就能够解释的通了,本朝商户地位低下,士族地位最高,所以商户们热衷于和士族联姻,宁可做妾都想和做官的或者读书的攀上亲戚关系,很出乎徐湘湘的意料,沈家三房可是士族,陆氏居然能嫁进来,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做的。
      
      有钱人只是日子过的好,但是出门连三匹马都不能随意乘,很多规制的衣裳都不能穿,而且地位极低,如果找不到靠山,钱财被劫掠只是一时的事情。
      
      很快陆氏的兄长和嫂子都过来了,徐湘湘看着走进来的陆舅爷,他戴着深蓝色的蹼头,穿着同色的衣衫,看起来不像商户,倒是像个读书人,陆舅母生的白胖,笑眯眯的,看起来颇好相处。
      
      沈绰已经站起来寒暄了,陆氏很高兴的喊徐湘湘过去,“嫂子,这是我儿媳妇,她是已故徐老尚书的孙女,她父亲和叔叔都是进士。”
      
      徐湘湘连忙上前喊了一声“舅母”,陆舅母的笑意已经控制不住了,她拉着徐湘湘上看下看,啧啧称赞,这边沈矜虽然看起来不大热络,但是陆舅爷很满意了,还问起沈矜的学问,沈矜态度看着颇好。
      
      “这是清芳吧,几年不见,姑娘倒是生的标致的很。”陆舅母原本热络的跟徐湘湘说着话,但是看到梅清芳了,话题转了一下。
      
      梅清芳个头生的不小,和沈婉琴这种俊眉修目俏丽的小姑娘比起来,她沉着安静,很有大姑娘的样子。
      
      陆氏对梅清芳好像不太热情,陆舅母问了几句,她就打岔过去,并不多提。
      
      早膳一行人吃完了之后,沈矜便去书房读书了,他上次科举失利,总是想再战的。
      
      沈矜一走,沈绰带着陆舅爷出去,陆氏则留她们在这里说话,还特意跟徐湘湘提了陆舅母送了一份大礼给她们新婚小夫妻。
      
      徐湘湘还从未见过如此阔绰的舅家,她母亲张氏的兄弟对她和她弟弟还算不错,可也没有这样豪气。而且陆舅母极会说话,徐湘湘通过她的言谈中知道陆舅母生了三子一女,女儿原本也是要来的,但是听说来之前着了风寒,三位表兄弟中有一位在家看家,其余二位也跟着过来了。
      
      ……
      
      在陆氏和陆舅母说话的空档,沈婉琴贴心的招手让徐湘湘过来,对这个体贴的小姑子,徐湘湘还是很有好感的,主动和她坐在一起,跟她分线。
      
      沈婉琴说:“我准备绣个荷包,马上中秋了,总得做一件拿手的出来,这样才好意思送给太太。”
      
      “嗯,看起来针脚挺细密的。”
      
      “我这个手艺大嫂就别夸我了,我有分寸的。”沈婉琴说完又同徐湘湘道:“大嫂,你身边的海棠我早上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她往老太太那里去了的。”
      
      又提供了一个重要消息,徐湘湘多了几分感激,也更亲近了一些:“这些还多谢你告诉我。”初来乍到,对婆家完全一抹黑,还好有沈婉琴这个小姑子在。
      
      沈婉琴则悄悄的道:“大嫂,你别谢我,这都是应该的,再说了,你好了家里才能好,俗话说的好姑嫂亲,赛黄金。”
      
      “我也这么想。”这么贴心的小姑娘谁不喜欢。
      
      午膳也在陆氏这里摆的,吃完饭之后陆舅母她们就要回去,老太太也出来送别他们,沈矜却没来,大家也并不惊讶。
      
      如果说因为商户的缘故徐湘湘觉得不至于此,世家最讲脸面,对别人的蔑视也足够体现自身修养不够,虽然和沈矜相处的时日不多,但是她很清楚沈矜不是这种人。
      
      但是试探的问沈矜原因的时候,沈矜转移了话题。
      
      徐湘湘暗下觉得奇怪,但也没有继续问,许多问题日后自然会知道,现在一味的问多了,反而惹得人反感。
      
      “大奶奶,老太太吩咐送来一碗莲子羹,让奴婢端过来。”海棠撩开帘子进来。
      
      徐湘湘不免道:“她老人家最疼我们做晚辈的人了。”
      
      海棠笑道:“怎么不是,您别看大爷如今端方守礼,以前也是个淘气的呢,咱们老太太是时时刻刻的维护大爷。”她一边说一边把莲子羹放下,碗里冒着冷气,她晾在一边,又继续道:“哦,对了,这次陆家大少爷又送了不少燕窝过来给老太太,老太太也让奴婢过会子再去拿来给您,哎,您是不知道,以前陆大少爷待咱们大爷很好,现在倒是生分了。”
      
      陆家大少爷便独独是这次没有参加喜宴的,明明陆家人对沈家的热情是看的到的,看来陆家大少爷和沈矜之前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徐湘湘眼眸一沉,“这是因为什么事情生分了?我瞧陆家舅母对大爷倒是很好。”
      
      却见海棠忽然气道:“那可不是真好,那是赎罪。”说完又捂了捂嘴,佯装害怕,“大奶奶,这种事儿我不能说,若是说了,旁人说些风言风语倒也罢了,可你和大爷关系好,影响了你们的夫妻感情,那就是奴婢的罪过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挑十个评论送红包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