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新妇 ...

  •   还别说,沈矜这样的神态,倒是更像个小姑娘了,徐湘湘心中忍俊不禁,又听他提起方大人,故而多问了几句,也希望他能解惑。
      
      “我还是真的想知道方大人为何撮合你我二人,若非是方大人提起来,我们家从未听说过和沈家定亲的事情,这所谓的有婚约想必也是假话吧。”
      
      既然沈矜家中也是由方大人提起的,那想必这桩婚事还真的是方大人一力促成。
      
      沈矜不动声色道:“你的确和我们沈家有一桩婚约,只是不是和我。”
      
      徐湘湘本想多嘴问一句和谁,可惜木已成舟的事情,多嘴问了,恐怕再生波澜,故而她笑了笑:“总之现在你我才是夫妻,这才是天定的缘分。”
      
      “什么天定的缘分,我连个同进士都未曾考上。”沈矜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踌躇满志的他,几乎是受到了最大的打击,他见徐湘湘关心的看着他,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倾吐之情:“我这次科举不利,几乎所有人都离我远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到底她年纪比沈矜要长点,徐湘湘笑着打趣活跃气氛:“看你这个样子,怕是没娶到心上人吧。”
      
      却见沈矜迅速摇头:“当然不是了,姐姐,我之所以失意也是因为我们家,算了,这些提了也是生气的很。”
      
      只见他说完还一股脑的灌了自己一大杯酒,徐湘湘看过庚帖,沈矜年龄其实比她小一岁,十七岁的举人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他对自己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也许是因为他出身环境的不同吧。
      
      就像她弟弟今年十六岁,过了童生试,家里人都高兴的很。
      
      徐湘湘看他喝的猛,忙阻止道:“今天可是洞房花烛夜,你可不能继续喝下去了,否则明儿起不来可怎么办?”
      
      “爷高兴。”沈矜伸了伸懒腰,浑然没有刚见面那幅世家子的模样。
      
      到底他人还挺细心,喝了两三杯酒之后,便让下人送了水进来,夏天天气炎热,尽管屋里有冰,但是多动一会儿还是会热,浑身黏腻的很。
      
      褪去一身大衣裳和珠钗,徐湘湘只觉得胸口都没那么闷了,迅速在澡盆里泡了一会儿,换上冰丝贴身亵衣,再走出来的时候,屋里明明冰凉的很,对上沈矜的眼睛,却觉得闷热的很。
      
      沈矜对她伸出手,“来吧。”
      
      出阁前张氏拿着避火图耳提毕命的跟她说过,做那档子事情一定不能怕疼,其实忍忍就过去了,但实际操作和想象中的差远了,别看沈矜身材单薄纤细,生的跟小姑娘似的,可是在床上生猛的很。
      
      一番鸾凤颠倒之后,沈矜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徐湘湘不解:“夫君难道不休息?”
      
      却听沈矜道:“我想再读一会儿书。”
      
      看来科举未中,真的让他挺在意的,徐湘湘不甚了解,但是情知他到底年纪轻,如此熬下去,怕是中了科举也没命做官,故而拉了他一下:“这俗话说劳逸结合方是正道,你还年轻,这几个月又在忙着婚事,人到底也不是铁打的,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也知道身子骨最重要。再有——”
      
      她故作娇羞的看了沈矜一眼,“我初来乍到,好些事情还需要你提点呢。”
      
      沈矜一想也是,便躺下来,徐湘湘是个有了明确目标就一定会努力的人,所以她轻轻搂着他,察觉到他微微往外挪了一下,她轻笑了一声:“还不睡觉,明天就真的起不来了。”
      
      她还真的挺不一样的,沈矜原本想着这么多年过去了,看她起初的模样,还以为她变的愈发谨慎小心,现在看起来还是那么爽直。
      
      他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往外一看,徐湘湘睡熟了,沈矜偷偷的亲了她一口,又捂住自己的嘴,有些怕她醒过来,看她睡的很熟,稍作放心。
      
      **
      卯时三刻,徐湘湘准时醒了,旁边的人倒是睡的舒坦,他的头发披散在脸上,若不仔细看喉结,真真是比女人还出色。
      
      她穿好衣服的时候,沈矜也醒了过来,半敞着衣衫,看到徐湘湘,还颇为羞涩:“娘子。”
      
      真的是好香艳……
      
      曾经徐湘湘也不是没想过未来相公是什么样子的,即便是习文,按照爹娘的标准,找的也是像爹那样魁梧一些,特别老成踏实的人,可自家夫君,还真的是美色撩人,露出的皮肤呈乳白玉色,简直比她的皮肤看起来都好。
      
      “相公,该起身了。”
      
      沈矜向她伸了伸手,徐湘湘不明所以的过去,被他轻轻的抱了一下,她的脸瞬间一红,她可没想到沈矜居然这么撩。
      
      小夫妻穿戴整齐之后便去敬茶,一路上上沈矜介绍他们家的情况,“我们现在住的是西街,是我祖父当年分家分到这里的,我娘进门的时候,这里往外扩建了一点,从咱们这儿到前边这一片住的都是我们沈家的人……”
      
      沈家嫡系一共五个房头,沈矜他们家祖父便是当今老首辅的弟弟,排行第三,壮年就过世了,沈矜祖母尚在,有一儿一女,儿子便是沈矜的父亲,家中有个四品的虚爵,女儿早年出嫁守寡,也有一儿一女,在沈家附学。
      
      沈矜这一辈,他有一弟一妹,年龄都还不算大。
      
      介绍完了,徐湘湘笑道:“比我们家人多。”
      
      沈矜则道:“这就多了?好些人说我们三房人丁单薄呢。”
      
      二人正走在游廊上,游廊附近有一个小池塘,池塘里睡莲正开的好,她正探头看了几下,便听的鞭炮声四起,有人不停的喊着圣旨如何,徐湘湘看到沈矜的脸迅速沉下来,一直到拜见公婆,都不见他脸上回暖。
      
      徐湘湘不明所以,再者她一个新媳妇,第一次在婆家亮相,考虑的事情很多,方才看到的事情她只能压在心里,待日后再问沈矜也不迟。
      
      沈矜之母陆氏约莫三十来岁的年龄,雪白的衣衫绣裙外边配着正红妆蟒暗花缂金丝锦缎褙子,端的是雍容富贵,出手也阔绰,给徐湘湘的见面礼是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匣子打开的时候差点闪瞎她的眼,可见陆氏十分大方。
      
      徐湘湘忙谢过改口称娘,陆氏笑道:“起来吧,一路从湖广而来,怕是受累了吧。”
      
      “回太太的话,儿媳妇一路坐着船而来,大爷安排的无微不至,一点也不累。”
      
      旁边马上有位妇人夸道:“咱们矜哥儿办事就是不一样,还是大嫂好福气。”
      
      陆氏忙介绍道:“这是四房的庆大婶子。”
      
      徐湘湘连忙喊了一声庆大婶子,陆氏笑道:“新媳妇进门,原本按照以前的古礼是要先去族里请安的,可是长房老祖宗和大太太都在京师,所以我让矜儿的爹去信京师,添上我们儿媳妇的名儿就成了。”
      
      庆大婶子忙应是,看的出来四房的这位婶子和陆氏关系不错,甚至于还颇有些巴结,可其他房的人几乎不见踪迹。
      
      这就值得玩味了,按照沈矜的说法,其实沈家三房其他几房算是一个祖宗呢,正想着,门外有丫头进来道:“太太,二房的太太差了人过来说珏大爷得了皇上赐婚,所以让族人们也跟着热闹一二,二房太太说在烟波阁那儿宴席请您过去,这是帖子。”
      
      陆氏对身边的大丫头道:“翠暖,你把帖子收下,替我跟二房的太太说我一定去,到时候带着我的新媳妇过去。珏儿和我们矜儿一块长大的,我这个做伯娘的,怎么着也要去一趟。”
      
      “是,奴婢这就过去。”
      
      因为二房的事情打了个岔,陆氏精神头没有方才那么好了,让老嬷嬷叫了家里的姑娘和表姑娘过来见面,沈矜的妹妹生的俊眉修目,只有十岁的年纪个头就很高了,是个很活泼又善意的姑娘,徐湘湘送了她一条玉观音项链,送了表姑娘一枚嵌宝石金耳坠。
      
      沈矜的妹妹叫婉琴,她笑着让丫鬟帮她立即戴上,亲热的对徐湘湘道:“以前只有表姐陪我,如今来了嫂子,家里就更热闹了。”
      
      这话说的沈矜也是一笑:“以往你和你二哥也是玩的开心。”
      
      一提起沈矜的弟弟,徐湘湘没见着人,便问道:“怎么不见二弟?”
      
      却见婉琴捂嘴一笑:“他呀,被爹娘送去书院读书了,听说找了个十分严厉的先生,比咱们族学的先生严厉多了,离吴兴两百多里地呢,因为才刚刚去不久,爹娘怕他一回来就不想去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给二弟的文房四宝就先存着了,等他回来再给他。”
      
      陆氏听到说起二儿子才精神好点:“你这个做嫂嫂的有心了。”
      
      因为三房老太太和姑太太都是寡妇,不好出席这样的场合,所以在陆氏略坐了一会儿后,沈矜便带着她过去老太太那里。
      
      三房老太太住的地方幽静,花木扶疏,修剪的极好,甚至还能闻到桂花香,院子里修的小径,走在小径上仿若世外桃源,和陆氏那里的富贵满堂完全不同。
      
      和三房老太太的院子相似的是她的人,老太太穿着一身鸭蛋青的褙子,头上仅仅用一根檀香钗子插在脑后,头发花白,面容祥和,沈矜在老太太面前也自在了很多,方才他在陆氏那里端坐着几乎不怎么说话,在老太太这里却完全不同。
      
      “祖母,孙儿离开吴兴几个月了,您想不想孙儿?”沈矜仰着头笑着对老太太道。
      
      老太太忍俊不禁:“我不想你,我想看看新娘子。”
      
      徐湘湘问弦歌知雅意的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孙媳妇给老太太请安,祝老太太松鹤延年,多福多寿。”
      
      “哟?真会说话。快起来让我瞧瞧……”
      
      徐湘湘起身来到老太太面前,老太太看着她,怔愣了一会儿才笑道:“这模样生的真好,咱们矜哥儿可真是有福气了。”
      
      沈矜笑道:“您可别光说,得表示表示啊。”
      
      老太太笑骂:“这是跟我讨债来了。”说罢让人给了徐湘湘一个沉沉的紫檀木匣子,还嘱咐道:“回去了好好收着,这还是我当年嫁进门的时候我的婆婆给我的。”
      
      拿完见面礼,沈矜便要去姑太太那里,却见老太太道:“你姑姑那里你就别去了,她这些日子旧疾犯了,你们过去了反而她还得折腾。”
      
      沈矜看起来对他姑姑感情也不是很深,老太太这么一说他就借驴下坡,“既然祖母这般说,我们就不去打扰姑母了,若是再生了病,我却承受不起。”
      
      “好好好,你去吧,你娘那儿怕是这个时候要开宴了,你且快去。”
      
      走出老太太的院子,沈矜对徐湘湘来了一句:“我小时候在老太太这里长大,老太太对我很好,你若是有事,也可以找老太太帮忙。”
      
      徐湘湘轻轻用手在宽大的袖口处握了握他的手:“有你在,我有什么好怕的。”
      
      嘿,这是明着勾引了,沈矜知道徐湘湘并不是真的和他多么鹣鲽情深,如今不过是寻求庇护罢了,这是个极聪明的女子,远嫁过来,找准靠山,这个靠山居然是自己,他还瞬间觉得自己有点荣幸呢!
      
      “你这么相信我,可我不是沈珏,很多事情我不如他。”
      
      徐湘湘不解:“这关沈仪宾什么事?”二房的沈珏已经被赐婚成为郡主的仪宾了,她说出口之后才想起昨天沈矜说的,原本和她有婚约的是其他人,她讶异道:“你是说沈仪宾才是那个——”
      
      怕她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沈矜点头,“你想的没错,就是他。”
      
      就是那个和她有婚约的人,可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后来居然是沈矜娶了她。
      
      

  • 作者有话要说:  挑十个评论送红包哟。感谢在2020-04-01 21:45:23~2020-04-02 21:24: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ingxuejue 80瓶;呜啦啦特拉卡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