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晋江文学城独家 ...

  •   【晋江文学城·独家】
      
      七月刚过不多久,栾曲市俨然已经是盛夏的模样。
      
      尽管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可天空仍是被烈日烹饪得亮堂堂的,没有一点儿要黑下去的迹象。偶有微风拂过,带来的也不是清爽的凉意,而是恼人的蝉鸣和厚重的闷热感。被芒果树和龙眼树遮挡住的篮球场里,传来沉闷的嘭嘭声,使得原本就燥热难耐的炎夏让人愈发心浮气躁起来。
      
      秦祎手上运着球,双眼紧盯着篮框,朝着篮球架跑了过去。
      
      “嘭”的一声响,篮球与篮板重重地碰在了一起,随即便是“哐当”一声,篮球碰到了篮框,最终落进了框里。
      
      秦祎随手一勾,将篮球勾到手里,带着球往反方向跑去。
      
      球场外一百米的地方,有几个人正抱着篮球往这边走。
      
      听到球场上传来的动静,其中一个少年立刻扭头对着身旁的卓文钦道:“文钦,有人抢了咱的地盘!”
      
      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兴奋劲儿。
      
      卓文钦显然没聋,原本抱着的球也落了地,也运起了球来。他瞥了说话的李紫辛一眼,下巴微抬,神情桀骜道:“走,过去看看。”
      
      卓文钦一行人到了球场,就见他们平时打球的那个半场已经有人在了。他们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对方弹跳起身,抬手将球推了出去。
      
      篮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干净利落地掉到了篮筐里。
      
      是一个漂亮的空心三分球!
      
      接着,球在网里兜了一会儿,发出轻微的摩擦声,这才重重地落到了地上。
      
      球场里的人飞快地朝着球跑了过去,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卓文钦刚才那示威般的带球走步。
      
      卓文钦看到对方这一记三分球,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了个“卧/槽”,但很快又觉得对方肯定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运气好,才会在他们这么来势汹汹过来时凑巧进了这么一个三分球!
      
      卓文钦手上动作没停,眼睛已经不爽地眯了起来。他刚才特意运着球过来,球与地面碰触后发出厚重的嘭嘭声,就是为了让球场里的人知道——他来打球了,识相的就赶紧带着自己的球滚蛋!
      
      然而,场内的秦祎并没有觉察到卓文钦的想法——他顺利地接住了球,起跃,反手又是一个扣篮,把球稳稳当当地扣进了篮框内。落地之后,他重新接住球,才转过身朝着球场旁边站着的一行人看了过去。
      
      卓文钦运着球站在一行人的最前端,首当其中地与秦祎来了个对视。
      
      秦祎眨眨眼,敏锐地觉察到了眼前这人眼中的敌意。
      
      别说,还真挺明显的。
      
      秦祎勾了勾嘴角,禁不住笑开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跟眼前的这几位见面吧?
      
      -·-·-·-
      
      刚穿过来的时候,秦祎鼻息之间满是消毒水和独属于医院的那种微微有些刺鼻的气味,鉴于自己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自己正在医院里躺着。
      
      后续的发展就很迷——来了两个自称是他父母的人,父亲脸黑如锅底,母亲哭哭啼啼……
      
      秦祎到了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穿越了,而且还是那种车祸导致原主丧生的戏码。
      
      可事实证明,她猜错了——不是车祸。而她身上之所以会这么疼,是被原身的父亲打的。
      
      她现在的这具身体才刚刚初中毕业,因为中考成绩太差、本人名声更差的情况下,使得京城中最最差劲的那所高中招生办负责人在面对秦父的身份时,脸上都露出了为难之色。
      
      倒不至于真的没书可读,就是太丢人了。
      
      秦父的想法很简单:他们秦家祖上出过进士,还入过翰林院,按理说是个书香门第啊,怎么就出了秦祎这么个蠢蛋?远的不说,就说近的,他的大儿子秦晖,从小到大哪一样都不需要他操心!偏偏这个小儿子,叫人一想起来就犯头疼!
      
      秦父被气狠了,下手没个轻重,直接把这个不学无术且脾气跟他一样臭的小儿子打进了医院。
      
      等再醒来,秦祎的芯子就成了她。
      
      秦祎睁开眼之后,就见秦父和秦母同时守在了床边——秦母全程什么都没说,只是盯着她簌簌落泪,哭得她有些手足无措。
      
      秦父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既心疼又愧疚:除了学习成绩不好,小儿子逃课玩游戏、跟人打架、抽烟喝酒这些,说到底也是因为他没有担负起一个父亲的责任。
      
      尽管秦父心里后悔,但他平日里公务繁忙,在家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跟两个儿子相处的时间少,跟小儿子就更少了。父子之间的关系很生疏,交流也趋近于零,以至于他根本就不知道秦祎究竟是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后悔归后悔,打都已经打过了,要让他低头那是不可能的。甚至,秦父还觉得自己多看这个蠢蛋儿子一眼都是在嫌自己命太长了。
      
      最终,秦父狠下心来,不顾秦母的反对,大手一挥,把这个“有辱门楣”的小儿子丢回了老家,决心让老爷子好好管教。
      
      秦祎独立惯了,适应力也强,自认到哪里都能呆,所以,当秦父说要把她送到栾曲市的时候,她连问都没问,默默接受了这个安排。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她刚穿越过来,情况什么的都还搞不清楚,根本不知道栾曲市是个什么地方,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自然一声不吭。
      
      而秦父那边,在将这个决定告知小儿子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小儿子要闹到把家里的天花板都掀了的准备,却没想到秦祎居然连个象征性地反抗都没有,就这么默默地接受了。不过,鉴于秦祎以前的骚操作太多,秦父不敢掉以轻心,不但断了秦祎的零花钱,还把人拘在屋子里,直到他亲自将秦祎送到了栾曲市交给老爷子之后,才算是松了口气。
      
      秦祎对秦父心里的那些想法一无所觉,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穿越。值得庆幸的是,她出院之后就被秦父关在家里哪儿都不让去,她也借着这个由头,成功地“一个人静静”,在房间里躲了好些天,才勉强接受了自己变成了一个男生的事实。
      
      认真算起来,她也不亏,平白年轻了十几岁呢!
      
      -·-·-·-
      
      卓文钦站在球场边,连头发丝里的透着明显不高兴,面露不善地盯着左边半场里那个占了自己地盘的人——这个人当着他的面连进了两个球,摆明了就是在给他下马威!现在竟然还敢抱着球冲自己笑!?
      
      那小模样可不就是在挑衅他吗??
      
      这特么能忍!?
      
      卓文钦心中不快,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就见那人抱着球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输人不输阵,卓文钦立马带着身边几个小伙伴迎了上前去,势要压对方一头。岂料,他还没开口说话,就被这人抢了白——
      
      秦祎仿佛丝毫没有觉察到眼前这几个男生的来势汹汹,只扬起着一张纯良的脸,笑盈盈地问:“我能跟你们一起玩吗?”
      
      卓文钦:“………”
      
      神特么一起玩!谁要跟你一起玩!!!
      

  • 作者有话要说:  “贫穷”贵公子攻X矜贵小少爷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