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全宇宙第一可爱
      文/竹枳
      2021.01.11
      
      有些人,湮灭在人潮,经历着各自的苦难,是因为还相信注定的相遇。
      而你,就是我的注定。
      ——摘自可可豆的暗恋微博
      
      雨水稀稀落落打在洁净的窗子上,发出不规律的啪嗒声。
      
      窗外,甬道旁的树木被洗刷得绿得近乎嫩出水来。
      
      凉风簌簌,繁茂生长的树叶随之摆动,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天空是那种灰拉拉的蓝色,清清冷冷,却讨厌不起来。
      
      时钟指向四点,老师在黑板上龙飞凤舞,粉笔摩擦着磨砂玻璃,化作细小的笔灰在空中漂浮。
      
      这是高三12班再普通不过的一节数学课。
      
      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讲,只有坐在第五排中间的钟可可埋头不知在干什么。
      
      小姑娘梳着及耳的半丸子头,刘海细碎干净,纤长浓密的睫毛低垂轻颤,天然冷白的皮肤细滑如瓷,虽然看不清正脸,却不难从轮廓上看出天生丽质。
      
      她的一只胳膊曲着,像是遮盖着什么,另一只手握着白色的笔,速度极快地抖动着。
      
      不清楚情况的人,还以为她在认真做笔记。
      
      可事实是,她手里拿的是apple pencil,胳膊底下垫的是ipad。
      
      钟可可重新画完人物的下半张脸,又从桌肚拿出手机看了眼聊天记录,结果发现单主又蹦出来好几行要求——
      
      【鼻子再高一点】
      【眼睛有点儿小,可以把卧蚕画得再明显点儿】
      【头发能不能减淡?我想要个亚麻】
      【腮红,腮红现在太红了,像唱戏的】
      【我想加个蝴蝶结,就像那种吸血鬼公爵似的】
      
      看到这里,钟可可神情憋闷。
      
      总共才一百五的单子,从草稿到上色,已经改了八次,再这么下去,还不如重新画了呢。
      
      她有些生气。
      还有种“老子不干了现在就骂回去”的冲动。
      
      然而还未等把怼人的话打出来,一支粉笔在空中划出完美的抛物线,精准无误地砸在她头上。
      
      很轻的“啪”一声。
      混着钟可可一声小小的“啊呀”。
      
      犹如一颗石子落入水中,全班的注意力集中过来,发现是钟可可,周遭顿时响起几声窃笑。
      
      钟可可捂着被砸疼的额头,皱着小脸儿看向台上的老师。
      
      不是第一次发现她上课开小差,老师脸色黑到极致,“画几天了大画家,还有完没完?”
      
      这话如和尚撞钟,她脑子“嗡”一声。
      身边的笑声更加明显。
      
      钟可可下意识用书本盖住桌上的ipad,站起身,脸红得像水蜜桃。
      
      对于这种成绩稀巴烂,到高三了还不知道好好学习的学生,老师已经没什么耐性,有那时间废话,还不如多讲两道题。
      
      重新拿起粉笔,老师转过身对着黑板,看都没看她一眼,“出去站着,下课之前不许进来。”
      
      钟可可:“……”
      
      钟可可揉了揉鼻子,不情愿地从后门走了出去。
      
      -
      
      半小时后,铃声打响。
      喧闹的班级如热水开了锅,到处都是窸窣嘈杂的说话声。
      
      作为12班的熟客,刚下课,周明月就叼着棒棒来找钟可可。
      
      小姑娘悻悻地趴在桌上,像是霜打的茄子。
      
      漂亮的眼睛低垂,却依旧阻挡不住里的剔透清澈,细雨过后,淡薄日暮落在身上,将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染成绯金色。
      
      周明月走过去,“怎么了?”
      
      听到是周明月,钟可可掀起眼皮。
      像个没骨头的橡皮人,她懒洋洋坐起身,“上课画画被逮到了。”
      
      周明月瞪大眼:“我靠,你还画啊,这都什么节骨眼儿了。”
      
      钟可可有些尴尬地避开她的目光。
      
      “我当然是不想画。”
      “这不是没凑够钱给遇桥哥买生日礼物。”
      
      “……”
      
      “你整天就知道遇桥哥。”周明月推了她脑袋一把,半晌道,“算了,陪我去小卖铺,我请你吃可爱多。”
      
      钟可可再度趴在桌上,“不去,没心情。”
      
      像是想起什么,她掏出手机,点开微信里唯一置顶的对话框。
      
      她和姜遇桥的对话还停留在她那里,而姜遇桥发的最后一条,则是一天前的那句【在忙,一会儿说。】
      
      “别看啦,你的遇桥哥不会回你的!”周明月坐在她前桌的椅子上,毫不留情地打击,“人家忙着呢。”
      
      钟可可:“……”
      满脸写着“你怎么可以对你爹这样说话”。
      
      周明月耸肩,“你说你辛辛苦苦,又是吃泡面又是接单,他连你的微信都懒得回,有意思吗!”
      
      “有意思,”钟可可梗着脖子反驳,“可有意思。”。
      
      周明月用怜悯的眼神看她。
      钟可可不想理她,从桌肚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咬了一口,香草味儿的,又甜又腻。
      
      “他就是太忙了,”也不知道是给周明月解释,还是给自己解释,钟可可瓮声瓮气,“医学研究生都这样。”
      
      说着说着,她自己也开始没底气。
      
      周明月咬着棒棒糖,欲言又止。
      在喜欢姜遇桥这事儿上,她始终觉得,钟可可没戏。
      
      但没戏不是因为她不漂亮。
      相反,她很漂亮,娇俏灵气又可爱,笑起来还有罕见的猫咪纹,很多男生都追过她,但问题是,姜遇桥对谈恋爱这事,并不感兴趣。
      
      从小到大,他都是最优秀的,智商过人,读书跳级,走哪儿都有一群女生递情书,而今他更是因为过分优越的外形,和一身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湛气质,被榕城医科大封为“神仙肉”。
      
      性格也和气质一样,清冷淡泊,沉稳自持,长这么大,周明月就没见过他多看哪个异性一眼。
      
      气人的是,他越这样,招惹的桃花就越多,就像那女妖精见了唐僧似的,谁都想试一试,哪还轮得到钟可可。
      
      不过这话,她是不敢对好姐妹说的。
      
      本想转移话题,谁知钟可可叹了口气,又委屈巴巴地嘟囔,“哎,好想我遇桥哥。”
      
      “你说研究生是不是真的很忙啊,忙到没时间回微信。”
      
      “……”
      周明月简直不想理她。
      
      刚想损她两句,就见穿着蓝白校服,扎着高马尾的卓亦凡拎着一包零食走进教室。
      
      似乎是听见两人的对话,卓亦凡瞥了二人一眼,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趾高气昂地回到座位。
      
      周明月踢了钟可可一脚。
      钟可可懒得在意,“我都习惯了。”
      
      “她在班里天天用这种眼神儿看我,老师把我赶出去的时候她笑得最开心了。”
      
      周明月很不喜欢卓亦凡,皱眉,“那你就这么忍着?”
      
      “我忍个屁,”钟可可把剩下的半块巧克力塞在嘴里,含糊不清道,“我现在连单主都搞不定,哪有心思搭理她。”
      
      “……”
      “不说了,上厕所去。”
      
      -
      
      钟可可去厕所时已经快到上课时间,厕所里没人,位置任她挑选。
      
      说来也巧,她刚选了一个靠门的位置进去,就听见隔壁位置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声,像是在打电话,“哎,你都不知道,她今天那样儿可笑死我了。”
      
      不知道隔壁还有人,卓亦凡并没有控制音量,“上课偷偷画画,被老师逮到,当着全班面批评……我看她无所谓得很啊,毕竟脸皮厚。”
      
      思绪空白了一瞬。
      钟可可辨认出这是卓亦凡的声音。
      
      其实没什么意外,两人关系一直不好,今天她出了洋相,卓亦凡一定会在背后嘲笑,只不过钟可可没想到,这个嘲笑的时机这么巧妙。
      
      说不上什么心情,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听着卓亦凡变本加厉的讽刺:“刚我还听到呢,她在那哭嚎,说遇桥哥不理她。”
      
      “换我我也不理她。”
      “脸皮厚得要命,跟个舔狗似的。”
      
      犹如掷地有声的重击,这句“舔狗”狠狠锤在钟可可脑门儿上。
      
      心跳停顿了一下。
      她仿佛听见自己气血上涌的声音。
      
      心头也仿佛燃了一把火,烧得她暴躁又羞恼。要命的是,在这一瞬,钟可可的脑中居然浮现出姜遇桥的脸。
      
      别人是这么看自己的。
      那他呢。
      
      鼻尖莫名泛酸,钟可可五指收拢,卓亦凡还在阴阳怪气——
      
      “就遇桥哥那条件,能看上她就怪了。”
      “整天围绕人家转,你看遇桥哥给过她一个眼神吗。”
      
      “……”
      浑身上下的躁动的因子在这一瞬全部被激活,钟可可觉得自己仅存的那点儿理智被清空了。
      
      完全不记得要上厕所这事儿,钟可可很大声地推开门,走到水池旁,拎起两个拖布杆儿,而后绕回来,堵在卓亦凡的厕所门上。
      
      动作堪称行云流水。
      好像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刻。
      
      卓亦凡察觉时已经晚了。
      听到声响,她打电话的声音停下,又惊又恼,“谁在外面?!”
      
      钟可可想说“你爹我”,但没说。
      
      她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非常平静的,踩上凳子,把一盆不知干了什么的脏水,对准卓亦凡的位置,精准无误地泼下去。
      
      “哗”的一声。
      
      终于反应过来对方是谁,卓亦凡爆发出一声比指甲划玻璃还要难听的尖叫声,“钟可可,我操.你.妈!”
      
      -
      
      事实证明,冲动是魔鬼。
      钟可可并没有因为报复了卓亦凡而产生巨大的快感,反倒是在放学后被留在了办公室。
      
      当然,她也一战成名。
      往常都是小打小闹,这回是真的收拾了卓亦凡。
      
      毕竟卓亦凡在年级里挺招人烦。
      但她呢,也没什么可骄傲的。
      
      这会儿老师们都下了班。
      只剩下她和班主任刘明德,大眼儿瞪小眼儿。
      
      刘明德喝了口水,唾沫横飞——
      
      “我本来不想找你家长的。”
      “但你今天干出这事儿我忍不了。”
      “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一闹,带来多坏影响。”
      “而且我就不明白了,你跟卓亦凡从小就认识,怎么就能水火不容到这地步?”
      
      钟可可身穿宽大蓝白校服,没什么表情地垂着眼,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鼻尖儿发红。
      
      与她的待遇相反,卓亦凡已经被家长接走了。
      
      碍于双方家长认识,卓父并没有为难钟可可,反倒是和老师多交流了一些卓亦凡的成绩。家长老师都在,卓亦凡也不能拿钟可可怎么样。
      
      至于钟可可,她没敢看手机,她觉得,钟母一定在微信里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想到这,她更难受了。
      
      “你还知道难受,”刘明德怒其不争,“你看你今天惹了多少事儿,数学课上还画画,你以为我不知道?!”
      
      钟可可抖了抖唇角。
      刘明德看了看表,不耐烦,“你家长还有多久能到?都过了快一小时了。”
      
      听到这话,钟可可抬起泛着水雾的双眸,“我妈在外地出差,今天来的话估计还挺晚的,你没问她吗?”
      
      刘明德被噎到,更气了,“出差也得给我来!我今天就是等到黑天也得等!”
      
      钟可可被他凶得抖了一下,瘪瘪嘴,像个可怜巴巴的小朋友。
      
      她吸了吸鼻子,“那不然我打个电话催一催。”
      
      刘明德顿了下,无奈点头。
      得到应允,钟可可这才慢吞吞地拿出手机,刚按亮屏幕,就看到一条微信消息挂在屏幕上。
      
      遇桥哥:【又在学校惹事了?】
      
      时间在半小时前。
      看到这条消息,钟可可呼吸一滞,清澈的眼底渗出一抹难以置信的惊喜。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清脆的敲门声。
      还未等她反应,一道熟悉的,磁性又清润,带着冷感的嗓音落入耳畔,打破所有——
      
      “您好。”
      
      再平常不过的两个字。
      却透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刘明德。
      他偏头,有些疑惑地看向门口,眨眼间,就看到门外那道清瘦颀长的身影。
      
      米色休闲长裤包裹着又直又长的两条腿,窄腰直角肩,身上的淡蓝色衬衣熨烫妥帖,一尘不染,微敞的领口下,挺翘的锁骨若隐若现。
      
      有那么一瞬间,刘明德以为是哪个模特走错地方,反映好几秒,才开口,“你……哪位?”
      
      钟可可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这才对上那张可以称得上清俊绝伦的脸。
      
      姜遇桥一手握着白色透明雨伞,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露出一截线条明晰的小臂。
      
      空气瞬间凝固。
      钟可可傻愣愣地看着他。
      
      男人肤色白皙,唇色淡,不爱笑。
      明明是清俊至极的长相,却生了一副桃花眼。两种感觉混在一起,竟碰撞出一种别样的冷欲感,在这暗色的光影中,犹如一道朗月清风,狠狠击在心上。
      
      下一秒,那双狭长清澈,内勾外翘的眼眸撇来,深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姜遇桥薄唇微掀,嗓音平稳低淡,“我是钟可可的家长。”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本懒比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回来开文啦,有点儿突然我也是没想到,不过相逢即是缘,欢迎大家来捧个场!希望能陪你们渡过这个新年!
    顺便给下本求个预收QAQ——
    《劣等纯情》
    冷艳剔骨X痞性不羁
    祁岸第一次见到梁满月,是在葬礼,她一身红裙,在黑压压的人群中就像一枝泣血玫瑰。
    第二次见,是在医院,女人身穿白大褂,面无表情为他清理肩头的伤口。
    再后来,是在审讯室,男人拉开椅子在她面前坐下,懒散又随意。清丽的眸与他视线相撞,梁满月:“我再重复一遍,这件事与我无关。”
    “没说这个,”祁岸转着笔,“就问问你,那天晚上怎么算。”
    梁满月:“……”
    “撩完我就跑?”祁岸笑了下,“挺好玩是吧。”
    -
    全支队都知道,祁岸冷痞不羁,感情上如脱缰野马,谁也别想掌控。可就这样一个人,却栽在梁满月手上。
    女人冷血又娇艳,面对他的进攻毫无所动,身边人都劝他算了,祁岸却付之一笑,“我就是欠这小白眼狼的。”
    直到一次任务,祁岸受重伤被送上救护车,众人亲眼看见梁满月按着男人伤口,眼泪大滴大滴往下砸。
    祁岸偏像不知疼似得,抬手擦了擦她的眼,“梁满月,我说过没,你早晚是我的。”
    -
    十二岁那年,梁满月因为祁岸的一句话,从此踏上颠沛流离的生活。重逢后,梁满月想,不然就玩死他。
    可后来她才发现,祁岸早知她来意。
    那一晚,男人把她强行扣在怀里,笑得恣意,“不就是玩吗?”
    “梁满月,老子玩儿得起。”
    — — — — — —
    【普外医生】X【刑侦队长】
    *双处,1v1,he
    *双向救赎,治愈系甜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