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这位……仙友,不经通报擅闯百花园,你这样会让我们很为难。”
      
      正在摘栗子的手微微一顿,玄苍今日不过是闲来无事,因头疼缓和了些许,想来摘点刺栗果,没想到,突然就收获了一份天大的“惊喜”。
      
      他还没抽出时间来再续前缘,前缘就已经来到他面前了。
      
      这个女人叫什么来着?
      
      对,宿月。
      
      下界三千年,经历无数次转世轮回,只有这一世的妻子,他记住了名字,并且深深印在了他脑海里,想忘记都困难。
      
      想到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介绍自己的名字,她那时候说:“我叫宿月,宿命的宿。”
      
      他在凡间的肉身被彻底毁掉之前,她又说:“我就是你的宿命。”
      
      然后毫不留情的一剑穿胸,那着实是一种超乎寻常的体验,有生之年,第一次。
      
      原本平静的天空突然炸响了几道雷,乌云翻滚,像是要下雨,不知道从何处刮来的风扯动着宿月只用簪子固定的长发,和轻薄的裙摆。
      
      玄苍缓慢地转过身,那张熟悉的脸映入他黑沉沉的仿佛蕴藏着深渊的双眸中。
      
      果真是宿命。
      
      借由他的死,一朝顿悟飞升,命数确实不错,可惜最终还是落在了他手里。
      
      看见玄苍的正脸后,宿月微微一怔。
      
      这人……容貌竟和她前夫有三四分相似。
      
      只是他五官更为立体,漆黑的双眼,高挺的鼻梁,以及那张微抿的薄唇,无一处不是完美的,就像是造物主把最完美的容貌刻在了他脸上一样。但是他身上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漠然,看人的时候,就像是站在高空俯视地上的蚂蚁一样。
      
      此刻,他似乎心情不太好,朝宿月看过来的时候,她屏住呼吸,竟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
      
      宿月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对她似乎很不满。
      
      她将目光移向对方手里的刺栗果,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说道:“如果仙友实在想要这些果子,恐怕需要先支付一笔仙玉。”
      
      她没认出他。
      
      她竟然没认出来!
      
      哪怕他在凡间的肉身只承载神魂的十之一二,致使在凡间的肉身与如今不尽相同,但容貌中总有相似之处,何况他们在凡间朝夕相处数百年。
      
      他果然还是高估了这个女人。
      
      亦或者,她对自己的手段十分自信,觉得已经魂飞魄散的人,不可能再回来了?
      
      玄苍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在宿月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甚至已经在考虑究竟是把她丢进仙狱的剐仙台,把她千刀万剐,扔进畜生道还是直接由自己动手。
      
      但是最后,在宿月清亮的目光下,他也只是眯了眯眼,嘲讽地问了句:“怎么,青衍没教过你礼数吗?”
      
      宿月当即明了,这位果真是大人物,听他言谈中提及青衍仙君,不是与对方熟识就是地位比对方高,看起来这位上仙两者都占。
      
      宿月动了动嘴角:“这位……上仙,哪怕您与青衍仙君熟识,也是要付账的。”
      
      谁都不能欠债!
      
      “……多少?”
      
      不是很想暴露自己身份的玄苍选择给钱。
      
      宿月有些为难,她还真不知道刺栗果的价值,得去问问若叶才行。
      
      而这位上仙,看着就是个脾气不好的,于是只能软言道:“这恐怕需要先看看您摘了多少,前面就是我的住处,不如上仙同去那边歇歇脚如何?”
      
      玄苍看透了她的小心思,但并未拒绝:“可以,带路吧。”
      
      没想到对方答应的这么痛快,她倒迟疑起来,总觉得对方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宿月在前面带路,不好回身,只能听身后的布料和草木枝叶擦过的沙沙声来判断人是否还在。
      
      很多次,她都想要回头,确认身后跟着的是一位上仙,而不是想要将她撕成碎片的凶兽。
      
      那股危险的感觉时时萦绕在她心头,让她一刻都不敢放松下来。
      
      直到进了山谷,她僵直的脊背才稍稍放松一些。
      
      玄苍的目光扫过山谷,最后落在了最简单的那座院子,正是宿月的居所,那里属于她的气最重。
      
      跟她走进那光秃秃的院子时,玄苍抬眼就看见了她窗前的那株幽罗,没有开花,但是长势非常好,生机浓郁,恐怕再过不久,就能开出第一朵花了。
      
      在他下界之前,找遍了整个仙界,都没找到一个能种出幽罗的人,没想到竟然让她种成了。
      
      留着她倒也不是毫无用处。
      
      “上仙您稍等,我去去就来。”宿月转身正要出去找若叶,余光却扫见玄苍,他竟直接奔着那株幽罗去了。
      
      他、他竟然还敢伸手!
      
      宿月一时没控制住声调,大叫了一声:“上仙!”
      
      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碰到黑色的叶子之前堪堪停下,玄苍转过头,语气淡然:“怎么?”
      
      宿月强忍着咆哮的冲动,温声细语地说:“上仙,这是是非卖品,它很脆弱,最好碰都不要碰。”
      
      “非卖品?如果我一定要买呢?”
      
      缠绕在她身体周围的气已经开始紊乱,这表示她此时的心情和她表现出来的平静模样丝毫不相符。
      
      而玄苍,就喜欢看她气急败坏,却不得不委屈求全的模样。这一刻,似乎连他的头痛都减轻了。
      
      宿月深深吸了口气,决定使出杀手锏:“我见您方才直奔它来,想必知道这是什么花?”
      
      “略有耳闻。”玄苍目光微动,回答道。
      
      “那您定然也知道,这花可是我们帝尊和心爱之人的羁绊,您若是横刀夺爱,恐怕会惹得帝尊不悦。”
      
      宿月说完后,两人四目相对,周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她是在等玄苍的反应,而玄苍,现在满脑袋都是问号。
      
      心爱之人?羁绊?横刀夺爱?
      
      每一句话他都听懂了,连起来竟然完全听不懂。
      
      “……心爱之人是什么意思?”半晌,玄苍才终于开口问她。
      
      “您竟然不知道吗?”宿月一脸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够不知道的模样,并体贴地与他讲起了仙帝玄苍为了大义不得不斩杀心爱之人的故事。
      
      说完,她还指着那株幽罗道:“这就是爱情的结晶。”
      
      这一刻,玄苍非常想把这根“爱情的结晶”连根拔起,最好连带这个女人一起。
      
      他甚至怀疑,宿月根本是认出他,所以故意想要气死他!
      
      然而并不是,宿月只是很认真的想要让他意识到幽罗的重要性而已。
      
      见这位上仙又不说话了,她只能试探着问:“上仙,您怎么了?”
      
      难道是她的话起作用了?
      
      玄苍深深地看着她,手上突然多出了一卷书简来。
      
      “伸手。”
      
      宿月下意识地抬起手。
      
      书简被拍在她的手上,玄苍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对她说:“多读点书,会让你看起来更聪明一点。”
      
      玄苍走了,带走了刺栗果,还没给钱!
      
      宿月觉得她可能是遇到了最高明的贼,先是不动声色的转移她的视线,然后光明正大从她眼皮底下溜走,只用了一卷书简就换走了一堆刺栗。
      
      为此,她生了好几天的闷气。
      
      连若叶来安慰她,都没能让她心情好转。
      
      尤其这件事还被元辉知道了,因为她带人进来的时候,被其他人瞧见了,根本也瞒不住。
      
      听若叶说,元辉这些天进了百花园转悠了好几圈,似乎想要查出点什么来。
      
      最近两天他似乎安分下来了,但这对宿月而言也算不上好消息。因为他现在看她的眼神都不像之前那样,恨不得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了,倒更像是在等着看好戏。
      
      想必,他是查到了刺栗果,并且已经上报给了元姑姑。
      
      若是换成别人,宿月或许还能解释一二,毕竟那人能够悄无声息闯入百花园,连帝尊提字都没惊动,修为必然非同寻常,且他的脸让人一见难忘,宿月不信那是假的,只要稍加比对,定然能将人找出来。
      
      可是元姑姑,必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知道即将有麻烦降临,而她毫无反抗之力,这种感觉并不好。
      
      心中烦闷,难免又会想起那个给她带来麻烦的人,以及……他给的书简。
      
      宿月侧头看了眼被随意扔在屋子角落的书简,想了想,还是捡了起来。
      
      这还是她见到的第一本仙界书册,打开之后,仙界战史四个字映入眼帘。
      
      战史?那人给她这卷书,有什么意义吗?
      
      她继续往后看了下去,这卷书记载的是大约两万年前仙界与魔界之间的战役,写书的人甚至将这场战役的□□都写的一清二楚。
      
      大约就是一名魔君勾引了下凡历劫的一位女仙,两人私定终身,女仙被他骗回魔界,结果发现那名魔君在魔界竟然还有三十多个女人。
      
      女仙感觉自己上当受骗,逃回仙界,找了父母诉苦,她的父母又叫了亲朋好友,要与那名魔君绝一生死。
      
      魔君自觉斗不过女仙父母,也叫了亲朋好友,就这样一场家族斗殴发展成了两界大战。
      
      起因十分的让人无语。
      
      结果必然是仙界赢了,否则也不会著书了。
      
      她从头翻到尾,笔者在书的中间花了大段篇幅来描述仙帝参战之后,局势是如何一面倒,他是如何霸气侧漏,挥挥手就灭掉魔族大军,而魔族是如何抱头鼠窜,其余的内容似乎并无任何不对。
      
      她只能看出,这位写书的仙人,大概对那位仙帝崇拜得很。
      
      来回翻了几遍,在看到其中一页的时候,她突然顿住,注意到了被她忽略过去的一行字:魔族十七公主参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