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暴君4 ...

  •   从系统999那里得到的答案验证了原不为的猜想,原身暴戾易怒、不受控制的情绪背后,果然有着人为的因素。
      
      而原剧情中,在一时冲动杀掉苏名佑后,原身齐宣其实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他被剥夺兵权,禁足府中,便正好顺势让府中的太医为他诊治。
      
      ——齐宣南征北战,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无数伤势,时不时便旧疾复发。这些太医是皇帝特意从太医署中调拨过来的,常年呆在神武大将军府为他治伤。
      
      然而,这些医术出众的太医诊断许久,也只能给出一个含糊的结果:
      
      大概便是常年征战,杀戮过多,有违天和,煞气缠身,心火入体,这才致使性情受到影响云云。
      
      简单点讲,就是战争留下的后遗症。
      
      没有太好的治疗方法。只能建议他自己控制情绪,学会修身养性,最好多读一些佛经道经,更有助于他的情况。
      
      “念佛习道,修身养性……”
      
      这像是一国太子应该做的事情吗?
      
      究竟是那些太医太过废物,还是……
      
      原不为目露思索。
      
      终究他并非原身,心中情绪不会因此发生起伏,自始至终都带着旁观者的心态,以超然的视角审视着这个世界,自然便发现了许多原身不曾察觉的事。
      
      既然原身暴躁易怒的根源来自于奇毒,即便其他人不知,那下毒的幕后之人也定然一清二楚……
      
      那么,今日公主府中发生的这桩事,究竟只是一场巧合,还是人为算计?
      
      ——原身因此当众杀人,与当朝丞相结下深仇大恨,之后又因为阿秀的反口,不仅传出了疯狂暴戾的名声,还被夺去兵权。过往八年南征北战所积累的赫赫威名蒙上阴影,连名正言顺得来的太子冠冕之上,都染上了洗不清的污点。
      
      可谓是一朝丧尽声名,美玉留瑕。
      
      ——要说一切都是巧合,也未免太假。
      
      要么从一开始就是有人布好了局等着原身往里钻,要么起初只是一桩巧合的意外,后面就被人顺水推舟加以利用了。
      
      无数种可能在原不为脑海中展开,让他对那个隐藏于故事背景中的幕后之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今日大长公主轻而易举便答应了他的提议,可见本心还是更偏向他这个太子的。那么在原剧情中却站在丞相那边,就必然是有人在背后出力了。
      
      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影响大长公主的决定,让她不惜开罪太子的人……
      
      在太子遭到一连串申斥,名声受损,兵权被夺之后,受益最大的人……
      
      拥有足够的势力不知不觉给太子下毒,连太医都“查不出”的人……
      
      能让齐宣从始至终信任万分,从未在心中兴起半分警惕怀疑的人……
      
      一个人选迅速在原不为脑海中浮现出来。
      
      倘若这一切真如他所料……
      
      一想到那人辛辛苦苦谋划一场,最后却被他从里到外扒个干净,而且一切谋划都付诸流水,所求之事尽皆破灭时,那不敢置信的崩溃表情……
      
      原不为唇边不由露出一抹愉悦的弧度。
      
      ……真是迫不及待呀。
      
      ·
      
      将所有思绪彻底理清楚,弄明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原不为顿时一身轻松,施施然行在大街上,也不着急立刻回府。
      
      沿途所见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是如此新奇,哪怕他曾经在凡间界生活过许久,但两个不同的世界终究能从方方面面都看出差异来。
      
      哪怕是同样的糖葫芦,原料和口感上都有明显的差别。
      
      街道上人来人往。
      
      青年一袭玄色长袍,细密的金纹在衣袍上若隐若现。乌发高束,露出一张线条利落干净的脸。他眉目疏淡,剔透的瞳仁中沉淀着墨色,整个人好似一幅浓淡适宜的水墨画,一身气度便不似凡人。
      
      如高天之雪,带着高不可攀的距离感。
      
      然而,此时这位恍若天人般的人物却微微歪着头,若无其事地一口咬在手中的糖葫芦上,另一只手更加若无其事地接过摊主找回来的铜钱,淡定地揣回袖子里。
      
      “……还不够甜。”
      
      一口咬下,他认真地作出点评。
      
      那摊主是个身材矮小的老人,笑呵呵地接受了他的点评:“客官若是更喜欢甜一些的,下次俺们特意做一些。”
      
      说话时,老人眼神中露出老百姓特有的狡黠,却并不惹人讨厌。
      
      “好啊。”原不为一口答应,“下次直接送到神武大将军府,再甜十倍。”
      
      “神、神武大将军府?”
      
      老人吃了一惊,显然认出了他的身份,一下子愣在原地,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这道玄衣身影飘然远去,手中还拿着那串晶莹剔透的糖葫芦。
      
      半晌,他反应过来,乐得笑歪了嘴:“神武大将军府,那不就是太子殿下住的地方吗?想不到连太子殿下都喜欢俺家的糖葫芦!”
      
      虽然重点似乎有点歪,但这丝毫不妨碍老人眉开眼笑起来。连太子都喜欢的东西,还愁卖不出去吗?
      
      丝毫不知道自己给原身的形象抹了黑,或者说,知道了也不在意,原不为几口吃掉一根糖葫芦,也不着急回去,继续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
      
      今日恰好是个大晴天,阳光的烈度有点强。刺目的太阳光辉穿透重重云层,宛如无数支金色光箭,自天际射向人间。
      
      大街上喧嚣一片,各色声音混杂在一起,透出浓浓的人间烟火气息。
      
      原不为微微抬起头,鸦羽般的乌发顺着他的脸侧向两边滑落,他白皙的脸在光晕映照中近乎透明。
      
      感受着落在脸上的炽热光辉,淡淡的金色倒映在原不为眼底,让他眸中染上了几分真实不虚的笑意。
      
      “嗯,是个好天气……”
      
      ·
      
      神武大将军府离大长公主府不远,步行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到。
      
      原身虽为太子,却不曾在东宫住过一天。过去八年,他一直在外,南征北战,以至于如今已有二十三岁,仍是孑然一身,后院空空。
      
      直到半年前迁回旧都,被封为太子的同时,还被赐下了这座神武大将军府,他就直接搬了进去。
      
      他极少过问府中之事,当初皇帝赐下府邸时是什么样子,如今这神武大将军府就依旧是什么样子。
      
      看起来冷冷清清,没有太多人气。
      
      就连那些被派来的婢女仆人,都被原身直接交给了自己的亲卫统领秦墨,要求对方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些人调·教到谨言慎行,令行禁止。
      
      而秦墨也不负所托。
      
      原不为抬脚踏入府中,没走多远就恰好撞上几名婢女迎面走来。
      
      见到原不为,这几名婢女当即齐刷刷站成一排,低眉敛裾,向他行礼。
      
      “见过殿下。”
      
      原不为摆了摆手。
      
      顿时,这几名婢女又齐刷刷起身,退到一边,目不斜视,肩背挺直。
      
      从始至终,她们脸上毕恭毕敬的表情、神态,就连福身的动作和幅度,都一模一样,标准到了极点。
      
      一举一动干脆利落,身上还透出几分军队里的影子。
      
      显然,秦墨超额完成了原身的要求。将这些娇娇弱弱的婢女简直当成了手下的士兵来训练。
      
      整座神武大将军府,所有的婢女和仆人都是如此,行动利落,面无表情,文能提笔磨墨,武能擒杀毛贼。
      
      ——这不是说笑,是确有其事。不久前,就有几位婢女一举抓获了一个胆大包天企图潜入书房重地的贼人。
      
      这样的神武大将军府,若是外人踏入其中,定会觉得诡异非常。
      
      不过,原不为对此倒是适应良好。
      
      他轻车熟路地来到书房时,一个青年已经等在门外。
      
      一身黑色绣赤焰的箭袖长袍,腰配制式弯刀,足蹬黑色皂靴,脸上面无表情。
      
      此人正是原身最信任的亲卫统领秦墨,也是在他登基后出任宫中禁军都统,却于宫变当日突然倒戈一击,助楚王齐煜一举夺下皇宫的最大功臣。
      
      他发丝束得整整齐齐,衣袍上下连一丝褶皱也没有,就连腰侧那黑沉沉、冷幽幽的弯刀,也被擦得锃亮。
      
      乍看上去如同一块石头,沉默,冷硬,严肃,不苟言笑。
      
      但见到原不为,这块沉默冷硬的石头却似是突然活了过来。他单膝一跪,膝盖重重扣在地上:“……殿下。”
      
      吐出两个字,秦墨就恢复了沉默,只能看见他低垂的头颅与纹丝不动的身体。
      
      “是你啊,起来吧。”
      
      原不为定定看了他几息,这才移开视线,当先一步上前,推开了书房大门。
      
      “——随我来。”
      
      在书房中坐定,原不为这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按照秦墨的脾气,一般无事是不会来找他的。
      
      “……”秦墨迟疑片刻,突然看见原不为的左手。
      
      只见那只修长白皙、如玉石一般的手掌上,被好几层麻布所包裹,雪白的麻布下隐隐透出淡淡的鲜红。
      
      他目光一变,眉头立刻拧了起来:“殿下受伤了?怎么不传太医?”
      
      ……一看这质量一般的布料就知道,多半只是民间哪个坐馆大夫出手的。
      
      “太医?”原不为不置可否。
      
      神武大将军府中,就有好几名太医,常年为原身治伤。然而,这些人却连他身上的奇毒都查不出来……
      
      “这些太医究竟是替我治伤,还是让我伤势更重,可不一定。”
      
      秦墨脸色微僵,目光里露出几分意外。
      
      原不为仿佛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右手漫不经心抚过包在左手上的麻布,唇角扬起,又是一笑。
      
      “这么说也不对。伤是定然能治好的,但治好后会不会多点别的症状,药里会不会加点别的东西,就不一定了。”
      
      说到此,他抬起眼来,看向秦墨。
      
      “……你说是不是?秦统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13 00:00:00~2020-08-14 06: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君沐宸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095578 3个;清尘华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月光吟 96瓶;伊月青羽 30瓶;君沐宸、容卿 20瓶;白川w 10瓶;吃苹果的喵、我不是秒懂女孩 6瓶;羌管悠悠、妖雨凌尘 3瓶;脉脉不得语、青荇不是很行、打死我都不抽卡了 2瓶;浮想联翩、卷上流光、deeper、六十一、天夜无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