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井焰 ...

  •   “脱吧。”
      
      井焰手指顿了一下,慢慢拉开羽绒服拉链。
      
      房间里的暖气的确有些热。
      
      旁边的人走过来,拿下他手里的羽绒服,挂在角落的衣架上。
      
      “继续。”
      
      井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外套,再次抬手。
      
      咕嘟。
      
      也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有点尴尬,但也合乎情理。
      
      没有冬天厚重的衣服遮挡,井焰的身材展露无遗。半袖衬衫下结实的小臂肌肉,宽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
      
      “可以开始了吗?”
      
      现在他只剩下衬衫和单薄的裤子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继续。”
      
      井焰脸上的表情不变,说:“协议上写的是静态模特。”
      
      一直发号施令的人终于落到了下风,但他自信,他骄傲,他歪嘴一笑,散发着王霸之气,说。
      
      “可以加钱。”
      
      “社长,咱们已经没钱了。”
      
      ……
      
      好贫穷的美术社!!
      
      井焰松了口气,说:“可以开始了吗?”
      
      社长站起来,走到墙边关掉暗搓搓开到30℃的暖风空调,小声嘟囔了一句“可惜”。
      
      双重加温,不大的美术社教室早热成桑拿房了。
      
      “20分钟速写,4组动作,间隔休息10分钟。”
      
      围观社长和帅哥掰头的吃瓜社员们纷纷拿起画笔,画室瞬间安静下来。
      
      一个半小时后,井焰活动了下身体,调出手机收款码去结账。
      
      社长还不死心,追问道:“我们美术社虽然现在手头紧,但赞助下个月就到了。”
      
      H大,国内顶尖综合院校,拥有全国最庞大的社团联合,其中卧虎藏龙,吸引了很多校外投资。
      
      “你条件这么好,不做人体模特亏了。考虑考虑,下次工资两倍,哦不,三倍!”
      
      说着,社长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井焰动作优雅,礼貌笑笑,说。
      
      “抱歉,我想我可能不太适合这份工作。”
      
      适合!你适合啊!!!
      
      洗笔筒的水,社长的泪。全美术社只能目送井焰离开,还要拉住跪地痛哭的社长。
      
      教练,我们想画帅哥的人体。
      
      “社长,之前那个模特,还继续聘吗?”
      
      地中海,啤酒肚,大象腿,人字拖……回忆不断涌上,一直顶到嗓子眼儿。
      
      社长爬起来,冷酷地解下皮筋重新扎了个小辫儿。
      
      “不聘了。”
      
      见过帅哥的眼睛,受不了这委屈!
      
      ——
      
      北方初冬,还是有些许寒冷。
      
      井焰哈出一口白气,从大衣左边口袋拿出手机解锁,快速拨了一个号码。
      
      皮肤受不住冷风,有些刺痛。拨通后井焰锁上屏幕,连手带机一块儿揣进了兜里。
      
      “干什么呢?”
      
      “补时长啊,哥。”熟悉的声音蹦出耳机。
      
      正在跟井焰通话的是S19赛季亚军上单,K1ng,本名王子。
      
      “之前那个兼职,帮我谢谢你妹妹。”
      
      直播间弹幕一瞬间多了起来。
      
      【大舅哥】
      
      【礼貌问问,您妹妹还缺男朋友吗?备胎也行】
      
      【小王子在跟谁打电话?】
      
      【前面的兄dei,舔狗不得house】
      
      ……
      
      王子不羁地瘫在电竞椅上,挑了几条弹幕回复。
      
      “把叫‘大舅哥’和‘哥哥’全封三天。”
      
      “是熟人。”
      
      井焰稍稍压低声音,说:“没静音?”
      
      好友很有精神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害,刚忘了。现在他们只能听见我说话,听不到你。”
      
      井焰微笑,又掏出手机,划掉上面不停冒出来的消息,点进好友的直播间。
      
      欢快的音乐响起,附赠熟悉的“三带一”。
      
      “今天你应该去上班了吧,感觉怎么样?”王子剥开糖纸,嗦起了棒棒糖。
      
      井焰看着屏幕上的人,说:“感谢你妹。”
      
      “兄弟开口,自当出……我咋感觉你在骂我???”
      
      王子的妹妹就读于H大油画系,听说哥哥有个朋友最近在找工作,于是就把人推荐去了美术社,当人体模特。
      
      “老板垂涎我美色,干不了。”
      
      “哥,你在哪儿报的凡尔赛文学班,捎我一个呗。”
      
      ……
      
      井焰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好友聊着,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春节你在哪儿过?”屏幕上的人明显亢奋了起来。
      
      “三个炸,顺子连对,明牌!超级加倍!这把看我不赢个几十万豆子回来!”
      
      井焰嫌弃地调小耳机声音,说。
      
      “没定呢。”
      
      往常都是他一个人待在基地里,自己煮泡面,看春晚。
      
      “我那儿还有套闲置的房子,有需要的话叫兄弟一声行了。”王子甩手打出两连炸。
      
      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他手里还有一个王炸。
      
      【什么朋友啊,房子还能免费住???】
      
      【小王子家里这啥条件啊】
      
      【朋友没手没脚吗,白吃白住的,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你家还缺儿子吗,本科毕业特能吃的那种】
      
      弹幕一条条闪过去,井焰目光如水,过了一会儿张开嘴,说:“我再想想,先谢谢你了。”
      
      王子知道井焰心气高,手动封了那几个带节奏的弹幕。
      
      “咱俩谁跟谁啊。”
      
      这局斗地主马上打完了,对面黔驴技穷,只差王子甩出双王结束。
      
      “不吹不黑,我这个朋友,可是斗地主领域的宗师。当然跟我比起来,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说着,王子手指坚定地按住鼠标左键,单挂一张大王。
      
      这不,证明自己的时刻降临了。
      
      “哥!救我!这局3840倍!!!输了弟弟我原地破产。”
      
      【笑死,对面还有炸,你怎么赢】
      
      【亿点点】
      
      【可真有你的,认命吧,拆王炸的大慈善家】
      
      弹幕全都是无情的嘲笑。
      
      井焰挑眉,说:“真要我帮你?”
      
      “哥,哥,您是我亲哥。”
      
      就像王子说的,朋友开口,自当出手。
      
      “你从手机里找一张自己的照片。”
      
      “啊?”王子挠了挠头,不明白井焰要干什么。
      
      不过他还是乖乖照做了。
      
      “难道是让我亮明身份,用气势震慑住对面?”
      
      井焰满意地看着王子拿起手机点了几下,调出他走红毯时的高P照片,放在显示屏旁边。
      
      “现在,你又有王炸了。”
      
      直播间飘过一连串的问号。
      
      【什么意思?】
      
      【????】
      
      【王炸……等等,等等我明白了!】
      
      【哈哈哈哈哈朋友好损啊,joker牌和照片,合在一起可不是“王炸”嘛】
      
      【小丑竟是我自己.jpg】
      
      王子反应过来,脸涨得通红。
      
      “不带这么玩儿的……”
      
      话还没说完,直播间弹幕突然乱了起来。
      
      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亚军”两个字。
      
      【就这智商和操作,年年亚军不是没道理】
      
      【听说你大腿焰神被俱乐部踹了,明年还能蹭上首发吗,小王子】
      
      井焰脸色一变,单手扣住耳机说:“王子,稳住心态,不要受他们的影响。”
      
      可惜屏幕前的人似乎已经陷入了情绪中。
      
      “晦气,不播了。”
      
      随着画面消失的还有王子的声音。
      
      井焰摘下耳机,长舒了一口气,甩甩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今年的世界赛,是他们心里永远过不去的一道坎儿。
      
      为此,他和效力五年的俱乐部解约,赔上了全部资产,又因为没有履行广告和直播合同,导致此后三年都不能在任何平台上直播,或是接任何商广和商演。
      
      在H大校园中漫无目的地走着,井焰想,如果当初听从父亲的安排,现在他说不定也是这里的一员。
      
      但他从来没后悔走电竞这条路。
      
      ——
      
      “靠!闪现撞墙了!”
      
      井焰好奇地循着声音走过去。
      
      看样子他好像已经到了学校的边缘,周围都是破破烂烂的砖房,和现代气派的H大格格不入。
      
      声音是从一栋挂满爬山虎尸体的房子里传出的。
      
      八十年代标配——生锈铁锁绿漆木门,怎么看怎么不详。
      
      他没有推门进去,而是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门对面有根电线杆。
      
      电线杆最上面挂了块牌子,能隐约看见“对面电竞社”五个大字。
      
      再下面是一堆小广告,什么“无痛人流”、“兼职主播”、“房屋出租”……应有尽有。
      
      一则非常不起眼的招聘启事引起了井焰的注意。
      
      【招聘:私人助理,月薪十万,五险一金包吃住,要求男……】
      
      还有这等好事?
      
      只不过招聘启事下并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也没有联系人。
      
      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撕下广告走到那幢破房子前,谨慎地推开门。
      
      “请问……”
      
      “孤儿亚索!!!!!”
      
      井焰默默关上了门。
      
      应该不是里面这群人要招助理。
      
      下一刻,木门在他面前毫无预兆地轰然倒塌,重重砸在地上。
      
      “同学你找谁?”辣手结束木门生命的同学笑魇如花,谄媚地说。
      
      井焰清了清嗓子,礼貌说:“我想请问,电线杆上招聘助理的广告,是你们发的吗?
      
      青年迅速变脸,说:“你看我们像能出得起月薪十万的人吗?”
      
      井焰微笑不改。
      
      “人不可貌相。”虽然你们看起来真的不像。
      
      “你要应聘助理是吧,进来。”
      
      “欢迎来到‘对面电竞社’。”
      
      井焰镇压了想吐槽的心。合着“对面”不是状语,是定语啊。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训练吗?”
      
      青年眼睛一亮,对井焰的态度好了点,问他:“你知道电竞?”
      
      井焰点头。
      
      对方看起来似乎更高兴了,带着两分谦卑,三分矜持,五分骄傲,说。
      
      “这是我们社的特色——祖安训练营。”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请多多支持!PS:青年不是受!受还没出场!
    现代都市耽美预收《瓜主竟在我身边?!》,打滚求看w
    推基友闲倚枝的新文《被迫重建荒镇后》
    特大新闻速报——
    《震惊!某小镇木匠复原古代失传木牛流马!》
    《古代十大名剑你知道几个?这个人一比一铸造。》
    《被首富悬赏寻找的厨师,竟然是他……》
    《美颜盛世、一醉千年的酿酒师找到了,果然还是在这里!》
    某一天,世界人民惊奇地发现,这世界上突然涌现好多能人异士。
    某一天,世界人民惊奇地发现,怎么他们全来自种花家清溪镇!
    某乎热门问题一:如何拥有一个像清溪镇那样的绝美小镇?
       简煦,清溪镇镇长
       126,509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人在清溪镇,刚刚起床。
    首先,你要下载一个坑爹游戏;
    其次,你要被一个坑爹系统绑定;
    最后,你必须是个欧皇。
    某乎热门问题之二:如何成为清溪镇的高层,从此过上神仙日子?
    桑落,清溪镇酿酒师
    93,234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人在清溪镇,刚刚起床。
    1.颜好;
    2.泡到镇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