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金丝雀 ...

  •   *
      
      “没有。”简清松开手,冷冷淡淡反驳,“任何会通过血液传染的疾病,我都没有。”
      
      你是脑子有病!
      
      胃里翻江倒海,鹿饮溪恶狠狠瞪她,抬起左手挡住嘴,努力抑住干呕的冲动,用力擦拭唇瓣,很快,手背上就沾满鲜红的血渍。
      
      简清翻出药箱,坐到沙发另一侧,默不作声,在灯光下观察左掌伤口。
      
      左手虎口至小指下方掌横纹处可见一长约5cm的斜行伤口,创缘齐整,创面活动性渗血,五指屈曲活动不受限。
      
      锋利刀具导致的手掌切割伤最怕两点,一是神经、肌腱断裂,需要做个局麻手术修复;二是感染破伤风梭状芽孢杆菌,引起破伤风。
      
      适才对峙时,她伸手抢匕首,鹿饮溪几乎在瞬间松手,任由匕首被她夺走,所以左掌切割得不算特别深。
      
      匕首都在酒精中泡过消毒,也不必担心感染破伤风。
      
      压迫止血,清创缝合,避免伤口感染就好。
      
      止血清创都不是难事,麻烦的是左手受伤,单靠右手不方便进行针线缝合操作。
      
      伤口长达5cm,不缝合,容易反复出血,愈合慢,还容易发生感染。
      
      简清用碘伏和生理盐水清理了左掌后,翻了翻药箱,没找到能代替缝针的皮肤钉和器或医用胶水,只好先行包扎,以免创面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
      
      鹿饮溪瞥见她娴熟专业的动作,像是练习过成百上千回,终于想起来这人是一名医生。
      
      肿瘤内科医生。
      
      和曾经的鹿饮溪,同一个专业。
      
      察觉到她的视线,简清转过头看她。
      
      目光相接,鹿饮溪咬牙切齿冷哼一声,别过头,避开对视,望向客厅的落地窗。
      
      落地窗被黑色窗帘遮得严严实实,透不进半点光。
      
      偌大的客厅,宛如一个密不透风的囚笼。
      
      五分钟前,一巴掌扇出后,鹿饮溪终于想起“简清”这个名字为何耳熟。
      
      她在一本小说上看过。
      
      昨晚月朗星疏,皎洁的月轮旁,有两颗异常明亮的星星。
      
      新闻都报道说那是难得一见的天象,双星伴月——金星、木星、月球同时出现在夜空中。
      
      她搬了台电脑,坐在阳台外面,一边看月亮看星星,一边处理工作往来的邮件。
      
      电脑右下角时不时弹出一些广告,她一遍遍关闭,偏偏跳出一条怎么也关不掉的小说推广。
      
      无奈之下,点进去看了眼,发现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男主是胸外科医生,女主是娱乐圈演员,书名是《刀尖星光》。
      
      鹿饮溪是一名演员,也念过两年医科大学,医疗和娱乐圈都是她熟悉的领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发现书中有个女配和她同名同姓。
      
      同名同姓就算了,家庭出身、外貌爱好几乎都是照着她写的,还写她被一个女人包养。
      
      简直扯淡。
      
      鹿饮溪草草浏览几页,直接划拉到后面,发现前期清冷淡泊的金主,不知何时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反派。
      
      她连忙搜寻自己的结局,看见后期的“鹿饮溪”,三番两次出卖金主。金主一怒之下,把她囚禁在别墅。她忍无可忍,选择自.杀,最后被埋在了梅花树下当花肥。
      
      同名同姓实在太出戏,鹿饮溪跳着看完小说后,想关闭网页,连续点了好几遍鼠标都没反应。
      
      看上去像是网页卡了,她直接合上电脑盖,强制关机,洗澡睡觉。
      
      谁知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成了一只金丝雀,未来还会被这个清冷貌美的女人埋在梅花树下当花肥。
      
      鹿饮溪收回视线,双臂抱住膝盖,缩在沙发角落,红着眼眶,越想越绝望。
      
      简清顺着鹿饮溪的视线,也看了落地窗几秒。
      
      她单手收拾好药箱,将要放回原处时,看了眼鹿饮溪沾满血迹的手背,再次打开药箱,拿出一包无菌纱布和免洗手消毒凝胶,走到鹿饮溪面前,递给她。
      
      鹿饮溪转开头,不理会。
      
      好意不被接纳,简清没说什么,把东西放到茶几上,右手牵过鹿饮溪的左手。
      
      “你别碰我!”
      
      鹿饮溪下意识要挣脱开,却被拽紧不放。
      
      情急之下,她抓起简清受伤的左手,发狠用力一握,挤压伤口,试图刺痛她,让她松开自己。
      
      包扎好的掌心再度渗出鲜红的血液,手掌传来钻心的疼痛,简清一声不吭,依旧不放人,只是皱了皱眉头。
      
      鹿饮溪看见血,面色一白,停下挣扎,怔怔看着眼前人。
      
      这人感觉不到痛吗?
      
      简清见她安静下来,做了个深呼吸,随即拿起沾了消毒凝胶的纱布,替她擦拭手背上的血渍。
      
      鼻腔窜进一抹浓烈的酒精味。
      
      熟悉而久违的味道。
      
      鹿饮溪有些恍惚。
      
      半晌,有温热的触感覆上唇角。
      
      简清开始用沾温水的纱布擦拭她唇角的血渍。
      
      她的动作很轻,眼神专注而认真,像是在悉心擦拭一件精致的雕刻品。
      
      鹿饮溪回过神一般,按住她的手,红着眼眶说:“我自己来,你别欺负我。”
      
      简清动作一顿。
      
      她的左掌和脸颊都还疼得厉害……
      
      究竟是谁在欺负谁?
      
      到底没说什么,把干净的纱布递给鹿饮溪,简清走到落地窗边,将脏污的纱布丢进一个套了黄色垃圾袋的垃圾桶中。
      
      鹿饮溪擦拭完血渍,抬起手腕擦了擦眼泪,然后看着手中沾血的纱布,犹豫了几秒,也走过去,将纱布丢进那个垃圾桶。
      
      黄色垃圾袋一般用于装置医疗废物。
      
      简清站在落地窗边,点击墙上的电子屏幕。
      
      窗帘自动向两边散开,月光倾泻而入,满地皎洁。
      
      鹿饮溪抬头看了一眼。
      
      窗外月朗星稀,皎洁的月轮旁,只有两颗异常明亮的星星。
      
      又转过头,看右手边上的简清。
      
      简清安静地站在月色下,侧颜如玉,脊背挺直如松,气质冷冽如雪,漂亮得像个吸食日月精华的妖精。
      
      这人是不是高山之上的冰块修炼成精?
      
      冷冰冰的能冻死人。
      
      简清察觉到鹿饮溪的视线,转过头来,也看着她。
      
      相视无言。
      
      近距离看见那道鲜明红肿的巴掌印,鹿饮溪有些尴尬,避开对视,眺望窗外。
      
      窗外是花园,园中栽了许多梅树,朵朵红梅,胭脂一般,立于枝头,枝头栖着三两片薄雪,一红一白,交相映衬。
      
      花前月下,鹿饮溪无心欣赏,后退一步,准备离开,左手手腕却被毒蛇一般冰凉细腻的触感缠住。
      
      简清攥紧鹿饮溪的手腕,不放她走。
      
      手腕被牢牢扣住,鹿饮溪挣脱不开。
      
      她想起这人睚眦必报的性子,有些后怕,磕磕绊绊辩解:“简医生,我扇你耳光是不对,但是,我只是拿匕首自卫,你自己要抢的,我没打算主动伤你。而且,是你先侮辱我人格的……你、你还一言不合,剥我衣服……”
      
      简清缄默不语,堵在鹿饮溪身前,完好的右手扣住她左手手腕,压在落地窗玻璃上,垂眸冷冷淡淡打量她。
      
      “你、好好说话……别靠这么近……”鼻尖所嗅皆是女人身上独特的冷香,周遭空气似乎越发稀薄,鹿饮溪忍不住后退半步,后背紧贴在落地窗上。
      
      简清走近一步,墨色眼眸直勾勾看着她,仿佛要透过外在的躯壳,看清内里的灵魂。
      
      一退一进间,两人靠得更近,身体贴着身体,鼻尖抵着鼻尖,彼此气息交融、缠绕。
      
      月光照耀下,地上两团身影紧贴在一起,宛如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
      
      盯了片刻,简清稍稍别开头,红唇一张一合:“我记得你惯用右手,什么时候成了左利手?”
      
      温热的气息拂向耳廓,鹿饮溪心跳剧烈,不自觉绷紧了后背。
      
      这要怎么辩驳?
      
      她确实是左利手(左撇子),刚才很多动作都下意识使用了左手。
      
      可书中原来那个“鹿饮溪”不是。
      
      书中的“鹿饮溪”是以她为原型创造的人物,却不是全部的她。
      
      她想到电视剧里穿越后惯用的失忆借口,但无严重脑外伤、无心理因素刺激,在一个医生面前装突然失忆,无异于班门前弄斧。
      
      何况,失忆也不会让一个人突然从右利手变为左利手。
      
      “我一直都是……”手心急出了一层薄汗,鹿饮溪半真半假解释,“之前怕被你歧视,就假装正常。今晚第一次和你相处这么长时间,太紧张,忘了掩饰……”
      
      她打算赌一把。
      
      这个时间点,两人只见过几面,今晚是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
      
      就赌简清和她,不算熟络。
      
      “你右手用得很习惯,不是假装。”简清看着她,目光冷淡,“要说实话。”
      

  • 作者有话要说:  写主角左手被割伤,今天自己的左手就被开水烫了,接下来也只能单手敲字_(:з」∠)_
    *
    小剧场——
    鹿饮溪(红着眼眶):别欺负我,我害怕
    简清(挨了一耳光,手掌还在流血):……你不对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