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咔嚓一声,橘町枝又捏断了一双筷子。
      
      这双可怜的木质寿司筷,其中一根半挂在她指间,在一丝纤维的连接下摇摇欲坠;
      另一根被|干脆利落地腰斩,尖锐的一头直插下方的寿司米。剩下半截自由落体,在空中三百六十度回旋之后自由转体七百二十度,直奔坐在对面位置的白发帅哥。
      
      帅哥岿然不动。
      光叽一声,筷子在距离对方肩膀还有几厘米的时候,装了弹簧一样被反弹回来。
      
      橘町枝:“!”
      她一个乌龟缩壳,躲过直插自己鼻孔的筷尖。筷子擦着头顶飞向后方,最后是一声硬物笃进墙壁的闷响。
      
      橘町枝:“……”
      帅哥:“……”
      
      几秒的沉默之后,坐在对面位置上的某人发出了感慨的声音:“这家筷子质量不错,下次还是买这家吧。”
      
      橘町枝:“……”
      听起来是表扬?不过,对于一个在床上躺了三年的人来说,“醒来一周后竟能用木质筷子直接穿墙”,就像是《人猿泰山重归人类社会实况记录》之类的东西。
      
      听起来就不科学。
      不过,亲身经历死而复生之后,橘町枝原本科学的世界观,已经被原地洗成了渣滓。
      
      十天前的那个下午,原本昏睡中的少女,被窗外投落进来的阳光晃醒了。睁眼的瞬间,整个世界晕成万花筒一样斑斓的图景,几秒后缓缓组合成清晰的图像。
      她躺在陌生的床榻上,眼前是整洁的内室,空气中流动着清新剂的气味,以及门口举着电话、一只脚刚刚踩进门槛的人。
      
      橘町枝:“……”
      陌生人:“……”
      
      没有任何一句话,能形容初醒的少女当时的心情。
      毕竟,门口的人有点眼熟。
      
      高一的某个下午,橘町枝在学校里见过一次,也只有一次。除此之外,她男朋友的手机相册里,偶尔会出现对方的身影。
      叫什么来着,Satoru、悟?
      
      至于姓氏……好像是三条还是六条。
      没记住。
      
      橘町枝保持着半坐的姿势,和这个并不算陌生人的陌生人隔着墨镜对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她觉得,这会儿应该不是做梦。
      毕竟,梦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不远处站着男朋友的好兄弟,这个预设好像各种意义上的不对劲?
      
      如果不是做梦的话,她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念头浮现的同时,那边的白发青年挂断了电话,直直走了过来。
      
      “橘町枝小姐,”他站在床边,用一种酝酿已久的语气说,“你已经‘死’了三年。恭喜你,在今天成功复活了。”
      橘町枝:“……”
      
      橘町枝:“…………?”
      
      那个时候,自称“五条悟”的白发青年,毫无铺垫地宣告了她死而复生的消息。
      原本已经死去。却因为所谓“咒力”的影响,经过三年的自愈后复活。
      
      回想起那天的事,橘町枝发了几秒钟的呆。然后舔舔嘴角的奶油,把混在里面橙黄的鱼籽嚼碎了。
      盘子里的寿司还剩半块,插着只有半根的筷子。少女拿起来一口吞掉,然后起身说:“我先去洗碗。”
      
      所谓的“洗碗”,其实就是把碗放进洗碗机。然后听着机器咕噜咕噜一阵,结束之后,再把干干净净的餐具归置到它本来的地方。
      对于任何一个智商及格、四肢俱全的正常人来说,这都是和吃饭喝水一样普通的行为。
      
      正常人,大概吧。
      二十分钟后,橘町枝看着侧沿磕上碗橱围栏后,当场粉身碎骨的瓷盘:“五条君,真的不能考虑给我换成塑料的盘子吗?”
      
      五条君站在厨房门口,倚靠在桌子旁边。他穿着看不出牌子的皮鞋、剪裁良好的长裤、休闲款的衬衫,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墨镜。
      超过一米九的身高,使任何一个跟他对视的人,都要把脖子仰出一个夸张的角度。
      
      听到少女的问题,青年伸出一根手指,表情古井无波地摇了摇:“不能哦。”
      然后在她张嘴之前,堵住了所有的垂死挣扎:“金属筷子什么的,也、不、行。”
      
      衣食父母都这么说了,作为被饲养的罪魁祸首,难道还能跟对方科普一下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回收利用垃圾分类?
      
      于是橘町枝点点头,从角落拎出扫帚和簸箕。在清扫瓷器碎片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算了一笔账。
      ……总之,是个越来越庞大的数字呢。
      
      五条悟正在刷手机,视线通过墨镜的上沿,露出一片云絮般的苍蓝。刷到某个页面之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厨房里的橘町枝:“小枝,等会儿记得去复建室。”
      并不是商量,而是直接地告知。
      
      少女无所谓地点点头,继续专注扫地。
      反正复建什么的,也只是换了个更大的地方拆家……或者说,“控制自己新生的肉|体力量”。
      
      高一高二的时候,橘町枝曾经因为好奇,在男朋友的手机上看过几段“训练视频”。视频的主角大多是男朋友本人,对战他的同班同学、或者更高年级的学长学姐。
      出场次数最多的人叫五条悟,是她男朋友的同学、朋友,也是最默契的搭档。
      
      对于当时的橘町枝来说,只是个陌生人。
      
      这对搭档之间的交手,与其说是打架,或许更应该称之为“战斗”。至于普通人之间定义的打架,小到掐手臂扯头发故意伸腿绊人,大到单挑或者群殴的拳拳到肉……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
      
      原因很简单:面对一个随时可能碎掉的玻璃花瓶,只要不是心理变态,至少会抬脚绕过去。
      在十六岁之前,橘町枝的身体状况,可能还不如一个玻璃花瓶。
      
      因此,当了十六年柔弱的玻璃花瓶之后,突然变成能徒手抡压路机的大猩猩,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第一次被带到训(复)练(健)场(室)的时候,橘町枝看到了一望无垠的青青草地,以及旁边支棱着的金属架子。上面摆着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玩意儿,包括但不限于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甚至有一台散发着古董味道的抛石机。
      当时五条悟指了指金属架子,用高中下课前布置作业的语气说:“去吧小枝。以你现在的位置为起点,把那些东西用力丢到远处!”
      
      橘町枝:“……”
      她不由开始怀疑人生。
      
      但是,半个小时之后,最后那台抛石机也被成功丢了出去。它甚至飞过大半个草地,扎进了一个埋着石头的坑里。
      里面的原住石被硬生生挤飞,弹射出几十米后,轰隆撞碎了笼罩在场地边缘名为“帐”的东西。
      
      五条悟立刻鼓掌:“好耶,五十九分!”
      橘町枝:“……”
      橘町枝:“六、六十分制吗?”
      
      “你想什么呢,”五条悟用不赞同的语气说,“当然是一百分制。至于为什么是五十九分,因为你只考虑到把东西扔出去,没有考虑到它可能造成的破坏,以及如何通过提升自我控制能力避免这种破坏……”
      橘町枝:“……”
      
      味、味儿太重了吧,五条君!
      
      由于初次的尬评尬语,对于某人后来的一系列新操作,橘町枝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丢抛石机什么的,完全是easy模式。她相信继续下去,自己完全可以单手拎起一台压路机然后泷泽萝拉哒!
      
      “还有一件事。”五条悟突然说。
      “是?”橘町枝瞬间回神,并且严阵以待。
      
      白发帅哥抠了抠绷带,发出一阵沙沙声:“去复建室之前……对了,你是甜党还是咸党?”
      橘町枝:“…………?”

  • 作者有话要说:  【欧欧西小剧场】
    亲友:我比较在意那个抛石机
    亲友:你为什么不放个挖掘机在那里呢
    我:哈哈哈哈哈哈草
    亲友:比如女主拿了个挖掘机扔出去,五条:?
    我:那我改成挖掘机(小型)
    亲友:可以,单人型号
    亲友:没有男孩子可以拒绝挖掘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