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队长 ...

  •   许烬和言栩没什么交集,可职业球员私下里能谈些什么?无外乎是俱乐部或是国家队的事宜。
      
      许烬虽然从小在西班牙青训,但从未改过国籍,每到国际比赛日都会回中国参加集训。
      言栩一年前接任国家队队长袖标,如果是因为国家队的事情来找他再合理不过。
      
      两人的脚步声响起在楼道间,尽管许烬想要无视,却架不住落后自己半步的人不断在制造噪音。
      
      “……”
      “你平时假期会回国吗?有没有兄弟姐妹什么的?我记得你是出生在安城的,那里……”
      
      “会回国。我弟弟妹妹今年都七岁,加起来也没你聒噪。”
      许烬停下脚步,转过身去看言栩,脸上写着明显的不耐烦,语调也冷下来:“你还想问什么?需不需要我给你背一遍家谱?”
      
      “如果你想背的话?”
      言栩摘掉了口罩和帽子,许烬回头时正好在整理他那头乱发,桃花眼上扬,看向许烬,“身为队长,我认为我需要对自己的队友有更多了解。”
      
      “…我还在U21。”
      许烬看他把头发越理越乱,没忍住伸手碰了下,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装作若无其事得收回手。
      
      “你没收到邮件吗?”
      言栩终究放弃了自己那头金发,随意往后理了理,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下午让教练给你发邮件了,你没查?”
      
      现在谁还用邮件传递信息。
      许烬盯着言栩看了几秒,终究是败下阵来,接腔道:“什么邮件?”
      
      “国家队的招募书。”言栩耸肩,走上两级楼梯和许烬平视,偏了偏脑袋:“我们去你房间聊?”
      
      楼道间的确不是个谈话的好场合,即便在异国他乡也不排除会被有心人探听到。许烬对他的提议没什么意见,但还是对言栩提出要求:“你安静点,别跟八百年没和人说过话一样。”
      
      “那倒没这么夸张。”
      言栩打了个哈欠,自来熟的将胳膊搭在许烬肩上,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在许烬脖颈上:“不过米兰那个地方的确中国人蛮少的,见到你就特别有说话的欲望。”
      
      “……”
      “你知道么?”
      许烬捏住言栩的手腕,指尖用了点力将他胳膊拽开,语气诚恳:“我一看到你就特别有揍人的欲望。”
      
      -
      
      “你房间的座机在哪?”
      
      许烬心不在焉的点了点电视柜上方,抱着自己的电脑去沙发上坐查看邮件详情。
      
      “什么叫自选号码?国家队的球衣号码还能自己选?”
      明明每个字他都认识,可和在一起又实在无法理解——许烬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远离中国时间长了,以至于中文都不太好。
      
      “现在空出来两个号码,都挺适合你的。”
      言栩给自己倒了杯水,靠在柜子上将电话挂断,“看你自己想要哪个。”
      
      “这上面都没说选项。”
      许烬瞥了眼言栩,有些怀疑:“这邮件真是教练本人发的?”
      
      言栩理直气壮:“当然是他发的,我还能盗了他的账号给你发吗?”
      许烬不置可否,下意识往沙发里缩了缩:“所以空出了什么号码?”
      
      “7号和14号。”
      言栩端起水杯,摆出一副要和许烬促膝长谈的模样:“教练的意思是建议你选14号,身为边锋拿这个号码压力轻一些。而且14也不算什么乱七八糟的数字,还是有不少球员以这个号码成名的,比如巴萨的…”
      
      “我选7号。”
      许烬打断言栩的话,像是早已想好一样:“没问题吧?”
      
      7号是国家队前任队长路珩留下的号码,在去年亚洲杯结束后就一直空着。
      
      言栩知道自己应该拒绝许烬的。
      不是每个年少有为的球员都能承受住这个号码的压力,7号意味着球队主力,意味着往后十几年都要付出的全力以赴。
      甚至也很有可能意味着他现在臂上队长袖标的传承。
      
      但鬼使神差的,言栩点了点头,“当然没问题,我看过你之前的资料,你在梯队和卡斯蒂利亚一直都是7号,国家队选择7号也适合。”
      
      梯队的7号和成年国家队的7号岂可同日而语,言栩却将这番话说得再自然不过,“九月国际比赛日前会给你开发布会,还剩下最后几场世预赛,到时候看你表现。”
      
      许烬因为他的这番话皱起眉,“世预赛?”
      
      国足对世界杯的向往简直要追溯到几十年前。可或许是命运弄人,即使有着言栩的横空出世,两年前的世界杯决赛圈依旧没有中国队的身影。
      言栩在世预赛后期突然遭遇的车祸的确是一部分因素,但在出线形势大好的情况下仍旧遭遇接连败北,也侧面说明了这支球队是有多么依靠自家10号。
      这届世预赛已经到了中后期阶段,按照许烬的想法,不管是教练组还是球队都应该稳妥行事,而不是贸然换上新人。
      
      “看你表现。”
      言栩吹了声口哨,似笑非笑:“你不会以为我们还会崩盘吧?”
      
      许烬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小了,除非眼前的人再一次遭受不可抗拒的伤病,否则出线简直是板上钉钉。
      更别提这届世界杯组委会通过了扩军的方案,亚洲区有足足八个决赛圈名额。在这种情况下若还无法出线,许烬觉得国足可以就地解散了。
      
      “理论上不会。”
      
      言栩将杯子放在旁边,靠坐在后面的柜子上,语气轻松:“放心吧,随便你浪射,哥哥总能带你飞。”
      
      “……”
      “还有事吗?”
      许烬合上笔记本电脑,语气平淡无波澜,指了指门口,下了逐客令:“你可以回自己房间了。”
      
      一言不合就赶人是什么习惯。
      言栩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戳到了许烬的敏感处,他出道整整七年,讨厌他的人不是没有,但许烬是第一个当着他面把这种想法摆在脸上的人。
      “本来没事,但我现在改主意了。”
      
      许烬抬眼看他,没急着接腔。
      
      “你才刚过十九吧。”
      言栩回想了下自己先前看到的资料,啧了声,“小孩子脾气这么大不好,容易吃亏。”
      
      “……”
      如果对方十八岁时没有在记者面前发表过“所有对手都不如他”蕾丝言论,许烬觉得言栩此刻的神情的确能够糊弄到自己。
      
      “毕竟后面你也要叫我一声队长,有些道理我觉得我还是得教教你。”
      言栩说完这句话,再次拿起水杯,仰头喝尽后开口:“我能理解你这个年纪总有些叛逆的想法,总觉得很多事情都在自己掌控之中,但实际上…”
      
      我看你是想当我爹。
      出于和自己未来队长的表面情谊,许烬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撑着下巴靠坐在沙发上,盯着言栩不做任何反应。
      
      “…当然,适当的底气还是需要的。尤其面对记者时,不管他们说什么都要摆出一副有信心的样子,即使身处弱势也不能让…”
      门铃在这时响起,硬生生打断了言栩的长篇大论。
      
      如果抛开论坛里言栩那些数不尽的经典语录合集,许烬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信了他的邪。
      “你做了什么?”
      
      “订晚餐啊,你不饿吗?”
      
      许烬有些头疼,阻止了言栩要去开门的动作,将他摁坐回电视柜上,“隔壁和对面都是我队友,你别去拿。”
      言栩冷不丁被许烬碰到,少年的掌心干燥温热,透过单薄的T恤带着明显的触感。
      他难得安静了一瞬。
      
      许烬黑着脸看工作人员将餐桌推进房间,没有注意到言栩先前异样的安静:“你到底点了些什么?”
      
      “烟熏三文鱼,法式培根野菌……”
      
      “闭嘴。”
      许烬撕破那层苍白无力的未来队友情谊,面色冷下来:“我不想听菜单。”
      
      “那好吧。”
      言栩耸肩,将自己那些奇怪的念头抛在脑后,“他们家牛排做的很不错,是从日本空运过来的,我特意点了两份。还有餐后甜品,如果你不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两份都吃了吗?”
      
      “……”
      许烬盯着工作人员往房间内摆放花篮和蜡烛的动作,语气凉凉,“你确定点的不是什么情侣烛光套餐吗?”
      
      言栩没绷住,桃花眼笑成月牙状,用英文和工作人员说:“不需要这些装饰,你们可以走了。”
      
      如果可以,许烬希望这两位工作人员走的时候能顺便把言栩和这车食物一起带走。
      但这到底是记在他账上的食物,许烬在短暂的自闭后还是在餐桌对面坐下,看着言栩一边介绍食物一边殷勤地将盘子摆上桌,突然没忍住,开口问他:“你在家也这样吗?”
      
      言栩将黄油摆到许烬面前,好奇的眨眼,“什么?”
      
      “没什么。”
      许烬觉得自己有些魔怔,揉了揉眉心没再说话。言栩将自己私生活保护的很好,除去名声比他还大的超模母亲,媒体对他的原生家庭一无所知。
      至于女友绯闻这些,许烬觉得自己还没蠢到会相信意大利厕纸报每周自相矛盾的报道。
      
      “看情况吧。”
      言栩想了想,出乎意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很多时候家里都没人。但到了假期时会聚在一起,如果我母亲在,大概就是我和哥哥轮流服务。”
      
      “你还有个哥哥?”
      许烬对言栩母亲略有耳闻,但却从未听说过他还有个哥哥。
      
      “不和我们住一起,所以记者没探听出来。”
      言栩将盘子摆上餐桌,看到许烬明显好奇却又克制的眼神,语气带了几分笑意:“这么想知道?”
      
      “不想。”
      许烬收回自己的眼神,划开手机屏幕浏览社交软件上收到的信息,语气又恢复一贯的冷淡:“我没事知道这些做什么。”
      
      言栩将沙拉挪到桌子中央,顺口道:“身为队员,不该对自己的队长保持有一定的好奇探索心吗?”
      
      “你对每个队友都这样吗?”
      许烬没在微信上看到什么值得回复的消息,关上应用抬头看向言栩,“这么喜欢孔雀开屏?”
      

  • 作者有话要说:  孔雀开屏=求偶行为
    烬哥很懂啊(>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