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因为离开生日会的时间早,时清柠回到家时也才刚到七点。
      
      从苏醒后到现在其实也只有大半天时间,对时清柠来说却已经相当漫长。
      不提记忆的压力,这具身体今天也才刚出院而已。
      
      在外时尚不觉,回到温暖舒适的环境里,时清柠立时感觉到了涌上来的疲惫。
      这种疲惫对他来说也很新鲜,居然可以不带痛苦,只是单纯而舒适地催人入睡。
      
      时清柠会清楚地意识到这离奇经历并不是自己在做梦,正是因为他在梦里也不会这么轻松。
      
      时夫人和时先生都不在,家里只有安保人员和一个负责做饭的中年阿姨。
      时清柠到家时正好撞见她,阿姨脸上露出明显的欣喜神色,待要上前时却忽然顿了一下,突兀地停在了那里。
      
      最后她转身去餐厅端了一杯蜂蜜水,才走过来轻轻把杯子放到人面前。
      
      蜂蜜水是现冲的,散发着袅袅水汽和淡淡甜香,上面还漂了片新鲜的薄荷叶。
      一眼就能感受到准备得有多用心。
      
      可是阿姨的动作却小心翼翼,像是生怕会惹人不高兴一般,甚至连多待一会儿都不敢。
      她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听见了一声。
      “谢谢。”
      
      阿姨惊讶转头,就见男孩正抬脸望着她,面色略显苍白,眼睛乖圆又漂亮。
      阿姨愣了好半晌才回神,匆忙松开搓.着衣摆的手,在腿侧蹭了两下,连声道:“哎、哎,没事,没事。”
      
      她本想笑一下,眼睛却不知为什么红了,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出院就好……太好了。”
      
      男孩说:“我有个药……”
      
      “已经煎好了,煎好了,”阿姨忙道,“我现在就去端过来!”
      
      阿姨匆匆去了厨房,客厅只剩时清柠。
      他忍不住摸了摸鼻尖。
      小少爷之前和家里闹得这么僵么?
      
      时清柠起身跟了过去,没再麻烦阿姨,直接去厨房喝药,又把阿姨吓了一跳。
      药汤煎得很好,涩味腥味被消去了大半,时清柠喝完,阿姨才放下心来,被保.镖送到门口离开了。
      
      时清柠漱完口出来时,还看见另一个黑西装保.镖刚把电话放下。
      
      被小少爷撞见,保.镖似是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道。
      “电话是夫人打来的,她还在工作,知道二少回来就放心了。”
      
      他还说。
      “夫人怕二少知道打电话会烦,所以叮嘱了说别告诉您。”
      
      “……”
      时清柠又想摸鼻子了。
      
      其实倒也不难理解,先心是一种非常耗神耗力的疾病,旁人听一听都要为它的烦琐咋舌,何况是亲身体会。
      任谁十多年不能跑不能跳只能被关在温室里徒然羡慕着窗外,情绪都很难一直保持积极状态。
      而且小少爷还被时家捧在手心里,百般呵护疼爱着,难免会有些娇气。
      
      但从时妈妈和阿姨她们真心的欣喜和疼爱来看,小少爷也绝不是本性恶劣之人。
      
      算了,时清柠想,这也不是一日之功,慢慢来吧。
      
      家里没什么人,正好方便时清柠探索。他今天从眼熟的人身上得到不少信息,因此也准备观察一下熟悉的环境,想从日常的生活痕迹中寻找一些端倪。
      可惜天不遂人愿,时清柠听保.镖介绍完才发现,这里并不是小少爷之前住的地方。
      
      为了让出院的小少爷得到最好的疗养,时家举家搬到了这个空气极好、环境清幽的别墅区。这儿所有住户都是独栋别墅,每个邻居之间相隔足有一二公里。
      最夸张的是,时家的别墅后面居然还有一个人工湖。
      
      时家的三层别墅里足有几十个房间,复健室、疗养室之类一应俱全,全是按照医用专业标准来建。时小少爷的卧室也是全新装潢过的,内里舒适至极。
      可惜一处让时清柠觉得眼熟的地方都没有。
      
      最后时清柠索性回到了客厅。
      他没找到记忆,但找到了无火香薰。
      香薰是专门给小少爷准备的,先心病人能用的香薰种类很少。即使小少爷现在已经做完手术,时家依旧很小心。
      不过很幸.运,时清柠翻了几瓶后,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薄荷味。
      
      他选了一瓶鲜薄荷,澄澈的香薰精油滴在水晶杯中的冷绿色扩香石中,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香味弥漫开来。
      鲜薄荷不愧于它的名字,散开的香气就像是捏碎的鲜薄荷叶,清新扑鼻。
      
      时清柠不由想起了今天见过的那双冷绿色眼睛。
      
      柏夜息的眼睛并不是金发碧眼的明亮翠绿,而是一种靠近之后才会察觉的暗色,更像是月光照耀下的绿松石,冷暗而绝美。
      小说里似乎没提过主角是混血,他的相貌也是东方面孔,只是轮廓相当立体,眉骨高.挺,在旁人看起来更显得孤傲,难以接近。
      
      听闻土生土长的东方人也会有天生的暗绿色眼睛,只是极为罕见,几万人里挑一。
      柏夜息可能就属于这种。
      时清柠想。
      这大概就是主角吧。
      
      可惜发生在主角身上的剧情实在太让人心塞。
      
      时清柠盘算了一下,照柏夜息的年纪来看,小说的剧情应该还没有开始,自己还来得及把人拉回正轨。
      第一步要从收养柏夜息的人家入手,时清柠记得,第一个喜欢柏夜息的人就是那户人家的儿子……
      
      他正想着,门外忽然传来了开.锁声。
      时清柠抬头。
      无边夜色里,一个身穿深灰色长风衣,配着同色高定西装的冷峻年轻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室外天冷,一开门就会有风吹进来,但再冷冽的风也比不过来人周.身寒意的半分,男人一走进来,原本恒定的室温都像是降低了几度。
      客厅里的几个保.镖立时正色,齐齐恭声行礼:“大少。”
      气氛一时格外凝重。
      
      时清柠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位的身份。
      他也跟着叫了一声:“哥。”
      
      时清柠有些疑惑,醒来后他搜过时家的资料,新闻上不是说时大少正在外地参加会谈吗?
      保.镖也说过今天时家人都忙。以时家的财富地位,这种忙碌这并不稀奇。
      怎么现在……
      
      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时清柠身上。
      
      时弈看了人一眼,未置一词。
      他比时清柠高出许多,视线扫过来时,便天然带了几分冷漠的居高临下。
      
      跟在时弈身后的瘦高男子关好门,转头对时清柠道:“二少,听说您执意要出院去酒吧,夫人担心您的身体,就把时总提前叫了回来。”
      
      时清柠:“……”
      他看了看瘦高男子拉着的行李,估计这个提前……可能还是改签机票才回来的。
      
      时夫人有个会议没走开,但时清柠猜她大概率是怕被小儿子嫌烦才没有直接回来。
      于是就让大儿子跑了一趟。
      
      时弈比时清柠大七岁,和天生病弱的弟弟不同,时大少身强体健,少有病灾。
      只是他性格冷漠,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容不知吓退过多少爱慕者,以至于明明是如此出众的长相,却让人根本不敢多看,生怕冒犯。
      
      如今时弈已经接手了时家的部分产业,他的行.事风格一以贯之,对自己严格,对外人更强势。
      平日里时大少工作异常忙碌,日夜连轴转都是常事。
      时清柠在新闻里看到过他的行程,那已经不是996能够形容的了。
      
      而现在,这位大名鼎鼎的工作狂,却被提前从工作中叫了回来。
      照看他弟弟。
      
      瘦高男子用着敬语,声音却没有多少温度:“请问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需不需要回医院?”
      
      时清柠知道大哥有多忙,所以也差不多清楚自己在对方助理心中的形象。
      他摇摇头:“不用。”
      
      时弈从他面前走过,坐在了客厅沙发上,面无表情地交叠起两条长.腿。
      
      新闻里没提过多少时大少的私生活,估计实在是乏善可陈,缺少素材。
      不过在小道八卦里有些传闻,说时大少这么拼命工作就是因为不想回家,不满父母只偏爱病弱的弟弟。
      时小少爷病房的探视记录里也没出现过几次时弈的名字,兄弟俩的感情看起来相当淡薄。
      
      眼下这情况,时大少冰封的沉默下还不知道藏着多大的怒火,时清柠还有事,不打算再惹对方,只说。
      “我没事,刚刚妈妈已经打过电话了。”
      他抱着香薰杯站起身:“你出差回来好好休息,哥。”
      
      瘦高助理暗嗤一声。
      现在知道装老实了。
      早干什么去了?
      
      他正准备径直将行李搬上楼,却发现沙发上的时弈并没有起身。
      
      时弈撩起眼皮看了时清柠一眼。
      “过来。”
      
      助理一愣。
      大少怎么不走?
      
      时清柠也没料到对方这个反应。
      不过他还是走了过去。
      
      时弈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没过几秒钟,一个黑西装敲门走了进来。
      他明显也是个保.镖,但不是今天跟着时清柠的那几位。
      
      黑西装拿着一台电脑,他打开了客厅电视,将电脑里的视频投到了巨大的液晶屏上。
      喧闹的声音传来,视频里出现的人,正是简任。
      
      只不过视频拍的不是今天,而是之前不知什么时候的隐藏拍摄,简任和他朋友都没发现镜头,还在肆意聊天,和路过的女生搭讪。
      没多久简任就约到了一个女生,大庭广众之下和人热吻了起来。
      那群朋友还在吹口哨叫好,起哄着让简任多来点。
      视频不止一段,有的是直接画面,有的是聊天交谈,总之全是简任的风流史,堪称又渣又滥。
      
      显然,时大少做了相当详细的调查。
      为了让弟弟彻底死心。
      
      时清柠乖乖低头,抱着怀里的薄荷杯,说:“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以后不会再有瓜葛。”
      
      时弈扫了人一眼,仍是那种让人猜不透的冷淡表情,看起来有些高深莫测。
      他朝黑西装做了个手势,黑西装随即换了一个视频。
      
      和之前不同,这个视频是从高处固定角度远远拍的,看起来不像拍摄,倒更像是不知从哪里调来的监控。
      视频里还是简任和他的那群小弟,他们正聚在一家咖啡店外的露天卡座,对过往行人品头论足。
      “刚刚过去那个妞长得不错啊。”
      “不错个屁,胸平得都硌手。”
      
      “哎你们看那个走过来的马尾,看腿,真够长。”
      “确实挺长……我靠,你什么眼神,那是个男的!”
      “怎么可能,男的留马尾啊……我.日,还真是个男的,操!”
      “哈哈哈就说你瞎,你小心点,咱简哥最讨厌长头发男的。”
      
      一众人纷纷看向简任,男人果然皱眉,露出一个毫不掩饰的厌恶表情。
      “傻.逼。”
      “人在哪儿?”他抬了抬下巴,“去,找地方把那傻.逼拉走揍一顿。”
      
      小弟们纷纷应声,起身到一半却又停下了。
      “唉,人呢?”
      “没看到……是不是拐哪儿去了?”
      
      最后他们没再寻到那个马尾男的身影,只好作罢。
      人没打到,他们还不忘嘴损。
      “就是变.态吧,正常男的谁留长头发。”
      “留的都是同性恋吧哈哈哈哈,恨不能自己是女的。”
      “这种人出来都污染市容……”
      
      他们聊得正嗨,忽然有人注意到了什么,惹得众人纷纷朝一个方向看去。
      “哎那个,不是追简哥的那谁吗?”
      “那小同性恋?”
      
      几人发出吃吃的低笑声。看简任也没怎么在意,便继续议论。
      “那小少爷是出来找简哥的?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太久没见到简哥了吧,啧啧,这痴情的小模样。”
      “要不和他玩玩?”
      
      监控能拍到的画面有限,视频里并没有出现时小少爷的身影,只还是他们几个人在口嗨。
      因为刚刚没堵到马尾男,他们手痒,就把心思转移到了小少爷身上。
      
      “那边不是有个水池吗,要不,咱把人弄水池里去……”
      “瞧他那模样,不会当场哭出来吧?”
      “哭就哭呗,等会儿再让简哥来个英雄救美!”
      “绝了哈哈哈!刺.激!那还不得当场以身相许啊?”
      “简哥觉得怎么样?”
      
      简任懒懒地抬起视线,眯了眯眼,说。
      “别太快把他放上来。”
      
      众人嬉笑:“高还是简少高!”
      “得嘞!”
      “走走走!”
      
      视频里的人们嘻嘻哈哈,屏幕外的客厅一片寂静。
      
      时清柠看着电视,若有所思。
      看右上角的监控时间,这应当就是小少爷昏倒前的那次意外?
      
      简任有多傻.逼,时清柠已经基本有数了。不过他还有另一件事相当在意。
      原本以为简任今晚在酒吧欺负主角只是因为丢了面子,现在看来,却是简任对长发男生早有偏见?
      那他今晚这次……
      
      时清柠正想着,视频戛然而止,所有声响瞬间消失,客厅陷入更加僵硬的沉寂。
      时清柠后知后觉地抬头,发现时弈正看着自己,仍是之前那种难以揣测的高深神情。
      
      ……原来这是看废物弟弟的眼神吗?
      时清柠摸了摸鼻子,正想开口,屋外忽然又传来敲门声。
      
      进来的是孙.明,他神色匆匆,似是急于要汇报什么:“二少……”
      顿了一下,他才看到沙发上的另一个人:“大少。”
      
      时弈抬眼,俊美的侧脸冷若冰霜,他言简意赅。
      “说。”
      
      孙.明略一迟疑,还是道:“我去送二少今晚认识的一个人回去,但他自己离开了,没有上车。”
      
      柏夜息自己回去了?
      时清柠皱眉,那种不祥的预感更明显了。
      
      简任之前对长发男生那么厌恶,连无辜的路人都想上去揍一顿,他这次真的会轻易放过柏夜息吗?
      况且这部小说的剧情本就针对主角。
      在柏夜息身上会发生什么恶劣事件都不算稀奇。
      
      时清柠心生不妙,放下薄荷杯,问:“他去哪了?”
      
      孙.明摇头:“我追上过他,又被甩掉了,不知他去了哪里。”
      他顿了顿,道:“不过那几个负责堵简任的兄弟说,简任离开酒吧后忽然拐去了一个和住处相反的方向……”
      
      “简任的位置有吗?”时清柠起身,说,“薄荷可能有危险,我去看看他。”
      
      “二少。”一旁的瘦高助理皱眉,“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
      他不悦道:“时总刚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赶回来,为了早回来还推了许多事务,等待之后在线上处理。现在一出去又要耽误他许多宝贵时间,你不能为时总想想吗?”
      
      时清柠歪了歪头,有些不解:“我自己去就可以。”
      他对时弈说:“哥哥在家好好休息。”
      
      “你自己——”助理的话没说完,就被一个冷淡的声音打断了。
      
      “你真的要去?”时弈问。
      
      时清柠点头。
      “今天我在酒吧和简任划清了关系,简任因为迁怒才会拿那个男生撒气。”
      怕时大少误会弟弟还想去找简任,时清柠尽力做了解释。
      “现在简任可能会动手,我有责任去看看他。”
      
      但老实说,时清柠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动这个看起来有些过于冷硬的大哥。
      
      助理心中冷笑。
      说什么好听的,不就还是死心不改想去找那个狗男人么?
      枉费了大少花那么多工夫调查那些视频。
      
      助理知道时弈的性格,正等着看时清柠被呵斥,却不料忽然听见时弈说。
      “去开车。”
      
      一旁黑西装应声离开,助理愣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时大少已经起身朝门口走去。
      还回头看了要跟上来的时清柠一眼,略有不悦。
      “穿外套。”
      
      后一句是对保.镖说的。
      “两件。”
      
      于是时小少爷又被裹得严严实实,才得以出门。
      
      两人一同上车,去追简任的保.镖也终于找到了简任现在的位置,在地址指引下,没多久,他们就开到了那处偏僻的街道。
      附近灯光昏暗,车灯能照亮的地方有限,只看到街角的确有几个人影,四周还有明显的呻.吟和打斗声。
      
      时清柠听到声音,不由一惊。
      车门打开,他下车就想去那边找人。
      但还没走几步,时清柠就衣领一紧,直接被一把拎了回去。
      
      时清柠回头,就看见了面色相当不善的时弈,他没有看时清柠,只朝保.镖示意了一下。
      几个保.镖过去迅速清了场,时清柠也终于看到了柏夜息的身影。
      
      万幸,他是还站着的几人之一,并没有失去意识。
      
      光线不明,有个保.镖靠近柏夜息时也受到了攻击,直到时清柠的声音响起。
      “薄荷!”
      
      时清柠跑过去,就见对方单手撑膝,垂头低喘着,随意束拢的长发已经有些微乱,浅色的上衣也沾了尘土脏痕。
      “你还好吗?”时清柠忙扶住他。
      
      被他扶住的人身体一僵,停了半拍才抬起头来。
      男生脸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明显伤痕,时清柠稍稍松了口气,却见对方又撇开了视线。
      
      似是不习惯这种被关心的感觉,柏夜息喉结微动,半晌后才道。
      “……我没事。”
      
      他胸口起伏着,额角有汗,这么说的时候,更让人觉得心疼。
      
      时清柠扫了一眼就发现周围躺了至少十几个人,不算保.镖处理的几个,人数也足以让人揪心。
      
      “是不是简任来堵的你?”
      时清柠吸了口气。
      “算了,等下再说,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他这话刚说出口,就见面前男生看了看他,然后伸过了手来。
      
      时清柠一怔:“怎么了?”
      
      柏夜息依旧没什么表情,把手伸出来给人看。
      修长的手指舒展伸直,毫无遗漏地展示出来。骨相完美的双手并未有红肿和伤痕,在月光的晕染之下,更显出一种冷玉般的白。
      
      男生垂着眼睛,声线清冷。
      “手,没事。”
      
      被你看中的手,没有受伤。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双手不会让你受伤。
    无论床下床……(堵嘴
    老板,饿饿,留言QAQ
    不好意思算错了榜单时间了,周三停更一天,我们周四上午七点见~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文啊啊啊 2个;lcan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文啊啊啊 2个;42560845、就爱芝士排骨汤、茶茶、夜听、仙酥酥、江百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辞辞 30瓶;元气少女郭德纲 28瓶;买启蒙、木木马se 20瓶;既墨镜瑜 15瓶;都给劳资亲、我也很绝望呀、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别期待.、九君 10瓶;48035396、Rainbow 6瓶;夏梓安、绛研不是酱盐、嗒嗒哒哒、松烟竹雾 5瓶;么西么哒 3瓶;sunny89 2瓶;柳柒、a□□on、长羿、季白十九、涞迩、殷馨雅、寒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