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你还好吗?”她把光往坡下照,想了想没喊他的名字。
      
      “嗯,还好。”他的声音从披着光的细细雨滴那边传来。
      
      “把你的外套扔一件上来给我。”江影边说边脱下自己的外套。
      
      之前扶着走的那棵树在路右侧,离左侧的坡沿有些距离。她转过头去看树和石头的位置,石头区域很滑,拿两件衣服绑在一起,绕过树抓着,她会站的稳一些。
      
      江影看好了位置,回过头来。冲着他的方向伸出手接衣服。
      
      “来。”
      
      “我拉你上来。”
      
      接过卓诚扔上来的衣服,江影将它和自己的衣服袖子绑了一个死结当做绳子。
      
      她拿着绑好的衣服绕过树打结,一手抓着衣服的袖口那端,试着抻直,身子往坡外探。她没把重心全部往外压,先用了一部分力试试用衣服做的绳子稳不稳当。暂时没什么问题,她慢慢往外侧探,另一只手伸长了拿着手机往下照。
      
      坡下卓诚已经转过身来面对着坡,做好了准备,正在向她的方向看来。从一束光里的雨滴与植物的缝隙里,他的脸看不真切。
      
      但具体的位置和坡面的情况江影基本上已经看清。坡面上的植物虽然密集,但仔细看能看到部分露出土外的根,虽然不大,但用脚踩着借力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能够到我的手吗?”江影看着和她还有一段距离的卓诚,示意他伸手。
      
      卓诚尽力向上挪了一些,试着伸手去够声音和光的来源。但除了滴答落下的雨,和照在手上的光,他什么也没有够到。
      
      “等一下。”江影意识到了他们之间距离过远,对着卓诚的方向说。
      
      她从坡上稍向下移,一只脚斜踩在坡面。这样可以再往下一段距离。她想。
      
      不过绑在树上的衣服长度已经到了极限,她用手抓着的衣服被拉的笔直。另一只手往下够去试距离,她看着自己的手,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得拿手机照着光,放在地上根本不行,哪儿都照不到。而她的另一只手必须抓着衣服绳索保证自己不掉下去。那她哪来的另一只手来拉人家?
      
      雨还在细细得一直下,江影脑子好像也被雨幕蒙住了。这叫什么事?她又着急又哭笑不得,一直使力的手和那一侧肩膀也有些僵,她站回路沿,松了扯着衣服绳索的手,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脖子。脑后扎着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扫在背上。
      
      她急中生智,摘掉了自己的发绳。
      
      “马上,等我一下。”她冲坡下说。
      
      她用发绳在胳膊上绑了两圈,把手机卡在胳膊和发绳的空隙之间。她庆幸这根发绳很新,弹性足,能把手机固定住。
      
      她把手机背面的手电冲着前方,试着看了看光线。效果很好,手机稳当不晃,而且光线和自己的视线方向一致。
      
      呼了一口顺畅的气,她重新踩在刚试过的,能伸手到最远处的地方。
      
      “你试着用没受伤的脚再往上踩一点好吗,我又往你那边伸了一些。”江影对着坡下说。
      
      还没听到回应,就听到“嘭”的一声,一条带子出现在手前的坡面上。她下意识的一把抓住,摸到了帆布的材质。
      
      凑近了点看,发现是一条双肩背包的肩带,被调节到了最长。她往上拽拽,果然看到了背包。应该是卓诚抓着另一条一把甩上来的。
      
      “包里东西都取出来了,没什么重量。我抓着肩带。你那边能抓到吗?”卓诚的声音响起。
      
      “可以。”江影抓着肩带回答。“我先试着往上拉一下。”
      
      她的力气有限,何况只能用一只手。她准备先试试,不行就用肩带在手上缠两圈再拼命拉。
      
      没想到她试着拉了一下,包就随着她拉着的肩带开始向上移动了。要不是她能明显感受到包那边的力,她几乎要以为卓诚没拉住了。
      
      正想着,一声闷哼从下方传来。
      
      “你没事吧。”江影边向上拉肩带边询问。
      
      “没事,刚没注意,左脚也使力了。”卓诚说。
      
      她才意识到,他可能是在她拉的时候也在自己往上爬。怪不得她刚才没有用尽全力也有效果。
      
      只是这样可能会加重脚伤。想到这里,她又加了把劲,拼命往上拉。这样持续了没多久,她的手和胳膊逐渐力竭。尽管他在坡下已经尽力自己往上挪了,但那毕竟是一个成年人的重量。
      
      她快要脱力了,咬牙坚持的越来越慌。正要开口想说要不要停一下,她缓一会儿马上继续。就看见背包动了动,一只手缠了几圈肩带抓上了包。
      
      “卓……”江影愣了愣,没说出什么来。手腕转了两圈,也用力缠着肩带抓住了包,使劲往上拉。
      胳膊和手一直在抖,江影还在坚持。顺着光看过去,卓诚比刚才离得近了些,抬起头向江影的方向看过来。
      
      江影这时算是今天第一次看清他的脸。和身份证上的照片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好看一些。只是脸上满是水珠,不知道是雨滴还是汗。几绺被淋湿的发垂在额前,然后是眉毛。他皱着眉,艰难的配合她拉的力气往上挪。
      
      “你另一只手能抓到我手腕吗?你试试。”江影忍不住开口。
      
      卓诚听到她的话,自己微微的向上踩了一些。另一只手努力向上够,堪堪抓住她的手腕。大概是刚才他一手抓着包,另一只手抓着坡面上的东西借力,手上有些泥污,刚抓到的时候有些滑。
      
      “谢谢。”江影听到他小声说。
      
      “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能上来了。”江影冲着他鼓励的笑了笑,被抓住的手松开包,也抓住他的手腕,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拉扯。
      
      她整个手臂已经完全麻了,固定手机的发绳勒在胳膊上,刚才还有些不适,现在也已经毫无知觉了。江影恍惚觉得自己要被扯成两半,已经是在用意念在把他往上拉了。
      
      不过卓诚用两个手抓着的效果明显更好,他向上移动的速度加快。江影也逐渐往后退,拉着衣服绳子的那只手也缠了几圈衣服缩短距离。最后几乎是调动全身能使力的地方在往回拉,手脚并用的闷头使力。
      
      卓诚顺着江影的力,同时自己踩着坡面参差露出的根茎,很快到了坡沿的地方。他腾出一只手,扒在坡沿的石头上,另一只手顺着江影的力往上。到手臂可以撑在石头上的高度后,用手臂撑起自己,未受伤的脚踩上石头再向上一蹬后,整个人终于从坡下上来,到了之前滑倒自己的石头上。
      
      江影闷头使力了一阵,一股力随着惯性迎面向她砸来。卓诚上来后还没来得及站住,就顺着江影的那股力向前冲,连带着江影一起扑在了路内侧的树上。
      
      她背抵在树上,胳膊和肩膀没什么知觉。背磕了一下正疼,刚最后往上拉的时候是半蹲的状态,这会儿正摔得坐在地上,半晌才缓过来。
      
      回过神来她意识到,自己竟然真的拉了他上来。如果,如果之前都是他的伪装,他真的是蹲在这里的一个守株待兔的,意图不轨的人,那自己……那自己也没什么办法了。她放弃思考,头向后靠在树上,揉着自己的胳膊休息。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旁边的卓诚问。他在扑到树上后的第一时间挪到了树旁,扶着树站起来后问她。
      
      她摇了摇头,说没事。卓诚向她伸出手,示意拉她起来。
      
      她顺着卓诚的力站起来的时候,满脑子是还未散去的胡思乱想。直到听见卓诚第二遍叫她的时才回过神来。
      
      “你真的没事吧。”她听到卓诚问,声音里似乎带了丝笑意,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噢,我有点没缓过来。抱歉,你刚说什么?”江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我是在问你接下来要去哪儿,毕竟天很晚了。”卓诚侧身扶着树,朝着她的方向说。
      
      江影绑在胳膊上的手机还没拿下来,手电筒的光正对着他的方向。
      
      他站在树边,胳膊上有擦伤,外套裤子都是泥泞和褶皱。她稍仰头向上看去,他个子很高,比自己高一个头多。她抬了抬胳膊,光向上了一些,她终于近距离看清了他的脸。
      
      和刚才向上拉他是看到的脸不同,也可能是角度不一样,他看上去状态好了一些,虽然脸上也有些擦伤,但也并不狼狈。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十分狼狈的。江影正想着,看到他脸上露出了询问的表情。
      
      唔,自己好像还没回答他的问题,就在这里开始观察了。她有些窘迫,急忙说,“噢,你不是要去找谢老师吗?我是谢老师的同事,我是要回学校……”说完江影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他问就要回答吗?自己不是正担心眼下的处境呢么,还告诉别人自己这么多信息。江影心里为自己叹了口气。
      
      “你先抓着这个往前走到土路那儿吧,别踩在石头上。”她自暴自弃的揪着绑在树上的外套递给他。可能是放弃担心他万一是坏人这个事了,又或者是近距离的观察让她放心了一些。
      
      卓诚艰难的走过去,松开了抓着的外套,转过来等她。
      
      “那我们尽快回学校吧。”他说。“趁着雨还不大。”
      
      她从树上把外套解下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穿上了外套,接触了半天湿冷空气和雨的胳膊渐渐回暖,她才感受到外面的冷。
      
      她扶着树慢慢的向前走,到了卓诚面前把外套递给他。
      
      他道了声谢,穿上外套,又低不可闻的叹了声气,“还要麻烦你,扶我走一段路可以吗,谢谢你。”他刚才试了一下,走的那几步左脚疼得厉害,他自己估计,最少是骨裂了。
      
      江影听到,也无力叹气了,送佛送到西吧。她走到他身侧,扶住了他左胳膊,让他能把左边的力分过来一些,“你坚持一下吧,距离学校不远了,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到。”
      
      他说好,又道了声谢,没再说话,借着她扶着的力往前走。
      
      

  • 作者有话要说:  江影:我,一只好手。
    卓诚:我,一条好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