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公开处刑 ...

  •   04
      
      医院贵宾层每隔五分钟就有护士查房一次,不远处还有几个医生聚在一起,低声讨论着。顾如琢抬眼,走入里间,切换成了电脑投送。
      
      画面中,程不遇一边往碗里加辣椒,一边随口说。
      
      “当初已经澄清了呀,是假的。”
      
      他没有否认。
      
      弹幕又炸了一大片:“卧槽!!!真有这个事啊??”
      
      “所以你真的和顾如琢同班?你认识顾如琢!救命,感觉这是我离顶流最近的一步了!你有他联系方式吗,可不可以催催他发新歌啊!”
      
      只有刚刚提问的粉丝,执着地又刷了一遍话题:“那你们有希望吗?”
      
      程不遇回答得很快,淡然自若,眉眼含笑:“我看看……搜一下,顾如琢的CP要排队,叫得出名字的不止一组,现在热度最高的是他和他三师弟的CP——这对你不磕是吗,我看一下,还有另外三个,都在话题热度前十,怎么想不开来问我呢?你都知道了,这个问题,是49年入国军的水平。”
      
      顾如琢:“………………”
      
      程不遇甚至没什么表情波动,他在专注地挖辣椒,提起这句话时好像不过是在聊天气。
      
      弹幕笑成一片:“笑死了,小哥哥你还真坦荡啊。”
      
      “认证了!真正的北极圈CP,还在坑里的姐妹来报数吗?我先来,1。”
      
      报数的那个用户迟迟没有等到报“2”的人,自己又坚强地刷了个“2”挽回尊严。
      
      程不遇很快逮到了,他往回翻这条评论,眉眼冷静:“来给这位自欺欺人的同学公开处刑三秒钟。”
      
      弹幕又笑成一片。
      
      程不遇说着话,忽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低头小小地“呀”了一声:“我辣椒加多了。”
      
      用户@乱码:“吸溜。多放辣好吃。主播不吃辣吗?”
      
      “喜欢吃,但是不太会吃,从小家里人不给吃。”程不遇说,“不过今天破例好了。”
      
      他声音亮而甜润,咬字轻,腔调辗转,却很有神。
      
      这种嗓子天生适合唱戏,哪怕是程家往上数三代,都不一定能找到这种好嗓子。
      
      初春,雨后很冷,麻辣烫盛在砂锅里,滚烫蒸汽往上冒着,程不遇吃一口要吹三口气,唇也越来越红润。
      
      顾如琢垂眼,眉头皱起来,伸手打字:“不要吃辣,也少吃烫货,保护好嗓子。”
      
      他没登录,ID显示的就是“游客”,权重很低,只能显示前十二个字,后半句被吞没了,而且停留时间不长,很快就被刷上去了。
      
      程不遇没看到这句话。
      
      顾如琢点开登录界面,随便注册了一个小号,准备重新发一遍。
      
      就在这时,程不遇喝完一口汤,又倒回去看弹幕,指尖上下滑动,定格在他这一条评论上。
      
      程不遇看了看,随后弯起眼睛,晶亮的视线望着摄像头,那双冷淡凉薄的眼也弯起来。
      
      声音压低,显得很软,像是撒娇:“知道了。下次一定。”
      
      这一刹那,仿佛穿过屏幕,在安和文静地看着他。
      
      顾如琢停下了动作,连呼吸也安静下来。
      
      他的手机在旁边震,好一会儿后,他才伸手接起来:“……喂?”
      
      “顾哥,你二师弟在找你,说你不接电话,电话打到我这来了。你助理说你没有行程,我给你打了三个电话了都没接。”
      
      另一头是吴羽光,“他们打算过几天来看程老,现在你刚回国,给你办接风宴……”
      
      “顾哥?你在听吗?”
      
      顾如琢回过神,又“嗯?”了一声。
      
      “你在睡觉?”吴羽光小心翼翼地问,他好奇起来,“我没打扰你吧?”
      
      “有点事,回头打给你。”
      
      顾如琢懒得解释,直接切断了电话。吴羽光一头雾水:“不是……这什么情况?”
      
      电话被挂之前,他像是听见了一种熟悉的打赏音效。
      
      他想了想,一个哆嗦:“救命,顾哥他在看直播?不会吧?难道是星传小美人?他一小时前还装得不感兴趣的样子!”
      
      *
      
      另一边,程不遇吃好了,已经离开了麻辣烫小店,举着自拍杆慢慢地回家。
      
      他仍然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弹幕聊着,忽而直播间弹出一个直播任务:“您好,为保持主播账号活跃度,提醒您本月还有一场PK未完成哦!”
      
      直播PK是一种主播竞争游戏,通常是一个主播对另一个主播发起直播间挑战,限定时间内两人进行PK互动,哪家在PK期间,粉丝刷的礼物更多,哪家就算获胜了。
      
      一般来说,胜者会有直播间任务提成奖励,败方也会有一些惩罚,规则由双方主播来定。
      
      “啊……我忘了,这个月还有一场PK没做。”程不遇问,“你们想看吗?”
      
      “看看看,你干什么我们不看?”
      
      “对对,随便PK一下吧,我看别的主播PK都很积极,加活跃度的。你的直播间活跃度太低了。”
      
      “那我随机匹配了。”
      
      程不遇在界面中打开“匹配”界面,进入等待时间,态度很佛系,“大家刷礼物量力而行吧。未成年和学生党不要刷了。”
      
      “好的好的!我们听话。”
      
      “好的!我们都和你一样穷!我们心里有数!”
      
      半分钟后,程不遇匹配到了一个ID为【秋刀玉】的主播,两边开始连线,准备调试设备。
      
      程不遇直播间的一些粉丝看到这个匹配结果,当即炸开了:“是他啊!主播小哥哥你要不换一个人连线吧!”
      
      “怎么是他!”
      
      “靠,什么运气,对方的那些粉丝……恶心巴拉的,你换一个人连线吧!”
      
      “怎么了?”程不遇没看清PK对象,随口问了一句,他已经快到家了。
      
      有个路人发了弹幕,也问了一句:“怎么了?”
      
      弹幕忽而变得汹涌起来,开始给路人科普【秋刀玉】的信息。
      
      顾如琢眼尖,一眼扫过,看见出现的都不是什么好词。
      
      但他没有来得及细看,程不遇将直播弹幕隐藏了起来,口吻轻轻松松:“大家等我一下,我回家换一下设备。”
      
      直播间忽然变黑。顾如琢从前也应通告要求玩过几次直播,知道这时候任何人的弹幕都是不可见的。
      
      屏幕黑了,他看了看,程不遇还有个直播间小粉丝群,正在活跃中。
      
      他点击了申请。
      
      窗口弹出一个提示:“很遗憾,您尚未达到主播铁粉标准。”
      
      顾如琢又倒回去,阅读了一遍程不遇铁粉群的门槛:打赏金额>50。
      
      顾如琢皱了皱眉。
      
      他随手充值了几千,给程不遇送了几个礼物,随后再次申请加群,自动通过。
      
      粉丝群里正在议论这次PK的事情。
      
      顾如琢翻了一会儿,终于大概了解到【秋刀玉】这个人的始末。
      
      程不遇在生活区,【秋刀玉】在舞蹈区,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秋刀玉】靠翻跳舞蹈起家,最初几个视频总是火不起来,于是【秋刀玉】另辟蹊径,开始翻跳顾如琢的MV舞蹈,并自称是顾如琢骨灰级粉丝,引来了许多顾如琢粉丝,这才终于小有热度。
      
      当初程不遇来到这个平台,这个【秋刀玉】第一时间就瞧上了他两年前的热度,特意把程不遇的部分VLOG整理成系列,直接搬过去换了个名字,就叫“顾如琢初恋现状”。
      
      那个系列内容盗用拼凑,阴阳怪气,矛头直指程不遇,以证明程不遇以前故意蹭热度,且现在完全查无此人、一糊到底,骗路人进来,点击率也有了。
      
      “秋刀玉是真的不要脸,他自己明明是蹭顾如琢热度,反过来还要偷小程的视频素材,踩人上位,真的黑心。”
      
      “这次刚好匹配到小程,他估计正在暗中高兴呢。”
      
      “待会儿小程上播,叫他不PK了吧,跟这种人PK怪恶心的。”
      
      “别出去说,主播很明显不希望有这种争端,你看他把弹幕关了,反应很快的。这些话我们私下聊聊就行了。”
      
      直播间屏幕重新亮起来,这次画面变成了横向的,应该是程不遇换成了电脑摄像头。
      
      “大家好,我来了。”
      
      程不遇还是弯着眼睛,笑容很和润,回到他小小的出租房宿舍,暖气开足,他脱掉了外套,只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
      
      与此同时,另一边【秋刀玉】也出现在屏幕另一侧,笑着跟他打招呼,眼神却带着某种攻击性:“哈喽你好啊。”
      
      程不遇微微点头:“你好。”
      
      两位主播的直播间下都开启了一个氪金条,PK开始,已经开始进行礼物比拼。
      
      短短几秒钟内,【秋刀玉】的PK条已经飞快地压了过来,程不遇这边只有零星的几十块钱。
      
      顾如琢看了一眼粉丝量的对比。对方是五十万粉丝,程不遇这边只有五万。
      
      程不遇漫声问:“比什么?”
      
      “才艺吧,我舞蹈区的,你会跳舞吗?”
      
      程不遇想了想:“可以跳。”
      
      他最近刚好也上了课,去了许多舞蹈室,在做VLOG专题。
      
      【秋刀玉】显然很懂得怎么把话语权拉到自己这里,他笑眯眯地问程不遇:“那我们选《卿》这首歌吧?”
      
      程不遇没什么反应,他点点头:“好。”
      
      底下弹幕已经完全炸开了,热度实时飙升中。
      
      “我听见了什么???你们要跳顾如琢的歌??”
      
      “救命!我没听错吗?真的跳《卿》?搞笑吗?这舞现在什么人都跳了吗?”
      
      “本质是菜鸡互啄吧……真粉丝谁CARE那个虚假的初恋,只有路人才会被骗进来,以为顾如琢真有个初恋呢。都是烂瓜。”
      
      【秋刀玉】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目的达成,笑了笑,把自己直播间名字改成了【今天我和顾如琢初恋一起翻跳《卿》!】
      
      “惩罚规则的话。”
      
      秋刀玉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接着抬起眼,笑意盈盈。
      
      “输了的人给对方打赏五分黄焖鸡,没问题吧?都是UP主,咱也不缺这点钱,一个推广就赚回来了。”
      
      一份黄焖鸡是这个平台的最高打赏,换成钱就是一万块。
      
      五份,五万!
      
      “??五万,小程你赶快逃,你上周不还在拼夕夕砍价?你有这么多钱吗?”
      
      “年轻学生哪里是有钱的样子……对面主播不干人事啊!”
      
      程不遇仍然没什么表情,他点点头,又说了一遍:“好。”
      
      两边的热度都在飞快攀升,程不遇这边的热度到达了四万,而秋刀玉那边热度攀升更快,短短几分钟内已经突破了十二万。
      
      这种PK要的就是一个紧张气氛,还有互喷垃圾话的环节,【秋刀玉】那边的观众已经开始大肆嘲讽:“就对面这小主播,玩不起就别硬撑,这个年纪得出去找金主才能拿到这么多钱吧……我看他往期视频都在宿舍里拍的,条件贼差了。”
      
      ……
      
      【秋刀玉】站起来,离座摆好了姿势,放好了BGM。
      
      《卿》是顾如琢第一首大范围传播并拿下多个国际大奖的歌曲,被称为“绝对无法复刻”。
      
      这首歌所有节奏、配乐音源,都不来自传统乐器,比如玉石碰撞、风铃摇响、空拨弦响……上万种自然界泛音,由顾如琢一个一个视听、组合、挑选、矫正,最后组合成了这样一首绝对瑰丽奇绝的音乐作品,再搭配他那独特的沙哑嗓音,拥有着一种奇异的魔力。
      
      而这首曲子相应的MV舞蹈,也是顾如琢自己亲自编舞,在动作里融合了许多复杂的戏曲身法技巧,又是第二个“无法复刻”。
      
      娱乐圈内,许多专业音乐人都是以翻唱《卿》而登上众人视野;在直播区,每个舞者都听说过《卿》的威名,《卿》被观众评论为照妖镜,有没有真功夫,翻跳一下就知道。
      
      【秋刀玉】翻跳了许多顾如琢的舞蹈MV,只有这首曲子准备了很久,一直跳不好,去跟着学戏的老师速成了三个月后,这才做好了准备,不至于跳得丢人现眼。
      
      他正计划最近推出翻跳视频,这次就算预热。
      
      直播间热度越来越高,随着秋刀玉的动作,观众打赏的特效不断地弹出来,一片火热。
      
      秋刀玉能在舞蹈区闯出一片天,到底是有一点真本事的,他几个动作跳下去,礼物总额就已经突破了五万,评论区一片尖叫。
      
      哪怕是简化后的动作,依然流畅好看,最后有个起腰翻腾跃落地的killing part,秋刀玉完成了,直播间尖叫得更厉害了。
      
      “最后这个动作也太漂亮了!”
      
      “中间那几个过渡翻转也好漂亮!”
      
      秋刀玉一边感谢弹幕,一边笑着说:“我还是学了几天唱戏基本功的,见笑了见笑了。”
      
      秋刀玉微微喘气,回到摄像头前,笑着说:“到你了。”
      
      程不遇直播间内,一片愁云惨淡:“完了,这下肯定输,不说跳舞的问题,《卿》这么难,单单刷礼物PK我们已经绝对拼不过了……主播你有五万块吗?你半年前还在直播吃泡面哇……”
      
      “其实就不该接下这次PK的……”
      
      “唉,怎么会这样,我本来只是想安安静静舔颜值的,怎么我关注的主播都有这么多事……”
      
      观众们都很执着于纠结程不遇的“穷”。
      
      休息室里很安静。顾如琢注视着屏幕,手里烟点燃了,却一直没有抽,任凭它燃烧过半,烟灰蓄积,摇摇欲坠。
      
      直播间,白净瘦削的少年眉眼淡静,站起身来:“我有五万块。没关系,只是《卿》而已,我不会输。”
      
      ——只是《卿》而已。
      
      他的语气很平静,不是回应,而像是陈述客观事实。
      
      他单单是站在那里,立着这个样子,就像是程老爷子年轻时一模一样。无法再有更多溢美之词,是媒体常说的“行动风流,光彩照人”。

  • 作者有话要说:  采访一下小顾充钱前为什么皱眉
    小顾:区区五十就能进群?老婆竟沦落至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